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大结局(上)

大结局(上)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11840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1
   从地上爬起来,云姿摸了下额头,血染在手上她却感觉不到疼,过了几秒钟那股钻心的疼就自伤口处扩散开来,她咬着牙没痛呼出声,慢慢地往萨拉的方向退了过去。  地面很脏,有东西扎在了她的掌心,可这点疼痛远不如额头上的疼痛。  眼看着离萨拉越来越近,秦子良却也快到跟前,厂房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光,云姿抬头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秦子良,灯光下的他形如鬼魅,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害怕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颤抖。  “云姿,我没想到过会走到这一步,可是你们都在逼我,你母亲当初乖乖的听话,你们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了。”秦子良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并不阻止,而是笑了笑,低声说道。  “秦子良,从没人逼过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一手造成的。我母亲是一个人,她凭什么乖乖的听你的话?!”云姿摸到萨拉的胳膊,握住她的手,入手的温度一片冰凉,让她的心沉到了骨子里,“你对萨拉做了什么?”  她惊恐的回头,抱住萨拉的脑袋,手指哆嗦的探到她的鼻息,感觉到微弱的呼吸,紧绷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之后是无尽的怒火,秦子良这个禽兽!  “给她注射了一些毒品,谁知道她很久没注射了,忽然注射身体有些承受不了。”秦子良好心的解释,伸手想要抚摸萨拉的脸,却被云姿一把打掉,“你别碰她!”  尖锐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秦子良手上的动作蓦地一顿,伪装的温和瞬间撕破,露出嗜血的表情,他迅速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季云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当初你母亲,都不敢对我这么大吼大叫的,你这个野种仗着有言谨南和萧宸撑腰,就想把我弄死?!我告诉你们,就是死我也会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今晚就是我为你们准备的死亡盛宴!”  他手上越发的用力,凑上前,看着云姿在自己手心里挣扎,表情越发的诡谲,有快意,有兴奋,还有阴沉……  在牢狱之中,他无时无刻不想地在发誓,只要能够出狱,他一定会竭尽全力,折磨死所有和他作对的人。  “落在我手里,你最好给我乖乖的配合,否则我可不保证,你还有命活着见到萧宸。”在云姿面色青紫的时候,秦子良松开了手,将她狠狠地甩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云姿趴在地上,拼命的咳嗽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脖颈处五个鲜明的手指印显示着刚才秦子良的暴行。  “来人,给她也注射毒品。”秦子良轻声唤了一声,立刻有人上前抓住云姿,而另外一个人则拿着一个针筒朝她走了过来。  “秦子良,你这么对我,萧宸和我爸不会放过你!”云姿挣扎了一下,没挣脱掉,抓着她的两个人都是彪形大汉,她刚生完孩子,身体还没有复原,落入这几个人手里,只有人人宰割的份儿。  “你爸?”秦子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你该不会不知道楚君毅才是你的亲生父亲吧?言谨南和你,根本没有半分钱的关系。”  “你说谎!”云姿愣了一下,而后断然说道,楚君毅那种人,怎么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  “呵,看来还真是不知道。”