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目录>

第725章 番外 甜死人的日常

第725章 番外 甜死人的日常

小说: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作者:郁雨竹字数:4089更新时间:2017-10-10 06:58:42
    ..,!  黎宝璐伏在案头写她的稿子,一旁的顾景云将一局残棋补充完整,回过头来看她还在埋头苦写,不由丢下棋子上前拿掉她的笔。  “都一个多时辰了,休息一下吧。”  黎宝璐眨了眨酸涩的眼,揉了揉额头道:“就快要写完了,我实在不想拖到明天。”  顾景云直接将毛笔放下,强势的拉起她,“走,随我到园子里坐坐。”  因为秦信芳与何子佩还健在,所以俩人依然住在秦府,此时院中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在院中遮出一大片阴影,树下摆着两张席子,一张矮桌。  红桃见他们出来,立即便叫人捧来瓜果茶水,放在桌子上后躬身退下。  顾景云指了对面爬满墙头的蔷薇道:“就看着那里,眼睛会好受些。”  黎宝璐脑子里还在想着她稿子的事,随意应了一声,顾景云看了她一眼,牵着她在席子上坐下。  矮桌上摆放了切好的西瓜,似乎是在井里冰过,他拿在手上还有些凉丝丝的。  顾景云将西瓜凑到她嘴边,黎宝璐顺势咬了一口,这才慢慢回神,接过西瓜道:“天儿越来越热了,等我写完稿子,我们带上舅舅舅母去西山避暑吧。”  “舅舅不愿意动弹。”  “总不能一直呆在家里,冰用多了会感冒的。”黎宝璐转了转眼珠子道:“到时把几个孩子都拉去,家里没人,舅舅他们就会去了。”  顾景云低头用手帕细细的擦着手,没有就此发表看法。  黎宝璐就凑到他面前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有些闷闷不乐的?”  顾景云垂眸倒茶,道:“已经是第二十六天了,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  黎宝璐眨眨眼,“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哦,你说的是你伏案,眼里心里只装得下你那些书的时候?”顾景云挑着嘴唇道:“我以为的独处是你我眼里只有彼此的时候。”  黎宝璐羞得扭过头去,顾景云看着她红透的耳尖微微一笑,往她身边坐了些。  他抓住她的手道:“多留些时间给我好吗,书可以延后写,书局是我们家的,他们又不会催你。”  黎宝璐垂眸看着被他当玩具一样捏的手指,想到这段时间她的确有些疏忽他,便点头道:“好!”  顾景云高兴,立即道:“那就把稿子带上,我们去西山写,也不剩多少了,每日写上一两个时辰,不到三日便能写完。西山又凉快,暑气上来我们便去溪里戏水。”  “那我去和舅母说,把他们都带上。”  顾景云含笑道:“舅舅不愿意动弹,我们还不是别勉强他们了,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待过几日再把他们接去……”  “我们也要去,我们也要去……”三个孩子你追我赶的从院门外飞奔进来,跑在最后的元宝努力的迈着小短腿跟上前面的哥哥,却因为跑得太快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不过他哼都没哼一声,自己爬起来又追,黎宝璐看见起到一半的身体又慢慢坐下。  三个孩子跑过来,都挤到祖母身前,无视祖父的黑脸叽叽喳喳的道:“我们也要去西山,也要玩水!”  黎宝璐就点了一下他们的鼻头道:“你们耳朵可真尖,隔着老远就听见了?”  元宝得意的出卖他爹,“是爹爹听到告诉我们的。”  黎宝璐挑眉,顾景云则暗暗咬了咬牙。  远远的站着,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秦云骥脸都黑了,磨了磨牙道:“这傻小子一定不是我亲生的!”  最后顾景云还是带上了一家子,倒是顾云骐兄弟二人借口还有公务没去,他们的妻子自然要留下照顾他们。  一家人天未亮时就启程,到太阳开始火辣起来时便到了西山。庄子里的管事早准备好,带了人在庄门口迎接,“老爷,太太,消暑的茶水已经备好了。”  “端上来给大家喝,”黎宝璐道,“老太爷和老夫人的屋里不能放冰,都换上纱帘,既防蚊虫,也透风。”  “是,”管事立即让人去把屋里的冰盆拿出,让人去开库房找纱帘。  秦信芳和何子佩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既不能热也不能冷。山中风大,也凉快,温度比山下,尤其是京城要低得多,晚上和早上更是凉丝丝的,需要盖薄被。  这些东西管事都准备好了的,黎宝璐也只是将纱窗换了而已。  秦信芳不愿意动弹,但真到了山上,因天气凉爽,又有三个孩子闹着,他也跟着逛了不少地方。  三个孩子最大的只有四岁,最小的只有一岁零八个月,迈着小短腿在庄子里跑了半圈就走不动了。  还是他们的乳母把人抱回来的。  顾景云已经坐在敞轩里惬意的喝茶,见他们一脸是汗的回来就让下人去打水来梳洗。  何子佩环视了一圈嗔怪道:“你倒是会享福,也不帮着宝璐一些。”  顾景云淡然道:“舅母饿了吗,厨房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让他们上菜?”  何子佩横了他一眼道:“你媳妇还没来呢,急什么?”  顾景云无奈的对秦信芳道:“舅舅,舅母这两年越发看我不顺眼了,您说到底我是亲生的,还是宝璐是亲生的?”  秦信芳笑呵呵的问三个孩子,“你们说你们祖父是亲生的,还是祖母是亲生的?”  三个孩子眼睛都转圈圈了,盯着祖父看了半天才躲到曾祖身后小声的道:“祖母是亲生的,祖父不是亲生的……”  秦信芳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问道:“为何?”  老大抢答,“因为祖母比祖父好!”  顾景云就伸手敲了一下他脑袋,“要是祖父也和祖母一样,那你们在家里还不翻天?”  秦信芳虎下脸来,拍开他的手道:“你又欺负几个孩子,这是当先生当久了,学了这动不动就训人的坏毛病,难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教你的吗?”  顾景云只能站起来听教训。  黎宝璐过来时他才得以解救,他无奈的看了宝璐一眼,宝璐就笑道:“舅舅,孩子们肚子饿了吧,让厨房把饭菜端到这儿来,敞轩这里风大凉爽。”  秦信芳这才停下,颔首道:“嗯,还是宝璐知道心疼我们两个老人家。”  顾景云:“……”他可能真的不是亲生的,宝璐才是。  等用完午饭,大家便沿着长廊慢慢散步回屋午睡。  三个孩子的午睡时间是一个半时辰,而秦信芳和何子佩中午也要休息一个时辰左右。  黎宝璐和顾景云等他们都休息了才退下。  顾景云牵着宝璐的手慢慢的往回走,笑道:“有他们在,我们接下来别想清静了。”  黎宝璐对他眨眨眼,“现在我们不就清静了吗?”  顾景云脚步一顿,拉着她转身道:“我们去溪边走走。”  西山有一条溪水是从山上一直流到山脚下,最后汇入一河流,那条溪水正好经过他们庄子。  顾景云挥手让后面跟着的下人退下,带着宝璐往溪边去。  溪边种植了不少的桦树,树下绿草成茵,走在树下偶尔能被透射下来的阳光照到,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  黎宝璐的心渐渐静下来,走到溪边看了眼清澈的水,干脆脱了鞋袜把脚泡进去。  这是山上流下来的溪水,沁凉心脾,黎宝璐忍不住用脚拍打起来。  顾景云坐在一旁看她,她就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道:“你也脱掉鞋袜下来试试,很舒服的。”  顾景云拢着眉头看了一下水,虽然溪水清澈,但他还是摇头拒绝。  黎宝璐忍不住恶作剧心起,一把抱住他就滚到溪里,俩人扑腾一声摔进水里。  她哈哈大笑的冒出水来看向他,见他一脸无奈的站起来拧衣服,她就把水往他身上泼,道:“这是山里的水,干净得很,你连海都下得,怎么就不愿意下溪?”  “若是可以,我也不愿意下海的。”顾景云看着她道:“当年要不是你一个劲儿的往海里扑腾,我怕你溺水,我才不去海里学泅水呢。”  “门前就是大海,你不在海里学,难道还想在家里的澡盆子里学吗?”  顾景云不置可否,他不喜欢脏东西,而海,湖,溪里的水太多,谁知道里面都混进什么东西?  虽然心里抵触,但真的下水后心里倒不多难受。  而且,顾景云看着清澈透净的溪水,感受着丝丝的凉意,也不由愉悦起来。  