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目录>

傅景行:执念已残

傅景行:执念已残

小说: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作者:秋囚囚字数:9193更新时间:2017-10-08 07:44:16
    金贝敲了敲总裁办公室,里面响起一声‘进来’,她抬步走了进去,对着埋首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道:“傅总,您还不下班吗?”  傅景行头也不抬:“你先回去吧。”  金贝迟疑了一下:“傅总,已经十点半了。”  傅景行终于抬起头,看了看时间,沉吟道:“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前段时间,公司有位女同事加班忘了时间,回去的时候遭到了抢劫,幸好傅景行去的晚,路过,将那名同事救了下来。  然后傅景行下了命令,晚上加班最迟不能超过九点。  金贝有些羞涩道:“没事,傅总,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傅景行点点头,放下钥匙:“那你去吧。”  金贝:“傅总,您和我一起下班吧,您已经连续一个月加班到深夜了。”语气里透着担忧。  自从她应聘了傅景行秘书职位后,初始还好,傅景行并不长加班,但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傅景行的工作时间更紧了,每天几乎都没什么休息时间,加班到深夜,那是家长便饭。  金贝在得到这个工作之前,也有过好几次的工作,都是在大公司里上班,但从来没有见过像傅景行这么勤奋的老板。  事事亲为,简直就是工作狂中的工作狂。  傅景行语气中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你先走吧。”  见状,金贝轻叹一声,不再说什么,慢慢退了出去,不一会儿,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响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傅景行垂眸继续浏览手中的文件,时不时在电脑上敲着什么,整栋大厦漆黑一片,唯独傅景行所在的办公室,透露出一抹亮光。  楼下  金贝坐上男朋友的车,男朋友见她神色疲惫,将买来的食物递过去,温声道:“饿了吧,吃点东西。”  金贝接过,回首往大厦看了一眼,轻叹:“也不知道傅总会加班到什么时候。”  男朋友随口道:“大概是忙吧。”  金贝:“再忙也不能忙成这样吧,他瘦了好多。”  虽然知道金贝没其他意思,但是男朋友还是有些不舒服:“贝贝,我发现你关心你老板比关心我还多。”  金贝听出了男朋友语气里吃醋的意味,嗔了一眼男朋友:“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男朋友委屈的瘪了下嘴。  金贝:“你知道的,要不是傅总,小玉不知道会怎样呢。”  金贝有个妹妹,叫金玉,在设计部,上一次,就是她加班太晚在回去的路上遭受抢劫,要不是傅景行,估计她就不光是抢劫那么简单了。  男朋友显然也想起这件事,有些不悦的神色彻底消失。  “而且,”金贝拧了一下男朋友的手臂,“傅总有喜欢的人。”  男朋友来了兴趣,傅氏掌权人的八卦,一般人听不到呢。  “长什么样?漂不漂亮?”  金贝横了男朋友一眼:“你们男人就是这么肤浅。”  男朋友:“……”还不允许她好奇好奇了。  好在金贝还是回答了他,但是,这个回答还不如不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  男朋友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金贝:“你别不相信,女人的直觉告诉我,真的,傅总肯定有一个深爱的人。”  说着说着,她也泄气了,这理由怎么看怎么牵强。  但很快,她又振作起来:“你想,这么多年,要不是深爱一个人,傅总怎么会一直单身。他长得又好看,又有钱,典型的钻石王老五,怎么会没有女人在他身边?”  男朋友:“我怎么知道……谁知道他们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两人又谈了几句,男朋友不乐意她每句都围绕着老板开展,转移了话题。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眨眼,时针走了一个轮回。  