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15)

你和我的数十年(15)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50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5
   岑雪梅的视线落在那堆酒瓶上,心里一刺,没说话走到沙发前坐下,公寓里开着空调,可她还觉得冷,拢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看着坐在对面的廖天佑,沙哑着声音开口说道:“天佑……”  只开口说了一句话,她的泪水就落了下来,事情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明明她的大儿子孝顺恭谨谦和,小儿子虽然有些顽劣,但底子是不差的,现在却落得家散人心离。  “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知道在这事情上,是我委屈你了,可你站在我的角度考虑好不好?”岑雪梅做着最后的努力。  “妈,我已经考虑了很久,这就是我最后的决定。”廖天佑抬静静地看着她,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  了解他为人的都应该知道,一旦他做下的决定就不会再改变。  岑雪梅哆嗦的厉害,最后掩面哭泣,含糊的话从口中流泄出来,“天佑,你既然做了决定,以后就不要后悔。你和她的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在心底里不认她这个儿媳妇。”  “妈,只要你别再去找她,就可以了,你不打算认萨拉,我也没意见,以后是我同她过日子,用不着你同意。”廖天佑语调平稳的说完,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岑雪梅,“我和她还有约定,你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岑雪梅抬起头,脸上满是泪水,“天佑,你就这么狠心吗?”  “不是我狠心,妈,我容忍下天宝的事情,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残忍。”廖天佑说完,脚步不再停顿大步的离开。  岑雪梅听到他最后一句话,怔了一下。  什么叫留下天宝,就是对她最大的残忍?  她不明白,只觉得满心的委屈。  出了公寓已经是四点钟了,廖天佑给萨拉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自己会晚去一会儿。  司机开车过来,他上了车后,便不停地催促司机开快一些。  在三环的高架上,天开始不停地下雪,纷纷扬扬的雪花弥漫了整个世界,比之前任何一场都来的要大。  车流缓缓地停了下来,过了半个小时依旧没动一下,廖天佑想再给萨拉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却滴的一声没了电,问了司机,他又没有手机。  萨拉看着时间从四点钟滑过五点钟,搓了搓手,有些不安的碰了一下装着围巾的袋子。  客厅里的电视机不停地发出声音,她却一点也看不下去,身旁的顾绯红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屏幕上滚出一条紧急插播的新闻,穿着黑色西装的主持人,面无表情的介绍着新闻的内容。  “……据本台新闻报道,本市三环路上发生一起特大的交通事故,十二辆车相撞,致使六人死亡,十人重伤,具体内容……”  萨拉的视线不经意的看过去,却在一辆被挤压的变形的车子上停了下来,她记得廖天佑也开的是这个车子,可是车牌是不是这个她不确定,心里咯噔下沉了一下,她拿起手机拨打过去,可是一次拨打过去,是已经关机的提示,再次拨打过去依旧是关机的提示……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哆嗦的有多厉害。  “萨萨,你怎么了?”顾绯红注意到她的异常,回过头关切的问道。住他吗才。  萨拉抬头看着她,眼眶发红,“红姨,我出去一下。”  她站起来就往外面跑,顾绯红看她情绪不对,连忙跟上去,沙发上的手机一明一灭。  招来了司机,萨拉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去三环虹桥路口。”  司机发动了车子,车子开出了言家老宅。  顾绯红没能追上萨拉,回到客厅里,准备给言谨南打电话,让他看看萨拉是怎么回事,却在打电话之前,看到了沙发上的手机,是廖天佑打过来的,一家人也没什么特别顾忌的,而且告诉言谨南和告诉廖天佑在她心里也没区别。  所以顾绯红拿起电话,对那边说道:“喂,是天佑吗?我是你红姨,萨拉她刚才不知道怎么了,忽然跑了出去,手机也没拿。你现在在哪里,如果可以的话,先去找找她。”  她听到廖天佑说自己还被堵在高架上,手机刚充电,顿了一下,因为此刻电视上依旧在循环报道那则新闻。  她忽然就明白了,萨拉刚才为什么冲出去。  萨拉一下午一直在看着那条围巾,说是要送给廖天佑的礼物。  按照廖天佑出发的时间,他早就该过来了,可他被堵在了路上,手机还没了电,她以为廖天佑出了车祸!  顾绯红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对那边说:“天佑,你先别挂断电话,萨萨好像以为你出车祸了,她现在往你那边跑了。”  她的话刚说了个开头,廖天佑那边手机滴的一声没了电。  