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80、自省的星空

180、自省的星空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8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8
    怎么出来的?  抛砖引玉的展现自己聪明混进去不过是第一步,接着各个击破的挑拨离间,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利用人性的贪婪制造矛盾,让河滨新区数千名传销分子的骨干和上面最主要的头目之间内讧,这对于一个谋士来说,简直是最能体现个人才能的经历。  三十六计除了美人计,其他都可以用得上,要是那个估计已经丢了命的银领副总有纪如青那么好看,石涧仁在充分发挥的前提下,没准儿也会用用美男计。  本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上几天几夜,但石涧仁只是轻飘飘的一句:“那不重要。”  对赵倩来说,那的确不重要,只要能把她的父亲弄出来就够了,所以在石涧仁的鼓励下,还是坚持着伸手扶住父亲下车来:“爸……”  赵子夫长叹一声抚摸女儿的头发。  石涧仁只开了示宽灯,借着那微弱的灯光把自己身上的T恤长裤脱了,换上之前的旧衣裳,又把自己的换洗衣服拿来给副驾驶的伤员换,可这时候赵倩才看见被石涧仁拖下来的这家伙腰圆体阔的是个高大胖子!  连做惯了搬运的棒棒都有些吃力,扒了对方的衣服,找寻几个伤口勉强用周围摘下来嚼烂的草汁敷住,又捡了两根树枝把打断的手臂做成夹板用自己撕开的衣裳捆扎好,最后才把自己最宽松的一件T恤艰难的帮对方罩上。  石涧仁的块头就已经比较强壮了,可在这胖子面前还是差得有点多,T恤几乎是紧箍在身上的,石涧仁艰难的想要把他重新扶上车,尝试了两次都因为这家伙好像有条腿也伤了,很难:“喂!老赵你不来帮帮忙?你们伟大光明的事业把反对者打成这样,你不帮帮忙?我们必须在天亮以前离开桂西,你懂不懂,现在整个铁林都会把传销人员控制起来了。”  接受治疗已经安静点的伤员忽然又满是嘲讽:“控制?控制有什么用?带头的人跑了,换个地方重新另起炉灶。这些底层的傻瓜被抓起来也不过是只能遣返,把传销的恶果反而又带到各地去,这个社会早就从根子上都烂透了,到处都是尸位素餐的官僚主义。到处都是贪污腐败,根本没人做事,没救了!”  石涧仁居然笑:“哟,我看见你在传销组织里面被打了一顿又一顿,别人逃了就逃了。你又总是要回来劝人走,结果被抓住了就暴打,既然你觉得社会都烂透了,那你还回来干嘛?”  伤员有点暴躁:“我就是不让他们得逞!”  石涧仁拍拍对方的肩膀:“来吧,现在整个铁林的传销组织已经乱作一团了……我们也要赶快离开。”  伤员愣了愣:“都是你造成的,我明白,都是你造成的……对不对?”  赵子夫这时候正在面对女儿:“你要理解爸爸,做大事怎么可能没有牺牲呢,现在吃苦是为了以后更加幸福,你跟你妈现在苦一点没关系。以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赵倩有些不寒而栗,她不知道怎么反驳,好像父亲说的都是正确的,可好像又哪点不对劲,也许正是这种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歪理邪说彻底的让赵子夫自己都信进去,没有半点愧疚,对老婆跳河,女儿卖身的说法竟然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所以听见石涧仁的叫喊,反而是她先转身过去,有点徒劳的帮石涧仁扶那个一直喋喋不休满嘴愤怒的大胖子。  赵子夫也过来却不伸手的站在旁边:“杨先生。刚才他说什么,现在铁林整个公司的混乱都是你造成的?我不相信……”  石涧仁循着搬运重物的办法,尽量把大胖子的身躯压在肩头,缓慢的双脚起蹲。