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028、原来这就是文化人的地方

028、原来这就是文化人的地方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23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20
    石涧仁热衷到二手交易市场真是有原因的,起码他敏锐的把握到了二手市场和普通交易市场之间的价格差距,特别是当他了解批发市场的东西原本就比城里面商店还要便宜的时候,二手市场的东西性价比就很高了。  而且他不迂腐,虽然耿妹子说那个宋哥铺子里卖的手机可能来路不明,这就跟战争中谋士惯用兵不厌诈一样,墨守成规并不是什么优良品质,既然人家能在这里公开买卖做生意,那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折腾了一早上,杨德光已经跟另外两个棒棒带着货物上路,耿妹子抱怨:“刚刚谈成了两个新的客户,就突然有小姐妹接到电话说你在跟别的女人勾搭!”  石涧仁无奈的摇摇头,不说话,转过楼梯就来到二楼这家专门贩卖二手大哥大、传呼机和随身听的档口,红色的金丝绒上面整齐的排放了几十部各种款式的移动电话,一个戴着蛤蟆墨镜的中年人看见两人过来略微吃惊:“你……是家电铺子那个……”  耿海燕已经处于女人购物的那种热身状态的兴奋,在石涧仁旁边蹦蹦跳跳:“买个大哥大!嘿嘿……”  石涧仁真是做了功课的:“诺基亚3810,我听说你这里有一部诺基亚3810,我就要那个。”  宋哥诧异:“啊?你这都知道,难得的好货色。”说着从金丝绒下面又抽出一部细长的移动电话来,其实石涧仁自己还不是从没用过,他连普通电话座机都是看别人打过,但还是很有好奇精神的保持镇定从对方手里接过来。  耿海燕不跟他抢,但两眼闪亮的看着那玩意儿,好像这就是绝世珍宝一般。  宋哥从石涧仁双手拿着的姿势感到怀疑:“你们有没有钱哦。”还好两人身上穿着还不至于最底层。  耿妹子这个时候保持一贯的持家有道,从兜里摸出钞票娴熟的用手指一捻就变成扇形:“宋哥对吧,您给个好价格,我们现在就给钱……”  没了疑虑,宋哥才笑着开始教怎么使用这种现代科技,他还装上一张电话卡给另一部打通了测试,石涧仁有些叹为观止,在山里看再多的书,都想象不到外面的世界已经发展到可以有这样小巧玲珑的全天候通话器,古时候那些仙人一般的顺风耳也不过如此吧。  但他这点心性真的好,不会沉迷在什么东西上玩物丧志,在手里颠颠就交给了耿妹子,看激动不已的小姑娘不停的把玩:“阿仁!你听,这个按起来有声音呢,你看这个灯要亮。”  石涧仁都温和的站在旁边笑。  耿妹子才是牙尖舌利,硬是拉关系撒娇说好话,把这电话讲价到八百块买了,石涧仁专注的目光下,确认这小姑奶奶没有习惯性的抽芯变少两张,完成了交易。  姑娘喜笑颜开的挽着石涧仁的手臂从市场里出来,左手一直很新鲜的抓住了似乎象征财富地位的移动电话:“拿在手里好合适!”又小声:“你看好多人在看我……”  石涧仁也注意到这点,街头拿移动电话的其实不算少数了,但能拿的一定就是经济条件还不错,肯定会被人高看一等,起码不会的当成最穷的棒棒和餐馆小妹来看待,轻轻摘下耿妹子的手:“我跟你说,我决定……”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年轻人,我过来等了好一会了,终于看见你了。”  耿妹子有点娇蛮,但的确拥有女人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第六感,石涧仁把她的手拉下来时候,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好像是逃避现实似的连忙跳开:“我不听,我不知道……我,我,还要去营业厅办电话卡,我先走了,晚上我先回去做饭。”然后哧溜一声就跑了。  站在石涧仁面前的是那个很有文人气息的,哦,是美术学院的副教授,石涧仁已经了解过教授这种职务了,是很有文化的人,这几乎是石涧仁入世以来遇见的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文化人,而且对方彬彬有礼的态度也让他很有好感:“您,有什么事情,哦,还是那个绘画模特的事情?”  杨泽林的温和跟石涧仁略有区别,他是说话都细声细气的那种斯文:“对,我的课程已经开始了,接连换了两个模特都不太合适,我想来想去还是请你过去做这个是最好的,工资收入我想应该不会低于你在这边做搬运工作?”看来石涧仁每天到二手交易市场做事的规律也被对方看出来。  