傅景行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将东西整理好,关电脑,走到窗边眺望了一下深夜帝都的夜景,点了根烟含在嘴里。  慢慢的将这根烟抽完,傅景行这才将烟灭掉,拿起钥匙和西装外套,离开公司。  一路驱车回到公寓,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傅景行拿着手机点进朋友圈,没有意外的看到江小鱼发的朋友圈。  【金字塔太酷了!】  配图好几张,全是江小鱼一家四口的合影。  是呢,这次暑假,团子考了年级第一名,去埃及旅游便是团子提出来的奖励。  点开一张江小鱼抱着团子的图片,傅景行凝视几秒,这些年,他刻意减少和他们的见面,看着照片才发现,岁月在小五和她身上,真是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而他,已经步入中年。  淡淡自嘲过后,傅景行放下手机,闭目睡去。  过了几天,傅景行接到了江小鱼的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时,傅景行有些怔愣,江小鱼一般不会找他,更别说打电话了。  怔愣一秒,他已经把电话接起来了。  “二哥,我是小鱼儿,明天周末,回次老宅呗,丸子给你买了礼物呢。”电话一接起,江小鱼哇啦啦的说开了。  “丸子都没有给我买,就惦记着你这个二叔,哼!”他都能想像这丫头说这句话时生气的样子。  哦,她已经长大,不再是小丫头了。  他轻笑一声,尔后应下了。  第二天,他破天荒的提前下班,到达傅宅的时候,能听到一片欢声笑语,刚刚踏进客厅,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二叔……”  便见丸子迈着小短腿哼哧哼哧跑向傅景行,眼见着就要跑到傅景行身前,结果脚下一个踉跄,整个小身子往前一扑,事故发生太快,就连江小鱼也来不及闪过来救。  好在傅景行反应极快,上前两步,赶在丸子即将摔倒前,把丸子捞了起来。  丸子搂住傅景行的脖子,毫不认生的用自己嘴巴去糊傅景行:“二叔二叔,丸子好想你……”  傅景川的声音幽幽传来:“丸子……你怎么从来不对我表示想念?”  丸子不理傅景川,叽叽喳喳的对着傅景行诉说着小女娃的思念。  傅家几个孩子当中,丸子是最小的,也是傅家目前最受宠爱的宝贝。  傅言君被他爹妈弄到军营里去了,除了他,傅家小辈都在。  傅景行抱着丸子走进去,卷卷、南忘、傅言立、傅言笑(团子)均敬畏的喊了一声‘二叔’。  这几年,傅景行越来越冷,几个小辈对上他明显很拘谨,除了傅言萌(丸子),丸子一年难得见傅景行一见,一见面,就特别粘傅景行。  喝在她才三岁多,但是记忆力好得很呢,一直不见傅景行也不会把他忘掉。  所以纵使很难见面,傅景行也经常会给丸子寄一些小玩意儿。  “丸子给我带了什么礼物?”面对丸子,傅景行冷峻的脸现出柔色,声音亦是柔和了几度。  丸子歪着头想了想,掷地有声的说:“一串珠子!”  到得众人面前,傅景行先是朝傅老爷子问好,顺便把丸子放下,丸子脚踩在实地,duangduangduang的走到江小鱼身边,把江小鱼的包包拉开,从里面掏出一串珠子,又哒哒哒跑到傅景行身边:“喏!”  那模样,得意极了。  傅景行蹲下身,从丸子手中接过这串珠子。  说是珠子,其实就是一条红绳串了三颗珠子,不过有意思的是,三颗珠子都有字,组合起来,正好是傅景行三个字。  傅景生在一旁解释:“这是丸子在国外一个卖珠子的华人那里淘来的。”  丸子虽然年纪小,但她聪明,傅家人的名字她都记下来啦,还会歪歪扭扭的写出来,所以找傅景行三个字确实是她亲自找的。  这事儿连傅老爷子都吃醋不已,把丸子抱在怀里,故作伤心:“丸子,为什么不给爷爷找?”  丸子特诚实的说:“好多珠子,找得眼睛疼,再说,爷爷,丸子给你买了其他礼物的呀。”  一副‘贪心不好’的表情,逗得大家直乐。  之后大家其乐融融的进行晚餐,晚餐过后,照例是老生常谈。  “景行呀,你黄叔叔的孙女前几天回国了,这丫头虽然和你差着辈份,但人姑娘指名点姓的想要嫁给你,既然回来了,明儿就给我见见人去。”——傅老爷子。  傅景行眉目不惊,手指麻利的给丸子做纸飞机:“爸,我什么岁数了,您说得出口?”  ——当有傅景行在时,傅景生这个正宗的爹已经不是丸子的菜。  傅老爷子怒:“你还知道你什么岁数了?!”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傅老爷子更气。  傅景行聪明的选择沉默。  