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大结局:岁月静好(下)

大结局:岁月静好(下)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1695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1
   火势一再的扩大,萧宸看着面前的火海,最终还是抱起了萨拉往回大步的走,眸中涌蹿着火焰。本文最快\无错到抓机阅读网  往回走到半途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前面已经被大火封住了去路,再没有空隙可以通过这片火海。萧宸拧着眉头,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再这么下去,即便不被火烧死,也会被浓烟呛死。只有他一个人,或许还能逃出去,但现在还带着昏迷不醒的萨拉。  萧宸环顾了下周围的环境,半晌后,他放下萨拉,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她的上身,而后猛地向火力最小的地方冲了出去。穿过火墙的刹那,灼热的感觉瞬间袭来,他死死地按压着萨拉,身影向前一跃,落地在一片没有火光的地方,立刻就地倒下,将身上起的火势压灭。  “萧先生!”  有人在叫他,萧宸抬头看过去,浓烟之中,几个特警急匆匆的跑到他身边,把萨拉从他怀里带出来,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快回去救人,还有两个人在里面。”萧宸抓住其中一个特警的手,面色严肃的说道。  “是。”那人看着他身后的火海,点了点头,对其他的消防官员做了个手势,几个人开始往里面冲。  有两名特警留下来,护着他和萨拉回去,萧宸回头看了一眼火海,摇了摇头:“只留下一个人就足够了,我没事。”  个高的特警看着他被灼烧的手臂,面露难色:“萧先生,你放心,他们一定会把那两人接回来的,我们现在送你去处理伤口。”  “我的话你们听不到吗?我没事,现在去救人!”萧宸忍不住的暴躁,面色阴沉的看着那个开口的特警。  “……好吧。”男人犹豫了一下,立刻转身向火海里跑了过去。  余下的特警立刻向前走,偶尔碰到火势大的地方,萧宸和特警需要两人配合才能过去。  终于走出了火场,外面已经来了消防人员,在进行灭火。  把萨拉交给医护人员,萧宸要折回去救人,却被萧老太太一把拉住,死也不肯让他再去。  萧老太太眼泪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注意到他胳膊上的烧伤,激动的抓住他的胳膊:“这都做的什么孽啊,弄成这样,老六,你要是有个好歹,让我老太婆怎么活啊?妈求求你,你别再折腾你自己了,你是个人,不是神,不可能一次次的脱险,别去了好吗?!”  她从云姿那里知道夏岚是内鬼,立刻把她扣押了下来,直到半个小时前从陈振洪那里得到消息,云姿和萨拉被秦子良绑到了这里,才匆匆的赶了过来。先是云姿被紧急送去医院抢救,现在又是萧宸出事,他们萧家就没好过的一天,个个都是狼子野心。  早知道夏岚会勾结秦子良危害家里人,她就不应该留着这个儿媳妇,直接把她赶出家门。  萧老太太哭的昏天黑地的,言家二老的车随后抵达,看着汪洋一般的火海,言老爷子面色沉重的走到萧宸跟前,问:“萧宸,谨南呢?”  言老太太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萧宸,心底的不安越来越浓重。  为什么看到了所有人,却独独看不到谨南?  萧宸对上言家二老的目光,心里沉重的像是压了千斤的石头一般,“对不起,言叔还在里面。”  “为什么还在里面?他不是早应该出来了吗?”言老太太闻言,浑身一震,难以自制的低声喃喃。  “廖天佑还在里面,言叔进去救他了。”萧宸目光有些不忍,言谨南为什么会留下来救廖天佑,他心底里知道。若不是因为萨拉,他绝不会留下。  言老太太面上一片空白,红着眼睛没流泪,“谨南从小命大,肯定不会出事的。他这个傻孩子,为什么要去救廖家的人呢……?”  言老爷子比起老太太更镇定了一些,脸色却同样很不好看,谁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心里都不会好过,“秦子良呢?不是说他已经被抓到了吗?他现在在哪里?”  如果儿子出事了,他一定会要秦子良的命!  不,他要他生不如死,只要他的命太便宜那个畜生了。  “现在已经被押解了,等着这边安顿好了,我会再次让律师团提出诉讼,这次绝不会像上次那般了。”萧宸说着,胳膊被萧老太太碰了一下,老太太趁着三人说话的空档,把护士找了过来,替萧宸包扎伤口。  言家二老这才注意到萧宸手臂上的伤口,又是一阵心疼。  被秦子良搞到人仰马翻的地步,言老爷子真是生刮了秦子良的心都有了,这个畜生他要是再跑就没天理了!  又是焦急又是发怒得在外面等了许久,外面的人的希望也渐渐消失的时候,人群里忽然有人叫了一声,“出来了!”  萧宸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看到那道身影,立刻冲了上去。  “萧先生,你的伤还没包扎好!”护士被他的动作吓到,愣了几秒钟,也就是这几秒钟的时间,萧宸已经走离了他。胳膊上散落开的纱布,也被他一把扯去,随手丢开。  走上前,看到两个血肉模糊的人,萧宸的目光掠过所有的人,最后定在后面的四人身上,大叫了一声:“快叫医生过来!”  言谨南和廖天佑浑身都是血淋淋的,分不清楚是谁的血,背着他们的两个特警,把人放下,其中一个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怎么他也会这样?”萧宸探向言谨南的鼻息,只感觉到微弱的气息,厉声问道。  “他想要救人,没救成,把自己也压在了下面。”一个特警满是钦佩的说道,他们赶去的时候,那里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若不是因为言谨南,廖天佑必死无疑,因为在坍塌的过程,言谨南把他护在了身下,没让他受到定点的伤害。  他说完这句话,医护人员刚好赶到,将言谨南和廖天佑抬上了救护车。  车子行驶向医院,因为路途遥远,加之路况差,医生开始在车上进行抢救。  