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14)

你和我的数十年(14)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33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5
   岑雪梅对上廖天佑的目光,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天佑会哭。[zhua机书阅读网 可是怎么可能呢,天佑自小到大都是让她省心的孩子,除了五岁以前她见过这孩子哭过,以后也再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  天宝打小体弱多病,好不容易才养大了,她是疼在了心尖上的,兄弟两个手心手背都是肉,天佑是手背,天宝却是手心。  “天佑,就当妈求求你,你停手吧,你要找什么样的女人都成,只要别找她。你弟弟做了什么事情,他都是你亲兄弟,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你怎么忍心把他往死里打?”岑雪梅哽咽着哀求。  她不是老封建,也没门第之见,只求自己的儿媳妇清清白白的,这个要求有那么难吗?  言萨拉和那么多的男人都发生了关系,其中一个甚至是秦子良,这让她怎么接受?  之前她害的天佑差点没命,她可以既往不咎,但在婚事上,她坚决不会同意。  “他做了畜生不如的事情,我不打他,自然会有法律制服他。妈,天宝做的事情足以让他在牢里蹲一辈子,要么答应萨拉进门,要么我亲自把天宝的罪证递交上去,你自己做决定。”廖天佑直起身子,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心里没有任何的温度,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必要再妥协下去。  “天佑!”岑雪梅心里一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怎么能这样?!”  “他都敢做走私贩毒的事情,我为什么不敢举报他?”廖天佑冷冷的一笑。  岑雪梅瞪圆了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什么走私贩毒?”  “这些你不如问问你的好儿子,他自己做的事情比任何人都清楚,廖天宝,你再敢给我胡说八道一句,我绝不会再手软,你就等着这辈子在牢里受尽折磨吧!”廖天佑一字一句里都带着森冷的寒意。  廖天宝哆嗦了一下,没敢说话,他做那些事情都是被秦子家撺掇的。  廖家在他大哥的手里,他平日里出手阔绰惯了,大哥给的那些钱根本就不够他挥霍的,不得已之下他选择了搀合进去走私贩毒,而萨拉也是在这之后秦子良介绍给他的。听到秦子良出事了,他就知道自己那点事情要被抖露出来。  萨拉是言谨南的女儿,当初自己那么对她,她肯定不会饶了他。  若是再让她嫁给了大哥,那他就更没活路了。  而且他怀疑自己的腿和手,就是萨拉找人做的,这样狠毒的女人,绝不能进廖家的大门。  所以他把萨拉那些过往的照片交给了母亲,让她知道萨拉是怎么一个人,他以为这事情大哥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无法接受萨拉的过去。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要被自己的亲哥送进牢房里。  他真是后悔了,早知道事情会闹到这一步,他打死也不会开口。  “天宝……”儿子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岑雪梅自然知道廖天宝这个表情代表了什么,原来儿子真的做了这些事情,她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等缓过神来,抬手就朝着廖天宝的头上狠狠地打了一下,“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争气!你碰什么不好,你去碰走私!你去碰毒品!”  “妈,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廖天宝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他趴在地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浑身瑟瑟发抖。  岑雪梅打了几下,心里是又疼又气又慌张。  天宝真的做了这些的话,等着东窗事发,肯定要吃牢饭。  她就算再怎么恨自己的儿子,也没想过要把他送监狱里去。  她放开廖天宝,站起来,伸手要抓住廖天佑的袖子,却在廖天佑没有任何感情的注视下停住了手,心里一酸,自己这都是做的什么孽障,大儿子要娶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小儿子沾染上了不法的勾当。  “天佑,天宝的事情,你帮帮他,他本性不坏的……”  “他不坏就没人坏了,妈,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天宝的事情你自己权衡,我只给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你不给我答复,我就把他送进监狱,我说到做到。”廖天佑决然的说完,转身就走。  “天佑!”岑雪梅哭喊着叫了一声,却没换来廖天佑的回头。  