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7)

你和我的数十年(7)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17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3
   因着订婚典礼的事情,言家上下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萨拉把自己同廖天佑的事情也同家里说了一下,她并不想瞒着言家的人,既然要同廖天佑试试,那便要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告诉言家人,给廖天佑‘正名’是最基本的。  两人的男女朋友似乎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廖天佑很迁就她,比之前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对她更加的好,偶尔她自己都想不到的地方,他都能想到,她喜欢书,他就让人搜集了很多市面上没有的珍藏的书给她,她喜欢去教堂里做祷告,他便带着她每一周去祷告两次……  “萨萨,姿姿快来了,咱们一起去接他们吧。”顾绯红款款的走来,对她说道。  萨拉抬头看着她,她今天穿了一身月红色的呢绒外套,看起来更加的明艳动人,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一些,“嗯。”  “看你笑的这么甜蜜,是不是想起来天佑了?”顾绯红虽然只见过廖天佑几次,可对他的印象却是极好的,每次看到他对萨拉都是很关切贴心,她心里也就放心了,日后见到对明月也能有个交代。  萨拉抿着嘴笑不说话,顾绯红知道她就是个喜静的性子,也不逗她。  两人一起去前厅,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再走进了一些,发现是云姿和萧宸已经到家了,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三个月大的孩子,还格外的小,用襁褓包的严严实实的。  言老太太高兴坏了,从云姿怀里接过小笼包,心肝心肝的叫着。  顾绯红是第一次见到云姿,看到她和萨拉一模一样的样子,笑了笑,说道:“姿姿,我是你红姨,你母亲的好朋友,以前我是住在杜家隔壁的,你母亲去的早,以后我就把你们当作我亲生女儿了。”  她性子温和又不失爽朗,同人说话的时候很容易就拉近两人的距离。  云姿开口叫了一声,“红姨。”  顾绯红高兴的应了一声,而后看了看萧宸,“这位是萧宸吧?我听谨南提起你好多次了,真是一表人才。”  她夸赞完萧宸,又去逗弄灌汤包,灌汤包和谁都是自来熟,顾绯红一伸手,灌汤包就张着双臂咿咿呀呀的,好像要去主动抱她一样。顾绯红高兴急了,给灌汤包塞了个大红包。  一家人进了主厅,云姿拉着萨拉慢了半步,咬着耳根子问:“你和廖天佑真的在一起了?”一开始她听到消息的时候还觉得不是真的,可后面越想越觉得是真的。  说实话,她对廖天佑的印象真是来了个天翻地覆的改观,尤其是他连命都不要去救萨拉之后,更是如此。  萨拉点了点头,“嗯。”  “没想到一转眼,他就要成我妹夫了,真有种做梦的感觉。萨萨,好好的把握住天佑,错过他就没别人能对你这么好了。”云姿想了想,很真诚的对萨拉说道。  “我都知道。”萨拉回了她一句。  云姿和萧宸来了帝都以后,言家就变得热闹了起来,两个孩子的百日宴也快到了。之前满月酒是在萧家做的,言老太太怎么都要争取百日宴在言家举办,她的两个重外孙,她真是喜欢到了骨子里。  以后两个外孙,一个继承萧家,一个继承言家,多好呐,想想做梦都要乐醒。  十二月三号,天下着小雪,天气比过年之前更加的冷了。  这天是小笼包和灌汤包的百日宴,言老爷子特地包下了整个酒店为两个重外孙庆祝。  萨拉坐在席位上,看着云姿拿别人送的礼物逗两个宝宝抓大人,笑的更加的开心,廖天佑坐在她邻座,捏了捏她的手心,“萨萨,等我们结婚以后,领养一个孩子好不好?家里有个孩子也热闹一些。”  她扭过头,望进廖天佑的眼底,他是极喜欢孩子的,他的眼睛骗不了人。  “嗯,领养一个不可以,我们领养两个吧,一个太孤单了。”萨拉笑了笑说道。  廖天佑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一些,他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说完了才意识到自己这番话会刺到萨拉的痛处,好在萨拉并没有在意。  他抬头继续看两个宝宝,粉嫩的一团,像是年画上的娃娃,看着就让人心痒。  “这两个孩子长大,肯定会伤了不少女孩子的心。”廖天佑笑着说道。  萨拉抬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颌:“是啊,我听姿姿说,小笼包最喜欢漂亮的人了,尤其是女生。”  廖天佑挑了挑眉,“我猜他最喜欢的肯定是你,因为我们家萨萨是最漂亮的人,萧宸可真是生了个眼光独到的儿子。”  萨拉被他的直白的话,闹了个红脸。  