苏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么多年,除了傅老爷子热衷于给傅景行找媳妇外,还有一个热衷的,便是苏锦。  “景行呐,我觉得爸说得特别对,我记得黄叔的孙女叫沛竹,这名字挺好听。今年有二十八了吧,与你相差的也不是太远。你看你,一表人才,拎出去一看,谁知道你有四十多了。咱们傅家的男人都显年轻,你要是和沛竹站在一起,也不会有太大差异。”  傅景行淡淡看了一眼苏锦,没有说话。  这一眼,直将苏锦看得心哇凉哇凉的。  但她是大嫂,长嫂如母,现在傅家五个儿子,就傅景行没有着落,哪怕被傅景生冰冻的眼神瞅着,苏锦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那你要是觉得沛竹太小,你老牛吃嫩草,我们医院有个姑娘,单身,没有结婚,三十五岁,长得也漂亮,要不要认识一下?”  傅景生突然插话:“大嫂,相差十多岁就是老牛吃嫩草?”  苏锦还没反应过来,愣愣点头:“对、对呀,有什么问题?”  傅景生微微一笑:“大嫂,我和小鱼儿相差十岁。”  苏锦:“……”浑蛋,能不能不要拆她台!  江小鱼哈哈大笑,不怕死的凑热闹:“傅景生,你比我大十岁没错呀,老牛吃嫩草,这句话用在你身上……呃,挺不对的!你这么帅这么年轻,你是天你是地你是全民男神。”  发现傅景生撤回目光,江小鱼悄悄的拍了下自己胸口,反身抱住身旁的儿子。  嘤嘤嘤嘤,刚刚的傅景生好阔怕,她感觉她要真说下去,明天肯定下不了床QAQ。  经过傅景生和江小鱼的打岔,对于傅景行逼婚的话题也不好继续下去了。  傅景行朝傅景生投了个感谢的眼神。  傅景生眉梢微扬,回了傅景行一个‘都是兄弟’。  又过了几天,傅景行正在开会,手机震动,显示收到江小鱼发来的微信,他犹豫了一秒,不动声色的点开了这条信息  ——【二哥,请你吃饭,约不约?】  傅景行有点奇怪,他的眉心蹙了蹙,悄悄的回了一句:  ——【有什么事吗?】  江小鱼的回复很快就过来:  ——【那啥那啥,先吃饭先吃饭,我请你吃大餐。(流口水)】  傅景行顿了顿,手指轻点:  ——【好。】  接着江小鱼发了个地址过来,离他公司不远。  散会后,本来还有一个会议,傅景行看了看时间,离约定的时间不多了,便摆了摆手:“会议延迟到下午,快下班了,收拾收拾先吃饭吧。”  众人愣住,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傅景行居然会把会议推迟到下午。  而且看他匆匆忙忙的样子,居然是要出去,呃,好玄幻。  有人猜测:  “傅总不会谈恋爱了吧?”  “我也觉得像,这段时间,傅总心情很好。”  “你们看到傅总手上戴的手链没?上面有三颗珠子,正好是傅总的名字。”  “看到了看到了,这种东西肯定是女朋友送的!”  “啊啊啊,傅总真的谈恋爱了吗?不想相信。”  ……  金贝走进来,轻咳一声,围在一起交谈的众人立马分开,不敢再八卦。  不到半个小时,傅景行便到了江小鱼发给他的地址。  是一家中等餐厅,装潢的挺优雅。  傅景行很快便在稍远的角落处发现了江小鱼,穿着一条蓝色小碎花裙子的江小鱼,一如多年前一样,嫩得能掐出水来。  不过为了显成熟,江小鱼没再梳苹果头,好歹是两个娃的妈。  她的长发烫卷了,大波浪,垂在身侧,别有一番味道。  除了江小鱼,同桌的还有另一个人,背对着傅景行,看衣着,是个女人。  傅景行微微迟疑,仍是抬步走了过去。  江小鱼看到傅景地,抬手看了看周围,偷偷摸摸的举起了手。  现在她虽然淡出娱乐圈,不过因为傅景生的身份,她在娱乐圈里的人气仍然高居不下,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她和傅景生的不老容颜,十多年前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  时间简直在他们脸上冻结了似的。  “二哥。”江小鱼拉住傅景行坐到对面,对着自己身旁的女人笑咪咪道,“若溪,这是我二哥。”  她身旁的女人三十岁左右,有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面容温婉,笑容浅浅,令人见之能迅速生起好感。  “二哥,这是我同事,楚若溪,名字好听吧。”  傅景行淡淡的‘嗯’了一声,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好,傅先生,久仰大名。”楚若溪率先爽快的伸出手。  傅景行目光在那只纤细的手上顿了顿,这只手很漂亮,不过手心有茧子,说明并不养尊处优,但整体的形状好看,指尖纤细白嫩,但是,傅景行思绪却不知怎的一转,脑海里出现一对白丫丫的胖手胖脚。  