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2)

你和我的数十年(2)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62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2
   “……等我有时间了就回去。”许久后她轻声说着。  言谨南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好,等你有时间了打电话给我。”  “嗯,我这边还有事情,先挂了。”她说完,不管那边是不是还有话要说,便挂断了电话。捏着手机,她下意识的再抬头看向马路的对面,那些进去的人又出来,以廖天佑为首,他依旧是那么的打眼,一眼望过去就能看到他的身影,只是与刚才不同的是,他身边跟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收回了目光,萨拉快速的走到公交车站前,上了一辆公车,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她现在对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言谨南和廖天佑。  一个是她爱的,一个是爱他的。  决定割舍言谨南,可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总会觉得心里滑过淡淡的伤痛。她想干脆和廖天佑在一起,面对他的时候,总觉得心里内疚,他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再让他这么单方面付出下去,她是多么的坏才会这么做。  如果感情可以像开关那样自动控制就好了。  依靠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她不无喟叹的想着。  车子开到七里河,她下了车,这里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河神祭拜,她在人群里闲闲的逛着,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娘娘庙。娘娘庙,在别的地方称为月老庙,只是这里的月老变成了月老娘娘。  萨拉怔怔的看着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抬脚慢步走进了大堂。  跪在蒲团上,虔心的祈求。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红线的另一端系着的是……虚无。  祈求言谨南后半生能平安康健,祈求廖天佑能喜欢上别人,结婚生子,一生无病无灾,如果能够实现,她愿意用为数不多的幸运来换。  三叩首,萨拉抬起头,静静地观望着月老娘娘。  她转身出庙堂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再次响起,拿起来看了一下是廖天佑的。  接通电话后,廖天佑的声音有些急促,“你在哪里?”  “在七里河这边。”萨拉继续往外走。  正是初冬时分,月老庙外枫叶林染了霜火红的一片,她拾阶而上,慢慢的往山上走。  “我现在去接你回来,手机保持通讯。”廖天佑平顺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说道。  “等下我可以坐车回去的。”萨拉说着,弯腰捡起一片枫叶。  “我反正也没事,现在去接你,等下一起吃饭。”廖天佑坚持。  她顿了一下说:“嗯,那我等你。”  枫叶林里比外面要冷,萨拉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身边的游客渐渐的变少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冷,拢了下身上的衣服,哈了口气。  廖天佑再打电话的时候,她看了下周围,说:“我在半山腰,现在就回去。”她记得他的腿脚不好,不能做剧烈的运动,虽然这山坡并不陡峭,可对他终究是不好的。  沿着来路回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她脚下蓦地停了下来,视线看着不远处的那人,哈出的雾气迷蒙了眼睛。  廖天佑站在不远处,朝她招了招手。  她这才反应了过来,快步走到他跟前。  “怎么穿的这么少?”廖天佑握住她的手,入手的温度一片冰凉,他拧了眉头,要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你别脱了,我没觉得冷。”萨拉忙按住他的手,让他别继续下去。  “你感冒还没彻底的好,我可不想再继续照顾你一周的时间。”廖天佑拨开她的手,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了萨拉的身上,“我身体健康着呢,你不用担心。”  外套包裹着身体,属于廖天佑的温度和气息强势的侵入感官,萨拉抬头露出一个淡笑,“怎么这么快就忙完了?”  “没多少事情,所以很快就结束了。”