然后赵倩尽量引导帮着推进座位里,等搬进去三人都已经是满头大汗,赵子夫依旧不紧不慢的站在旁边追问:“杨先生,我非常敬佩你的才干,你对我们事业的构想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石涧仁一口打断:“那都是我胡说八道骗你们的,让你们觉得我有能力。才便于我跟你那些高层打交道,对了,你知道在铁林市谁是你们最大的老板么?我估计你真的不知道,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银领结的陈姐,她就是实际上的受益人,至于她背后还有没有上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几个金领结都是假的,掩护她存在的幌子,我挑拨离间了这几个金领结,你都在旁边看着听我跟他们单独谈话的,你没学到点什么?你们不是一直自诩为努力奋斗,专心学习么,一点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都没有,还不如庄成栋这虽然有点愤世嫉俗,但起码能坚持自己原则的笨蛋呢。”  已经坐上副驾驶浑身大汗,却一直没哼过一声疼的庄成栋哈哈笑:“这几年难得有人夸奖我。”  结果石涧仁不留情,转头嘲讽:“你比这些做传销的就多那么点良知,却不懂得这个社会是人来顺应,而不是让社会来顺应你的,面对恶势力的时候不知道迂回动脑,只会以卵击石的正面蛮干,你好意思?”  庄成栋却满不在乎:“反正老子也没想过能活出什么样来,心头痛快就行了!”  赵子夫呆了这么好一阵:“你说陈向菊是实际上的老板?”  石涧仁快速的掰手指:“你看不出来?她是最气定神闲的那个,也是最有影响力的那个,什么董事长、总经理这些不常露面的都是她周围那几个人在安排指挥,所谓的高层不过都是在演戏,包括我也是其中演戏的一员,别成天把你那套成功学理论拿来忽悠人,听着好像是正确的,你所谓的勤奋用力完全走错了方向,古人几千年前就搞懂了,你们就是在搞邪教,哪朝哪代都有你们这样的花架子,走了……”  邪教,没错,石涧仁就是用历史上屡次出现的这种社会组织来定义传销团队的。  赵子夫可能有种信仰被打碎的感觉,扶着车门一动不动,石涧仁不客气的过去掰开他手指往车厢里面塞,赵倩正想过去帮忙,赵子夫突然就疯了一样,转身对着石涧仁开始厮打!  两个男人一下就摔到地上去滚翻,赵倩吓得手足无措,想帮忙分开根本做不到还差点被卷进去,看看副驾驶上的伤员这会儿又幸灾乐祸的笑骂地上的狗咬狗,女大学生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无助的在边上叫住手。  不过石涧仁毕竟年轻力壮,而且赵子夫最近肯定营养不良,稍微用力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跟不上趟,被轻松的反剪过双手压住了没法反抗,可赵子夫却真的如同疯狗一样开始又踢又骂,还要咬人!  石涧仁正想顺手两巴掌打晕了他好赶路,却稍微就是一愣,因为他抬头看见了漫天的星空。  就是在城市里面看不到的那种星空,时间可能接近半夜了,之前在忙碌一直都没注意到,其实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漫天深浅不一的星辰挂在深邃的天幕上,好像有的星星在慢慢移动,又有的充满嘲讽冷笑一动不动,更有忽明忽暗的闪亮就像有无数的眼睛在看。  整个天空好像都被星星照亮了。  赵子夫几乎和石涧仁一起凝固的仰面看着漫天星辰,赵倩顺着石涧仁抬起的头,有些惊呼。  突然的安静也让庄成栋靠在车窗边探头。  任何人站在这样浩瀚的星空下,都会觉得自己的渺小。  也会觉得正在进行的打斗争吵是那么的可笑。  就好像纪如青问石涧仁的差不多,也许在这些星星的眼中,两个人的吵闹就好像斗蛐蛐一样渺小可笑。  好像重新回到了那个清静幽远的山上,在传销组织里面厮混了几天,原本有点烦躁和火气的石涧仁重新宁静下来,伸手拉起赵子夫,还帮他把身上的泥土拍了拍:“走吧,伤员,病人都得治好了,我们才能回家。”(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