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53、恐怕还是要一分价钱一分货哦

153、恐怕还是要一分价钱一分货哦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9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5
    酒店集团老总还真解释:“总有些钱权交易,大量见不得光的资金在某些人手里要拿出来投资,但实际持有人不能抛头露面,支到前面来的人自然就好像一只白手套,掩盖了指纹,然后这种钱拿到我这样的集团来投资,最后得到回报抽走,就是干干净净的商业所得,多的就不用说了,这个社会都这样。”  石涧仁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却也不多问。  纪如青看着车都到了山脚,指了个方位和地名,前出租车司机娴熟的转过去,一直没吭声的纪若棠忽然在后面开口:“那……冯大师就……不是大师,你怎么还要他帮妈妈?”原来这机灵的小姑娘听见了一星半点。  石涧仁不需要回答,纪如青都赞许的半转身给女儿解释:“没错,刚才你们走了以后,我好像忽然觉得以前对他的迷信有点可笑,再看他给姓齐的解释什么都觉得漏洞百出,再仔细分辩他也就是擅长利用一些模凌两可的话来套话察言观色,应该可以列为神棍,但我自己心里清楚以后,更方便带别人来观察啊,好像换一个旁观的角度,在大师面前很多人都会泄露出不少的信息来,同时也可以作为一种交际手段,你说呢?”  十七八岁的少女也恍然大悟点头,看看人家这是接受的什么教育。  石涧仁补充一句:“一般来说,只要不伤天害理,我真不好多说什么,其实找这样的人算命求心安,多数时候其实都是自己心虚……对不对?”  纪如青哼哼两声有总裁范儿:“你是没见过那些热衷于拜佛吃斋看风水的官员,就跟你说的一样,他们也觉得自己仕途升迁。手脚不干净以后更想神明保佑,比我这……狂热多了,起码也得保住官帽子啊。你想不想赚这份钱,我帮你介绍……”  石涧仁平静:“君子爱财取之以道。我无法改变某些东西,但努力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纪若棠在后面轻轻伸脖子,嘴皮动了几下还是没出声。  不过话头一转,纪如青居然看石涧仁:“待会儿吃饭,你给我专业的把生辰八字算一算?我跟糖糖的都算……”一边说还一边翻开自己的手包热切:“还有我办公室的这些员工生辰八字,我天天都带着的,你给我算算!”  晕死,原来她还是信这个!  石涧仁啼笑皆非:“我说的专业是科学的察言观色。不是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今天听纪,小棠他们学生叽叽喳喳说那个什么星座,我都觉得头晕!”  纪如青怀疑:“不是吧,我知道,要供奉对不对?泄露天机要弥补对不对?你开个价,我给!我懂你们行规的……”  石涧仁哭笑不得:“如果,我是说如果,您真想对你的员工生辰八字做个整理,由此判断他们哪些人更适合在你的公司上班。我建议你可以让我坐到今天小棠那个座位去,你照常叫人来给你汇报工作谈话,我帮你看人。这是我的专业。”  说到这里,小布衣其实也有点小兴奋,特么学了十几年,终于可以正儿八经的批量观相,真的做个幕僚一样帮忙看看人,这才是自己作为谋士的基本功能啊,现在这些能谋善断的技能全都是副业,那种专业不对口的痛苦,很多大学毕业生可能都明白吧!  纪如青惊喜:“真的?所有人都能看?”  石涧仁打批发:“没问题。只要你能喊来挨着排队看,可长可短。简单的人看一眼就行,复杂的也不过多看几分钟。大概敬不敬业,对公司忠诚与否,有没有做小动作,*不离十,你忙不过来,找几个什么管理人员坐在那跟他们挨个谈话都行,我就做这个的。”  太想做这个了,奶茶店迄今为止看起来复杂点的也就林岳娜,杨德光这些基本都是一眼望穿,连赵倩和耿海燕都没多复杂,完全的英雄无用武之地,说到这里小布衣都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开始。  纪如青却沉稳下来,稍微带点笑:“这时候我才相信你身份证上的年龄是真的,你终于有点年轻人的兴奋和朝气了,其他任何时候都温吞吞的,这就是你主动要求跟着来看大师的原因,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石涧仁已经懒得解释了:“相信我吧,我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想过把瘾,憋得太难受了,免费服务……哦,不,按规矩还是……二十块一个小时吧,毕竟我的判断会影响别人的工作和生计,虽然我没什么愧疚的,但象征性收费就算是报答了小棠的信任,对吧,我们一直都是这个价钱的。”  纪如青脸上表情连续闪动,本以为又是绕着弯子要钱,结果被低价震撼了:“你……真是专业的?”对比山上那位冯大师动不动每次都几千几万还漫不经心的说随缘,这真是棒棒价!  信奉一分价钱一分货的纪老板终于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纪若棠已经在后面咯咯咯的笑起来:“对!就是这个价……就这家,这家的鱼好吃!”  可石涧仁刚刚把车下,走进饭店柜台边,他的移动电话就响起来,护士的声音有些慌乱:“王……先生的情况很不好,我们联系不上他的子女,只好给你打电话。”  吃惊的小布衣立刻就决定赶过去,纪如青说自己又不会开车,干脆一起过去算了,石涧仁还眼明手快的在柜台买了两盘南瓜饼和芙蓉糕在路上吃,纪老板已经坐到后面跟女儿一起了:“我发现你真的很会体贴女孩子嘛。”  石涧仁检讨了一下:“是吗?我觉得我现在是司机或者随行,应该把你们服侍好吧?”  对啊,古时候的谋士在老板饿了的时候,割自己腿上的肉来烤串,把儿子煮了炖粥都有,这样的服务精神到了今天怎么就被曲解为体贴女孩子呢?  纪如青摇头:“我不相信你没女朋友,你这名堂有点多……”  纪若棠眼睛立刻明亮!  石涧仁只能闭上嘴不争论。  顿了顿,少女关注的是另一面,悄悄撑起来用纤细的手指挟了块南瓜饼示意喂给石涧仁:“王爷爷……情况不好了,我看你没什么悲痛?”  自己师父去世都没有多悲痛的石涧仁还是伸手自己接了慢慢吃:“可能失去朋友的悲痛是放在心里,不用做给别人看,我也不需要做给谁看,现在只希望他真的安心,他那一双儿子儿媳可不怎么地道,学校方面,现在又处在放假的阶段,我……算了,还是过去先看看情况,毕竟他的直系亲属子女在那,有些事情不应该我开口。”  纪如青已经连续嚼了两块芙蓉糕,手一挥:“没问题,我给你办了!”  总裁发话,那倒的确不是个事儿。(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