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79、做大事的人,抛妻离子是斩断烦恼

179、做大事的人,抛妻离子是斩断烦恼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83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7
    半小时以后,匆匆赶回老婆婆家拿了自己那几个手提塑料袋和棍子,告别担心的阿婆,返回每天摆摊那个地方,赵倩无比惊慌和不可思议的看见了石涧仁,自己的父亲,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惊慌是因为除了自己的父亲,石涧仁和那个男人都浑身是血!  不可思议是因为石涧仁双眼明亮,一点没有失血过多的萎靡,还居然驾驶着一辆黑色的别克牌轿车,放下墨黑的驾驶座车窗让赵倩看见了血迹的同时,给她指指后面车门:“是你父亲么?”看赵倩呆呆的点头就简短:“上车!马上走!”  难以置信的姑娘打开车门,看着后座上一身灰色西装,双眼却充满亢奋的父亲,赵倩忽然觉得无比的陌生,反而是那个前座的男人才更真实,只来得及匆匆坐进去把东西堆在两人之间的座位和脚下,对着父亲却说不出什么话,就双手抱住驾驶座的头枕:“你……怎么了?”  石涧仁的声音都充满健康:“没怎么,抱这个倒霉蛋沾了一身的血,我的旧衣服带上了吧,赶紧的,稍微走远点找个地方清洁换了。”  那个把全身挤在副驾驶座的男人有气无力,却勉强挤出点笑容:“你……才倒霉……嗯,我也是活该倒霉……”  赵倩都几乎站起来了,双手再抱紧点前面头枕确认:“你真的没受伤?怎么搞的,这些天你在干什么,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一边说,一边不太相信的伸手到石涧仁胸前那些大块的血迹上面摸,电影里面不是有很多这样的情节么,看着好像没事。结果其实腰间遭了个大洞,过一会儿就死翘翘了。  但很显然石涧仁身上的t恤没有半点损伤,纯粹就是面料沾染了黏糊糊的液体。由于两个人凑得太近,赵倩还有发现:“你没洗澡?没换衣服?这些天你都没洗衣服?味儿都馊了!”  艺术女生的关注点是不是真的有些怪异。石涧仁没好气:“我只想又快又省的赶紧把你父亲拽出来,哪有时间去洗衣服晾衣服的,赶紧,跟你爹说话去,别来打搅驾驶员!”  赵倩怯怯的转头看那个抚养自己十多年的父亲,不过才分别一年多,但这一刻还是手指能触碰到的那个年轻人更真实可靠一些。  因为她父亲眼里的目光太陌生。  而且赵子夫这个时候的表情从看见女儿就变得呆滞。  直到别克轿车在繁华闹市倒车掉头,他才看着眼前可以确认的女儿开口:“小……倩?小倩?你。你跟杨先生认识?你们怎么……怎么杨先生你是因为小倩才……”  这时候的石涧仁对他就没什么客气了:“你最好是闭嘴,这会儿我懒得跟你多说,等你恢复成了正常人再说。”  后排座的赵子夫睁大了眼,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再怎么睁大眼也没他女儿好看,但有种莫名的惊骇:“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在做什么?”  石涧仁皱眉从后视镜看了看:“赵倩,我建议你最好坐在前排座椅间,挡着防备你的父亲来袭击我,这桂西的山路可到处都是悬崖。别我们俩给你父女二人陪葬,那就太不划算了。”  小白花毫不犹豫的就照做,她身材真的很苗条。竟然可以勉力卡在前排座椅中间的宽大扶手上,警惕的看着自己那个脸上不停扭曲神色变化的父亲!  也许在家乡对于传销的无数传说,让她这个时候真觉得自己父亲已经变成了怪物。  可那个满身是血的家伙把自己的头靠到车窗那边咬牙切齿:“陪葬?我巴不得拉这所有的传销者去陪葬!你们都是疯子!”  话音刚落,后面的赵子夫果然就暴怒的弹起来,不过和赵倩魂飞魄散的展开手臂没接触,直接扣住了他前面副驾的家伙:“我们是伟大的事业,奇迹就在身边,你这个不可理喻的顽固分子,你对这个社会完全没有感恩的心……”  被锁住喉咙的伤员挣扎。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依旧马不停蹄的反击:“傻子!