萧宸坐在急救车上,看着言谨南的面色越发的苍白,眼底里的担忧越发的加重,言老爷子已经按耐不住,几次握住言谨南的手,红了眼角。  “爷爷,爸福大命大,不会出事的。”萧宸拍了拍言老爷子的肩膀,低声安慰。  言老爷子摇了摇头,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从小就让人省心,生他的时候刚好赶上局势变动,言家因为站错了队,被下放,一家人零零散散的,自保都来不及,更别提照顾他了。等着返回到帝都,再想照顾他的时候,他已经养成了独立的性格,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事情。”  “后来发生了杜明月那事,他瞒着家里人藏起来杜明月,那是他第一次和家里人闹翻了脸。之后杜明月死了,他想对付秦家,我没同意,他就一个人搬出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底里大概一直怨着我这个做父亲的。两个孩子认回来了,我害怕她们知道了过去的事情,所以一直不远不近的搁着,他都知道,可还是没同孩子们说什么。我想想,真是对不起他,这次他要是出事了,我连说声对不起他的机会都没了。”  言老爷子说到最后一句话,已是泣不成声,捂着脸不让萧宸看到他脸上的泪。  萧宸缄默,垂首盯着言老爷子。  言老爷子这次是心里真的慌了,才会同他说这些。  言谨南、廖天佑……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为情所困,打二十年前,这个局就定下了,或许老天爷在冥冥之中就注定了这一场灾难。  急救车终于到了医院,甫以下车,言谨南和廖天佑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萧宸看着他们进了急救室,转身问赶来的阿曼达,“姿姿呢?”  “还在抢救。”阿曼达连忙在前面带路,一个小时前就云姿和萨拉先后被送进了急救室,两人到现在没一个人脱困,她几乎知道了萧宸来到医院的反应。  “这边。”引着萧宸到了急救室前,阿曼达看到站在急救室门前的两人,深吸了一口气。  萧念和萧老太太一人抱着一个孩子,等在了急救室的门外。  看到萧宸和阿曼达过来,萧念眼里的泪水不停地往下掉,她没想过害任何人,可这一次,她却做了一件错事。虽然两个孩子没事,但看着云姿被送进急救室,她恨不得自己才是出事的那个人。  “小叔。”萧念开口叫了一声,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她对不起云姿,云姿对她那么好,可到了关键时刻,她却做了背叛她的事情。  萧宸看了她一眼,问老太太,“医生怎么说?”  “还在抢救,医生刚才让签了病危通知书。”萧老太太想到刚才的情景,手一直在哆嗦。  萧宸面色绷紧了,没说话。  “小叔,对不起……”萧念再次开口,哭腔浓重。  “这事情和你没关系,念念照顾好孩子。”萧宸满腹的阴郁和焦躁,拍了拍小年的肩膀并不愿意多说。  萧念摇了摇头,咬着下唇,“不是的,小叔,夏岚拿我妈威胁我,要我对宝宝们不利,对不起,对不起……”  夏岚在出事后,就被老太太派的人给抓了起来,可她母亲现在依旧下落不明,她说出来是想找到自己的母亲。她知道自己该死,可她母亲是无辜的。只要确认了母亲是安全的,无论萧宸怎么处罚她,她都毫无怨言。  “念念,你说的是什么胡话?”萧老太太绷紧了面色,瞪着眼睛看着萧念。  萧念抱着孩子,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堵着很多的话,可她一句也说不出来。  萧宸目光定定的看着萧念,几秒钟的时间内都是沉默的,一句话都没说却足以让人感觉到了压力,“阿曼达,把孩子抱走。”  阿曼达闻言,上前把孩子从萧念怀里抱了过来。  “念念,你知不知道云姿在秦子良的手上?”萧宸冷冷的盯着萧念,目光里没有一丝的温度。  萧念点了点头,豆大的泪水不停地落下来,模糊了视线,“知道,小叔,对不起,我是万不得已的,夏岚她把我母亲……”  “念念,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亲近的侄女,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不和我说,而是选择了和秦子良合作,你难道没想到这种后果?现在云姿被你害的躺在了急救室里,你说一声对不起就完了?”萧宸冷笑了一声,没再接着说下去,对于背叛的人,他不会给第二次机会。  萧念背叛云姿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今时今日的后果。若是她早一点告诉他,也不会让云姿出事。  这一点,是他最不能原谅的。  “对不起,小叔,对不起,对不起……”  萧念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再说什么,心里的内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让她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进去,再也不出来。  “你走吧,当我们萧家没你这个人。”萧宸不想再听她说话,直接转身要走开。  萧念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抓住萧宸的裤腿,“小叔,我妈现在还下落不明,求求你救救她,我知道她不是萧家的人,但求求你救救她。只要你救了她,让我以死谢罪也可以。”  “萧念,立刻给我走,别再让我说第二遍。”萧宸腿一抬,毫不留情面把萧念的手甩开。  “小叔……”萧念扑在地上,凄厉的叫了一声。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念念,你走吧,你母亲的事情,我会处理。”萧老太太看着萧念,目光里没有一丝的同情。其实说到底,萧念是不信任他们的,若是信任就不会隐瞒。  他们若是早知道秦子良的所在,也不会让那么多人命悬一线。  言谨南、廖天佑、云姿、萨拉……这里要是有一个人有个万一,她们都不会饶了萧念,现在让她走,走的远远的别再出现在他们跟前,是对她最大的仁慈。  