秦子良笑了笑,挥退了那个拿着针筒的人,重新走到云姿的跟前,蹲下身体,看进她眼底里,“楚君毅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个糊涂虫他甚至不知道你们姐妹的存在。”  “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也不妨和你说一说当初的事情,反正你也要死了。”积压在心头那么多年,临死之前能说出来也不错,秦子良的眼睛里散发着光,“幼年的时候,父亲就曾告诉过我,想要得到一个东西,可以不择手段,碰到你母亲的时候,我和他们几个人一起去a市,他们三个人都是蠢货,还真以为我把他们当兄弟?”  “我恨不得他们都死了才好,四个家族里,除了一起跟过来的楚君毅不是继承人,全部都是继承人,只有他们都死了,我将来才会更加的顺利。我想下手,可一直没机会。”  “你母亲的出现是一个契机,她很独特。在帝都我们都见过如云的美女,对长得漂亮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感觉,可她一出现,让我们所有人眼前一亮。谁都没想到,在a市这种地方,会看到这样的女孩子,我喜欢你的母亲,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会属于我。”  “最初的时候,我没想到利用她,可后来看着他们三人眼里露出来的目光,我就知道,自己可以从哪里下手了。我对你的母亲假装温柔贴心,假装绅士,隐藏起自己所有的心思。让她一点点的爱上我。在生日宴会那天,我宣布了你母亲是我的女朋友,你都没看到他们当时的表情是多么的蠢。”  秦子良笑了笑,面上露出得意的表情,他从没输过,输的是那三个人,全都被他玩弄了一生。  言谨南真以为他会在乎杜明月吗?  真是可笑,他秦子良会在乎一个女人?  嘴角讥讽的笑容越发的大,他咳嗽的越发厉害,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他抬头继续说道。  “你母亲可真是单纯,我说我爱她,她就把自己交给了我。可他不知道,我一丁点都不爱她,就像我以往拥有过的那些女人,她不过是我随时可以丢弃的人,我玩腻了,自然可以把她踹开。”  “他们三个人都喜欢她,喜欢得发狂,我看着他们一步步的沦陷,就把你母亲一脚踹开。本以为是廖锦盛最先出手,没想到却是楚君毅那个没用的蠢货,他喜欢你的母亲,没日没夜的纠缠她,他什么本事都没有,脸皮厚大概是他唯一的有点。”  “你母亲很快和他纠缠在了一起,我在你母亲的房间里安装了监视器,看着他们过着自以为是的幸福生活,看着他们离不开彼此,于是,我再度出现在了你母亲的身边。”  “我和她说,和楚君毅分手,否则我就毁了楚君毅。你母亲那个笨蛋,她就这么相信了,她听我的话,乖乖的跑去和楚君毅分手,乖乖的听我的话,在家里等着。”  “原本,我给她安排的还有言谨南和廖锦盛,只是没想到楚君毅又找上了门。我看在他那么痴情的份上,就多陪他玩了一段时间。后来楚君杨的出现,倒是意外的收获。楚君杨让我放过你楚君毅和你母亲,你母亲那么好的玩物,我怎么可能舍得放了她?”  “楚君杨自己找上门来送死,我总不能不成全。所以设计了那场车祸,让楚君毅那个笨蛋掌管了楚家,他身边最信任的两个人都是我安插进去的,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我想想他都做了什么事情?设计你差点流产?”  秦子良正要说下去,却被云姿打断了话。  “秦子良,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如果你真的不在意,会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云姿仰着头,在他脸上呸了一口,“你自以为是导演这场戏的,其实你才是演戏的那个人。我父亲和母亲无论是谁,他们无论怎样,都给了我生命,你机关算尽,最后还是一无所有,比起你,我们所有人都要幸福的多。”  秦子良说那么多,无非是想证明他有多么聪明,那么多人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他得意极了。可她一点都不感觉到他过的有多么的好,穷极一生,秦子良就是个悲剧。  他得不到自己爱的人,没有自己可以信任的人,每一天都活的空洞阴暗,这样的人生,她季云姿一天都不想过。  “牙尖嘴利是要付出代价的。”秦子良笑了笑,忽然扬起手,照着云姿的脸就打了一巴掌。  被他打的眼前一黑,嘴角裂开,云姿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疼,反而咯咯的笑起来,她宁愿让秦子良打自己,也不愿意被注射毒品。秦子良已经走到绝路了,他要拉她和萨拉一起去死,可死前他想找个人倾诉他的所作所为,她只有拖延时间,才有希望继续活下去。  “秦子良,你就是个可怜虫。