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码头区的石涧仁其实还没有完全想好到什么地方去,如果不是那位文雅女子的店面是卖内衣的,没准儿他还想去那里打工呢,现在仿佛瞌睡遇枕头,光是看面前这个人的气质,他就打算去看看了,鬼晓得什么绘画模特,再糟糕也不会比现在这个码头上被女人搞得麻烦不断吧。  杨泽林显然还准备劝说他一下的,结果出乎意料的石涧仁一口答应下来,还愣了愣才点着头叫石涧仁跟他马上就一起走,现在不过上午九点过,还来得及赶到学校去上课。  当然,这种情况下,石涧仁也第一次坐上了出租汽车。  从报纸上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但还是很专注的看杨泽林招手拦下一辆黄色的出租车,杨泽林居然顺手先帮他打开后面的车门:“我们抓紧点时间,有什么情况在路上说。”  汽车开动起来以后,坐在副驾驶的杨泽林才半转身给石涧仁解释:“作为绘画模特,我们的课时费还是蛮不错的,一个小时十块钱,一天都有六个课时,基本上都是坐在那里不用动,保持一个动作就好。”  能做四位数乘法运算的年轻人脑海里只是飞快的闪出六十块这样一个每天收入的概念,就听见出租车司机很自来熟的搭腔:“哟!不错哦,一个月就一千八了!”  杨泽林拨了拨自己那有些发黄的飘逸中长发,显然见惯了出租车司机的喜好,没回应:“你有什么不清楚需要询问的么?”  同样是第一次做小轿车的石涧仁其实在观察司机更多一些,有点漫不经心:“嗯,为什么找我呢?码头上我们搬运的棒棒到处都有啊,为什么非要找我呢?”  说到这个,杨泽林滔滔不绝:“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么,力量美,你的肌肉线条是我看见最好的,没错,这些日子我在码头上到处采风,看见不少的搬运,他们肌肉状况很僵硬,你好像不是长期做这个的,他们的大多数都是上肢肌肉发达,而且有些变形,这就没有美感了,特别是肱二头肌、三角肌、背阔肌的关系……”  石涧仁发现自己难得有些听不懂这位副教授说的什么,还是礼貌的坚持听完,才好奇的询问出租车司机:“为什么你的驾驶座周围要焊接这样的不锈钢围栏呢?”  好像憋了好一阵的司机简直兴高采烈:“小兄弟!这个你都不知道?防止抢劫啊,你看看,假如说你们两个是打算来抢劫的……哦,这位老师,我不是说你们抢劫,我只是打个比方,小兄弟你在后面要拿刀拿枪来威胁我,我是不是就可以突然打开车门跳下去,不至于一下就被后面锁住脖子控制住?”看他手舞足蹈讲解车厢内不锈钢网的设置时,真有作势要打开车门跳下去的动作,还把手离开了方向盘,杨泽林连忙咳几声提醒司机的本职工作。  石涧仁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真的出过这种事情?”  司机就开始破口大骂的激愤:“谁说不是呢?出租司机有几个钱?全都是找的辛苦钱,居然还有些死瘟丧两三个一起上车,故意指引到偏僻的地方去抢钱,抢劫又是重罪,怕被抓住有时候还杀人灭口!”  每个城市对市井之间八卦故事知晓得最多的,恐怕就是出租车司机了。  听了一路的石涧仁对大城市的治安生活状况,有了新认识,但很明显,离开码头的他,似乎态度也有所变化了。  这是在山里面、小县城和基本都是底层抱成团的码头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局面。  山里面是路不拾遗,也没人来偷抢,码头是大家都穷得没什么可偷的,而这大城市里……  就好像窗外的高楼大厦繁荣一般,背后的角落也阴暗得多。  出租车开得非常快,经过了高架桥、火车站,带着让石涧仁有些目不暇接的城市景色扑面而来,才抵达了一片看起来有些陈旧的街区。  码头说起来混乱拥挤,棚户区又杂乱落后,其实那里就在市中心的江边,稍微坐公交车一两个站就到了最繁华的商业区,只是因为码头批发市场区域太过老旧,又太过拥挤,显得有点嘈杂,而这里的陈旧就纯粹是偏僻。  而且随着偏僻的城市街区突然一下所有的建筑上面都画得乱七八糟,一种石涧仁还不知道叫涂鸦的艺术氛围中,出租车就停在了用废旧钢管齿轮等工业元素组成的美术学院大门边。  杨泽林一路上听了这个棒棒和出租车司机聊天内容,可能觉得这个棒棒也有点不一样的活泼,但还是催促动作快点,尽量赶得上给学生们多讲讲。  从后排座下车的石涧仁给自己鼓足了劲,握紧了手中缠满布条的乌木棍,才站在这种叫做艺术装置的大门口,看着自己以前只是在书报上知道的,大学。  现代社会学习知识的最高级地方。  从来没有到正规学堂上过课的年轻人其实是蛮想有这种经历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