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004、我真不是铁口神算

004、我真不是铁口神算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3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17
    在有智慧的人看来,跟没必要不相关的人生气发怒,是最弱智的行为,更何况自己还没饿到头昏眼花的地步,这明明就是告诫自己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这五块钱拿去买麻绳不是更应该?  要是自己刚才真的逞一时之腹,把这五块钱花了,不就没钱买工具了?  嘻嘻笑着的年轻人简直有种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感觉,乐淘淘的从路边一家建材杂货铺买了五块的麻绳出来,现在咱也是个正儿八经的棒棒了。  把那小包袱重新缠到腰上,勒紧点好像也没那么饿的年轻人理直气壮的扛着棍子,把麻绳吊在头上晃悠着朝车站转过去!  “哈哈,我真的很聪明哦!”和其他棒棒喜欢站在人多的地方扎堆不同,初来乍到的年轻人很快选择了一处不起眼的出租汽车站,也就是刚才那个白裙女子下车的地方,因为他很快就观察到,坐出租车的人带大件的比例比较高,那些人下车似乎也比较在意身份,很喜欢棒棒替他们搬运,他只是像个发现果塔的松鼠一样在站牌边转悠了几圈,就立刻被人叫住挑两袋青菜、生肉送回家去!  没错,就是两袋其实合起来还不到十斤重的菜篮子!  绳子一挂就在木棍两边,轻松极了!  依山傍水,两江环绕的江州城,因为码头文化跟山多的历史,而产生了山城独有的职业群体,棒棒军!  在这个到处都需要爬坡上坎,机械车辆运输极不方便的城市中,这种只靠一根竹杠就能肩挑背扛偌大货物的职业从数百年前就一直流传下来,当地人就依照那外形特征,干脆喊他们棒棒了,稍微人多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小到娇气女人的一把青菜,大到搬家搬厂的家电设备,什么都得靠他们送到山城的每个角落,简直就是这座城市的一绝。  所以年轻人跟着那个肥屁股的主妇把菜篮子送回家,还新奇的跟着对方坐了回电梯!  早就听说这个大城市的东西,却还没体验过的巨聪明年轻人,用观察就知道那些数字和箭头表示楼层跟开门关门,收了五块钱以后简直都忘了去吃饭,新奇的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坐了好几回,直到突然从轿厢角落里传来一声:“棒棒!你一直在里面上上下下做什么?”  才连忙落荒而逃!  原来自己在电梯里面都能被人家看见!  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急速跳动的年轻人完全叹为观止,这大城市和自己出来那个遥远的山区县城区别太大了,以前觉得匆匆而过的县城里面已经足够花眼,现在看起来,那就简直是自己和老头子住的破庙跟旁边鸡圈的巨大差距啊!  说得上满腹经纶,原本要去跟随徐大人兼济天下的年轻人自己给自己暗暗点头,看来这入世还真是有必要。  入世有很多解释,但在年轻人祖师爷这一系,那就是全心的投入生活,毕竟所有的相人都得建立在对人情通达,世事格局的了解上,就连自己从小也是老头子带着经常蹲在那乡间集市、县里街头观看人情百态,不然光是察言术里一个观眉察目的小节,涉及到万千种眉目变化就不是在山上破庙闭门造车能练出来的,现在看到更大的天地万物自然要更加深切的去了解,至于徐大人……走着瞧吧。  相人一说的核心就是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人生更是如此了。  拿定主意的年轻人走出了高楼小区大门,也经过小区外面鳞次栉比的各种商铺小店,其实对比之前撵了自己出来的大马路边面馆,这里的小面摊食店简陋得多,肯定不会拒绝自己这样的食客,但年轻人还是只买了一个白面馒头充饥就匆匆返回了大马路上。  老头子说过人一辈子其实无时不刻都在选择,任何一个小决定可能都会影响到后来的一切。  好比现在没有饥肠辘辘的坐下来立刻吃一大碗面,年轻人就是想抓紧时间融入到棒棒这个职业中去,他可不是真要来当棒棒的,虽然在他眼里没什么职业高下之分,但毕竟劳力不是他的主业嘛。  只不过这是目前改变现状最简单的途径而已。  在路边花台里一个漏水龙头里接了一捧水,就着白面馒头吃下去,很是不习惯这种城里清水糟糕的味道,怀念破庙边那一汪清泉的年轻人很快找到之前看见的那几个棒棒。  没有贸然的去打招呼接触,只是远远的观察了一会儿,就有点失望的离开了。  这几个人明显是散人。  就算不知道这座巨大城市的格局是怎么样,这几个棒棒都是浮萍一般散漫揽活的简单职业者,这点从他们相互偶尔聊天说话,看向周围的目光都很清晰。  那是种畏畏缩缩,焦虑或者胆怯看向这座现代化都市的目光,总之就是全无底气。  而在老头子描述的社会格局中,任何行当都应该有结社团体,而且越是车、船、店、脚、牙这样底层人物就更应该抱得紧密,和擒贼先擒王一个道理,做个散人浪费时间不是他的目的,回到之前揽活儿的出租车站继续边攒点盘缠,边寻觅踪迹吧。  普通人身无分文的流落在这样的都市街头,举目无亲又投靠无门,多半都会心慌意乱,手足无措,这年轻人却真是气定神闲的给自己定下计划,挑着那黑木棍慢悠悠的等生计。  但这一次等来的不是什么活计,一个尖嘴猴腮的偏瘦中年男人颇有些鬼鬼祟祟的走过来偷偷看他,年轻人立刻感觉到,转头过去,两人眼光对上的时候还有闪避,年轻人就笑了,站在原处看着对方目光稳定。  好像被这目光罩住了,那中年人犹豫一下过来:“我先前在人才招聘市场看见你骂那个工作人员了,觉得你有眼光。”  年轻人安静的摇摇头:“我没骂他,我也不会随便评论别人,是他要求我相他,我提醒一下周围的人而已。”行有行规,那会儿随口点评几句,其实还有点年轻气盛的话多,本来这行是要讲究最好缄默,也就是安静得不说话,有问才有答,可也许还是年轻,在山上这家伙就话多得要命,哪有半分仙风道骨沉默是金的风范了。  中年人连忙吹捧:“对对对,你看人很准,那小子就是废物德性,你这真是铁口神算……”  年轻人嘴角抽了抽,还是忍住了没解释,清澈的目光继续看着对方等待下文。  果然对方天花乱坠也说不出什么名堂,期期艾艾的开口:“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财运,我准备去买彩票,如果中了,一定给你重重回报!”说起这个脸上就有些发光。  年轻人一直平静的表情真的啼笑皆非:“我说了我不是算命!我这个是有根据的相人判断,这哪能算什么彩票财运!”说完就不想跟这个面青唇白的家伙多说,转身随便朝另一边走,打算躲开。  谁知那人却步步紧随:“那大师你给我看看,我这面相……面相如何,是不是发财的面相?”  年轻人笑了笑正想说你这标准一脸晦气的模样哪有什么财运,心中一动却转头指着对方的脸:“面相啊……我看不到什么财运,但却能看见你眼底青,眉端白,青如浮色,白如卧羊,如果你再沉溺于做白日梦,天上掉馅饼发大财,我看你才真是要霉字当头走一辈子霉运了……”  那人大急:“那……那怎么办?”  年轻人顺口:“勤劳致富从来都是根本,你如果继续赌钱博彩,迟早穷……”正要再说两句,突然看见这边的公共汽车站的一个人,一个打着赤膊的男人正在往刚到站的公交车上去。  眼睛一亮就跟过去了,那想发财的中年人听了半截自然也跟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