宴席中途的时候,她感觉有些不舒服,起身去卫生间。  廖天佑要陪着她,她没同意,进了卫生间才发现自己是月事来了,她经期一向不准,有时候半年来一次,有时候一年来一次,医生说她的血气严重不足。她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来,翻了翻包,没有发现带卫生巾,最后还是给云姿打电话,可打了半晌云姿都没接,万般无奈之下,她打给了廖天佑。  廖天佑的电话几乎是在瞬间接起来的,他听着她支支吾吾的解释完,忍不住发笑。  笑完了,他摸了摸头,觉得萨拉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  这里是酒店,他要出去买了卫生巾再折回来给她送过去,参加晚宴的都是他认识的,这要解释起来,还真不好解释。  虽然有些发愁,可他还是硬着头皮去买了。  也不知道萨拉需要用什么类型的,他到了商场,直接把每种都拿了一包。  结账的时候,营业员看到他提着一大包的卫生巾,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廖天佑个人觉得,那眼神是在看变态的眼神。  拎着东西到了酒店,好在宴会还在继续,路上只碰到了两个熟人,也没人问他拎的是什么东西。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把她要的东西送到女卫生间,廖天佑深深的觉得,自己娶个媳妇比唐僧取经都难。  萨拉红了一张脸出来,头埋到胸前,“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廖天佑揉了揉她的脑袋,“宴会也差不多结束了,我们去露下脸就走。”  “嗯。”萨拉点了点头。  云姿和萧宸还要送客,自然不能同他们一起走。所以同两人告别后,廖天佑送萨拉回去。  还没走出酒店的大门,萨拉就觉得身体越发的不好过。  她月经每次来都像打仗似的,痛的死去活来的,刚才没怎么感觉,现在每走一步都跟有针扎着腹部。  强忍了一会儿,走到酒店外面,司机还在排队开车过来,她站在风雪里,冷分一吹,脸色整个没了血色,煞白煞白的,像此刻的雪花一样。  廖天佑摸着她的手感觉到冰凉,往自己兜里揣的时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伸手拨七她的头,看到她脸色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了,萨萨?”  “我肚子疼,我想赶快回去。”萨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哭音,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她真是忍不住了,肚子里翻江倒海,有无数的刀在一刀一刀的划着。  “等会儿车子就来了,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廖天佑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萨拉是痛经了,只不过知道不等于了解,看她疼得脸色都变了,还是决定去医院看一下。  萨拉原想说忍忍就过去了,可张开嘴,泪水不停地落下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司机开车过来,廖天佑把她抱上车,直接让司机开车去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开了一些止疼药,让萨拉吃了。  吃完药,萨拉昏昏沉沉的睡去,廖天佑见天色已经晚了,再回去只怕又要折腾一番,让医生直接开了一间病房,他想着一方面可以照顾她,一方面真疼得过不去了还能找医生。  萨拉吃过药后昏沉沉的睡去,廖天佑给言家打了通电话,把情况说明了,让言家的人别太担心。  挂断了电话,他折回房间,萨拉睡梦中难受的捂着肚子,眉头皱的紧紧地,偶尔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声。他拿了张椅子坐下,把手放在衣服里暖热了,才伸进被子里,放在她的小腹上,隔着衣服轻轻地揉着。  手法是医生教的,他现学的,虽然不知道对不对,可是看着她那么受苦,他不做点什么,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萨拉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他趴在床边的样子,她愣了一下,而后手稍微挪动了一下,覆在廖天佑的手上。  她昨天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他在替自己按摩肚子,可那个时候太疼了,也没注意到他到底揉了多久。  现在想想,差不多是三四点钟。  握住他宽大的手掌,萨拉心底一阵暖流流过。  十指紧扣,她侧躺着静静的看着廖天佑的睡颜,第一次没有任何排斥的接触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