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52、什么才叫专业人士

152、什么才叫专业人士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5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5
    迷信迷信,就是要让人迷得神叨叨的信进去,主观上认定了这套说辞就是自己的人生哲理,拒绝听其他的劝说。  但只要能打破这种信任,哪怕有一丝几不可闻的裂缝,整个迷信就会开裂崩塌。  小到封建迷信求神拜佛,大到个人崇拜群众运动,都是一样的道理。  这其中没什么对不对的,帝王将相都爱搞这一套,现代都还有外国君王说是天授神权呢,更不用说那些宗教神鬼论了,石涧仁不在乎这个,但显然他的不在乎,带动的却是纪如青的行为,进而影响到了冯大师的底线,也许作为这几年最笃信他的纪如青,要是真的被这个看起来很亲密的年轻人回头一说动,自己辛辛苦苦建立好几年的口碑,就全部倒塌了!  所以这会儿的口气很不客气。  纪如青终于确定自己带来有点傻乎乎的年轻人才是今天的关键!  但石涧仁终究还是那个不太一样的年轻人,轻轻掰开纪若棠有些着急的手指,迈步朝面色铁青站起来的大师走过去,十七岁少女不由自主的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过去。  石涧仁看都不看满脸疑惑不解的齐老板纪老板,热情的伸手一把握住了冯大师的手很用力的摇:“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您对《训子文》,《三世因果经》的研究让我茅塞顿开!很有见地……”在对方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中,展开另一条手臂干脆抱住了这位道士,在对方耳边轻声:“齐先生是曾有牢狱之灾,好了,好好帮纪总。”  冯大师连身体都僵硬了一下,原本可能还有些鲁莽的挑战之辞。这会儿真是硬生生的吞回去,石涧仁已经和蔼可亲的松开手转身,旁若无人的离去了。  站得最近的就是纪若棠。好像听到点什么,使劲眨巴一下笑眼。最终选择也跟出去,穿过秘书助理之间,走过茂密的松树林,看石涧仁放慢脚步,才蹦跳着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怎么了?大师……他看着怎么有点不对劲了?”  两人离开的时候,隐约听见那位冯大师终于重整风度开始谈到齐定海曾经有过的牢狱之灾,这会儿已经夕阳西下,夏日午间银盘一般炙热的太阳。这会儿变成红彤彤的蛋黄似挂在天边,道观里似乎在敲钟,有点暮钟朝磬碧云端的味道,意境深远。  石涧仁顺着道观长廊树荫间这么多走几步,信步悠闲体味这种感受,纪若棠就再也不问刚才的问题,并肩走在他身旁,不时抬头看看周围环境,有点新奇往日到这里来,怎么没注意到这别样的风景。  慢悠悠的两人一直走到停车场边。从宝马车司机手里接过雪花,看小白狗在山野绿地疯跑,石涧仁却娴熟的在树林边草丛中抓到两只蚱蜢。放在帕萨特后排中间的杯架里让它们斗着玩儿,就逗得从未见过斗蛐蛐的少女嬉笑不已,差点连狗都不管了。  他真的有泡妞潜质,还是大潜质。  最多二十分钟后,纪如青就带着那齐定海出来,笑着先送走了齐老板,再让自己的宝马座驾离开,自己信步过来靠在打开的门边,看驾驶座上抱着狗发呆的石涧仁。后面跪在座椅上乐淘淘的女儿:“要不要进去跟冯大师吃个斋饭?道观也叫吃斋饭吧?”  语气和俩三小时前轻描淡写让小布衣好好陪女儿,已经有天壤之别。  石涧仁听出来她的试探。笑着回应:“本来就是道观和清真寺才叫斋饭的,后来佛教盛行。大家才把和尚吃的饭叫斋饭,不用了,我回医院,送您和纪小姐……”  纪若棠在后面打断:“叫我糖糖!”  纪如青再看一眼女儿的新玩具:“是不是在神仙眼里,我们就跟这蛐蛐一样渺小逗着玩?”  石涧仁嘿嘿两声没答复,这已经涉及到世界观和哲学领域了,得长篇大论。  纪如青却打开副驾车门坐进来:“走吧,本来肯定要跟姓齐的再勾兑一番,结果刚才忽然提到他曾经有牢狱之灾,未来如有不慎还有凶险,放下三万块的供奉就心神不宁的跑了,看来以后还会来,我们到山下一家餐厅吃饭。”  石涧仁不羡慕同行收入,把雪花送到后面,打着车开始调头下山,纪如青仿佛不在意他听没有:“四年多前吧,糖糖刚上初中,我也面临很大的转折点,偶然来这道观上香抽签,结果遇见他给我解签算卦,最后一举成功,四年来虽然颇多波折,但总体还是越做越大,我认为冯道长还是有很大帮助的,虽然现在想来有些疑点,没那么神奇。”  司机点点头:“帮助非常大。”  纪如青目光明亮的单刀直入:“所以你才放过了他?!”一直在后面支着耳朵的小姑娘安静得很。  石涧仁不否认不承认:“人是需要信仰的,无论是宗教、党派还是精神,当你在彷徨犹豫的时候,需要有信仰让情绪稳定,心态平静,那么过去这几年,你真信了自己是好运连连,气势如虹的做事,在遇见机会的时候敢拼搏一下,他主要跟你提到的东西又没什么大错,还能帮你冷静判断,自然能帮到忙,因为你真觉得自己如有神助啊。”他不知道心理暗示这词,但表达的就这个意思。  纪如青比洪巧云成熟老练多了:“他跟我主要提到什么?你怎么知道。”  石涧仁笑了:“这也是个异类,他引用的字词基本来自《训子文》和《三世因果经》,前者是明朝贤能告诫后人为人处世的,因为里面有大段的古时候算命对话,所以听起来很玄,是高级算命先生喜欢用的教材,后者嘛……哈哈哈……”说到这里石涧仁真忍不住笑:“这书是古时候杜撰的中国佛经,他在道观里面讲佛经,也算是跨行业挑战了。”  纪如青目光更明亮:“意思是说他所做所讲的一切,都在你这个棒棒的了若指掌中。”  石涧仁没有普通人的客套:“我是专业的,他是业余的。”  纪如青楞了一下哈哈哈:“糖糖,真的是你在街上捡到的棒棒?具体过程重新给我说一遍?最详细的那种。”  石涧仁耸耸肩:“没什么可以详细的,齐定海,我不知道他对于你的重要性是怎么样的,首先他肯定涉及一些暴力犯罪的事情,甚至坐过牢,这点从他的习气风格还有那个司机的穿着打扮气质,都能看出来,如果您跟他涉及到的经济往来数目比较大,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商人,凭什么能聚集起大笔资金,这就很值得画上问号了,坐牢和会赚钱不一定矛盾,但是他真不是个赚钱的料。”  纪如青亦非常人,顺着山路远眺那已经灯火阑珊的城市:“他……的确是白手套,提供资金到我这里来洗白的……”  看似什么都懂的小布衣这会儿不耻下问:“白手套?洗白资金?这个我不懂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