他忽然想起,当初用镊子夹她小脚查看脚板心有无烫伤痕迹的那一幕……  傅景行心中一烫,手微微一抖。  然后,伸手与这只手轻握了下,一触即离。  “傅景行。”  就在他以为这是江小鱼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时,便听江小鱼说,声音带了点不好意思:“二哥,若溪家在老城区,她家的情况有点复杂。那啥,老城区的拆项目是你手下一个项目,我就想,能不能……”不造为啥,脸皮厚得不要不要的江小鱼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  其实在她想来,她是想直接资助楚若溪一笔钱,但是,对方坚持不同意。  没办法,她只好找到傅景行,看能不能想个办法。  江小鱼将心一横,直接道:“二哥,你看能不能到时候给若溪家多分几个平方?”  傅景行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他其实以为江小鱼会说让他放弃这个项目,没想到居然是这个。  他看了看江小鱼,又再去看楚若溪,这个之前还有些爽利的女人,此刻脸颊羞红,变得有些局促起来。  其实这事本来江小鱼直接可以在电话里给傅景行说,不过楚若溪想要当面和傅景行说,如果成了,好感谢傅景行。  江小鱼想想也对,所以便把傅景行约了出来。  傅景行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尔后放下,发出的清脆声音让旁边和对面的两个女人条件反射的直了直身子。  笑意从傅景行眸底一闪而过:“可以。”  “不过我想知道是什么个情况?”  “这个自然,若溪,你和二哥说呗。”江小鱼使了个眼色给楚若溪。  楚若溪深吸一口气,将她的情况说了下。  楚若溪家在老城区一个六七十平米的房子里,她的父母均瘫痪在床,而她到现在还没结婚的原因,便是因为她的父母。  她外在条件好,但家里条件实在太差,她择偶的条件也很清楚,如果和她在一起,她会把男方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来孝顺,反之,男方也要和她一起照顾她的父母。  但是这个要求,又有多少男人能达到呢。  她的父母常常哭,是他们拖累了她。  从楚若浮十三岁的时候,父母因出车祸就瘫痪在床了。  二十年过去,她从来没有抛弃她的父母。  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老城区的小房子里,一住就是几十年,不仅老人舍不得,楚若溪更是舍不得。  那间小房子,虽然苦过累过,但也笑过。  那是她的家。  可是,拆迁的命令下来,不拆也得拆,而他们的房子实在太小,就算到时候分房,也分不到多大,她便想着,拆迁实在躲不了,至少分房她要争取一点,争取分个稍大一点的房子。  至少,浴室大一点,她替父母洗澡要方便一些。  她要求不多,能多个十到二十平米就够了。  傅景行听后,点头:“我知道了。”  见江小鱼眼巴巴的望着他,唇角不易察觉的轻勾:“放心,我会安排。”  江小鱼大赞,竖起大拇指:“二哥,你是个大好人。”  傅景行:“……”  江小鱼殷勤的把菜单往傅景行手里塞:“喏,说了请你吃大餐,随便点吧,想吃啥吃啥。”一副大款样。  傅景行:“我随意,你点吧。”  江小鱼也不客气,把菜单往楚若溪那儿塞,结果楚若溪说的话和傅景行差不多。  江小鱼皱皱鼻子,狐疑的瞅了两人一眼,最后叫了服务员过来,自己埋头点菜。  楚若溪悄悄的打量在对面的男人,无可否认,男人有一张好看的脸。  这张脸,和大荧幕上深受众人喜爱的男神非常相似。  挺拔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只不过眼神太过冷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冰冷,与荧幕上的那张脸,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还有不同的是,这张脸,眼角有了细纹,不年轻了。  她这样想着,便见她悄悄观察的男人忽的抬头,黑眸直直看了过来,眼里的锐利与冷意将她吓了一大跳,赶紧避开眼睛,不敢再看。  “嘶……”江小鱼点着点着菜,突的痛嘶一声,小脸皱成一团,坐在她旁边的楚若溪第一时间发现,她刚要说话,便见对面的男人站了起来,似乎是想走过来,却克制住了。  “怎么了?”  江小鱼把菜单往桌上一扔,白嫩的脸皱成了菊花:“肚子疼……服务员,你们洗手间在哪?”  