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37、没有好处,你为什么要救人(三更)

137、没有好处,你为什么要救人(三更)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0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3
    没错,那位山下智子比石涧仁还先报警!  什么嫌疑人?  两名警察带着怀疑的眼光查看了石涧仁的身份证:“你做什么工作的?”  石涧仁想了想:“我有在美术学院做绘画模特,这样跟王教授认识的。”  其中一个警察的眼神很明显的带过点鄙夷:“美术学院的模特?不穿衣服的那种?!”  就算在场有高中生,石涧仁还是点点头:“嗯,我不脱裤子的。”  很明显那夫妇俩站在病房的门口满脸揶揄的冷笑,还相互用日语交流了几句,抱着鲜花站在监护室窗外的少女本来很诧异石涧仁的身份,但听见日语更诧异,可她这时候居然表现出来是一动不动,还悄悄拉下头上的墨镜戴好。  警察对不脱裤子的模特已经没什么好感了:“这位外国友人怀疑你在图谋王教授的财产,听说你这段时间频繁出入王教授的家,你跟我们到派出所去配合调查,看跟王教授的突然病倒有没有关系。”  石涧仁先是难以置信:“什么?我图谋王教授的财产?我跟他是朋友,他这几天都是我在二十四小时照顾!”然后片刻就冷静下来,看向满脸都有得意之色的夫妇俩:“你们确认这是王教授的儿子儿媳么?他们的父亲病倒在床上昏迷不醒,他们这个时候脸上一点点悲伤担忧的情绪都没有,你们不觉得不正常么?”  夫妇俩可能真是得意忘形了,没能控制住表情,这下看警察都转头过来就脸色陡然大变,女人用日语飞快的小声说了句什么,那男人脸上就变得哭丧着过来掏出自己的证件,然后尖利的女人声音开始回荡在病房外:“朋友?一个人体模特会跟教授是朋友?你在说假话!你就是个棒棒,家属区门口的保安都认得你,说你是街头的棒棒,每次到我公公家就是做清洁的。一定是我公公好心雇佣了你,结果你贪图他的财产,谋财害命,才让我公公昏迷不醒。如果不是我们赶回来,你肯定就得逞了!”  这个指控就更加严重了!  石涧仁睁大眼看警察反应,其中一名真的接过了两本护照,然后护照里还有一张合影的照片,显然就是王汝南跟另一位老太太。还有这年轻夫妇俩加一个孩子,照片上还按照老规矩在洗印的时候每个头像边写上了楷体的名字,这对夫妇的名字原来是叫王希庭和何思曼,原来都是中国人!  虽然护照上他们已经是日本人了,但他们跟王汝南之间的关系是不容置疑的,反而是石涧仁愈发显得百口莫辩,就算明白面前两人不过是二鬼子,警察还是态度好好的把护照递回去,好像稍微没服侍好一星半点,就会变成国际纠纷丢了中国的脸。这种深入骨髓的洋大人气质都上百年了,石涧仁在山里长大真不清楚。  因为另一名警察狐疑的看着他:“你说你没有别的居心,为什么要跑去救他,为什么要照顾他,别跟我们说你是他朋友的鬼话,我们还没听说哪个棒棒和教授能当朋友的!”  得势不饶人的山下智子还再补一刀:“公公的医疗费用也是你给的,你并没有找我们要,这不是装好人套近乎,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么?傻子才会垫付几千块的医疗费!”  警察居然点头:“对,你如果没有好处。为什么要这么做?照常理说不通啊。”  石涧仁真的匪夷所思了:“就算在路上碰见个素不相识的老人昏倒,我也会伸手扶的,何况他是我的朋友,哪怕我倾家荡产也要给他付医疗费用。君子之交淡如水,钱财有什么重要的?”这种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传统美德,居然会被怀疑于情于理说不通?  嗯,石涧仁认为是美德的结果就是两名警察马上决定带他回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这太不正常了。  清者自清,深吸一口气的石涧仁不认为这个时候展开中华美德是什么的辩论有多大用处。起码自己只要能联系上洪巧云,找到能证明自己跟王汝南交情的人,问题也应该引刃而解,况且这个时候他更怀疑的是这夫妇俩为什么要诬蔑自己,在这里跟他们吵闹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更让他有些说不出话来的是这两名警察的态度,那句照常理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自己脸上,这个社会已经冷漠到这种地步了?  最关键是执法者居然是用这样的角度来衡量常理?  所以他觉得跟这种思维讨论是更没意义的事情,点点头就跟着走了,只是临走叮嘱楼道边伸头的护士,王老爷子估计一天大小便有七八次,如果有护工之类一定要注意多更换。  没人注意到那个站在窗边慢慢用那束花遮住自己脸的少女,纪若棠就好像一副可以移动的花架一样,悄悄等石涧仁被警察带进电梯,她就无声的溜到消防通道边,一把扔了那束几百块的鲜花就猛的往下跳跑,带着气都喘不过的急迫冲到医院大楼门前朱师傅开的那辆车边拉开车门跳进去:“跟上!跟上前面那辆警车!”  把手里报纸折起来的朱师傅惊讶:“跟踪警车?!糖糖,你在拍电影么?”  但专业司机开车的娴熟已经成了本能,黑色大众车带着轻巧的启动不作声色跟上,朱师傅非常好奇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女高中生却静静的靠在后排座位上,闭上那双人见人爱的笑眼,好像在思索什么东西。  从后视镜里看见这副样子的朱师傅,好像看见了那位同样表情同样动态坐在那的纪总,没再说话,而是把专注力放在了跟踪上,尽量相隔三四个车身不被发现又不会被红绿灯甩开。  可他刚刚有点跟踪上瘾,后面睁开眼的女高中生气定神闲的开口:“朱师傅,你把我放在那个红色栏杆处那里,然后继续跟上,确认那辆警车最后到了哪个派出所,然后再到这里来接我,你清楚了么?”  自己女儿都比纪若棠大的司机连连点头:“知道了,我会随时打电话联系的……”好像这一刻他喊不出那个糖糖来了。  拿着移动电话跳下车的少女身上还是充满了鬼机灵一般的活泼,可站在烈日当空的路边,却带着点沉着的老练,就是不动声色的那种沉静,稍微体验一下室外高温,就快步跳跑着窜进路边这家肯德基店。  石涧仁终于如愿以偿的坐进衙门……不,是派出所了。  这也是体验。(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