你爱杜明月,你利用了她,把她推到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怀里,却发现自己爱上了她。所以你才会费那么大的周章,拆散她和楚君毅,才会偷走萨拉。”  云姿盯着秦子良,一字一句的说着,目光里满是悲悯。  “闭嘴!你给我闭嘴!”秦子良暴怒,站起来目光阴鸷的盯着云姿,拳脚落下来,他拼命的殴打着,想要她停止说话。  他不爱杜明月,一丁点都不爱!  那个女人是他手中的玩物,她就应该被他玩弄于鼓掌中,被他利用。  那么肮脏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  如果不是杜明月怀了孩子,她有怎么会想到反抗?都怪这两个孽种,让他的玩物逃脱,更拖垮了她的身体。  如果不是她们两个的出生打乱了他的计划,现在他早就把言谨南和楚君毅做掉了!  都怪这两个孽种!  他恨不得她们受尽所有的苦楚。  拳脚不停地落下来,云姿蜷缩成一团,保护自己不受那么多的伤,耳边不停地响起秦子良说话的的怒吼声,她知道自己堵对了,秦子良爱杜明月,不然他不会那么多年不娶。  或许就像他所说的,他算计了所有的人,但在实施的过程中,他却把自己也给算计进去了。  云姿真想笑,笑他连最后一刻都在自我欺骗。  秦子良打了一阵,忽然弯腰拼命的咳嗽了起来,原本惨白的脸色因为咳嗽变得通红,那一声声的咳嗽,似乎要把他的肺咳嗽穿了,最后一声咳嗽声出来,他尝到了嘴里的血腥。  手帕里不停地有血流出来,他皱着眉头,嫌恶地把手帕扔在了地上,拿出另一只手帕擦干净了嘴,“你在激怒我,季云姿,你可真是聪明到了极点,这辈子我就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你母亲为了你们两姐妹,选择了死,现在轮到你选择了,你是选择把这支毒品注射了,还是选择你两个孩子注射了这只毒品?”  云姿身上的血液瞬间凝固了,冷意四肢百骸里蔓延出来,“秦子良,你还是不是人?连孩子都下手?”  “我不是人,这点用不着你来提醒我。”秦子良从站在身边的人手里拿过毒品,不紧不慢的说:“萧念现在应该已经在等待我的命令了,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你应该感谢我,对你这么仁慈,还给你选择。”  “萧念?”云姿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是她,你最相信的人。”秦子良拍了拍云姿的脸颊,“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季云姿,我说了,你没办法赢的了我的。”  “假的,一定是假的……”她不相信,谁都会背叛她,萧念也不可能,云姿失神了片刻后,猛地向前一撞,头猛烈的撞在了秦子良的面容上,“你是不是威胁她了?”  回想萧念最近,一直在躲避着她。  是秦子良逼着她做的坏事,萧念才会做这些。萧念的本性是好的,若不是秦子良逼着她,她怎么可能对两个孩子下手?!  额头上的血水不停地留下来,模糊了视线,云姿觉得头有些晕,怒火却在蹭蹭的涌蹿,如果可以,她想一刀捅死秦子良,不,她要把他千刀万剐!  “无论我做了什么,她都背叛了你。只要我想,可以让你身边任何一个人背叛你。”秦子良被撞了一脸的血,伸手抹去脸上的血,毫不在乎的说道,“还有十秒钟,你再不决定,我就替你做决定了。我可不保证,你那两个孩子,这一针注射下去,还能活着。”  他停止说话,看着秒表。  嗒……嗒……嗒……  云姿听到自己胸腔里的心脏疯狂转动停止了了跳动,秦子良缓缓地张嘴说,“一……”  “我自己注射!”云姿颤抖着声音大叫了出来。  她不会让两个孩子出事,哪怕赔上了自己的命。  “还真是乖,当初你母亲也是这么选择,云姿,我真高兴你会这么选择。”秦子良笑着,手慢慢的抬起来,将针孔对准了云姿的胳膊,她从没注射过毒品,这一针下去,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要了她的命,却又不会那么快让她死去。  不过,能够撑到那几个人来就可以了。  针孔刺破皮肤,云姿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毒品的药效,而是面对死亡的恐惧。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死去。她不想死,她还要见到萧宸,还要见到宝宝……  秦子良的手缓缓地向前一推,看到云姿面上的表情,忽然顿了一下。  