萧念伏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萧老太太没再看她,转身跟上萧宸的步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病危通知一再的从急救室里传出来。  下午一点钟,急救室里的门嘭的一声打开,医生走到两人的跟前,说道:“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现在需要静养。”  萧宸看着云姿安静的躺在床上,走上前,握住她的一只手,面上微微松开了一些。  “谢谢你,徐医生。”萧宸等着云姿被送进了病房后,对医生说道。  “不客气。”  萧老太太看了看病房里面,哄着啼哭不止的孩子,说:“老六,你去看看萨拉他们几个,这边有我,绝不会让云姿出事的。阿曼达,你把孩子交给我就可以了。”  她说完,示意一旁的张妈去接孩子。  “嗯,妈,云姿这里就拜托你了。”萧宸拧着眉头说道。  萨拉在医院的另一个抢救室,和云姿这边隔了两条长廊,离急救室还有一段距离,就听到那边吵吵闹闹的。  近了,看到岑雪梅的身影,萧宸脚下顿了一下,他没想到廖家的人会来的那么快。  “你们这群混蛋,把我儿子害成这样,今天我儿子走不出急救室,你们都别想活了!”岑雪梅伸手要去抓萧老爷子的脸,被一旁的人拦着,两家的人又扭打在了一起。  “廖伯母。”萧宸走上前,开口叫了一声,“廖先生的事情是秦子良做的,我们救他出来的,怎么就成了我们害了他的?”  岑雪梅闻声扭过身,看到萧宸,呸了他一下:“你别在这里给我假仁假义,我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不是为了救萨拉那个狐狸精,我儿子怎么可能出事?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儿子有个好歹,我要让你们萧家每个人都生不如死!”  萧宸扯了扯嘴角,目光无波的看着岑雪梅:“是非公道自在人心,等廖先生醒来了,自会知道一切。现在我的家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廖伯母没事的话,就请回去。再在这里胡闹下去,萧某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人。”  “萧宸!”岑雪梅面色一变,厉声呵斥。  萧宸没理会她,走到自家老爷子跟前询问萨拉的情况。  萧老爷子摇了摇头,萨拉的身体这么多年被折腾的千疮百孔,这次更是注射了毒品,外加脑部被重击了一下,医生几次说情况凶险,只怕这次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几率很小。  他想到那孩子从生下来所遭受的罪过,就心疼,对秦子良的恨意也越发的浓重。  这种人,真是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人的心头恨。  萧宸没说话,静静地看着急救室的门。  这一次萨拉能不能救回来,真的要看天意了。廖天佑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了,她若是回来也是他拼了命从死神那里夺回来了,和岑雪梅说那番话,他是不想让岑雪梅在她头上盖那么大的罪名,否则就算把萨拉救回来了,廖家也不会容她。现在两人的命救得回来救不回来都是一说,后面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  从中午到晚上,时间就像是一只充满耐心的蜗牛一点点的向前移动。  萧宸坐在长椅上,一动也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阿曼达去打探了廖天佑和言谨南的情况,回来报告给萧宸,“言先生已经被送进了icu病房,廖先生的情况暂时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萧宸淡淡地应了一声。  对这样的结果他心底早就有了数。  四个人里,廖天佑是情况最危险的那个,他受伤太重,在来医院的路上就曾休克过。  凌晨一点钟,急救室的门再度被打开,萧宸满是疲惫的站起来,医生满是沉重的说:“萧先生,您要有心理准备,病人救回来了,可是她的脑神经长期被毒品毒害,已经脆弱到了极点,再加上这次被重物床上,即便救回来了,也只怕会有严重的后遗症。”  “谢谢王医生。”萧宸郑重地说道。  “不用谢。”王医生叹了口气。  萨拉被推出急救室后,随即送进了安排好的病房。  萧宸没回去看云姿,而是转身大步的走出医院,阿曼达紧跟着他,面色沉静。  a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全部的担子都压在了萧宸的肩上,她作为助理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更何况是萧宸。接下来要处理的烂摊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秦子良现在还扣押着,他的案子要重新审理,上面的人自然也会插手。言谨南和廖天佑没醒,两位重要的领导在a市出了事情,也会有人插手,从早上几人被抢救出来到现在,她的手机几乎被打爆。  走出医院,司机已经等在了那里,萧宸上车后,对司机说:“去警察局。”  司机发动车子,车里陷入一片死寂。  阿曼达快速的把打过来的电话过滤,将重要的信息提炼出来,读给萧宸听。  到了警察局,萧宸对阿曼达说:“秦家的罪证资料从帝都那边全部调过来。”  这次,他要秦子良永无翻身的机会。  阿曼达点了点头说:“是。”  萧宸来的消息,陈振洪很快就得到了,赶紧迎了出来,这次营救损失巨大,上面下来的人不停地调查关于事件的细节,很多地方他要做掩饰,稍不留神被发现了错误就会被抓住不放。  “萧先生,你可算来了,言先生和廖先生情况怎么样了?”陈振洪见到萧宸,激动的问道。  “言叔已经脱离了危险,廖天佑情况还处在危险之中。”萧宸边说边往前走,“秦子良现在在哪里?”  “单独扣押着,今天下午调查他的人刚审问过,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点都不配合,那些调查人员决定明天再对他开审。”