服务员大概也没有遇到点菜能把肚子点疼了客人,愣了一秒后才指了一个方位给江小鱼,指完后,刚要说话,就见江小鱼跟兔子一样蹿了出去。  那速度之外,除了傅景行,将服务员和楚若溪都吓了一跳。  楚若溪站起来,担忧道:“我去看看她。”  傅景行点点头。  结果楚若溪刚要走一步,一个男人突然冲过来,猛的伸脚朝楚若溪踹过来,傅景行还没坐下,见状,条件反射的拉了一把楚若溪。  饶是如此,楚若溪的腰侧也被踢到,再往后退,撞到桌角,整个人疼的缩了下去,脸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那人还想再动手,被傅景行捏住手腕,一推一搡之间,将男人推了出去。  那男人张嘴就要大骂,但在对上傅景行的目光时,竟一句话也骂不出来了。  不敢骂傅景行,他便将满腔愤怒浇泄在楚若溪身上:“CNM的楚贱人,老子辛辛苦苦追了你那么久,你倒好,在这里会小白脸,你他妈当我刘杰是好惹的?信不信我让你家一个平方都分不到?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要弄死谁?”傅景行动了动手腕,淡淡道。  刘杰刚刚在傅景行那里吃了亏,对这个男人的气势有点怂,但心中实在愤怒,转头看向傅景行:“你他妈的是谁?”  傅景行不答反问:“你是老城拆迁项目的负责人?”  “当、当然不是。”不知为什么,刘杰有点虚,“但是负责人是我舅夫,怎么的,你想替这个女人出头?”  傅景行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要把他记住,这眼神刺激到刘杰,竟然将他激起了凶性,怪叫着朝傅景行冲来。  结果刚冲一步,双腿一阵剧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傅景行收回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进来两个男人,将嚎叫的刘杰拖了出去。  处理好这一切,傅景行没管周围人的环视,看了一眼楚若溪,后者已经坐回位置上,捂着腰,汗水大颗大颗的滚落,她本就有腰伤,刚刚那一踹一撞,差点没痛得她失去意识。  察觉到傅景行在看她,楚若溪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唇道:“傅先生,谢谢您。”  要不是傅景行,刚刚她就不只一踹一撞那么简单了。  傅景行:“去医院吧。”  楚若溪摇头:“不用。”  傅景行蹙眉,刚要说话,江小鱼蹿了过来,见楚若溪这样,大惊:“咋啦?”  伸手在楚若溪身上一摸,脸色立刻变了:“呵……刘杰这家伙是没把我的威胁放心上?”  楚若溪惊讶:“小鱼儿,你怎么知道是……”  江小鱼:“赶紧的去医院,你那腰,啧啧。”  “二哥,你帮我送一下若溪,可以不?”江小鱼转向傅景行,眸子里有冷意。  傅景行顿了顿:“好。”  江小鱼送给傅景行一个大大的笑容。  楚若溪坐进傅景行的车,江小鱼挥手,等车远去后,江小鱼心中诡异的升起一个念头,若溪和二哥貌似很般配呢。  *  医院  医生给的楚若溪的建议是住院,楚若溪坚决拒绝,她住院了,家里的父母怎么办。  因此她只在医院进行了一次针炙就离开了。  傅景行本不是多语的人,只不过是依照江小鱼的嘱托帮忙而已。  不过他还是将楚若溪送回了她家。  下车时,楚若溪再次感谢傅景行:“谢谢您,傅先生。”  傅景行微微颔首,驱车离去。  楚若溪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才缓慢的回家去。  *  再次和楚若溪相遇时,是在一处街道,一位老人推的车倒了,车上的苹果落了一地,周围有许多人哄捡,老人哭泣的制止,但这些人却没有理会。  傅景行本不想理,但老人哭泣的太过凄惨,他停下车,和助理保镖走过去,还没走进人堆,他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是楚若溪。  她脸红耳赤的训着这些人,她是老师,虽然不会骂人,但说出的话却能让人感到羞耻,大部分人都停下手中动作,还有小部分继续捡。  这个女人冲过去把那些继续还在捡的人推了推,指着坐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的老人怒道:“你没有父母吗?你的父母不会老吗?如果这个坐在地上痛哭的老人是你母亲,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无耻的蹲在这里捡?”  那人恼羞成怒,反推一把楚若溪,对方人高马大,楚若溪哪是对手。  