相同的处境,相同的场景,当年那个女人也是这么选择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告诉自己,杜明月是自己的玩物,不过是想利用她来搞垮其他三家,可每每午夜,他想的最多的却是和她在一起的场景,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所以每次他想起来杜明月,对萨拉的折磨就更多一分。  他恨杜明月的两个女儿,因为她们的存在,才会让杜明月生了摆脱他的心思,更是逃离他身边。  二十多年来,他每次看到萨拉都会忍不住的想要杀了她,可他又想着,杀了萨拉还有谁做明月的替代品?而且,留着她,还能用来威胁楚君毅和言谨南那两个男人。  他们不是为了杜明月疯狂吗?  那么杜明月的女儿也可以,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会杀出萧宸这个变数。  早知道,他就应该先把萧宸给杀了。  不过,现在也不迟,等着他们送上门,他就把他们所有人一网打尽。  “杜明月,我这就来找你算账了。”他微微的前倾,凑在云姿的脸前,想要吻下去。然而就在他俯首的一刹那,云姿霍地睁开了眼睛,厌恶的躲开。  也就是这个眼神,让秦子良迷恋的表情瞬间凝固、消失……  他哆嗦着手,再次准备将毒品推到底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嘭!”  工厂的厂房发出一声巨响,他手上的动作一顿,扭头向声源的地方看过去,云姿看着机会来了,抬腿就往秦子良的身上一踹,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往后一撞,把胳膊上的针筒甩掉。  抓着她的两个人,没料到她会突然有了动作,一时不察,让她跑掉了,连忙伸手去抓她。  然而门口又是嘭的一声巨响,工厂的一面墙轰然倒塌,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大灯开车,照射进房间里,车子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倒车,再次撞了上来,这一次,车直接开进了工厂里。  云姿连滚带爬的跑向萨拉,但还没爬到她身边,另一个人已经伸手把萨拉一把捞了过去。  她眼睁睁的看着萨拉就要被带走,拼命的向前一扑,抓住了萨拉的脚,欲把她拖住。下一刻,脑袋上却多了一个冰冷的东西,“救援来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云姿,别动,否则我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秦子良手中的枪,指着云姿的脑袋,冷眼看着那辆停在场中央的车。  有这两个女人在手上,谁来了,他都不会害怕。  廖天佑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一只手里拉扯着一个人的衣领,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枪,“秦子良,把他们放了,否则我要了她的命。”  “那你就开枪吧。”秦子良拉着云姿站起来,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从来不在乎什么亲生女儿,哪怕你今天压着的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也无所谓,更何况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儿。”  廖天佑阴沉着脸色,手指缓缓地扣动,他要救萨拉,不论任何大家。楚月薇是他让人紧急弄回来的,本以为亲自两会在意这个唯一的女儿,没想到……手指往下扣动。  嘭的一声枪响,子弹没打在楚月薇的身上,而是打在了秦子良的身上,而在这一声枪响后,紧接着的是另一声枪响,子弹在萨拉的身上留下了一个伤口,迅速的被鲜血浸染。  “不!”云姿尖叫着出声,想要去碰萨拉,秦子良却更加用力的抓住她,不让她动弹分毫。  “别再动,否则下一枪就打在你身上!”秦子良死死地按住云姿不停乱动的身体,抬头望着廖天佑,面无表情地说,“把枪扔了,不然我们就比试一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  廖天佑静静的站立在原地,他身后的人个个看着他,有人上前一步想要劝阻,但没等他向前走一步,廖天佑已经把手中的枪扔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这样才乖,一个人走过来。”秦子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再次命令道。  廖天佑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身后的人抢先一步阻止他,却被廖天佑拉开。  