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91 内鬼

291 内鬼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39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0
   眼见着言谨南从自己跟前走掉,云姿赶紧转身去找萧宸,在a市出了事情,萧宸来处理才是最好的。  往里走了没几步,迎上了向外走的萧宸,云姿拉住萧宸说:“萧宸,萨萨好像出事了,爸和廖天佑都出去找她了。”  萧宸肃了面容,“你先别急,我去问一下。”  酒店里知道这事情的还不少,言谨南虽然下了封口令,可萧宸还是很轻易地就知道了萨拉被陌生人带走的事情。他立刻就想到了之前秦子良越狱的事情,两件事情不会是巧合,谁能大费周章的把人从酒店里偷出去?是他大意了,在萨拉身边安插了人,却没想到秦子良会借着满月宴把人偷出去。  “你们怎么什么事情都瞒着我?要是早知道秦子良越狱了,我也不会让她一个人独处。”  云姿听到萧宸的解释,急的眼睛都红了。  她刚才放心萨拉和廖天佑在一起,是她相信廖天佑,而且觉得没什么事情会发生。  若是早知道秦子良越狱了,她不会让萨拉离开自己身边半步。  “对不起。”没告诉她,是害怕她担惊受怕,但没想到不告诉她,反而酿成了大祸。  “对不起,是我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云姿听他和自己说对不起,摇了摇头,她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落到今天这一步,他们也不想的。怪只能怪秦子良那个祸害太顽强,一次又一次的让他逃了出来。  深吸了口气,云姿声音沙哑的问:“我门还是先找萨萨吧,如果秦子良对她做了什么,我担心她过不了自己这关。”  萨拉最近都在看佛经,还经常去寺庙里参拜,她最害怕的是他们救回来了她的人,却无法救回来她的心。若是在他们救她回来之前,发生了不堪设想的事情,萨拉万一想不开,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嗯,我已经让人在调查,陈振洪那边也传来了消息,天佑和言叔的行动,他都知道。”萧宸的声音冷静中夹杂着一丝的沉重。  谁都没心思在酒店里等消息,云姿决定和萧宸一起去找人。  可他刚要离开的时候,萧老太太就抱着小笼包过来找他,小笼包哭的脸通红,老太太哄了半天都没用,这才来找她的。  云姿抱着小笼包摇晃了几下,小笼包都没停止哭,刚喂过奶粉,也不是饿了,检查纸尿裤也没尿湿,什么原因都找不到,孩子就是不停止哭,她心里急着去找萨拉,这边又放不下小笼包,心里像刀割似的,一个是她亲妹妹,一个是孩子,哪一个她都舍不得。  “姿姿,你看着他,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萧宸看了看时间,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这样耽搁下去不行。  云姿眼泪掉下来,点了点头,“萧宸,一定要把萨拉找回来。”  萧宸走后,云姿一个人抱着孩子,小笼包的哭的嗓子度沙哑了,还是没停下来,云姿听着心里又心疼又恼怒,“小笼包,你怎么就那么不乖呢?平日里你最喜欢的不是你姨姨吗?她落入坏人手里了,你知不知道?”  贴着孩子的额头,云姿的眼泪不停的掉。  小笼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扯了两嗓子,忽然停止了哭,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云姿,他伸手去摸云姿的脸,肥肥的胳膊碰着云姿的脸,嘴里吱吱呀呀的,像是在劝云姿不要哭一般。  云姿看着他,眼泪落得更加的汹涌。  萧老太太在一旁,听云姿说到萨拉走丢了,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怎么会落到坏人手里?”  云姿哭着把事情讲了一遍,越讲越伤心,她真后悔当时没留心。  萧老太太急的直跺脚,“他们怎么就那么大意?这要是真出个好歹……”话说到一半,想到云姿现在比她还焦急,说这种话只会让她担心,还是刹住了嘴。  “姿姿,我们着急也没用,先把孩子带回去吧,不然会添乱。”萧老太太压下情绪,尽量用平稳的声音说道。  目前也只能这样,她去了也于事无补。  言家二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抱着灌汤包正在兴头上,刚才小笼包一直啼哭不止,看到云姿走过来,紧张的问:“晗晗怎么了?刚才忽然大哭不止。”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安静了。”云姿抱着小笼包,他正转溜着圆溜溜的眼睛,伸手摸云姿垂下来的头发,“奶奶,爷爷,孩子睡觉的时间到了,我先带他们回去睡觉,明天再来看你们。”  “哎,好。”言老太太把灌汤包递交到萧老太太手上,虽然舍不得,可孩子睡觉是顶重要的事情,耽搁不得。  抱着两个孩子,萧老太太又把萧老爷子找了回来,三人一起回家。  路上小笼包,尿了出来,云姿给他换尿不湿的时候,不经意掀开了他的衣服,发现小笼包腰上淤青了一片,两个手指印很明显是人掐出来的,顿时脸色铁青,萧老太太也被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是谁下这么狠的手?”  小笼包才多大点的孩子,就有人敢下这么狠的手!难怪小笼包会啼哭不止,掐成这样大人尚且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孩子。心里又惊又痛,萧老太太几乎要忍不住骂脏话了。  云姿把孩子的衣服拉扯下来,小笼包还咧着嘴去亲她的手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满是欢喜。  “妈,今晚都有谁碰过小笼包?”云姿抬头看着老太太,自己的儿子被这么对待,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人。  “就几个亲近的人……”萧老太太想着,忽然皱了眉头,“晗晗哭的时候,我那时候被人拉走了,是萧念看着的,她和我说的,有几个人抱过孩子后,晗晗就开始哭。”  “不会是念念,一定是其他人,等下我问问念念。”云姿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怒意,上次是她意外跌倒,这次又是偷偷地虐待她的儿子,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怀疑的人,可她没有证据,同夏岚闹开了,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  夏岚会那么恨她吗?恨她恨的,要在她必经的路上故意做手脚,害她跌倒?