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42、含苞欲放的白莲花

142、含苞欲放的白莲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9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3
    一件宝蓝色的露肩裙子,胸前上沿还有珠花点缀,带着卷曲的长发看似随意的从一侧顺着搭在肩膀上,上面扎了个金色的珠花,看看闪烁的星斑,应该也不便宜。  但石涧仁难得的对眼前华服丽人只看了一眼穿着打扮,然后却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的眼睛上。  实话说,要面对这样一双眼睛,保持平静的态度端详,是需要点承受力的,寻常人光是去对看别人的眼睛都很难做到了,更何况纪如青的眼睛里充满威严和审读!  和她身上漂亮的华服恰好形成反差,纪如青的脸上只有严肃。  母女俩在一起,一眼就能看出遗传学的特征,同样的脸型和下巴,只是岁月在纪如青脸上已经刻下了痕迹,哪怕她在用高级化妆品和保养品掩盖,肤色也变得有些蜡黄压不住那种憔悴,原本和女儿差不多的卧蚕也蜕变成了眼袋,在别人眼里这几乎是雷同的眼睑下弧线,在石涧仁这里却有偌大的区别。  更不用说那纹出来的眉毛早已脱离自然的清新,更多是顺着眉骨上沿透出凶狠气息,这一点从她有些削瘦的颧骨和下颌骨凸显也能看出来。  迄今石涧仁都没有问过纪若棠她的母亲是干嘛的,女高中生也不说,但显然眼前这样一个四十出头的女子……石涧仁第一反应居然是很想拍个照给洪巧云看看,如果她以前的气势再坚持几年,估计就会变成这样。  严厉到有些刻薄,这种刻薄甚至也针对她自己,从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坚决!  这是石涧仁下山以来看见第一个觉得有前途的成功人士,虽然灵性不足勤勉有余。但勤能补拙在历史上不胜枚举,很多群雄争霸的时候,天才绝绝的家伙都早早被干掉了。因为他们太过引人瞩目,反而是那些不哼不哈的平庸者持之以恒的获得了胜利。  天下争霸或者商海浮沉不是艺术大赛跟体育竞技。获胜的不见得就是条件最好的,往往比拼很多方面。  只是让石涧仁微微有点遗憾的对方是个女人。  古时候有点歧视女人,争霸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只是工具或者陪衬,石涧仁多少受了点影响,但现在有这种感觉还是他有下山后的经历,清晰的感觉女人很容易受到情绪影响,容易不理智的坏事儿。况且他在纪如青身上还看出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朦朦胧胧的只怪自己学艺不精,将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在阅历方面真的还差很多。  譬如眼前,原本只是一个电话询问女儿在医学院干嘛,纪若棠娇柔:“书法老师生病了,我来看护……”最后可能有那么点空的纪如青就买了束鲜花过来,站在面前了。  但只是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老王,纪若棠就拉着自己的母亲介绍给石涧仁:“大叔是个很好的人,差点为了救这个朋友被关进牢房里,但是还要照顾他!这是我妈妈。今年还很年轻啦,很好看的对不对?”  真的,到这个时候。石涧仁依旧没听出什么潜台词,他又没相亲的经验,专注于正式的观察这个比较感兴趣的女人,比宋青云更务实强悍的女人,洪巧云跟她相比就是个呆在校园里的书生,哪像这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丛林里母狮子的气质。  所以纪如青的目光很快就从懒洋洋巡视,变成盯着猎物一般的专注:“这就是你叫走了法务部的律师,后勤部、技术部七八个人,还找到了柳阿姨一起从派出所弄出来的那个人?”  纪若棠双手使劲搂住母亲的手臂认真:“他们冤枉他!冤枉他害了里面的老爷爷。还说他贪图老爷爷的钱财!”  没想到纪如青的双目却如同鹰隼一般不动分毫的看着石涧仁:“不会,他不是这种人。你不贪财……看你的眼睛就知道,对不对?”最后半句是对着石涧仁说的。年轻人笑了笑。  这就叫阅历。  