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94、出谋划策是副业,鉴人才是本行

194、出谋划策是副业,鉴人才是本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39
    出人意料,还是有几个山民拾掇拾掇自己的东西,也跟着到食堂里面来,把剩下的肉禽什么的递给石涧仁:“看得出你们也是好心,可这世道就是这样,谢谢了,这些东西拿回去也坏了,就送给你们。”  石涧仁笑着让赵倩过来算钱:“干脆找几个寨子的年轻人都来一起喝两杯,其实你们这个事情简单得要命。”  可能在谋士的眼里,什么矛盾都是能引刃而解的吧。  两个女人跟着赵倩到厨房去炒菜,可女大学生还是忍不住老站在厨房和食堂门口看,刚才庄胖子制止对方的行为,她一开始真觉得出了口恶气,可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打斗又吓了她一跳,打得鸡飞狗跳的明显不能解决问题啊。  匆忙的把两盘切好的菜放到桌上,擦着手的女大学生就悄悄坐在石涧仁背后了。  小布衣拿盘子摆在一起:“喏,这就是两座山,有些封闭,交通不便但是物产丰富,如果放在以前,大家自给自足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现在多少都出去看过世面,寨子里还有电视能看到各种新闻节目,自然也有些改变,其实我发现你们有故意协调寨子之间的产品,山脚的做水产品养鸡,山顶的种药材,山腰的开梯田种贡米……喂,赵倩你去把这个米蒸一碗出来尝尝,看起来就好得很。”  山里人对他的态度就跟自家人一般诚恳:“我们这个跟出了名的贡米还是差点,那个古时候真是给皇上的,可能种的就那么几块田,土啊水啊阳光啊,都只有那几块最好,别处都不行,所以产量少而且专门有人收购,我们照着弄,也好吃,但还是差些产量也不大。山里面真的很难……”  抱怨的人也不少,其实多半都有出去打工的经历,要么不适应外面的生活,要么就是夫妻之间开始出问题。总之跑了婆娘的不在少数,越是年轻俏丽的山里妹子就越往外面跑,反而撞得头破血流回来的多半是男人。  道理跟月亮湖那边的寨子其实一样嘛,支着耳朵的赵倩把那小袋米拿进去给了别人,又悄悄溜到门口听。这时候她隐约能懂点石涧仁开始说的那几句话了,自己有兴趣,喜欢月亮湖寨子的蓝色,还可以做点东西,石涧仁也许也能凑合着拉一把,其他的呢,周边这么多寨子,这么多人,各种各样的土特产或者索性啥特产都没有的,都能帮都能拉?  且不说自己都还在找石涧仁伸手。就算叫洪巧云或者那个纪小姐家来,估计都没法填平这么大的规模,现在也才刚刚起步的石涧仁能怎么做?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做。  石涧仁拿一根筷子搭在盘子上:“外面来收购的人,无利不起早不可能不压价的,你们除了默默忍受,就只能积压到某一天就跟我这位同伴一样爆发,虽然我很不赞成这样的方式,但人都是贪心不足的,谁来做这生意都会越来越得寸进尺,这个矛盾既然存在就迟早都会出现。所以要解决问题就抓住这个主要矛盾咯。”  庄胖子似乎听见提到了他,虽然脸上还是气愤,但耳朵明显竖起来在听,几个山民看看他小声:“解决矛盾?我们去把那几个人解决了?犯法哦。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但看那模样要是真逼到头上受不了还是会干点什么。  石涧仁嘿嘿笑:“听清楚,找到矛盾解决矛盾,这是个解决问题的方法,既然矛盾就是这个售卖双方因为路程遥远引起的,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到县城去卖呢?大家这么多人去肯定成本高,但是各个寨子一起。凑一两个人出来到县城租个便宜的小铺面,专门负责帮忙在县城联系销路,那么被人欺骗压价的事情是不是就少得多了?”  山民们顿时有些恍然大悟,有几个喜不自禁的开始小声讨论,但也有犹豫:“其实……以前政府也搞过,还给我们联系过什么公司,但是那些官员就是走过场,根本不关心实际上怎么样,后来我们也就不相信这个了。”  石涧仁理所当然:“别人做官的就是为了政绩来的,除非遇见真的青天老爷,谁会花这么多心思在这种边角事情上,做老百姓的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官员品行上,照我说的去试试看,你们既然都有出去打工的经历,推举一两个能干的家伙出来去干这个不难的,当然这可是肥缺,最好轮流做,不然谁都会变得格外贪。”  他是不吝于把人想得尽量糟糕点,山民们却嘿嘿的使劲拍他肩膀,说山里人当然知道谁才是真心实意为大家的,闹闹穰穰的有人出去给还没走的同伴说这个主意,有人就热烈的跟石涧仁端酒碗喝。  原本侧身的庄成栋慢慢把身子转到桌面这边来,慢慢喝酒,不停拿眼睛瞟石涧仁和山民们握手告别,双方没什么利益关系,就是小布衣帮着出个切实可行的主意,石涧仁还以自己这个山里娃在大城市的经验建议,现在一辆二手面包车也不过两三万块,大家这么多寨子筹钱筹力到省城去买一辆,或者在县里赚点钱补充一下,只要解决了自己没法出运物资的问题,要化解被几个小流氓一样商贩压价的事情,是多么简单的。  赵倩悄悄的帮石涧仁倒上酒,有点敬佩的样子,之前用暴力解决问题真的相比之下有些落下乘。  但送走了山民坐下来,石涧仁却对庄胖子端碗:“如果不是你这么闹腾一下,他们也不会痛定思痛自己干,温水煮青蛙,他们每天都这么过,已经太习惯了,我看搞药材那几个脑子比较灵光,回头一捣鼓多半能成。”  庄成栋悻悻的喝了:“你倒是会抓机会出来做好人,我就是个下苦力的。”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赵子夫突然发声:“那些商贩说不定还会回来闹,他们这个财路被断了肯定心不甘。”  赵倩脸上本来都露出笑容了给吓一跳,石涧仁点头:“老庄你觉得呢?我们仨先走,把你丢在这里吸引火力好不好?”  庄成栋眉毛一挑,明显又要开骂,可不知怎么看了眼石涧仁的脸,嘿嘿笑着灌自己一口米酒:“你说你有办法能让我过得轻松自在,我倒要看你能怎么做。”  没想到石涧仁耸耸肩:“能怎么做,继续呆在这里,要是真有小流氓来闹,那该打就打咯,重点是你们两个病人的病有没有治好,治好了随时都能离开。”  庄胖子鄙夷:“要不是打这一架,我赖着混上车也能离开这里。”  石涧仁追问:“嗯,然后呢?到了最近的县城且不说你没给车费钱怎么离开车站,到了县城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庄成栋顿时有些语塞。  很明显,他和那个刚刚下山去到江州的小布衣心态有太大的区别,在他看来天下之大,可能到处都是黑暗的,哪有石涧仁兴致勃勃去当棒棒的雅兴。  所以庄胖子又跟往日一般,狠狠的给自己灌上一大碗酒。  石涧仁已经转头面向赵子夫了:“五天了,你一直在旁边观察我,看出什么名堂来没?”  传销界不世出的天才和郁郁不得志的传销骨干终于能正面对话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