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080、升级版的先吃个果子再打一巴掌

080、升级版的先吃个果子再打一巴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11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26
    从这边到市中心已经靠近码头那边了,车好速度快,十来分钟就抵达,一直闲聊的石涧仁报上那家茶楼的地址,年轻男人很熟络的就把车停在一片繁华商业区,一路上一声不吭的耿妹子牵着石涧仁的手下车来,目光紧紧的跟随那精致艳红的车尾灯在转角消失。  石涧仁礼貌的目送车辆离开,要松开小姑娘的手,耿妹子不放,长长的出一口气:“有钱人……呵,阿仁,你在这种人面前就完全能说上话哦?”  石涧仁想想:“这不算什么吧,随便聊聊,对我来说也是熟悉一下手段,以前的确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耿海燕担忧:“这,是不是就算是你说那个明主呢?我看他说自己有公司,叫你有兴趣过去坐坐呢。”  石涧仁笑了:“那是客套话,而且这算什么明主,就是个家里条件不错的贵公子吧,心胸有点狭窄,又没多大的才华,我瞎了眼差不多。”  耿海燕再舒一口气:“哦,那就好,那就好!那个什么女人就是骚浪贱!”还拍自己胸口,引来周围多少目光注意。  这里是石涧仁和耿妹子以前从未踏足过的区域,周围灯红酒绿,霓虹灯闪烁,几栋大楼上挂满了各种彩色灯箱和招牌,停车路边的小广场上尽是穿着时髦的年轻人,特别是大量染头发的青年,在石涧仁眼里就如同群魔乱舞啊!  所以反而抓紧了耿妹子的手,让她靠近点自己,这个时候自己有义不容辞保护好她的义务。  耿妹子果然领会到了,甜蜜得无以复加!  估计这会儿石涧仁牵着她跳崖都没什么反对。  还好是往上坐电梯,因为就这么仰头,很快就发现那“银河茶楼”的偌大霓虹灯牌子挂在其中一栋五楼上,一架玻璃罩子的全透明电梯在那,两个从来没涉足过这种地方的乡巴佬相互支撑的走过去,石涧仁还给自己打气:“电梯我坐过的!”  耿妹子也尽量豪爽:“批发市场还不是有!”  可那都是货运轿厢好不好,等跟着别人登上这样全透明的电梯,纵然以石涧仁所谓比天高的心态,还是忍不住拉了耿妹子趴在栏杆边啧啧:“哇!升起来了,好快!换个角度看外面真的不一样!”  耿妹子也豪气顿失:“有点晕!脚软,抱抱我!”说起来在码头厮混这么几年,每天都很少出来,偶尔到这繁华的市中心也不敢来这些高级地方,对她来说冲击不比石涧仁小。  所以走出电梯的两人已经靠在一起了。  门口有接待台的那种茶楼,穿着旗袍的咨客迎宾小姐声音糯糯的:“欢迎光临,先生小姐是单独坐还是陪朋友的?”  耿海燕再次体现出她上不得台面的局促,石涧仁稳定:“嗯,我们找人,一男一女在这边喝茶谈事的。”  穿着高跟鞋比他只矮一点的旗袍姑娘点头半侧身在前面带路,耿妹子立刻抓住机会东张西望,石涧仁慢慢看,古风博古架似的圆形拱门以后,转过一道屏风,后面就是分成一张张桌子的茶座,靠墙却是一个个包间,一目了然的没看见洪巧云,石涧仁摇头:“没坐在这里,把电话给我打给她问问。”  耿妹子连忙摸屁股。  迎宾小姐敬业:“能描述一下客人么?”  洪巧云这经常换衣服的不知道,那会计应该没变化:“女的跟你差不多高,长发很有精神,男的戴金丝眼镜,银灰色西装……”  这一说人家立刻就带到一间包房前:“应该就是这里了,您二位喝茶么?”  喜欢喝茶的石涧仁完全抱着来感受的态度,点点头,迎宾就温柔的弯腰帮忙打开门,然后拿手里的小巧对讲机低声:“迎春台两位喝茶,谢谢。”  这时候的耿妹子哪里能注意到这些细节,开门看见正是洪巧云一脸无奈的坐在桌边,那个会计哭丧着脸,有些吃惊的转头看门边。  石涧仁其实脑子里在想好像这种时候是不是要给人家迎宾小姐小费的,脑子里接受的灌输太多,到实际应用的时候真的需要调整,但人家已经走了,就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洪巧云的旁边询问。  洪巧云从看见他表情就绽开笑容舒心不少,正要开口却听闻石涧仁问了这么个问题,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本来就有男音,真的豪迈大气,但还是有花枝乱颤的感觉。  耿妹子回到这样的小环境立刻轻松,坐到另一边摆出哼哈二将的架势虎视眈眈对面的男人。  