陈振宏说到这句,停下了脚步,“你现在来是找他的?”  “嗯。”萧宸简洁的应道。  陈振洪这下不愿意再向前了,秦子良做了这等天杀的事情,不用想,萧宸现在来找他肯定是来算账的。这要是真让他看到秦子良的人了,还不直接把他给宰了?  现在是关键期,萧宸一个不小心把秦子良给宰了,他真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萧总,萧大爷,咱们等他审完了,再对他下手也不迟,您老别再这个时候对他下手,忍一忍可以吗?就当我求求你了。”陈振洪低声下气,就差给萧宸下跪求情了。  他是真害怕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生事端,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子上,他现在每天活的都战战兢兢的,要是因为秦子良这个人渣丢了自己的职位,那可真是不值得了。  “有我在,你放心,事情绝不会惹到你身上的。”萧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带我去找他。”  陈振洪被他这么一扫,立刻觉得头皮一紧,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带着萧宸向前走。  两人沿着警局的通道走,最终停在一间只有一小扇窗口的房间前停下。  打开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情况。  陈振洪打开灯,里面的情景便显露了出来,房间原本就不大,中间还被铁栅栏隔开了一半,铁栅栏那边放了一张床,秦子良就躺在上面,胸口上缠了绷带,开了灯,他动了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陈振洪和萧宸,面上带了笑意,“你是来给我报喜的?都有谁死了?廖天佑、萨拉、言谨南、季云姿……还有谁?”  “恐怕不能如你的愿了,他们一个都没事。”萧宸冷声打断秦子良的话,“秦子良,善恶到头终有报,你机关算尽,到投来还是一无所获,老天都对你看不下去。”  秦子良皮笑肉不笑,“是吗?萧宸,你说他们都活下来了,我一点都不相信。”  “你信不信和我没关系,今天我来不是和你说话的,秦子良,你几次害云姿的账,是时候清算了。”萧宸盯着秦子良一字一句的说道。  秦子良闻言,嗤了一声,他现在就等着死,他萧宸能耐他何?  “陈局,你这里有没有死刑犯?”萧宸转过头问道。  “有……”陈振洪一时间搞不清萧宸要做什么,迟疑的点了点头。  “弄四个出来,我有用。”  陈振洪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看着萧宸冷硬的侧面,还是把余下的话都吞了下去。现如今是骑虎难下,他所有的支持都来自于萧宸,从和萧宸合作以来,他从没做过没把握的事情。既然他要人,那他就给他。  十分钟后,陈振洪领着四个死刑犯进了房间,萧宸让陈振洪暂时离开。  阿曼达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把关于秦子良的犯罪资料都拿了过来,萧宸掂量着手里的资料,收了起来,而后抬眼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几个人,低声开口说:“今天晚上,你们谁能让他生不如死,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帮你们免去死罪。”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而后看了眼秦子良。  “只是不死?一辈子关在监狱里和死有什么区别?”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冷哼了一声说道。  “做到我满意的程度,我可以考虑找律师帮你们脱罪,记住别让他死了,也别在他身上留下明显的疤痕,知道我的意思吗?”萧宸冷静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声音没有任起伏的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刀疤男吐了一口唾沫,“成交。”  萧宸听他答应了,将目光扫向秦子良,“秦先生,祝你今晚过的开心。”  秦子良当真以为他拿他没办法?监狱里这些死刑犯,作践人的法子,要远远超出秦子良的想象,对秦子良亲自动手,他不屑,也不会去做。  把钥匙交给那个刀疤男,萧宸让阿曼达跟着自己走,走了十步左右,听到里面传来怒吼声,萧宸眼睛眨都不眨的继续向前走。  “把今晚监狱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安排人给秦老爷子欣赏,我倒要看看秦家的人是不是真的铁壁铜墙。”萧宸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的说道。  “是。”阿曼达抬头看着萧宸,面上露出一丝的敬畏。  嘱托了陈振洪不要去管秦子良的事情,萧宸就离开了,回到医院,他听说廖天佑已经被推出了急救室,最后的结果是一条腿废了,其余的还要再观察情况,紧皱的眉头微微的松开。  只要人活着,一切都还有可能。  *  天微亮,萧宸走到窗口,一夜未眠。  刚才阿曼达拿给他了监狱里的视频,他看了开头的一点就放下了,折断了骨头把人碾碎了踩进尘埃里,这事情不只是秦子良会做。  车窗哇车流静静的流过,车水马龙,无论他们的生活怎样惊天动地,最终都会归于平静。  焦躁的心渐渐的平静,他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恍如隔世。  云姿睡的很不安稳,噩梦连连,一遍遍的重现着那天的事情,那么多的人都鲜血淋淋的,她梦到了萨拉、廖天佑、言谨南……还有萧宸和孩子们,他们都渐渐的被血吞噬,她大声的叫喊着,想要把他们拉出来,然而眼前的的景物一晃,秦子良忽然面无狰狞的要扑上来,眼看着他就要扑上来,萧宸忽然出现挡在了她的身前。  