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你和我的数十年(完)

你和我的数十年(完)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244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6
   过了年初的十五后,萨拉和廖天佑的婚事正式定了下来,廖天佑特地在媒体上宣布了这件事情,所有认识两人的都发来了贺电,婚期在三月三号,言谨南和顾绯红的婚期则在四月十二日,比他们的还要晚一些,因为顾绯红的工作有一些变动。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  萨拉和顾绯红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都保持了缄默,从她走出那个院子后,她的态度就很明显了。  她选择和言谨南继续做父女,这就是她给的答案。  顾绯红态度依旧,把她当作亲生女儿来疼着。  日子不紧不慢的到了二月月尾,云姿和萧宸再次赶到了帝都,一同的还有两个孩子,还有童家的两夫妻,除此之外还有萧念和萧子澈。  两个宝宝都长大了,看起来讨喜的紧,尤其是萧晗结合了云姿和萧宸所有的优点,更是格外的惹人喜爱。萧晗打小对萨拉就喜欢,这次来了他能自己爬了,没事就往萨拉跟前钻,有一次云姿一没留神,小家伙就钻到了萨拉的被子底下,言家大嫂没注意到,差点坐在他身上。  云姿惊吓之余,还同萧宸开玩笑,萧晗这么喜欢萨拉,萨拉又不能生,干脆把萧晗过继给萨拉算了。  萧宸面色一黑,自然是不肯的。自己的孩子,再怎么着也要自己来养。  在帝都呆了没几天,萨拉和廖天佑的婚礼就举行了,廖天佑把婚礼举办的很隆重,言家也是以厚重的陪嫁送孙女。唯一的缺憾是岑雪梅没有出面,关于这一点媒体曾做过很多的猜测,可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即便岑雪梅不接纳这个儿媳妇又怎样?廖天佑把萨拉是捧在掌心里,整个帝都的人都看在了眼里。  婚礼结束后是,两人没有去度蜜月,而是选择留在了帝都,萨拉的导师建议她考研,争取留校任职。  她的古典文学老师对她在文学方面的造诣,相当欣赏,而萨拉之前已经耽搁了太多的时间,下半年要好好攻读一下相关的书籍,才有可能拿到保研的名额。廖天佑或者言家自然都可以动用关系,帮她拿下这个名额,可她不想,一心一意的开始准备考试。  婚后的生活很稳定,虽然和廖天佑在房事上一直进行的不顺利,但她很努力的在改变自己,一方面去看心里医生,一方面自己也研究这种心理,她想帮助像自己一样饱受摧残的女性。  大四下半学期,萨拉去报社做实习记者,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派的任务,去边境查一宗跨国妇女拐卖案件。结果报道是拿到手了,她被人打得遍体鳞伤扔下了山沟里,当时廖天佑花费了很多的人力物力,才把她找回来。  打那以后,廖天佑都不许她再去做记者。  萨拉也觉得那次的经历太过刻骨铭心,所遇再也没去做采访,专心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偶尔去坐诊。  虽然她一再的强调,不要廖天佑的帮助,可最终还是承了廖天佑的恩惠,顺利的拿到了古典文学的博士学位。26岁,她成了燕大最年轻的教师,有学生把她上课的照片发到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舆论。  这一年,她依旧被医生断言,不会再有孩子。  次年,在诊所门口捡到了一个女孩,天生的兔唇,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她却把这个孩子抱回了家。  廖天佑请医生给这个孩子做了全方位的检查,除了兔唇外都是健康的。  两人一直没孩子,廖天佑也就顺水推舟把这个孩子当作了自己的女儿,取名悦悦。  悦悦三岁的时候,做了兔唇修复手术,很成功,几乎看不出手术的痕迹。  同年,萨拉奇迹般地怀上了一个宝宝,没人知道她能怀上这个孩子,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廖天佑请了一堆的人来照顾萨拉,九个月多,她平安的产下一个男孩,廖天佑高兴地见面就给人发红包。  萨拉三十岁的时候,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母亲。  岑雪梅在这一年,主动地请两人回家,再度见面,她老了许多,当年廖天佑结婚她没有出席,廖天佑一狠心,割断了两家的所有来往,整整六年的时间,不曾回过廖家老宅一次,岑雪梅也不肯踏进他们的新家一步。  岑雪梅拉着萨拉的手,不停地说对不起,她直到这一年才知道,当年天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廖家对不起她,天宝做出的事情,她自己都没脸说出来。  萨拉给岑雪梅抹眼泪,无奈的看着廖天佑,他真是太狠心了,纵使岑雪梅偏心,可她对天佑并不是没心。  萨拉四十岁这年,廖天宝因为一场纠纷,被人捅死在了酒吧外面,她站在廖天宝的墓前,忽然有写感慨,其实她很多年前就对廖天宝没了恨意,包括秦子良,他们或许在她的生命力造成了阴影,但这些阴影早就随着时光的消磨而渐渐的没有。  四十六岁这年,言家老太太因病去世,这一年她发现言谨南的头发花白了许多,顾绯红也老了不少,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依旧是相敬如宾。  她听闻,言谨南和顾绯红,从未在一间卧室里住过。  五十一岁这年,言老爷子因为脑溢血突发,也走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头发一根一根的很是明目,窗外的蔷薇花怒放,夜里她同廖天佑说起自己头发的事情,廖天佑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住讨何亡。  他爱她,数十年如一日,从未变过,这一点她早就知道。  五十二岁这年,廖悦悦出嫁,萨拉把自己所有的压箱底的东西,都给她送做了陪嫁。  五十四岁的时候,廖旭娶了唐宁宁的女儿,两人的年龄差距很大,可难得是两家家长都乐意,也就把婚给结了。  六十岁这年,萨拉得了阿尔海茨默症,时常记不得东西,廖天佑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特意在家里陪她,她把自己所有要记得的事情都写在了一本笔记本上,每天都读上一遍。  有一次萨拉上街走丢,廖家把整个帝都翻了个遍,最后在一家面店里找到她,她被店家收留了做洗碗工。  找到她的时候,她蹲在角落里,抹着油腻腻的盘子。  廖天佑走到她跟前,把她拉起来,擦干净她的手,说:“老婆,跟我回家。”  萨拉看着他,张口问:“你是谁?”  她完全不记得认了,不肯跟着他走,店家怀疑他是骗子,还把警察招了过来。  最后终于证明了自己的身份,他把她领回家,给她洗干净澡,萨拉摸着他的头发,像个孩子一般。  七十岁这年,言谨南在医院里逝世,廖天佑在厨房里做饭,一没留神看住她,她一个人溜到了山上去看言谨南,结果从石阶上摔了下来,被发现送医院的时候已经不行了,临走的时候,她不记得所有的人,却唯独叫出了廖天佑的名字。  廖天佑握住她的手,老泪纵横。  廖旭在整理萨拉遗物的时候,发现了她写的笔记本,整整一箱的笔记本,每一本上都记录着她所有的事情。  截止的日期上只有两句话: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