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12)

你和我的数十年(12)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51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4
   她的犹豫,廖天佑看在眼里眼里的期待渐渐的消失,正要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萨拉轻声说道,“嗯。”  眸中瞬间点燃了烟火,他移开的视线对上她的眸子,猝不及防的撞在一起,满心激动和信息的抱住了她,下一刻察觉到自己太过用力,所以放开了一些,往上轻轻地捧住了她的脸颊,在她唇上落下一个吻。住木住划。  很轻柔的吻,带着无尽的温柔和小心,她能感觉到他此刻的心情。  萨拉闭上眼睛想,能被人这么轻轻地吻着,大抵也是一种幸福吧。  两人的身后天色晕黄,有烟火划破天幕,绽放出璀璨的灯火盛宴,大桥下有渔船发出鸣笛的声音,风徐徐的吹来,风是冷的,可心却是温暖的。  在外面又逛了一会儿,廖天佑看着时间不早了,就送萨拉回去吃团圆饭。  打着的士到了言家老宅,廖天佑这次没进去,而是同她道别后离开。  站在言家老宅的门口,萨拉看着那辆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的士司机,摸了摸唇,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廖天佑的温度。  车上。  手机不停地震动着,廖天佑看着手机上的名字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按掉,直到通话记录显示有三十二条,他拨打了回去,甫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廖母充满怒气的吼声,“廖天佑,你真要为那个女人彻底同家里决裂?!”  扯了扯领带,廖天佑有些不耐烦,任由那边扯着嗓子嚎了很久,他才不紧不慢的说:“我的话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要是不同意,就别再打电话过来了,当从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吧。”  他说着,听到那边嘭的一声,应该是玻璃之类的器皿炸裂的声音,没人回答,他要挂断电话,可就在手机移开耳边的那一刻,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自己母亲疲惫的声音,“你先回来,我们面对面谈。”  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犹豫了一番后说:“好。”  让的士司机临时改变了驾驶方向,往廖家老宅那边行驶过去。  一个小时后,车子才抵达廖家老宅。  廖天佑一下车,就有佣人上前叫了一声,“大少爷。”  “太太最近身体怎么样?”廖天佑边走边问。  “吃的比较少,也不经常出去了,整日里就待在家里面……”佣人面露忧色,“大少爷,你还是经常回来看看吧,二少爷不在家里,老夫人一个人其实挺孤单的。”  廖天佑抿了唇角,没回话。  他也想多回家陪陪母亲,可母亲连他最喜欢的女人都容不下,那他只能用不回家来抗议。  走到正厅里,他视线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扫视了一眼,抬脚走了进来,开口叫了声,“妈。”  岑雪梅看到他,双目露出恨色,“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吗?我还以为你眼里除了萨拉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呢。我前几天病了,你连一通电话都不知道打过来,天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为了一个女人……”  “妈!”廖天佑加重了一些声音,打断了她的话,他知道母亲要打苦情牌,这话他都听了多少遍了,现在听腻了,并非他不孝顺,只要母亲能接受萨拉,他还会和以前一样。  “好,好,我现在连说他一句都不成了,我真是白养了一个儿子。”岑雪梅说着,抹着眼角开始哭泣。  廖天佑站在原地,看着她哭的样子,脚下动了动可最终还是没上前劝慰她。  岑雪梅抹着眼角哭泣了很久,见儿子都没上钱劝自己的意思,抬头满是哀求走上前,“天佑,难道换一个女孩子真的不行吗?妈不是不通情达理,哪怕只是个清白的姑娘,我也能同意,可你娶萨拉算怎么回事……”  “你说什么?”  廖天佑敏感的捕捉到‘清白’两个字,眸子瞬间眯了起来,打量着自己的母亲。  岑雪梅被他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而后在脑子里把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滤了一遍,一时语塞。  “妈,你刚才说的什么话?