傅景行眸色渐沉,对身侧的保镖说了一句,保镖便推开人群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人群散开,保镖助理楚若溪帮助老人捡苹果,这会儿楚若溪才见到傅景行。  她很惊讶,再看看身旁帮助自己的保镖,这才明白突然冒出来帮助她的人不是好心人,而是傅景行的人。  “傅先生,您……”楚若溪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弯了弯腰,“谢谢您。”  傅景行没说话。  等苹果捡完,老人再三道谢离开后,傅景行才说:“以后,遇到这种事,量力而行。”  楚若溪抿了抿唇,没说话。  傅景行却感受到了她的抵触。  破天荒的,他解释了一句:“就算要帮忙,也要选好方法。”  楚若溪抬头,傅景行却没再和她说什么,转身离开。  楚若溪站在原地,微微咬唇,这不是她该肖想的男人。  后来,傅景行又遇见一次楚若溪。  楚若溪救了一名溺水女孩,天气寒冷,她全身湿透,救护车把溺水女孩推走,而她则默默的离开。  目睹一切的傅景行最终把车停在她身边。  “上来吧。”对上楚若溪震惊的目光,傅景行冷淡的道。  楚若溪默默的上了车。  然而,她刚上车,就听到身旁的男人来了一句:“和我结婚,愿意吗?”  楚若溪浑身僵住。  她看到这个男人转过头,深邃的眸紧紧锁住自己:  “连续遇见你三次,也是缘份。”  “你和我都不年轻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考虑考虑,如果不愿意,当我没说。”  “我愿意。”想也不想,楚若溪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楚若溪脸色猛的变得通红。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只是……”  最后,她自抱自弃的闭眼:“傅先生,我喜欢你,我很喜欢你,所以,我真的愿意。”  就算这只是玩笑或者恶作剧,她也认了。  傅景行征住。  片刻后,他撤开目光,对上前方:“抱歉,我可能给不了你……”  “没关系,傅先生,我愿意等。”  傅景行转头,对上楚若溪紧张的目光,她说:“傅先生,我知道你……但是我不介意,我愿意等你,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等到你。”  傅景行与她对视,十秒后,道:“以后叫我名字吧。”  楚若溪脸上倏然绽放出甜甜的笑容:“那我可以喊你阿行吗?”  阿行?  傅景行在心中喃喃,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唤他。  见傅景行点头,楚若溪心中欣喜的快要溢出来了。  救了一个女孩,她喜欢的男人从天而降她身边,还对她求婚,这简直不敢让她相信,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若溪,如果想好了,回家拿到户口,去民政局吧。”  楚若溪被傅景行的一声‘若溪’给震住,缓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第一句话:“这、这么快?”  傅景行‘嗯’了一声。  楚若溪认认真睦的点头:“好。”  傅景行把她送到她家,看着这片混乱的区域,微微蹙眉:“先搬出去。”  “不……”楚若溪刚冒了个头,傅景行便打断了她,“你即将是我妻子,你和你父母不适合再住这里。”  楚若溪默默将话咽了下去。  “我会找人处理。”  楚若溪轻轻点头,一脸温顺。  傅景行定定看了她两眼,最后伸手,覆在她头顶,轻轻揉了揉:“放心。”  楚若溪抬头,忽的伸手抱住傅景行,声音掷地有声:“阿行,我会对你好的。”  傅景行身体僵住,片刻过,僵着手拍了拍她的肩:“回去吧。”  不久之后,傅景行和楚若溪结婚。  结婚当天,傅景行和楚若溪收到江小鱼的结婚贺礼,竟是他们两人的肖像画。  这可不是普通的肖像画,用锦囊装住,带在身上,任何脏物近不了身。  不仅如此,遇到危险时,肖像上的人会幻化成真人,相当是替身。  这才是这两张画像的珍贵之处。  江小鱼花了半个月才画好的。  当初她和傅景生结婚,傅景行送的是几千万的珠宝。  现在,轮到他结婚了,不能马虎。  三十年后,傅景行去世,握住妻子的手,弥留之际,对妻子说了声对不起。  妻子泣不成声,抱住他,在他耳边喃喃:“我不怪你。”  (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