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17)

你和我的数十年(17)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339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6
   结束了宴会,萨拉跟着家里的人一起回去,她没让廖天佑再送自己,他最近很忙,眼底都有了清浅的黑眼圈,所以还是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一下。  回到言家后,她回到房间,觉得脑袋有些晕,打从秦子良那件事情以后,她就经常头痛,记忆力也不如以前。或许是被迫吸了太多的毒品真的伤到了脑神经吧,揉了揉头疼的太阳穴,她拿起手机正准备给廖天佑打电话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把手机放下,她起身到门口,打开门,顾绯红站在门口,她已经换了一身家居的衣服,盘好的头发也松散了下来,看起来像是暗夜下绽放的蔷薇花,娇艳而不张扬。  “萨萨,我有些事情同你说,你能不能陪着我到院子里走一下?”顾绯红笑着说道。  “嗯,好。”虽然有些奇怪,可萨拉还是点了点头。  对顾绯红,她是真的拿她当成长辈来敬着,母亲去世的早,外公家又都死于非命,楚家又不想联系,她仅有的亲人就只有云姿和言家人。顾绯红的出现,她本能的把她当作了母亲一般的存在。  顾绯红让她拿了一件外套,两个人沿着走廊慢慢走。  院子里的梅花已经开了,夜很寂静,有脚步声哒哒的响着,不时的传来鞭炮和烟花爆破的声音。  顾绯红只和她说了几句话,并没有深谈的意思,引着她慢慢的向前走。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走到了离言谨南院子不远的地方,顾绯红停下了脚步,看着萨拉说:“萨萨,我是真把你当女儿来看待的,我想看着你过的幸福,所以,有件事情我想亲自问你。”  “……什么事情?”萨拉心里一跳,有些不安。  顾绯红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尽量的放的平缓一些,让人听起来没那么逼人,“萨萨,言谨南……他不是你生身父亲的事情,你知道吗?”  听到这句话,萨拉猛地抬头看向顾绯红,好久才说出话来,声音都变了味道,她不知道顾绯红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我知道,怎么了?”  “你不用紧张,我没别的意思。萨萨,是他醉酒后说出来的,没人告诉我。而且,我知道你喜欢言谨南。”顾绯红盯着萨拉的眼睛,眸色里满是认真和关心,没有半分的鄙夷算计。  “红姨……”萨拉张嘴想要解释。  “你不用急着否认,我今天叫你来,只是不想让你留下遗憾。我不爱言谨南,和他在一起只是想找个人陪我度过下半生,若是他心里另有所爱,我可以和他解除婚约。”  “萨萨,有些事情要用心去感受,而不是用肉眼去看。言谨南他或许并没有表现的那么绝情,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不是明月而是你,看的出来,他每次谈起你的时候,神情总是最温柔的。”  “你和天佑快结婚了,在你结婚之前,我想让你自己选择,你是真的喜欢天佑,还是喜欢的是言谨南。他现在醉酒了,你自己去听他酒后的话,就会明白,他到底喜欢的是谁。听完后,你自己决定要走哪一条路,无论你最终选择了谁,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顾绯红说完,拍了拍萨拉的肩膀,目光清明。  她想说这番话已经很久,言谨南并不像外人说的那般传神,他也是个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  和他解除之前,她曾经想过,一个男人能痴情二十年是怎样的人。  接触后,她觉得,言谨南不过是一个可怜人。  二十年前,他错过了明月。二十年后,他不明白自己的真心。  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与其说是未婚夫妻,不如说是朋友,有外人在还好,他们会表现的像相敬如宾,只有两人时,他甚至不怎么说话,偶尔开口说话,也是问她关于家里的事情,而她注意到每次说萨拉的事情,他总是听的格外的专注。  她一开始以为,这是他们的父女情。  但在廖天佑和萨拉公开自己的关系后,言谨南喝醉酒的那一次,她听到言谨南说的一些话,才发现事情远不是她想的那样。  言谨南不是萨拉的亲生父亲,萨拉喜欢着言谨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的存在算是什么?  她曾经想过和萨拉把事情说开,可每次要说的时候,她又不忍心了。  廖天佑对待萨拉的心,所有人都明白,如果言谨南和萨拉在一起要遭受多少的非议,所以她一再的拖延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直到刚才,她扶着醉酒的言谨南进房间,他无声呢喃出那个名字,她看着他皱着眉头躺在床上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很残忍。  