娶萨拉就不清白了?”心里的直觉告诉他,母亲知道了什么事情,可真的知道了,她怎么会这样的态度?  廖天佑直视着廖母,周身散发着浓重的危险的气息。  岑雪梅好半晌咬着牙说道,“你让我怎么说,萨拉她清不清白,你不是一早就知道的?她和那么多男人有过关系,能瞒得了谁?我不揭穿她,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了。这种女人想进我们廖家,没资格……”  她的话说到一半,廖天佑忽然动了一下,抬腿一脚踹在茶几上,茶几上摆放的东西哗啦一声全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冷笑着,“谁告诉你这些的?天宝?还是他的朋友?还是你认识的那些太太?”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总之她不能进我们廖家,否则不是她死就是我亡!”岑雪梅心里又是恼怒又是怕,可嘴上却不肯认输。  她不同意言萨拉进廖家,以前她想着给两个孩子做媒,那是因为看在她是言家的女儿上,可她害的天佑残了一条腿,又和那么多男人不清不白的,这样肮脏的人,怎么能进她廖家?  她看着言萨拉的那些照片,恶心的够呛。  真是荡妇!  偏偏就是这个女人迷住了她的儿子,天佑从小就没让她失望过,可为了这个女人一再的惹她伤心,让她失望。  她真是半点也容忍布料这个女人!  “妈,我再问你一遍,这话是谁和你说的?”廖天佑声音冰到了最低点,像是喷发前的火山,只需最后一点压制,就足以让他所有的怒火爆发。  “你想干嘛?天佑!我是你妈,你看清楚!”岑雪梅心里哆嗦了一下,强忍着心里的害怕,大声的说道。  “来人!把太太身边的人全都给我叫过来!”廖天佑死死地盯着岑雪梅片刻后,忽然大声的对门外吼道。  管家听到声音,正要动作,却听到岑雪梅用更加尖利的声音说:“我看谁敢?!”  “这个家是我做主,谁敢违抗我的话,立刻解雇,滚出廖家!”廖天佑看也不堪,再次说道,他的眼里燃着两簇火焰,即将焚烧一切的那种暴怒,浑身的每一处肌肉都是紧绷的,充满了令人心惊胆战的狂野和力量。  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去叫人过来。  岑雪梅心知他是要动真格的了,气势一下就弱了一下,扯着嗓子嚎了一声,就开骂了,骂廖天佑没良心,骂他被迷惑了心智,骂萨拉是个祸水……  在她的骂声里,廖天佑却是一动不动,任由她打骂,等着佣人集合了,他扯开她,对管家说,“把太太带回她的房间里。”  管家立刻叫来两个人,要把岑雪梅‘请’回她房间里,可岑雪梅哪里肯,直接上前的两个佣人推开,去驱散聚集起来的佣人。  在管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廖天佑抬脚,大步的走向岑雪梅,抓着她的胳膊就往一楼的一间客房里走。  岑雪梅气恼到了极点,伸手毫不留情的就朝着他的脸上扇了下去,她的手重重的打在廖天佑的脸上,廖天佑却是半步也不停,直接拉着她推进了客房里,而后用备用钥匙把房门反锁了。  岑雪梅对着们不停地踢打、哭喊,可家里哪有人敢去救他,此刻的廖天佑像是从地狱里来的嗜血罗刹一般。  偌大的客厅里没一个人敢弄出丁点的动静,哪怕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你们最近都跟着太太,太太最近都见到了什么人,或是受到了什么东西,都给我一字一句的说清楚,不许有任何遗漏,否则,你们知道是什么下场。”廖天佑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声音凝成了冰一般,丝丝的凉意直达心底。  佣人面面相觑,没人敢开口。  枪打出头鸟,这一次廖天佑同太太闹开了,她们谁先站出来谁倒霉。  “没人说?不说的都先把廖家解除合同的赔偿金拿出来。”廖天佑扯了扯唇角,连连冷笑。  几个人瑟瑟发抖,可还是没人吭声。  “你,出来。”廖天佑指着资历最老的一个人佣人说道。  “太太最近都在家里,没、没接触过什么、么人……”被点到名的佣人打了一个哆嗦,面色难堪的说道。  “是吗?没见到一个人,那么她同我说的那些话是哪里来的?难不成是我听错了?管家,把她给我带下去!”廖天佑话说道最后,越发的凌厉,眼神跟刀子似的,刮着人的心。  老佣人张嘴想要什么,却被管家身边的佣人,捂着嘴带走了。  见这里最老资历的佣人都是这下场,剩余的人开始有动静了。进入廖家之前,他们所有人都签订了合同,若是主人主动辞去,需要赔付近百倍的赔偿,很不公平是吧?可之前廖家解聘的认输为零,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打破头也要进廖家的原因。  有钱谁愿意做佣人?近百倍的赔偿,就是把她们买了都赔不起。  “……少爷,我说了能别把我赶出廖家吗?”一个中年妇女怯懦的走上前问道。  “只要是确切的就不用走,不过其他人都要给我滚。”廖天佑薄唇一掀,残忍的说道。  “今天早上,太太去疗养院看了二少爷,回来后就把自己困在房间里一下午的时间,不知道在做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