两人一起滚下了山崖,她伸手想要抓住萧宸的手,身体忽然往前一倾,猛地下坠,跌入无地的深渊……  额头上不断的流淌细密的汗水,云姿的眼泪不停地往下落,不要,不要……  眼前重重叠叠的黑气将她的身体渐渐地吞噬,她猛地张开了眼睛,本能的大叫了一声:“萧宸!”  双目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她大口的喘息着,浑身湿漉漉的满是汗水,仿佛从水中捞出来的人。  萧宸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看到云姿醒了过来,一个箭步冲到床前,一把抱住她,紧紧地扣在自己的胸前,“我在这里,别怕。”  云姿机械的抬头看着她,眼里渐渐的看清了面前的人,迟钝的精神被渐渐的拉了回来,她忽然伸手扣住他的后背,张嘴大声的哭出来,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  她不怕死,可却怕去一个没有他的世界。  “别怕,已经回来了。”萧宸亲吻着她的额头,一声一声的安慰着。  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还有什么奢求呢?  云姿哭了很久才渐渐的停止了哭声,眼睛红肿的问:“他们呢?”害怕听到噩耗,心一直揪紧着。她昏迷之前,记得自己不停地下坠,最后晕倒在了萧宸的怀里,萨拉和廖天佑呢?  他们两人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救回来了,等过了危险期就好了。你别太逼自己,不然再出意外了,我又要分心照顾你。姿姿,快点好起来吧,宝宝们都还在等着你回家呢。”萧宸抱住云姿的腰,抬起右手将她粘连在脸颊上的发丝挽至而后,声音低沉而缓和。  “嗯,我会的。”云姿鼻音浓重的应了一声,脑子一直昏昏沉沉的,哭了那么久加上昨晚的折腾,她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医生让她静养几天,只是她的精神状态差到了极点,哪里能养着。  靠在他怀里,想要睡觉,可怎么也睡不着。  最后萧宸上床,把她抱在怀里,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云姿才渐渐的睡去。  俯首看着怀里的人,萧宸嘴角紧抿着,这一次她是真的被吓坏了,连他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都后怕不已,更何况是她?  如果他晚一步,或者是秦子良注射的毒品量再多一些,那他们就再也见不到了。  萧宸手上又收紧了一些,唯恐自己一眨眼,怀里的人就消失了一般。  *  云姿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因为毒品带来的不适,加上那天惊吓过度,她一直觉得自己像是在做一场梦。有时候半夜醒来,她会无缘无故的哭泣,觉得自己已经死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幻觉,萧宸害怕她精神崩溃,让人把两个孩子接过来,养在了病房里。看着孩子,云姿才慢慢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稍微能动了,她去看了萨拉几人,萧宸吩咐了医生,不要把真实的情况透露给她。  言谨南在第三天后醒来,云姿赶到他床边,看着他,眼泪哗哗的流,抱住他一声一声的叫着,“爸。”  不管言谨南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他这个父亲她都认了。  至于楚君毅,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她不会去认这个父亲。  言谨南沉默地拍了拍云姿的后背,玩笑一般说:“姿姿,你再用力一些,我就可以提前去见你母亲了。”  云姿赶紧放开了手,言谨南依靠在在床头,“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般撒娇,让孩子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抹去了脸上的泪水,云姿扯了一个笑容,“你还说我,你一大把年纪了,学小年轻逞能,差点就捞不回自己这条命了。”她听言谨南说的话,一颗心都快被揉碎了。  廖天佑救了萨拉,言谨南却救了廖天佑。  一命换一命,言谨南为她们姐妹做的实在是太多了,这辈子她都还不清。  言谨南笑了笑,没说话,当时他哪里想那么多的事情,不过是不能让廖天佑就那么死了。萨萨心思重,很难对一个人敞开心扉,她对廖天佑是特别的,尤其在廖天佑救了她一命后,两个人在一起的可能性就更大。若是廖天佑死了,这辈子萨拉恐怕再也不会喜欢任何一个人了。  和云姿聊了一会儿,言谨南只口未提萨拉和廖天佑的事情。  等着云姿被萧宸叫去吃药,他让护士推着他亲自去问了院长,院长把详细的情况介绍了出来,听到廖天佑的一条腿废了,言谨南怔了一下,“没有办法治好吗?”  “对不起言先生,就算是顶级专家来了,也只能恢复到能走路的地步,开车、跑步这些活动都不再可能。”医生抱歉的说道。  “能走路就好。”言谨南沉默了片刻后说道。  “言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她现在的状况有些不妙,只怕醒过来,记忆力也会受影响。我们会再做观察,以达到……”院长满是歉意。  “如果治不好的话,那就别治疗了,遗忘对她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言谨南打断了院长的话说道。  院长讶异的抬头看着言谨南,好半晌才说,“是。”  *  秦子良的案件重新开庭审理,因为他过去的身份,法庭决定不对外公开审理,现场参加的仅有能证明秦子良所犯罪证的几人。  萧宸、云姿还有言谨南都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再次看到秦子良的时候,云姿几乎有些认不出他这个人了,之前的秦子良是自傲不可一世的,可如今的秦子良却像是一夜之间被拔去了所有的光环,面容消瘦,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双充斥着阴鸷的眼睛。  