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085、这就是流传千古的中庸之道

085、这就是流传千古的中庸之道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9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27
    安于清贫,现在很多时候被用作无可奈何的自嘲,而在中国传统文人的心目中,不为外在物质条件影响,保持心灵平静的豁达淡然,才是最为基本的胸襟。  石涧仁显然能做到:“要不你过去跟洪老师住好了,这些日子万一有什么麻烦。”  耿妹子是用另一种情感超越了对物质的在乎:“不!我就要住在这里,我还要学电脑呢!”积极的要求把那笔记本电脑打开学习,平时在画室偶尔看见戴望舒她们几个摆弄电脑,她也有点眼热的站在远处观望。  石涧仁其实也不过是在家电铺子学过怎么开机,但好在后来到网吧熟悉了鼠标键盘的操作,这会儿自己也充满十九岁年轻人应有的好奇,连忙打开那个黑色的笔记本包,取出这台看起来还蛮新的笔记本:“我知道,这种国产的电脑要七八千呢,虽然没洪老师那个进口货贵,也算是好东西了。”鼠标、电源包括安装光盘什么的都一应俱全,还有厚厚的说明书,他最喜欢看这个,打开机器看见蓝天白云,就自己专心的翻说明书,随口指点耿妹子用鼠标打开扑克游戏玩:“你把这个玩熟练,就能好好操作了。”  谁知道耿海燕只是塔塔的捣鼓两下鼠标,就没了兴致,这屋里只有一张水磨石地砖做的见方茶几摆电脑,石涧仁坐在小板凳上,她就自然而然的靠在旁边,脑海里还是今天看见的那些截然不同生活:“那个男的,好有钱,还有蒋姐的耳环也好贵,听说她晚上去做头发要一千多块……”  石涧仁听了点头,只是笑笑,倒也不评说。  可耿海燕有点被刺激到:“我……手里现在有几千块了,给你买个移动电话,再买一身西装好不好?皮鞋就不买我们码头批发的了,我知道那些鞋底板有些是硬纸板填的,哈!手表,不知道那种手表几贵哦,好想也给你买一块戴着,你那么穿起来肯定比那个男的好看,我觉得他眼神有点怪怪的,不是色眯眯的,就是不舒服!”  如果说穷苦的女人在被花花世界刺激到以后,有很多都贪图享受去了,耿海燕却更想让自己的男人有面子,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喜欢的人。  这就是她最金子般珍贵的地方,再忽略不珍惜,那就不是人了。  所以石涧仁挠挠下巴,放下手里厚厚的说明书,转身指着竹板床旁边墙上贴着的铅笔画像:“看见这个没?这是我去那个杨老师班上做模特时候的画像。”  耿海燕好奇的跳起来认真看,忽远忽近的观察:“画得不好,没云姐画得像!”得益于天天都在高级画室出入,她也熟悉画家们看画的眼神跟动作了。  石涧仁笑:“那是著名画家好不好,这不过是刚进学堂的学生画的,区别大着呢。”  耿海燕凑近点摸上面明显的脚印:“那你挂在这里干嘛?还不如把云姐那张打了叉的拿回来挂着,他们都兴这样打个叉,踩一脚?”  石涧仁认真:“这是我第一天去做模特,当时觉得很难受,因为按照古时候文人的心态,这是很丢脸的事情,但是我当时还是尽量把心态调整过来了,其实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用调整心态,但那一刻我真的很难受,被这些大学生瞧不起,就好像这脸啊被扔在地上踩。”  耿妹子的眼睛就睁大了,似乎在她看到的石涧仁从来都是阳光淡定的,就算偶尔有点尴尬慌乱,也不至于屈辱羞耻,鼻孔果然有点张大,这是她生气的前兆,为自己爱的人生气。  石涧仁却话锋一转:“好!就在这个关键点上了,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是愤怒的仇恨这种情绪,跟这些大学生吵闹,又或者自怨自艾……哦,就是埋怨自己出身不好,觉得是爹妈没有把自己养好,接下来可能对整个社会都产生仇恨不满的情绪了,看什么都不顺眼,动不动就冷嘲热讽?”  最喜欢冷笑着讽刺的耿妹子噎住了,再把眼睛睁大点,不过鼻孔收小,有点嘟嘴的赌气,好像觉得石涧仁在针对自己。  石涧仁笑着把手掌翻个面:“我采用的选择是,把这张画贴在这里,提醒我这个社会是现实的,我要努力做好自己,看清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积极的学习弥补自己的缺点,总有一天我的努力取得了成就,让别人来仰望我,对不对?”虽然他未见得需要别人仰望,但这个时候这么解释是最清晰的。  机灵的耿妹子果然听懂了:“你是在说我们今天晚上看见的事情,也可以这样做出不同的选择?”  石涧仁鼓掌表扬:“对嘛,你只要开动脑筋,就是个聪明的好姑娘……”难得听见这么好的,耿妹子就傻笑。  要给耿妹子解释这么复杂的处世哲学话题是要费点劲:“其实今天晚上看见的东西,对我的冲击刺激比你更大,也许你只是看到了钱,看到了耳环手表甚至汽车,而我看到的是权力、财富的威力,同样的处理方法,他做得我就做不得,我得好好考虑我在这个社会究竟能做什么,怎么做,同样的,可以冷嘲热讽这些有钱人瞧不起人,愤世骇俗的躲远点,也可以去拍马屁,去腆着脸让别人施舍,但更可以静静的旁观,适当了解接触,却心平气和的学习经营好自己的事情,对不对?”  耿海燕认真听了:“这次是三种选择!”  石涧仁笑起来:“我只是举例,其实面临事情,有千千万万的选择,如何保证你的选择总是一致,那就得有一颗清醒恒定的心,才不会迷乱。”  耿海燕仔细的想了想:“嗯,比起以前在码头,好像我是要懂一些了,但现在我觉得只要一直想着你,我就不会乱!”  石涧仁楞了一下,自己苦口婆心引经据典由浅入深的讲这么多,怎么又把自己套进去了:“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会独立思考……”  耿妹子已经嘻嘻笑着从竹板床上跳起来:“你给我讲了,我心里就清醒了!别人有钱是别人的,我们现在安安心心赚钱做事,我也不用想那么多,反正只要看着你,什么不清楚问你就是了,现在我去烧水洗澡!”  哦!  又洗澡,随着天气热起来,这小姑奶奶洗澡的次数越发频繁,就这么个没有卫生间的房间里,那可真是要人命的事情,石涧仁探讨人生的话题都赶紧主动放弃,随便找了本书出门:“那我去路口那边路灯下看,你完了出来喊我!”  耿妹子啪的就是给他后背一巴掌:“你傻啊!就是你出去蹲在外面看书,才给人知道我在洗澡,我怀疑那房东就偷偷来看!不许去,给我守着!”  石涧仁环顾空荡荡的房间,竹板床后面的确有扇唯一的小窗户,虽然美术学生们用颜料涂了玻璃,还是有可能被偷窥,只好拉起自己床上的毛巾被站上床挂在两个上角当成窗帘全部遮住,转过头来耿妹子已经在脱衬衫了!  看着那浑圆的肩头上两根细细的白色带子,石涧仁差点从竹板床上摔下来,屁滚尿流的跳下去,书都来不及抓往外冲:“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你慢点!关灯!关灯!”  耿妹子得意极了,动作还越发的快!  最喜欢看他慌张的样子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