后背是一片的温热,空气里的血腥味越发的浓重,她知道那是秦子良的血,云姿脑子里疯狂的旋转了起来,秦子良一定会杀了廖天佑的,他说过要报复所有对付他的人!  她不可以让廖天佑出事,更不会让萨拉和自己出事,所以必须想办法……想办法……  脑子里一个声音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可是最后只剩下了一团乱麻,再次的枪声响起,她看着廖天佑胸前出现的血花,眼泪从眼眶里夺眶而出,为什么她就那么笨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秦子良,你一定会下地狱的,你一定会下地狱的。”嘴里一遍遍地说着,云姿浑身颤抖的越发厉害。  “是吗?”秦子良贴着她的耳朵说着,“在我下地狱之前,你猜猜,你的好老公什么时候找到这里?”  他轻笑了一声,让人上前把廖天佑抓过来。  敢对他动枪,廖天佑比谁都该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分钟都无限的被拉长,身体里的异样越来越明显,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耳边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她知道是体内的毒品发作了,虽然刚才注射的量不多,可是对她来说却足以产生迷幻的效果。  血液在血管里疯狂的涌动,身体一软,顺着秦子良的身体缓缓地滑倒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之后她的五官仿佛被关闭了,没有任何的感觉,只听到耳膜汩汩的,有幻像出现,大多大多的云朵,有人在说着话,听不真切。模糊里感觉到自己被人移动了,在一个狭小的地方。  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最后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悬浮在一张网里,远处是萨拉,网距离地面有十米左右,秦子良是准备把她摔死吗?  云姿嘴角浮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她现在宁可死了,也不愿意做他手中的人质。  萧宸,别来……  她不希望他来,不希望看到他和廖天佑一样的处境。  云姿模糊中,想动一下,可身体每一处都疼痛的厉害,动一下手这样的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  ……  黑夜越发的浓重,秦子良坐在椅子上,看着悬垂下来的两个人,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重,他看着不远处的人,他身上的伤口没处理,血浸染了衣服,脚下一片血迹。  已经打了两枪,他没打算再对廖天佑动手,这么一直流血,才可以慢慢的折磨他。  “廖天佑,让你的人都退出去,否则,我的手动一下,她们两个都会变得血肉模糊。”  他说着,手往前轻轻的送了一下,悬垂着的两个网瞬间下落了一段距离。  “都退出去!否则,就不是我廖家的人!”廖天佑扬声高喊了一句。身后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瞬间清空的场地,“秦子良,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放了萨拉,我把这条命赔给你。”  “你的命在我眼里一文不值,而且,你的命由我决定,你凭什么来要挟我?”秦子良不屑一顾,“不过,你给我的这枪,我倒是要讨回来。”他说完,缓缓地起身,手里拿着一把刀,走到廖天佑的跟前,“用右手打的我,就废了自己的右手,你这么做,或许我还能给她一条活路。”  手里多了一把匕首,廖天佑眸子清冷的对上秦子良的目光,“秦子良,有没有告诉过你,这辈子,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他说话的同时,迅速的出手,匕首瞬间架在秦子良的脖子上,秦子良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笑了:“你难道不在乎萨拉的命了?”  “当然在乎,就是在乎,才会这么做。”手起刀落,匕首迅速的在秦子良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血痕,“把她们给我放下来!”  廖天佑吼了一声,却是没人动弹一下,秦子良的人看着面前的的一幕无动于衷。  “把她们给我放下来!”