小笼包才多大,她就能下得了黑手?她觉得夏岚只是有些贪财,不会做害人命的事情,她宁愿相信凶手另有其人,也不愿意相信真的是夏岚做的。  “等问出来是谁做的,我老婆子一定严惩。”萧老太太抱着孙子,心里恨的无以复加。  回到萧家,萧念还没回来,云姿给萧念打了几通电话,却没有人接,让人联系了酒店里的人,说她早就走了。  没办法联系到萧念,云姿担心她出事,一边让酒店那边帮忙找人,一边等待萧宸给自己来电。  没等到这两边的消息,倒是等来了夏岚和单瑶,两人一起过来看了孩子,表情没什么端倪。看着夏岚面露喜爱的抱着小笼包,小笼包也没特别的反应,云姿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猜测出了错误。  夏岚抱着小笼包,亲了亲说:“真是讨喜,什么时候我们家子澈也能生个孙子让我抱抱就好了。宁宁那孩子,生了宝宝后就没回来看过我,我好说歹说也是孩子的奶奶。”  云姿装作没听到她的话,孙子的事情一直是夏岚和她之间的梗,她看到孩子的时候就要说几句,这也是她怀疑夏岚对自己下手的原因之一,因为夏岚觉得,是她拆散了萧子澈和唐宁宁。  “宁宁那孩子也没多大,再说了,子澈现在还在帝都那边呢,宁宁怎么带回来给你看?”单瑶淡淡的说道,手轻拍着灌汤包。  夏岚瞪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灌汤包很快就睡着了,单瑶打了个哈欠,起身说:“那我就先走了,今天实在是累坏了,明天再来找你们。”  她说完,就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夏岚和自己,云姿沉住气没说话,其实这座宅子里有很多未解的谜团,比如那次从秋千上跌下来,是谁做的?直到今天都没人查出来。  她并不觉得这座宅子真就平静下来,只不过是短暂的平静罢了。  佣人都被她指使到门外去了,因为她想看看,夏岚到底是不是那个一再设计自己的人。  “二嫂,宁宁的事情,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云姿把灌汤包抱到自己的一边,离夏岚远一些的地方,坐在床边看着夏岚问。  夏岚面色未变,“说一点不怪是假的,不过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毕竟是萧严做错了事情,宁宁选择了童家,也没错。”  云姿嘴角一抿,打量着夏岚,她总觉得夏岚打从萧严进去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明着她做事越发的张扬,可实际上却是越发的严谨。她做了那么多事情,次次都是踩着老太太的底线,从没越界过。而以前夏岚还会表露出自己的情绪,现在她却能镇定自若的说着场面话。  其实每个人都在变,只是她没察觉。  可这座宅子里,只有夏岚变得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那就好,我总担心,你会因为这件事情心存芥蒂。”云姿笑了笑说着,扯到了另一个话题,“前几天萧宸和我说,子澈把公司处理的很好,他想分多些公司的权利给他。”  “真的?”夏岚眼睛一亮,不过她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借着低头逗弄灌汤包的动作掩饰了自己的失态。  云姿嘴角缓缓地勾起,“自然是真的。”  “那怎么好意思呢?”夏岚让小笼包握住自己的手,目光虚飘的说道。  “怎么会不好意思,萧宸已经决定了。”云姿说着,把小笼包抱到自己怀里,“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二嫂你回去歇息吧。”  夏岚站起来,说:“那好,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她说完,扭身往外走。  云姿看着她走出房间,面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她刚才说萧宸同意放权的事情是真的,不过说出这事情是为了试探夏岚。她说出来的时候,夏岚的情绪明显的外露,她心里有贪念。  那一刻,她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情。  夏岚和萧严没什么区别,两口子都是贪恋萧家的权势,只不过夏岚隐藏的更深更好。她最介意的也不是唐宁宁的事情,而是萧家的权势全都落在萧宸手里,而不是萧子澈手里。  如果是为了得到萧家的权势,夏岚肯定不想让她生下这两个孩子,因为有了子嗣,萧宸的地位才会更稳固。  云姿抱着灌汤包,心里越发的沉。  若是夏岚连害人命的事情都能做,她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  夜风灌涌而入,云姿打了个冷颤。  但愿这一切都只是她一个人的胡思乱想,她不愿意把人想的那么不堪,也不愿再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手机忽然响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云姿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短信,心头像是被泼了一桶冰似的冷。  “萨拉在我手上,现在一个人去城隍庙,不许告诉任何一个人,你身边有我的人,你稍微有动作,我会立刻知道,稍有差池,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妹妹。”  云姿捏着手机,看着上面的一段字,下意识的想打电话给萧宸,可按了一个按键,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看向门口。  是去而复返的夏岚,她笑意盈盈的说,“我忘了拿东西。”  走到床边,她从床上拿起一枚别针,别在自己的衣服上,“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枚别针,刚才给小笼包玩,忘记拿了。真要是不见了,我可真是要后悔死了。”  她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云姿,手拍了拍云姿的肩膀,“这么晚了给谁打电话呢?是老六吗?”  云姿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僵硬了,手上怎么也按不出来号码,看着夏岚想质问她,她是不是秦子良的人,可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没证据,夏岚完全可以装聋作哑。  “姿姿,我先走了,你慢慢地打电话。”夏岚手离开云姿的肩膀,摇曳着身体要走。  云姿忽然开口,“二嫂,等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