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24、清晰的心灵

124、清晰的心灵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8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1
    反正石涧仁是没看见什么小气球的,略微诧异怎么赵倩再看见自己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基本上躲着走!  他原本想要不要给她讲解培训一下相机的,结果赵倩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随时看见老远就摆手跑了。  林岳娜却完全是另一个调调,笑嘻嘻的站在柜台边:“仁总,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啊。”五个新的营业员小姑娘已经开始轮班,未来新开店就让林岳娜当店长,所以她又在捣鼓店长手册。  石涧仁想翻白眼,随手把自己的移动电话放在桌上:“给我找个电源来!”还别说,这新时代的科技啊,还真好用,习惯了移动电话的便利以后,走到哪里看见什么都能直接打电话,方便极了,所以亲近的几个人都开始试着用高科技,特别最近和林岳娜的电话是最多的,耗电量有点大。  林岳娜娇嗔:“我就是店员吧,你还找别人!”  石涧仁真的翻白眼了:“我是说找个可以插的电源!”  林岳娜继续嘻嘻笑:“哎哟,我真是可以插的店员哦……仁总!”  哎哟,开这种程度的玩笑,对她来说太轻松了吧!  所以石涧仁想拿头撞柜台:“拜托你不要这么叫!我姓石,而且你叫我石经理就很不错了,谢谢!”  林岳娜嘿嘿嘿的小声点:“阿仁嘛……亲热一些嘛,你知道我还是小小的存了点钱,你说江州大学那个店,我也投资一部分算点股份好不好?”  没想到石涧仁认真:“这个没问题,但是你知道我们都还在摸索,万一那个店亏了呢,还是等再稳妥一点的时候,我们开到第四第五个店,基本确定稳赚不赔的时候,你再投资吧。”  林岳娜楞了下,声音变轻柔:“我……”又变得有些肯定:“我会努力,让店子一定不亏损,一定要赚钱。”  石涧仁点头笑:“好,让耿总给你加工资!”  林岳娜笑得又有些眯缝眼,笑得跟弥勒佛似的俯身凑近些,不过说起来,这大热天的她最近这么忙碌到处跑,居然也没见瘦,说明她的体质真的就有点这样。  正好耿海燕带着杨德光送晚上的盒饭过来,一眼就看见:“呔!又在发*浪!回去吃饭了!”  外人可能以为都是骂的那胖乎乎姑娘,却没曾想耿妹子过来一把就揪住石涧仁的耳朵往外走!  林岳娜还捂不住笑的连忙追着把移动电话送到石涧仁手里去,然后才回来柜台边:“阿光,以后送盒饭进来要走这边,只能顺着墙根直接拎到柜台后面,放到柜台下就自己离开,不要大声嚷嚷,懂了没?”  杨德光对上好看的城里姑娘,那是绝对听话的,连忙退出去重新演练过,根本不问为什么,林岳娜给两个当班的小姑娘营业员解释:“吃饭也只能轮流,蹲坐在柜台下躲着吃,不许在柜台上,更不许坐到客人那边去吃,新开的店那边有后门,可以到后面去吃,都不许让客人看见……”  严格的流程,其实在生意最好的那几家大夜总会,也强调得蛮多啦。  而出了奶茶店的门,耿妹子就松开了手,石涧仁哭笑不得:“你非得在他们面前……嗯,好像这也算是你彰显领导权的方式?真的有用?”  作为一个谋士可以这样想,故意羞辱打骂自己自然就抬高了老板的地位?  就跟周瑜打黄盖一样,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耿海燕现在真能领会他的思路了,更哭笑不得:“我是不让别的野女人打你的主意!要抢人就别要饭碗!”  石涧仁接过她手里的饭盒袋子,夜幕已经降临,夏日的美术学院外街道上,地摊都似乎没那么热闹了,这两天期末考试以后,大学生们会立刻作鸟兽散的各回各家,这条街道会立刻神奇的安静下来,两个人不知不觉在这里都度过两三个月了。  巷子比较暗,和往日类似,耿妹子安静的伸手牵住了石涧仁的T恤下摆,步子快速调整几下,让自己贴得更近一些,几乎能嗅到那股年轻男子的汗味,就算天天换洗衣服,还是有股这样熟悉的味道,带点肥皂的气息一点都不难闻。  石涧仁比她高一个头还多,回头看看小姑娘,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生硬的施加太多压力给她,毕竟这窄窄的小肩膀才十八岁,看看同龄的大学生们都在享受生活,读书玩乐呢:“你……要不也放假休息几天,回码头玩几天?过些天新店开始装修才开始累起来呢。”  耿海燕低着头都能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照顾,这时候她好像能看见那颗干净善良的心了,虽然还不会形容,但拨开自己非要得到的爱情迷雾,只单看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包容和爱护,就是干净而善良的。  还是那条昏暗得没什么路灯的小路,她无声的摇了摇头:“你累不累,最近在想什么?”  石涧仁的确是又有自己的新思路:“既然阿光来了,每天送货和送人之外还有不少时间,陆续我也想让他把小武阿城这几个喊过来一起学车做事,你做奶茶店,我就去把盒饭生意做大,用面包车送盒饭,以后再买两部面包车给他们开,给周围的工地送盒饭,还记得洪老师当初说过么,她说香港有个盒饭女王,我问过老詹是真的,他收集了几份关于这个人的报纸资料发传真过来,就是从给工地送盒饭开始的,由小到大,这个生意能做,需要不少人手,我也能把那个开出租的老罗喊过来做事,他每天开十多个小时的出租车,太危险了,那个事情做起来更简单,你教他们炒菜以后,盒饭这个事情就交给阿光了。”  耿海燕使劲咬自己的嘴皮,再贴近点走慢点:“你呢,你没想过你自己?”  石涧仁诧异了一下:“我?我怎么了?”  十八岁的少女轻轻把头靠在他的后背,宽厚温暖:“别人有了钱都是去大手大脚的享受,再不买大房子住,最不济也是拿去赚更多的钱,可你呢,你自己吃的还是盒饭,还是住在这里,没一点变化,把码头的兄弟姐妹都拉出来做人做事了,想方设法的找了路子,都给别人了。”  石涧仁笑起来:“你现在能明白我在做什么,那就最好了,我有吃有穿,还有你跟阿光、洪老师这样的朋友不很快活么,再说享受这个东西是很危险的,越是清贫才越能思考更多东西,而不是死于安乐……怎么,你想换个地方住吗,要不你……”  耿海燕的泪水已经有些轻轻润泽了那T恤上的面料:“我又有些听不懂了……怎么办啊……阿仁?”声音变得又轻又飘。  石涧仁反手摸摸她的头:“谁让你不喜欢看书呢……要不你搬到小姐妹们那里,不,你是领导,要单独住,其实你应该住得更好一些,这个差距和等级感应该拉开……”  少女的眼泪已经彻底如同开闸的水一样奔涌而出,双手从后面抱住了石涧仁的腰,虽然哭声还都闷着,但背上的湿润让石涧仁立刻感觉到,惊奇的停下来:“怎么了?”  嚎啕大哭的耿妹子使劲用力,双手箍得越来越紧:“阿仁……我要去读书……学习怎么喜欢看书……我要能听懂你说的话……”  少女的哭声回荡在静谧的破烂巷道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