她看着那双眼睛,却不再害怕。  法庭向她提问,她一一的作答,她之后是萧宸。  秦子良见到萧宸忽然就暴躁了起来,用手铐打的铁栅栏哐哐的响,“萧宸,你个狗杂种,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你死!”他嘴里不停地发出不堪的咒骂声,法官呵斥也无法阻止他,最后只得休庭。  云姿忍不住问萧宸,“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可能是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良心备受煎熬,所以才会疯了吧。”萧宸嘴角一挑,笑了笑说道。  云姿才不信他的话,秦子良那个人根本就是个没心的人,他肯定用了手段,才会让秦子良那么疯狂。  不过他不愿意说,那就是他不想让她知道。  她只需要知道,秦子良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就足够了。  秦子良的案件一直反反复复的,萧宸让律师展开拉锯战,最终判定秦子良患有精神病,鉴于他之前有逃狱的前科,终身监禁。他不会让秦子良一下死去,他要他慢慢的受折磨,直到他受不住死去……他的惩罚才结束。  而这一次监禁,他绝不会让他跑了。  秦子良没被移交帝都的警方,而是滞留在了a市,当然这是萧宸利用手中的权利特地做的。  再去去看秦子良的时候,廖天佑也醒了,唯有萨拉还在昏迷中。  时隔一个月,陈振洪对萧宸的决定再没有意见,他现在卡在a市不想升迁,就是相信萧宸的能力。他更相信的是,跟着萧宸,以后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在秦子良的事情上,他更不会管萧宸做什么,反正秦子良不会死,那么麻烦就不会惹到他身上。  监狱里。  狱警打开门,恭敬地对萧宸说:“萧先生请。”  虽说是白天,可房间里却是昏暗的,狱警打开灯,萧宸抬步走进房间里,迎面偶来的气味让他眉心一皱,房间比他上次进来要脏乱的多。  秦子良缩在角落里,看到是萧宸来了,猛地扑了上来,面色狰狞的如同一只来自地狱的厉鬼。  “秦子良,在这里过的可好?”萧宸踱步到距离铁窗两米远的地方,打量着秦子良,被折腾了一个月,秦子良终究还是老了,他之前在外面好生的保养着,看着像三十五岁的人,如今看起来和他真实年龄差不多了,再过一段时间,大概会比现在更糟糕吧。  “萧宸,你别给我机会出去,否则我要把你一口一口的撕扯碎了。”秦子良赤红了眼睛,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那等你出来了再说吧。我来这里是想通知秦先生要换一批人伺候你,上一批伺候你的人已经执行死刑了,没了他们你的日子肯定过的很无聊,所以特地精挑细选了几个人再给你送过来。不过这次不是死刑犯,而是外面的鸭子,他们的功夫可比上几个人好多了,懂得花样也多,秦先生,你慢慢的享受。”  萧宸说完,拍了拍手,走进来的几个人恭恭敬敬的对萧宸鞠了一躬。  “你们好好的伺候秦先生,记住,只有一条,别让他死了。”  “是,萧先生。”  秦子良破口大骂,可萧宸对着他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如同看一只蜉蝣一般。  当初他怎么对萨拉的,那他就十倍百倍的还在他身上。  秦子良当真没什么可怕的吗?  不,只要他高傲自以为自己很聪明,这种人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害怕自己的骄傲被折断,让他苟且的活着比让他痛快的死去,要痛苦十倍百倍。  *  云姿是在去看萨拉的时候,碰到了廖天佑的。  她从萧宸的口中听说他腿的事情,对廖天佑,她是抱着一份感激的,当时若不是他拼死救萨拉,只怕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妹妹了。  医院的长廊很安静,她抱着小笼包,慢步走到他跟前,“廖先生。”  廖天佑看着她,目光出奇的平静,“还是叫我天佑吧。”  “谢谢你,天佑。”云姿再度开口说道。  “我想这句谢谢并不应该你来说,等着萨萨醒来了让她亲口和我说吧。”廖天佑笑了笑说道,“我正要去看她,你是不是也要去?”  “嗯。”云姿点点头。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抱着孩子,我们一起去。”廖天佑态度坦然。  云姿的视线落在他的腿上,歉疚越发的浓重,把小笼包递到廖天佑怀里,她走到廖天佑的身后,推动轮椅。  小笼包不喜欢陌生人,可在廖天佑的怀里却出奇的听话,偶尔还吐吐口水泡,咯咯的笑。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萨萨要会一再的拒绝我,在她出事的那天后,我才拿到了资料,知道了她拒绝我的原因。姿姿,你知道萨萨不能生育的事情吗?”廖天佑伸出手握住小笼包的小手,嘴角露出笑容。  云姿推车的动作停了下来,沉默了许久后艰涩的说:“……知道。”  她偶然看到萨拉的体检报告知道的,那之后她就调查了很多的资料,试管婴儿,代孕母亲,甚至是把自己的宝宝过继给她一个的想法都动过……但每一个念头她都没干和萨拉说,害怕自己提出来会刺激到她,这件事情也就被耽搁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我那时候同她说,要多生几个孩子,她从那句话之后,就开始渐渐的疏离我了,我想萨萨她大概是不想拖累我,才会那么决然的划清关系。”廖天佑接着说道,“等萨萨醒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你劝劝她,我是喜欢孩子没错,可比起她,不要孩子也没什么。我害怕,我一个人去说,她会不相信。”  “嗯……”云姿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廖天佑没再说话,他想同云姿说的就是萨拉的事情,他会铲除两人之间所有的障碍,孩子的事情真没什么大不了的,领养的孩子只要用心教导,也和亲生的没差别。  