早在她准备护着天宝的时候,就已经伤透了廖天佑的心。  她宁愿维护一个无恶不作的儿子,都不愿意接受萨拉,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离开了疗养院,廖天佑紧绷的面色一下跨了下来,猩红的眼睛里也逐渐的弥漫上了悲伤。  从小他就知道自己是廖家的长子,要担负起整个廖家,同天宝是不同的,所以他一言一行都做到规规矩矩的地步,他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完成父母所期望的。但到头来父母却离他越来越远,天宝什么都不会,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父母的宠爱。  有时候天宝同母亲在一起是有说有笑的,等他走进,母亲就像例行公事一样问他一些问题。  在萨拉的事情上,他只差下跪求她了,她却还是不同意。住斤序划。  想着母亲的话,他扯了扯唇角冷笑,她从来不懂,哪怕别人再好都不是他想要的。  就像他此刻身处高位,也只是因为母亲想要,他才尽量做到这个位子。  他孝敬她,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  为什么他只是想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就不行呢?  廖天佑闭上了眼睛,心里只觉得越来越冷。  *  大年初三,萨拉织了两个月的围巾终于织好了,虽然很丑却是她第一次做出来的东西。围巾是老太太教她的,她原本是织着玩的,后来就想着送给廖天佑。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她一点都没能为他做。  这点心意虽然不能偿还给他什么,但也是她仅有能为他做的事情之一。  把围巾放在一个纸袋里,她看了看时间,是下午两点钟了。  于是给廖天佑打了一通电话,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从年初一分别后她就没有看到他,或许是在忙碌吧。  “喂,天佑,我是萨萨。”  “嗯……”廖天佑过了几秒钟应了一声。  听着他声音有些怪怪的,萨拉眉头皱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廖天佑再度开口,声音已经是正常了。  “我有件东西想要送给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萨拉听着他声音正常了,也就没往深里想。  “好啊,下午五点钟我去接你。”  约定了时间,萨拉挂断了电话,回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面上带着一抹笑容,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觉得自己真是变了,连和他说话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笑,是爱吗?心里并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大概有一些喜欢廖天佑了。  而这边廖天佑挂断了电话,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灯一地的酒瓶,头有些晕眩,他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淡淡的阳光疏落而下,带着特有的温暖。  已经是下午了,从那天回来后,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停地喝酒。  他并非不孝顺岑雪梅,但有些事情,就算是亲情也没办法改变他的主意。  快速的洗了澡,换好了衣服,他看着一地的酒瓶,打开卧室的门走出去,对正在打扫客厅的人说,“把卧室打扫一下。”  “是,先生。”佣人恭敬的点头。  廖天佑看了看时间,准备出门,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咔嗒一声开门的响动。  这里是他的私人公寓,平日里只有他和一个佣人,现在两个人都在,那能来这里的,除了自己的母亲就是萨拉。  直觉告诉他,门外是自己的母亲。  下一刻,门打开,岑雪梅站在门外双眼通红,即便化了妆容也无法掩盖她的憔悴。  打从廖天佑从疗养院走后,她就逼问了天宝。  天宝说出的话,简直让她如坠冰窟,吃喝嫖赌,走私贩毒,甚至连枪支他都碰过,这样的天宝和平日里乖巧的他简直是天差地别,她两夜一天没睡,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想的脑子都快炸了,才决定到这里来找天佑。  她不能让天宝出事,即便天宝在别人眼里是恶魔,是人渣,但在她眼里,他只是她的孩子。  她怀胎十月掉下来的一块肉,精心呵护了二十年的孩子,她怎么忍心让他进监狱?天宝一条腿一只胳膊已经残疾了,再进那个地方呆一辈子,肯定会死的。  只要想到天宝的下场,她心如刀绞。  “天佑,我是来和你谈谈的。”岑雪梅开口,嗓子格外的沙哑,如同被敲破的风箱一般。  廖天佑看着自己的母亲,点了点头:“好。”  他转身走进了客厅里,佣人把收拾好的酒瓶放在垃圾袋里拎出来,看到岑雪梅来了,有些心疼的同她说道:“太太,你可得管管先生了,你看他昨天喝了多少的酒,年轻人身子骨再好,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