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033、肩并肩抱在一起的三个人

033、肩并肩抱在一起的三个人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77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21
    观人术真不是封建迷信,从察言观色和言谈举止中了解看穿一个人,细枝末节的小动作都能透露出很多信息,古今中外都有类似的东西,中国更是千百年来有无数的前人沉淀积淀,只是这样的东西纷繁复杂,流传千古已经分成了无数的派别,其中为了吹嘘放大自己的门派绝技,更有为了迎合上层阶级的统治地位,还加入了很多玄之又玄的神骨天命之类迷惑人的东西,所以才让算命界的迷信大师们风生水起。  其实所有算命行为稍有水准的都是建立在观人术基础之上。  年纪不大,却有丰富骗人宰羊经验的小姑娘,其实就具备点这样察言观色的能力,只是她还没人领进门,未到能总结提炼的地步,双手撑着膝盖,略微夸张的喘气,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却悄悄在石涧仁脸上打旋,观察他的表情态度!  石涧仁不是坐在石阶上么,几乎跟她平目,对看的时候比她还细致,就笑起来:“看出来什么?”  耿海燕收起了急促呼吸,轻轻摇头的蹲下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我就是喜欢看你的眼睛,和我看见的其他人不一样。”  石涧仁循循善诱:“哪点不一样呢?”  耿海燕想了想:“刚……开始拉客的时候,只会傻乎乎的招呼拉人,扮小孩子可爱,但是多干了一两年,就发现那些人是好是坏能猜出来了,看看他们表情反应,我去招呼的时候眼睛里的那种眼光,慢慢就知道哪些人是贪便宜,哪些是好色的,再加上听他们说话,爱吹牛的多半急躁,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只是看看就大概知道是不是能找过来敲两敲,也不是次次都准,两三天能找准一次就不错了,但我敢说,这码头上拉客的小姑娘,还没我眼力好的!”说到这里又有点小心翼翼:“可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石涧仁还是那句话:“哪点不一样?”  耿妹子有点撇嘴:“哎呀,这些男人嘛,反正就是那种鬼眉日眼的心思,吃不到摸两下也行,看看那眼睛里的……你没有!所以我喜欢!”  石涧仁轻言细语:“你只是凭借自己的聪明,在待人接物中慢慢摸索出来一点观人的皮毛,以后记得看人眼……”  敏感的耿妹子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是真的急促:“你要走了?!”  石涧仁难得想指点一下的,给梗住:“呃……嗯,我决定走了。”  出人意料,耿妹子没有立刻仙人板板的骂着跳起来,而是双目可见,泪水快速积聚在眼底,就算她抿紧了嘴唇,晶莹的液体还是立刻从眼角涌出来,她使劲的用指肚抹了一把,尽量清晰的看着石涧仁:“为什么!”  石涧仁安静:“我说过了,我现在已经基本知道在这样的城市应该怎么独立生活了,我就要去看看码头以外的世界。”  耿妹子使劲摇了摇头,甩飞的显然有泪水:“我是说你为什么,为什么让我看到点盼头,又要离开,我怎么办?”说到后面已经有哭腔了:“怎么办?我以为……以为我一辈子都只能在这里打滚骗人,瞎混一辈子……我就……”这时候已经开始明显的抽抽。  石涧仁还是坐在那:“我不否认,我影响了你的生活,但我希望这种影响是好的,其实这些天已经证明了,只要你敢想敢做,完全有能力给自己做主,是能够改变你自己的。”  耿海燕有嚎啕大哭的征兆:“可我……要跟你在一起……”  石涧仁摇摇头:“古时候你已经可以成年了,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谁能依靠,只能靠你自己……”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还真是够冷漠,这时候他仿佛也想起了老头子说类似话时脸上的冷漠,对成天嘻嘻哈哈的自己灌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残酷,那时觉得师父是个老古板,现在却好像能理解老头子的苦心了。  可他不知道这种严肃冷峻却又悉心教导的态度,对一个没有接受过正常人生引导的青春少女有多大的吸引力,耿妹子都不哭了,怔怔的看着他,眼里只有无限的爱恋……  准确的说是有点发花痴!  石涧仁当然能分辨对方眼底里走神的状态,拿起手边的乌木棍,轻轻在少女头顶敲一下:“喂!认真听我说!”  耿海燕元神归位,又想哭,石涧仁没移走乌木棍,正要继续说,显然晚一点得到消息的杨德光从拐角冲出来:“啊呀……你把耿妹子打哭了!”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好像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急急忙忙的准备猛然刹车掉头跑回去,所以石涧仁几乎能看见他的脚在地上打滑冒烟了,叫住他:“阿光,你来得正好,我也跟你说个事……”  杨德光才好奇的弯腰伸头:“你今天一天都不见,跑去哪里了,晚上我们吃什么,耿妹子怎么哭了?”  一连串的问号中,耿海燕终于在杨德光面前恢复了原来的气质,气鼓鼓的跳起来:“来!你来评理,阿仁说他要走了,要扔下我们走了,去别的地方,今天……你是不是去了那个什么美院做模特?!”显然早上石涧仁跟谁走了,她都看在眼里呢。  石涧仁才站起来:“嗯,我决定去省立美术学院那边做工,在这里的时间,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照顾,以后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帮助,都可以来找我。”  杨德光对自己新朋友的决定匪夷所思:“做什么?你那边去做什么?”  石涧仁老老实实:“就这样坐着给人画,一天六十块钱。”  杨德光以己度人:“怎么可能有这种活路!你拿到钱没有?”  石涧仁承认:“没有,得两个月以后才能一起结,所以这两个月我肯定都会在那里。”  粗壮的棒棒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膝盖一叠声:“你看你看!我说什么了,这些外面的人就是坑我们下力人!我说外面的骗子多得很,那些有文化的都不是好东西,就晓得骗人……”  石涧仁笑着揽杨德光的肩膀,他高大一些,虽然年龄小点,却有兄长的感觉,想了想,另一条胳膊也对耿海燕伸开,耿妹子使劲嘟着嘴抱着手臂,但还是皱紧眉头过来,真正意义上石涧仁第一次主动抱了她,把三个人连在一起:“我走了,你们要花点时间想清楚你最想做什么,你一辈子真正想要的是什么,然后就朝这个去努力,不管做什么,你使劲努力了,就把自己放进正确的路上了,你才能对未来充满热情。”  肯定是想到了一辈子就想要个婆娘,杨德光飞快的偷偷瞥了一眼耿妹子,耿海燕虽然在强烈情绪中还是敏锐的把握到了,没好气的就是一脚,正好踢在杨德光的小腿迎面骨上,疼的嗷呜一声就蹲下去,耿妹子却索性顺势靠进石涧仁的怀里,原本看着友情满满的局面,顿时又变成小鸟依人的恋人状!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