两人走到病房前,云姿推开门,病房里仪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躺在床上的人面色白皙的如同一个瓷娃娃一般。  云姿习惯地走到床边,握住萨拉的手,轻声说:“萨萨,我来了。”  她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拿起花瓶去换水。  病房里只剩下了两人,廖天佑伸手摸了摸萨拉的脸颊,“你怎么还不醒呢?已经一个月了。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才会故意假装睡觉,让我着急?萨萨,我已经知道错了,醒来好不好?”  静,依旧是死一般的安静。  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动静,廖天佑却一点也不在乎,继续低声的说着自己想要说的话。  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到她这里同她说话。  医生说,病人都是有自己的知觉的,他们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只是肢体无法动弹。  他不想让她一个人寂寞的躺在这里。  “萨萨,还记得那一次吗?你在崴了脚,我出现在你面前说,好巧。其实一点都不巧,我跟着你走了一路,看到你受伤了,才忍不住出来的。那时候我就想,以后我们老了,也这样扶持着,那场景一定很美。”  “对了,还有那一次,你在书店里碰到我……”  廖天佑一件件的絮絮的道来,他说的断断续续的,有时候记得不太确切了,就停下来,有时候说重复了,也不介意。  云姿走了几个来回,看到他这样,叹了一声,默默地退出了房间,坐在医院的长廊外。  她从不知道廖天佑曾经为了萨拉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知道了,只觉得怅惘。  萨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若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醒来,廖天佑的一片情深该怎么办?  她想着萨拉的受苦了那么多,还落得这样的下场,心里就忍不住的难受。低垂着脑袋吧嗒了一下眼睛,模糊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鞋,她忙擦去眼泪,抬头看着来人。  “怎么又哭了?”言谨南看着她,眉头微微的皱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没什么,刚才眼睛里进沙子了。”云姿扯了个谎言,才发现自己的说法是多么令人无法信服。  言谨南摸了摸她的脑袋,没继续追问下去,“怎么一个人在外面?”  “廖天佑在里面陪着萨萨。”云姿说道。  言谨南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语气平静地说道:“天佑是个好孩子,如果萨萨醒来,他们在一起,云姿你不会有意见吧?”  “怎么会有意见?他们愿意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云姿摇了摇头,忙说道。  “那就好……”言谨南说了一句,拉起云姿说,“别坐外面了,我们一起进去看看萨萨,等过两天我就要回帝都了,恐怕没那么多时间来看她了。”  “这么快就回帝都了?”云姿有些舍不得。  言谨南揉了揉她的头发,“我的假期已经用完了,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再不回去,只怕这职务也别做了。”  云姿忙护住自己的头发,两人说着话,推开门,看到里面的场景瞬间安静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萨拉正在同廖天佑说着话,她怀里抱着小笼包,面上挂满了笑容。  这是什么情况?  云姿几乎失声叫出声,眨了眨眼睛,面前的场景依旧还在,不是她在做梦,抬头看了言谨南一眼,言谨南也在低头看着她。  廖天佑听到动静回头,笑容满满的拉着萨拉的手,“这两位,一位是你的姐姐,一位是……你的爸爸。”  “萨萨,你醒了?”云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病床前,想要拉住萨拉说话,可廖天佑开口说的话,却让她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云姿,萨拉她不记得很多事情。”  “怎么会?”云姿结结巴巴的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可萨拉却抬头看着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姐姐,你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呢,真是好玩。”  言谨南慢了云姿半步走进房间里,走到床边,开口说道:“萨萨,你还记得我吗?”  萨拉摇了摇头,看向廖天佑。  廖天佑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萨萨她只记得和我在一起的事情,其他人的都不记得了。”  云姿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萨拉的表情和说出的话都告诉她,廖天佑说的都是真的。  病房里在刹那间沉静了下拉,只剩下了小笼包咿咿呀呀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谨南开口说道:“忘记了也好,其他的以后慢慢学,就当重新活一遍。”他扭过头对萨拉笑了笑,接着说道,“萨萨,我是你爸爸,以后记住了。【】”  “爸。”萨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伸手去握言谨南的手。  言谨南伸手握住她的手,一如第一次将她接回言家是那般。  云姿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伤感,但这种感觉一闪而逝。