其实五六十岁的人很多都能看出点什么来,哪怕没学过相面,生活的经历都能积累一些样本,纪如青这样成天在尔虞我诈的生意场上摔打,层次比耿妹子那个在码头接触的广泛面显得精深多了,有些锤炼心得几乎是必然的,当然还得有点天分。  但也仅此而已:“好了,已经看过就行了,晚上妈妈要去参加一个酒会,我让老朱送你回家!”  纪若棠拉着母亲的手臂撒娇:“再坐会儿嘛,几点的酒会,跟什么人,非得准时到么?”嘟嘴和跺脚摇晃肩膀的动作都用上了。  所以回过头的纪如青脸上终于透出一股母狮子的舔犊深情,无可奈何的摸摸女儿脸颊:“淘气!哪有让市领导等我们这些商人的,还有陈叔叔蒋伯伯他们,好了,你想在这里玩会儿就玩会儿,十点以前回家,记得睡前把e小调协奏曲拉一遍,还有那套新的睡衣我已经让人过水洗过,可以换了……”抬起头来对石涧仁伸手:“看得出来你是个蛮干净的年轻人,照顾好糖糖,回头有空再聊,对了,你把身份证我看看。”  石涧仁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母亲会跟女儿说这社会很糟糕,却又能培养出这么个满眼干净纯真又机巧的女儿来了。  相比那个只会溺爱孩子的宋官员,这位外表强悍内心柔软的母亲显然在女儿花费的精力更多,也许从女儿角度还不能完全理解,但可以说她才是懂得怎么让女儿既不脱离这个社会,却又不污秽其中,有点莲蓬荷叶呵护着白莲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她甚至能看出来石涧仁对自己女儿也没什么图谋,或许她更清楚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比较依恋,不得不心软的放女儿在这个环节沉溺一下。  他真的递过去身份证看了看就还回来,握手交错的感觉手指很干燥却略显冰凉,石涧仁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蛮干净,这就是纪如青对石涧仁的评价。  其实稍有眼光的人跟石涧仁打交道都会有好印象,干净又没有威胁的温润如玉,这种态度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  所以说跟石涧仁折腾嚷嚷,平地起波澜的人,从那个内衣店的小姑娘到后来的男生,再到王汝南的儿子,多半别有所图,不然谁会跟一杯温开水作难呢。  原因很简单,他的善良反衬了某些人的恶毒,他的智慧凸显了某些人的冥顽,他的博大提示了某些人的褊狭,他的光明照耀着某些人的阴暗,他的学问、好学更比较出了某些人的昏乱刚愎不学无术。  所以他这样的存在就成了对恶人蠢人糊涂人的挑战,成为某些的奇耻大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  于是在石涧仁的协助下,纪若棠很不高兴的站在石涧仁旁边摇摆他的衣袖,嘟着嘴看母亲温柔但坚决的走上电梯,门关的那一下,石涧仁几乎能读懂那个女人眼里的无奈和眷恋,可能陪着女儿无忧无虑的玩乐对这个女人才是种奢侈,甚至有种刻薄得故意对女儿不那么亲密。  但嘟哝着摇摆的女高中生却没什么戾气,无意识的在医院地板砖上跳格子:“看嘛……看嘛,动不动就这样,本来高高兴兴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又要走开!”松开了石涧仁的衣袖,背着手自己一个人单腿跳格子的动作很娴熟。  石涧仁好像忽然就看见,也许过去无数个日子,当这位母亲转身离开以后,这个孤单的小姑娘就这样一个人跳格子,可能这种略显单调但能让人专注的小游戏,能让这小姑娘分散了精力,驱散那些无法享受亲情的寂寞。  相比之下自己过去一直都有那个老头子陪伴着,虽然无爹无妈,却幸福多了。  想到这里,他笑着坐在旁边椅子上看得有些出神,女高中生偶尔瞥见了,也笑,继续跳。  这就变成带点舞蹈脚步的蹦跳,脚尖轻启,双手摆开,加上今天藕青色的公主裙,真的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清新脱俗,有两个过路的护士看了都有些目不转睛。  电梯门再次打开,不是去而复返的纪如青,而是那王希庭夫妇,从日本归来却不照看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一直在外面干嘛?(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