黎宝璐就知道他闷骚,左右看看见无人,干脆起身将外衣外裙脱了,只穿着一身中衣中裤下水。  顾景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他紧张的左右看看,这才游到她身边抱住她低吼道:“这成何体统,要是被人看见了怎么办,快去穿上。”  黎宝璐推开他,不在意的在水里游起来,笑道:“这段溪水是在庄子里,而我们庄子里的下人有限,这时候有谁会来这儿?”  “而且我留意着呢,除非是内功高手,不然他只要一接近我自然会听出来,你也别穿着外衣了,湿了以后很重,多不方便呀。”  顾景云垂眸静了静,转身就上岸,黎宝璐呆住,这是生气了?  顾景云走到岸上,将外衣脱去,和宝璐的衣服一起拧干晾晒在草地上,这才转身回水里去。  黎宝璐见状松了一口气,不生气就好,她转身又在水里游起来。  结果才游出十几米就被人一把拉住小腿,她吓了一跳,连忙回头过来看,顾景云已经抓住她的小腿一把游到她身边,将人抱进怀里恶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既然这么想胡闹,那索性就再荒唐一些。”  黎宝璐瞪大眼睛,伸手就要推开他,顾景云已经先她一步抓住她的手,直接把人往水里带……  三个孩子醒来不见祖父祖母,闹着就要去找他们玩,何子佩一边哄着他们一边让下人去找,“这个庄子才多大,不在房间里那必定在什么亭子,敞轩里,你们用些心,分成几路去找……”  管事娘子一头是汗的道:“都找过了,奴才是真的没找着。”  何子佩生气,“去问红桃!”  “红桃说了老爷太太不让人跟着,所以下人都不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  “他们让下人退下时说了什么?”  管事娘子泪流满面,“老爷太太不喜欢下人跟得太紧,所以当时下人是远远跟着,谁也没听到老爷太太说了什么。”  何子佩一边哄着哭闹的曾孙子,一边焦急道:“那就再派人去找,人就在庄子里,难不成还能凭空消失不成?”  一旁若有所思的秦信芳连忙拦住管事娘子道:“行了,不见了就不见了,他们两个大人难道还能丢了不成?随他们去吧。”  他回头哄三个小祖宗道:“曾祖带你们去马棚里看小马驹好不好?你们要是听话,我还叫你们骑马。”  三个孩子眼泪瞬间停下,抽噎着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曾祖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三孩子这才不哭了,张手让秦信芳抱。  秦信芳和何子佩带着三个孩子去马棚里看马,先是欣赏了一下小马驹,然后又给马儿喂了食物,还给他们洗了一下澡,再让护卫带着他们上马溜了一圈,眼见着太阳要下山了才和马儿依依惜别。  何子佩也差点忘了“失踪”的俩人,回到敞轩时才想起来,“老爷和太太还没回来吗?”  红桃低头道:“没有。”  何子佩扶额,她也反应过来了,那两口子必定是嫌他们碍眼,偷偷跑去玩了。  她又好气又好笑道:“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跟乐乐他们似的?”  秦信芳道:“多半是清和的主意。”  而此时,夫妻俩正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落日,黎宝璐靠在顾景云的怀里,看着天边火烧云一样的彩霞,低声道:“若能这样靠着一辈子就好了。”  顾景云抱着她,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了拍,轻声道:“只要是与你在一起,怎样都好。”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  顾景云就微微撑起身子,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轻声笑道:“那我****说给你听?”  黎宝璐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我不要你嘴上说,只要你心里一直这么想就足够了。”  顾景云俯身含住她的嘴唇……  《全剧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