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奇怪,净有些乱七八糟的情绪。萨拉忘记了过往是一件好事,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才好。  “萨萨,叫我姐姐。”云姿伸手抱住萨拉的脖子,亲昵的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萨拉弯了眼睛,很乖巧的说:“姐姐。”  “真乖,萨萨。”云姿轻轻地在萨拉的耳边说道。  因为萨拉醒来的事情,云姿心情好到了极点,所以就在医院里陪着萨拉很久,直到医生说医院探视的时间过了,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言谨南现在住在萧家老宅,同她一起回去的。  廖天佑送两人到电梯口,推着轮椅回病房了,这段日子他一直陪着萨拉,只不过他住在另一间病房。  到了病床前,廖天佑静默了片刻后开口问:“萨萨,你真不准备同他们说实话?”  萨拉闭着的眼帘薇薇动了一下,却是没开口。  等了许久,她没开口说话。  廖天佑伸手帮她掩好了被子,“如果这就是你最后的决定,那我尊重你的决定,好好睡吧,什么都别想了。”  他伸手关了灯的开关,转动轮椅要走的时候,黑暗中听到萨拉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你,天佑。”  *  十一点半,云姿和言谨南回到了萧家,抱着小笼包回到卧室,就把自己摊平在床上,任由小笼包在身边咿咿呀呀的说话。  浴室里传出来哗哗啦啦的声音,她知道是萧宸回来了,却懒得动一下或是说一句话。  没一会儿,浴室的们打开,萧宸走出来,到了床边,压在她身上。  他体重那么重,压得她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背过去气,连忙伸手去推他,“赶快起来,沉死了!”  萧宸微微的支撑起身体,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萨萨醒来了。”云姿想起来这个消息,顿时来劲了,想做起来,可是萧宸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桎梏,“快起来,我出了一身的臭汗,你刚洗过澡。”  萧宸往下又压了一些,“不碍事,等下一起再洗一遍。”  云姿被他压得喘不过起来,一头栽倒回床上,“萨萨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只记得她和廖天佑之间的事情了,萧宸,我觉得廖天佑可能要成我妹夫了。”  “嗯。”萧宸把玩着云姿的头发,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一点也不奇怪?”云姿看着萧宸,她当时知道的时候,觉得自己都被雷劈了,失忆这种事情离她太过遥远,忽然身边有了位失忆患者,她还真是不适应。  “她失忆了不是好事?”萧宸望进云姿的眸底。  “是。”云姿老实的点头。  “既然是好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什么逻辑啊。”云姿推了萧宸一把,“我去洗澡。”  萧宸躺在床上,看着她的背影说:“言叔知道这事情了没?”  “我和他一起知道的。”云姿拿了睡衣,往浴室里走,走到门口忽然回头说,“你说,萨萨知道言谨南不是我们生身父亲的事情吗?”  “不知道。”萧宸面色沉静的说道。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云姿拧了眉头,她现在发现,萧宸真是越来越多的事情瞒着她了。  “你不是说她十一了吗?”萧宸挑眉好笑的看着她。  云姿没想到是这个答案,瞪了萧宸一眼,嘭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云姿看着站在浴室门口的萧宸,一脸的黑线。  萧宸抬脚走进浴室,挤进浴池里,很大的地方,挤进两个人却有些拥挤,萧宸用手掬起一捧水洒在她的身上,“姿姿,我们一起洗。”  这命令的语气,让人恨得牙根痒痒,“你已经洗过了。”  “再洗一遍也没什么。”萧宸环住她的腰,手落在她的小腹上,“而且,医生说的你的身体已经好了。”  “你们男人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云姿嘴上骂着,心里却很高兴。  “的确没一个是好东西,因为都是人。”萧宸认真的说道,手指摸到她小腹上的一处伤疤,顿了一下,“现在有了帆帆和晗晗,以后我们都不要孩子了,有他们两个足够了。”  “我还想要个女儿呢,别人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家里只有两个男孩子,以后和我说贴心话的都没有。”云姿眉头一皱。  “上次你生他们两个的时候,已经让我提心吊胆了一次了,姿姿,那时候我真怕……”  “女人生孩子都是一个样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云姿扭过头看着萧宸,“不过下次再生的时候,你一定要陪在我身边。”  萧宸捉住了她的手,凑在嘴边亲吻,“嗯,一定会。”  ……  **一番后,云姿累到了极点,最后是被萧宸抱着出来的。  迷迷糊糊中,听到宝宝的哭声,她无意识的推了一下萧宸,“去看看宝宝。”  软糯的声音里满是睡意,萧宸起身到摇篮边,抱起小笼包检查了一下,发现是孩子尿了,熟练的给孩子换了纸尿裤。  等着再回到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将云姿捞回自己的怀里,她扒着他的胸膛睡的正熟。  夜里静悄悄的,他听到窗外风呼啸得到声音,而后有雪花打在了窗上。  一片。  两片。  无数片……  他脑中忽然闪过曾在书中看到一句话——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现在大抵是如此吧。  ~正文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