廖天佑笑着说道,不经意的伸手握住她的手,“萨萨,明晚有一个宴会,你可以做我的女伴出席吗?”  “不能找其他的女伴吗?我明天和老师约了,要一起补习。”萨拉有些为难。  “找不到才不得已求你的。”廖天佑并不放弃,“补习的事情可以推迟一下吗?老式那里如果有困难的话,我可以去开口说。”  “没有,我可以。”萨拉忙点点头说道。  廖天佑的面上的笑容加深了些许,两人慢慢的顺着台阶走下去,越往下人就越多,很多人在求姻缘。他从不相信姻缘天注定一说,可被这样的氛围感染,他心里觉得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注定,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合,让他碰到萨拉呢?  拉着萨拉一起拜祭月老娘娘,廖天佑许了愿后,又把自己钱包里的钱全都卷做了香油钱。  庙里的主持,笑着说两人有缘,非拉着廖天佑送了他两根姻缘绳。  很土气的那种红丝线编织成的两个建议的手链,萨拉一点都不觉得这绳有什么用,被廖天佑逼着戴上去的时候,她还笑他傻,庙里的主持分明是把他当作了冤大头,所以才会给这些小恩小惠。  “为了你,怎么傻我都乐意。”  廖天佑系好了手链后,望着她的眼睛,笑意满满的说道。  走到庙外,已经是夜晚,到处挂着红灯笼,熙熙攘攘的人群,道路两边则是各种小摊。两人原本想回家的,可中途碰到了一位老相士,非要给两人算姻缘,还说不准不要钱。  廖天佑刚被月老庙的主持夸得心情好,对着老相士也就没那么苛刻,拉着萨拉坐下,让老相士给两人算命。  老相士看着萨拉的手相,良久后皱了眉头,没说话看向廖天佑。  给两人看完后,老相士对廖天佑说:“先生天庭饱满,福相绵泽,这一生必定大富大贵,只可惜情路坎坷,需得吃一番苦头,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相信最后必定逢凶化吉。”  “她呢?”廖天佑听到情路坎坷,在心里点了点头。是挺坎坷的,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没能把人娶回家,甚至连一句我爱你都没听过。  老相士摇了摇头,“红颜薄命,一生飘零意难平……”  廖天佑闻言变了脸,拉着萨拉站起来,“故弄玄虚,就知道你们这些认识迷信,不可信!”  老相士没吭声,自顾自地整理着摊位前的东西。  因着这段插曲,廖天佑也没心思逛庙会了,拉着萨拉回了车上,“开车。”  车子缓缓地行驶,廖天佑沉默了片刻后,对萨拉说,“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别相信那个老相士的话,算命什么的都是假的。”  “我没相信,你看你眉头都皱起来了,看着不像是我相信,倒是你相信了。”萨拉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道。  在外面找了一家饭店,吃了晚餐后,两人就回到了公寓。  廖天佑逼着萨拉又喝了两剂药,害怕她的感冒好的不彻底。药里有安眠的成分在,她喝完了药,昏昏沉沉的睡着。  廖天佑洗完澡后,穿着睡袍坐在沙发上,想到老相士的话,心头越发的恼怒,他当时就不应该放过他,而应该把他的摊子给砸了,才能解他的心头恨。  一杯酒见底,他拿出手机给行政助理打了一通电话,“七里河那边乱占街道的情况比较严重,你叮嘱下面的人多对那边加紧管理。”  行政助理对他大半夜打电话说这个事情感觉到莫名,不过还是应承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挂断了电话,廖天佑又倒了一杯酒。  一杯一杯的酒喝下去,他摸着有些头痛的太阳穴,跌跌撞撞的起来,刚走了一步,脚下一个没留神,踩到了一个障碍物,整个人向前扑到了过去,手擦到花架子,上面的瓷瓶直直的跌倒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嘭的一声,瓷瓶碎裂开来。  廖天佑挣扎着想要起来,可起来了一下,又重新趴在地面上。  算了,就这么睡觉吧,他实在是太累了。  萨拉睡的模模糊糊的听到隔壁有东西摔碎动静,一下从梦中惊醒了过来,而后下意识的往廖天佑这边跑过来。  她和廖天佑的房间只隔了一堵墙,所以只走了几步就到了。  敲了敲门,叫了一声:“天佑?”  里面没有动静,她又敲了一下,感觉着不对劲,她伸手拧了下门锁,门咔嗒一声打开。她走进房间里,看到地面上炸裂开来的瓷瓶,和倒在地上的廖天佑,有些头疼。  避开碎裂的此片,走到廖天佑跟前,她伸手拍了拍廖天佑的脸颊,“天佑,你醒醒。”  廖天佑睁开眼睛,看到是她,打了一个酒嗝,“萨萨啊,我做梦又梦到你了么?”他笑着伸手去碰她,摸着她的脸颊,“是温暖的,这一次好真实,萨萨,你怎么总对我这么冷冰冰的,笑一个给我看好不好?”  萨拉想要拉开他手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她看着廖天佑像个孩子似的,露出笑脸,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  “我真的好心疼你,你总是那么不开心,我想让你开心一些。可我不知道怎么做……其实……我很想让你真的失忆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