其实言谨南一直在牺牲自己,保护所有的人。  他这辈子,唯一做过最出格的事情,就是违背言老爷子的意思,收留了明月。  而他选择和她结婚,大概是想让萨拉死心吧。  明月亏欠言谨南的,萨拉也亏欠言谨南的,她想了许久,才决定去找萨拉,把这一切都告诉她。在萨拉没嫁给廖天佑之前,一切还有的挽回,若是真的嫁了,那边再也没回头路。  这次,开诚布公,给言谨南一次公平,也给萨拉一次公平。  萨拉若是知道了言谨南对她也有情,依旧选择廖天佑,那么她就嫁给言谨南,好好的替明月照顾他。若是萨拉选了言谨南,那么她退出,祝福他们。  “去吧,萨萨。”顾绯红注意到萨拉眼底里的犹豫,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而后转身离开。  萨拉看着她的背影,张口又叫了一声,“红姨。”  顾绯红的身影一顿,却没说什么。住扔司圾。  萨拉站在原地,风吹过来,她的目光里有些凄惶。  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些话呢?在她已经决定和廖天佑携手度过余生的时候,告诉她这些。  僵立了许久,萨拉才动了一下,犹豫着抬脚走向院子里。  她知道,走进这个院子,或许有些事情就会改变,但她想知道一些真相,如果顾绯红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言谨南该怎么办?她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她想不出来,只能任由身体选择自己最本能的反应。  院子里静悄悄的,她走到门口,停下了脚步,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什么。  她停下了脚步,搅着自己的手指,心口一下比一下跳动的缓慢,她看着言谨南所在的那间房间出神,他应该就在那间房间里,只要进去,便能听到他的真心话。可这一刻,她怕了,若是言谨南真的也喜欢她呢?  她还能那么坦然的,面对他吗?  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究竟喜欢的是天佑,还是言谨南。  时间仿佛静止了,她踟躇着脚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传来哐当一声,惊动了她,而后窗户上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走着。  萨拉咬着下唇,再次向房间里走过去。  推开房门,她看到言谨南的身影,他仰面躺在沙发上,阖着眼睛,身边倒着一个破碎的鱼缸,水撒了一地。  萨拉拿起扫帚把地上打扫干净,又倒了杯热茶,走到沙发前,轻轻的拍了一下言谨南,“言叔,你喝点茶吧。”  言谨南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着她,目光里却是没有焦点的,对她递到嘴边的热茶也没任何的反应。她把茶杯放在一边,伸手给他按摩太阳穴,以前在宅子里,他出去应酬醉酒了,她就帮他按摩太阳穴。  他的身体看着很健壮,可实际上却很多毛病,她唠叨着让他找医生调养下身体,他总是不肯的。她曾经想过转专业,读医科,学好了给他调养身体,可如今再也不可能了。  有些人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她踏进这个房间前,就想明白了这一点。  言谨南始终不肯接受她,有他的原因。他们若是在一起,要承受的压力比别人想的要大的多。他身居高位,就应该考虑自己的名声,更不能为了一己私欲害了言家所有人。她当初不肯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不也是害怕这些吗?而且她不能再辜负廖天佑,他付出的太多。  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错了。  就像顾绯红说的,天底下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她爱他的时候,他拒绝的把她推开。  她决定和廖天佑在一起,明白了他对自己也有感情。  缘浅缘深,其实早就注定,不是努力就可以。  萨拉给言谨南倒了一杯醒酒汤,让他喝下后,扶着他上了床,坐在床边,她第一次伸手描摹他的面容。什么时候他开始变得不像她记忆里那么年轻了,只是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眼角就有了细纹。  “言谨南,我会好好的活着,如你期待的那般幸福的活下去。”  她轻声对他轻声的说着,眨了眨眼睛,雾气凝结成泪水落下。  手收回,她起身向外面走去。  门吱呀一声关上,床上的人动了一下,翻了个身,面朝着墙壁,唇里无声的呢喃出一个名字,绵绵的带着无限的温柔。  房间内外,具是清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