廖天佑再度吼了一声,这次有人动了,却是将匕首放在了悬挂着萨拉的那条绳子上。  秦子良笑了笑说:“你可以继续,再动我一下,有她们两人陪葬,我也不吃亏。”  廖天佑握着匕首的手越发的深嵌,血更多的顺着秦子良的脖颈流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秦子良却不在意,他来之前就吩咐过这些人,就算他被劫持了,只需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杀了。早在给廖天佑匕首的时候,他就想到他会这么做。  在心里轻笑了两声,他一个将死的人还会害怕死亡吗?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秦子良面色平静的伸手将廖天佑的匕首推向一边,自己向前走了五六步,他忽然开口说道,“廖天佑,你会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他说完,系着萨拉的那条绳子啪的一声断开,萨拉迅速的从上面掉落。  廖天佑神色一变,迅速的向前跑,而就在他动的那一刻,枪声响起。  与此同时,厂房里忽然多出了很多的烟雾,墙壁轰然坍塌。  变故发生只在一瞬间,很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厂房之前被廖天佑撞开的地方,瞬间涌入了许多的特警。  廖天佑双眼充血的看着从上面坠落的萨拉,脑子里的血轰得一声涌上了脑子,快一点,再快一点……  迷蒙之中,有人再次割断了绳子,秦子良看着门洞的方向,从容不迫的站在原地,隔着雾气,他按动了手里的按钮。  轰——  整个厂房随着这一声摇晃了起来,然而这一下只是开始,更多的爆炸在工厂响起来,他看着门口的地方厂房瞬间夷为平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言谨南、萧宸都给他去死吧。  他早就料到他们会强攻,在厂房里那一边埋下了炸弹,只等着他们过来,将他们全部都炸死。  “秦先生,回走吧,厂房要塌了。”  有人急匆匆的上前,对秦子良说道。  秦子良咳嗽了两声,转身和那人上了一辆车。  车队迅速的向厂房后面开过去,秦子良听着后面不断传来的爆炸声,深色渐渐的隐没在黑暗里,满是得意的神色。  然而就在车子即将开出厂房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了一排的强光,他的去路拦住。  司机急忙踩了刹车,车内的人因为惯性被狠狠地冲了一下。  秦子良满目阴沉的看着前方,车外响起了他最熟悉的一个人的声音,那声音彻底粉碎了他面上得意的神色。  “秦子良,下车投降,否则我立刻让人把你的车炸飞。”  言谨南面色沉静的看着面前的那辆车,手指却是攥在一起的,他想杀了秦子良,可动用这么大的阵仗,人多嘴杂,直接杀了他只会便宜了秦子良。  连着喊了三遍车内都没任何的动静,言谨南正想让人上前强行突破的时候,车子忽然动了一下,而后轰得一声,向前冲了过来。  言谨南瞳孔骤缩,无声的做了个收拾。  轰——  一发小型的炮弹炸响,将那辆快速冲上来的车子掀翻,因爆炸引出的热浪,瞬间迎面扑来。而那辆车子在地上连滚了两圈后,停在了地上,车尾隐隐的蹿出了火苗。  “救人。”言谨南简洁的说了两个字后,大步的回到车上,迅速的调转车子,开向工厂的前方。  他不会让秦子良那么轻易地死去,如果他们几个人出事,他会把秦子良千刀万剐。  ……  下坠的感觉让云姿难受的睁开了眼睛,爆炸的声音不停地在耳畔响起,她惊恐的闭上眼睛,死死的把自己缩成一团,那一瞬间,她想到了萧宸、想到了孩子们,如果真的死了的话,她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惨状。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被无限的拉长,如同地狱一般,将所有的念头都头捏碎了,世界渐渐的沉寂了下来,而后落入一个柔软的东西上,她绝望到谷底的心在刹那间开出了一朵花。  萧宸!  被那个人拥入怀抱里的刹那,她的泪水夺眶而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死死地抱住他。  “姿姿……”萧宸喊出声的刹那,声音止不住的颤抖,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再晚一分钟,她会是怎样的结果。  砰!  又是一阵爆炸的声音响起,整个厂房开始坍塌,以木质建筑为主的厂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我们先出去。”萧宸抱起怀里的人,迅速的往前跑。  “萨拉和廖天佑呢?”云姿拉住萧宸的袖子,焦急的问。  “出去再说。”萧宸脚下的步子没停下,背后的爆炸声越发的近,他的面色就越发的紧绷。  言谨南的车子出现在前方,又一声爆炸声响起,将两人掀翻在地,萧宸死死地把云姿按压在自己胸前,背后一片红光。  言谨南跳下车,迅速的走到两人跟前,拉起来萧宸,急声问:“他们两个人呢?”  萧宸摇了摇头,刚才的状况太混乱,他只来得及救云姿,并没有注意到萨拉和廖天佑。  秦子良那个疯子,在这里埋下了那么多的炸弹,只怕两人是凶多吉少。  言谨南放开萧宸的手,径直的往前走。  “言叔!”  “你带云姿先离开,我去找他们。”  “言叔……”萧宸叫了一声,爆炸已经停止,可那半边的厂房已经坍塌了很多,现在去只是找死。  “萧宸,送云姿回去!”言谨南头也不回的往火里走,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那片废墟里。  萧宸看了眼怀里的云姿,面色严肃的继续向前走,打开车门,把云姿塞进去,很快发动了车子。车子开到外面,他把云姿交给赶来的一个特警,说,“立刻带她去医院。”  他说完,再度开车回去。  重新回到爆炸点,火依然在继续扩大着,红色的火苗犹如一双双张牙舞*的魔鬼,萧宸从打开车的后备箱,淋湿了自己的衣服,掩着口鼻,快速的冲进了废墟里。  厂房的房顶不时的有东西落下来,萧宸在废墟里搜寻着三人的身影,不时地遇上遇难者的尸体,却始终没发现三个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余光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他蓦地停下了脚步。  言谨南一个人在搬在燃烧的房梁,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手上黑乎乎的一片,而在他的周围火蛇撩蹿。借着火光,隐隐的看到了压在那几根房梁下的人。  快速的走到言谨南的身边,萧宸把剩余的半桶水泼在了燃烧的房梁上。  “萨拉和廖天佑在这里?”他把水桶扔了,伸手抓住房梁扔在一旁。  “嗯。”言谨南面色冷冽而鉴定,配合着萧宸把压着的那根房梁扔了。  他刚才听到廖天佑的声音,才过来的,萨拉并没有开口,所以不知道她情况是怎样的。可只要有一线的生机,他都要把两人安全的带回去。  两人继续往下扒,两人的情况渐渐的露了出来,却更加的让人心惊。  直到只剩下了两根柱子,萧宸停下了手,因为眼前的一幕太过震撼——廖天佑把萨拉抱在自己的身下,他的一边的小腿却被压得血肉模糊,露出森白的骨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的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两人的身下是一片的血迹,面色呈现一片灰白。  “把他们拉出来。”言谨南抓住一根柱子,将下面架出一个空缺的缺口,面色越发的严峻。  那个缺口仅能供一个人进去,而且剩下的两根房梁不能动,稍微动一下,再度引起坍塌,两人必死无疑。  萧宸伏下身,想要把廖天佑先救出来,可拉了一下,才注意到廖天佑抓着萨拉的手,两人安静的抱在一起,根本没办法分开。他观察了一下大致的情况,再度向里面前进了一些,按照现在的状况,他不可能把两人一起弄出来,而廖天佑的伤势重,也不能轻易地移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萨拉救出来,等着救援人员到来,再把廖天佑挪动出来。  他挪动到两人十指交握的地方,伸手想要把两人的手掰开,可这个地方使不上力气,他根本掰不开,沉默了片刻后,他开口对廖天佑说:“廖天佑,我是萧宸,来救萨拉的,你们现在情况很危险,放开她,我救你们出去。”  他说完,等了片刻后,廖天佑握着萨拉的手缓缓地松开,萧宸没有任何犹豫,半抱着半拖着萨拉慢慢的往外移动。  直至退到了外面,萧宸才注意到他们所处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你把萨拉带出去,我留下来救他。”  言谨南把自己抬着的房梁的一端支撑在一片废墟上,看了一眼萨拉后,蹲下身要钻进去救廖天佑,却被萧宸拉住了,“言叔,来不及了。”  谁都知道,廖天佑等不及,他们也等不及,这里随时会被火吞没。  现在送萨拉回去,他们都还有活路,可若是再耽搁下去,就算救出来,也逃不出这片火海。  言谨南拉下萧宸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萧宸,我若是出不去,你好好的照顾他们两姐妹。”  他说完,再度钻了进去。  萧宸看了一眼前面的火,又看了看怀里的萨拉,眸色沉沉的一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