洪巧云真的忍不住打了石涧仁肩膀亲昵的一巴掌:“就知道成天琢磨这些有的没的,外国人这样,可能老社会租界有这样,现在没有!”  石涧仁才哦,转头也看对面:“张哥好……”这是从码头学来的招呼风格。  对方表情确实难看,现在越发调整得可怜:“这是什么事嘛,我忠心耿耿的帮洪老师做了这么两三年,怎么突然就要把我的账都转走,我没得功劳也有苦劳嘛……”  洪巧云轻松:“嘿嘿,我还真有点想不到,本来约你谈谈分担一下,毕竟我还要做些新的投资,你突然就怀疑我在查你的帐,赌咒发誓的又不许我走,你这是要跟我闹哪样,我弟弟来跟你说。”  石涧仁想敲洪巧云的脑袋两下,这女人也是故意的,自己帮她断了还要自己帮忙谋,当然很明显她是故意喜欢牵扯这些事情,让两人之间关系加深越多,又或者故意要把自己拉到这些跟美术学院环境不同的地方来。  起码今天出来看看,就知道大学那一方还是和社会有些不一样的。  所以他转头也就担负责任了:“张哥,其实是我想帮云姐打理这些事情,她肯定要照顾我,不然以我这点水平,很难在社会上找到工作的。”  洪巧云有点惊讶石涧仁的切入点,但忍住了,尽量平静的翻开一个茶杯给耿妹子斟茶,小声亲昵的给她耳语两句,表现自己真的很喜欢这双亲戚,耿妹子两眼放光的看,但忍不住抓桌子上的瓜子来嗑,嗯,巧克力味儿,好吃!  张耀君脸上顿时放松一些:“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我有什么做得不好,洪老师要怪我呢。”很显然下午的惊慌错乱,在洪巧云晚上又约了他出来谈事,还是把对方惊扰到了,更说明他的心虚。  石涧仁真的贱兮兮:“姐真的对我们好啊,把自己的门面让给我们做生意,前两天我们本来找的另外一家店铺,结果别人要我们一万块的转让金,那不是坑人么,所以还是要求姐帮忙了。”口气就好像在闲聊。  张耀君的放松立刻又有点警觉,认真的回应:“嗯,是有点坑,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大环境就是这样的,动不动转让都要收这个费用……”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对的,那个铺面的老板不耿直,非要闹着也要得到转让金才肯走,你们也听见的吧,我跟洪老师提了一下,我会尽量跟这个老板商量好,一定不让洪老师和你们受损失的!”  说得有点义愤填膺的感觉,好像他才是给老板争取利益的那个人,如果稍微含糊点,可能真的觉得他蛮用心,可拉通了一琢磨,这不就是典型的吃了上家吃下家,只不过当时可能只是在试探洪巧云的口气,还没把话说死,现在就连忙补救了。  石涧仁不拆穿,颇有同感的点头:“所以还好有张哥你帮忙和云姐支持我们啊……对了,你觉得那个店铺做什么合适呢?”  连洪巧云都看出来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开始积极的讨论那条街上做什么好。  东拉西扯起码二十分钟,连侍应都进来两次点东西,端了茶,石涧仁抿了抿给洪巧云点评:“这个什么碧螺春是假的,你书架上那个才是真的……”然后不等洪巧云回应,对这边已经谈笑风生的张耀君开口:“其实我第一句话也是假的,我在周围问了好几家铺子,别人从来都没提到过转让费,而且你刚才也说了,街上铺面生意因为只能卖给学生,生意比较单一,晚上地摊又抢生意,还有寒暑假很清淡,并不怎么好做,这么不紧俏的门面,真的会有人要求收五千块的转让金?你把手续拿出来给我看看,前面那个铺子收了钱起码也应该给你收条,现在拿出来给我看看。”  肉眼可见,这个张耀君的脸色陡变,豆大的汗水就争先恐后的从头上脸颊涌出来!  这是人最本能的正常反应,除非专门训练过,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控制这种生理反应!  先故意提出对方最在乎的关键点,让对方早有准备的应对自如解答,轻轻放过,给他侥幸过关的心理暗示,等到他放松以后,再突然换个角度迎头一击,那种心理上的错愕感,很容易把汗水挤出来的,有没有什么收条都会出来。  这是大名鼎鼎的读心术了,不过是其中很简单浅显的方式,老刑名师爷审犯人就爱用这招,只不过高明点会一次又一次擦边从不同角度问关键点,迟早让对方错乱崩溃,石涧仁懒得为这么点浪费时间,差不多就一巴掌挤出来得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