拧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廖天佑面色沉的厉害,司机刚巧回来,对廖天佑说:“前面发生了车祸,要一直堵在这里了,先生,不如你先走到下一个路口,打的士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嗯。”廖天佑应了一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长长的车队一直绵延到看不到的地方,再这么堵下去,只怕三个小时都疏通不了。  心里担心着萨拉,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高架上雪积压了很多,廖天佑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向前进,鹅毛大雪打的人睁不开眼睛,他自己顺着高架走,好不容易找到了最近的一个路口,下了高架,直接进一家手机店,买了一台新手机,换了自己的卡回拨了回去。  手机接通,顾绯红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外面天都快黑了,萨拉联系不上,廖天佑手机又打不通,给言谨南打电话,那边还在召开会议。  关键时刻,真是谁也顶不上事。  “喂,天佑,刚才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萨拉她以为你出了车祸,她去找你了。”顾绯红开口就把刚擦那番话重复了一遍。  廖天佑凝了面色,他走了刚从高架上下来,算算时间,萨拉应该刚巧去了高架上。  “红姨,你放心,我会找到她的。”  他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重新往高架上走。  发生车祸的地方离高架的路口挺远的,廖天佑刚才下高架用了四十分钟的时间,再折回去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橘黄色的路灯打开,映照的地上的雪变了颜色。  萨拉一直不停地走,脚上穿的还是居家的棉拖,出来的太急她甚至没来得及换掉,此刻浸了雪水又湿又冷,那寒意从她的脚底一直蔓延到心里,再至四肢百骸,她浑身都在哆嗦,面色惨白的如同一只鬼一般。  廖天佑,你千万别出事,我还没答应你做你女朋友,你若是出事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心里不停地说着,她跑得越来越快,脚下忽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跌倒在了雪地里,她的眼泪忽然就这么涌了出来,有司机看到她摔倒,下车想要扶她起来,可还没走到跟前,萨拉已经自己站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脚上的棉拖掉了,她索性不穿了,头发里和衣服落了雪也不管,拔腿就跑。  天地间都只剩下了自己迟缓的心跳声和萧杀的风声,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到了出车祸的地方,她蹲下了脚步,眼前一片模糊。  到了眼前,她却忽然不敢去确认了。  如果真的是廖天佑的话,她该怎么办……  迟疑犹豫的走到车前,黑色的车身挤压在两辆车里变了形状,里面已经没了人,有交警上前拉住她,张嘴说着话,她一句也听不到,只是低声重复地问:“车上的人在哪里?车上的人在哪里?”  “在那边放着,你是车主的家属?”交警打量了她一眼问道。  萨拉没有回复他这句话,而是转身走向交警指的地方,那里静静的躺着四个担架,单架上的人都用白色的布蒙着,刺目的鲜红晕染开来,她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跑过去,走到第一台单架前噗通一声跪下,再也没有力气。  雪越下越大,她蜷缩在雪地里,哭不出来也说不出话来,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仿佛没了生命的娃娃一般,雪花不停地落在她的身上,有人上前劝她,可她把自己困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五官都封闭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心里没有任何的温度……  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她呢,为什么死的是廖天佑,老天是想把她在乎的所有的人都杀了吗?  悲伤、绝望、愤怒滚滚而来,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膝盖,指关节咯咯作响。  廖天佑赶到车祸现场,那里已经堆积满了人,他在人群中寻找着萨拉的身影,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了冷汗,他张开嘴正想要大叫她的名字,视线忽然在某一处停顿了下来,那里一团小小的人影几乎要和雪融为一体。  她的神情,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即使不用任何言语,也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悲伤。  廖天佑愣了一秒钟后,忽然大步的走向那团身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