愚蠢的傀儡!明明自己就是个做传销的,被骗成这样了。还以为自己在干什么崇高的事业!你们才是社会的牺牲品,垃圾。这个社会就是踩在你们身上,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你们这些社会底层活该就……”可能太过激动有点呛着了,这家伙居然空空空的剧烈咳嗽起来。  赵倩已经下意识的转身抱住了石涧仁的头枕,嗯,她那细细的胳膊当然也顺势把石涧仁的脖子抱住,有些惊恐的看着旁边两个男人打斗,又尽量把自己纤薄的身体挡在驾驶员的侧面,试图尽可能降低打斗对驾驶员的影响,因为很明显,石涧仁快速的把小轿车冲出了面积并不大的市区,很快就开始翻山越岭,除了有点发黄的车灯范围,包括车厢里面大多都是黑暗的,只能听见那两个男人在不停的争吵打骂,其中甚至还有头部撞在车窗玻璃上的砰砰声,很吓人!  石涧仁嗅着姑娘的清香,真心感受到了她的保护,腾出手指扒拉开脖子上的胳膊,真光滑:“好啦好了,他们两个都是极端分子,等他们打,喂,老赵,小庄可是伤员,要是你把他弄死了,你就是杀人犯,并不是在捍卫你的传销事业正确性哦。”  穿着粗气的赵子夫似乎松开了一点手,可被称为小庄的伤员继续破口大骂:“你们就是一群社会的可怜虫!神秘兮兮的搞些热情待人、感恩敬业,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做正当事业的了?你们就是传销!骗人的传销!就跟这个社会一样到处都充满欺骗!”  石涧仁用手指引导赵倩:“跟你父亲亲近一下……”再把手指伸过去戳戳副驾驶:“够了够了,你现在多处受伤,太激动气血上涌,真的可能死人,安静点不行么?”  没想到这人根本不领情:“你也不是个好东西!我听见你跟他们胡说八道那些东西了,你在犯罪!你在教他们更隐蔽更险恶的骗人!你才是最坏的……别以为救了我的命,我就会感激你!”  赵倩已经怯怯的伸手去触碰自己的父亲了,可山里面的公路上真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全靠前面车灯有点余光,她的手伸到一半就停住:“爸……?”耳朵却无比诧异的听着前面的大骂,对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奇怪极了,甚至有点八卦的好奇。  毕竟家里欠的钱已经还了,自己的父亲也真的从那个魔窟一样的地方出来了,赵倩发觉自己其实是很想笑的,随着车体在山路上蜿蜒冲刺,她一直最纠结难过的那些事情都烟消云散了,剩下……只要面对他就好了,其实跟他相处根本就没有什么困难吧,起码比现在要接触父亲轻松多了。  石涧仁理都不理副驾驶的臭骂,不满后面的乘客:“老赵,你知道你老婆女儿过去一年多过的什么日子?老婆想跳河,女儿要卖身,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养家糊口,不能让妻儿吃饱穿暖生活安逸,你还有什么脸跟我说干事业,最起码的伦理道德都没有了,你还敢说你成天把感恩的心挂在嘴边?赶紧给女儿道歉……”  副驾驶显然觉得大解气,不吭声的听。  可寂静的车厢里沉默了好几秒,赵子夫居然才冒出来一句:“那……不是还没跳河么?女人都是这样一哭二闹三上吊,如果为了这些事情停止自己的脚步,那才是人生的悲哀,他们根本就不能理解我们这个特殊的行业,我们为了中华民族复兴……”  副驾驶哈哈大笑,简直大快人心:“看!看这些……”估计把自己真噎住了,一下没了声。  石涧仁正好看见前面山路边有个草丛缺口,方向盘一转把车头戳进去还开了几米:“算了算了,你先闭嘴那些夸夸其谈的东西,得把这家伙先包扎了。”他也想顺势把血衣换了。  可打开车门赵倩却比他更快的跳下来,一把就抱住了他的手臂,因为自己亲生父亲刚才那几句话简直让她如坠冰窟。  刺骨的心寒。  原来救出来不过只是个开始,这样的父亲,她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你……你们究竟怎么出来的。”  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宁愿朝着石涧仁哭,也没法投进父亲的怀里。(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