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196、菜刀本身没错,就看拿在什么人手里

196、菜刀本身没错,就看拿在什么人手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0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0
    有点残忍的揭开伤疤。  最后赵子夫和女儿是眼睁睁的看着庄成栋在石瞎子面前带着一脸的醉眼嚎啕大哭!  石涧仁也有牛刀小试的感受,只要把握到了一个突破口,夹杂着对方喝醉以后的只言片语泄露,庖丁解牛一般引导庄成栋把自己的生活经历和盘托出,其实对于庄成栋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比石涧仁还小两岁的时候去参军,家里给送了红包才顺利入伍的,也许就是这种耳濡目染的理所当然,让他在部队也继续喜欢用塞红包送礼的方式获取成功,不光当兵几年没吃什么苦,还因为身材高大威猛,跟领导关系好,一直安排到某个台商老板的家里当保镖,现役军人去做企业家的保镖,这管理松散跟无序的程度让石涧仁大开眼界,但最终在部队除了没事打篮球,在企业家的保镖工作中打拳练搏击,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反而跟着台商老板看到更多行贿受贿的阴暗面,彻底相信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然后退伍以后在家里的支持下开始做生意,最终就栽在某次行贿受贿案件中,被关了四年。  当然,在庄成栋眼里,他没错,错的都是这个社会,自己行贿也是按照社会规则行事,不过因为官员的权力斗争自己被牵扯进去,才在最风光的时候坐牢。  更惨的就是在他坐牢的时候,老婆开始做传销,最后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铁林。  所以他才会对传销恨之入骨。  石涧仁又反过来看赵子夫:“相比他,你的经历是不是很简单?就是没头脑的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谎言,忽悠自己可以赚到钱,其实一头扎在里面不敢看外面的世界。”  赵子夫已经能沟通了:“可销售的精神没有错!培养的能力也没错,我没有想害人。”  石涧仁可比这位前中学数学老师能言善辩多了:“司马光砸缸知道吧。二十岁中进士,一路风光的做到宰相,你能说他想害人。说他没能力?可是到了六十七岁的时候为了博点个人名声,让天下看起来歌舞升平。挥手就把大宋军人浴血收复的国土割掉,这样可以少麻烦!这个写过《资治通鉴》的能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割地卖国的宰相!就因为他选错了思路!”  赵子夫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得多,却让自己喘不过气的小伙子,特别是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自己,竟让他觉得无地自容,几次三番想把目光挪开,最后真是惭愧的勉力支撑。  石涧仁不继续语言轰炸。就这么看着,直到好半晌庄成栋都醉醺醺的开口:“认错吧,老赵,你该庆幸他带走了你,而不是其他几千个传销者,那大部分仍然不知道干嘛,仍然会去骗人,你却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她连改过的机会都没有……”说到这里,肥大壮的家伙居然又趴在木桌上呜呜呜的哭起来。和他一贯凶猛愤怒的模样有巨大反差。  赵倩紧张的看着父亲背影,想说什么,估计是想用酝酿一年多的跪下来。刚起身就被石涧仁的目光制止了。  也许就是他挪开目光这么一刹那,赵子夫才如释重负的浑身松懈下来,跟打了败仗一样颓废:“我……没办法回去,我不敢想,我不敢面对老婆女儿……我……没有公职了,整个县城都会笑话我……”他可能是欲哭无泪,声音都完全的充满惶恐。  但终于把传销洗脑的那层金刚罩摘开了,赵倩有些喜极而泣的味道使劲捂住嘴脸,石涧仁却不动声色:“本来以毒攻毒。你最好就是要回到县城,去看看你造了什么孽。去尝尝那种千夫所指的滋味才会印象深刻不犯错,但是我给你指条路。”  赵子夫简直惊喜的抬头:“您说!说!”  石涧仁脸上终于有点讽刺的味道:“其实你在传销组织里面背了一年多的经营管理二十条。黄金法则商业圣经,这些东西就是用来洗脑的,看起来好像很正确,其实却让你信了那条完全错位的路,但东西本身没错,错的是你的脑子,难道你就没想过,拿着这些天天背诵学习的规则法则去踏踏实实的卖个什么东西?你想想,你连3888一个人都能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去把人骗来,难道这份功力不能用在正道上,鼓动嘴皮子真的卖东西?难道你还有抱着当老师的臭架子,不愿意做生意的狭隘心态?”  其实随着石涧仁这样说,赵子夫的腰背都重新直起来,双手使劲捏住了膝盖,有种兴奋在蔓延,当然对于一个随时都能进入亢奋状态的传销骨干来说,这时候丢个火星子给他都能烧成山火:“我……我,能,不会!现在早就不是知识分子瞧不起商人,而是卖茶叶蛋的瞧不起做导弹的!我能去卖东西,杨先生!给我个机会,您有什么需要卖的,给我去卖!我一定不遗余力,跑断腿都要把东西卖出去!我保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传销直销在鼓动打鸡血这一块,真是做到了极致,如果能让做传销的人改邪归正,重新投入到正行的销售事业中去,石涧仁觉得完全可以尝试一下:“我姓石,你女儿是未来的设计师,她给我们设计了一家奶茶店……”  赵子夫的确已经开始打鸡血:“奶茶!我能卖!我一定能……石先生!”说着就迫不及待的想起身,要是门口有家奶茶店,可能他一定会冲进去换上工作服,裙装他可能都不介意尝试,一切为了工作嘛,传销人员的疯狂是世人皆知的。  石涧仁啼笑皆非的摆摆手:“谢谢,不用了,我们的奶茶店都是年轻小姑娘,你这样的老伯伯做不了……”  赵子夫开始传销状态:“天下没有做不了的事情,关键是你的心……”  石涧仁伤脑筋:“打住!够了,听我说完,你跟我们一起回到江州去,我能提供给你一个栖身之处,然后你自己到江州去看看,究竟有什么销售是你自己能做的,需要本钱,我可以提供给你,就这样,你从现在就开始思考,能怎么做,大概做什么样的行业,如果不行就进入那些别人的销售公司去打工,都可以考虑尝试,但我建议最好是自己开个小店,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去别的公司很可能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站起来的赵子夫脸上不停变化扭曲,可能是想涌出一种为党国效力的悲壮表情,然后又没法控制喜色,回头看看已经满是泪花,又喜不自禁的女儿,最后选择给石涧仁鞠躬,幅度很大的那种,赵倩也连忙跳起来跟父亲一起。  石涧仁可能觉得有点折寿,摆摆手起身去扶那边已经醉醺醺满口胡话的庄成栋,这回赵子夫就敏捷得不像他那个年龄,跳过来帮忙,石涧仁却反而没好话:“你眼薄嘴薄,胆小薄情,我都是看在眼里,沾到便宜就欢喜,受到损失就高高挂起,所以未来如果你不好好行善积德,我包你死无葬身之地……”  好像刚刚找到人生第二春的赵子夫楞在原地,可能这时候他才有种满背冷汗的感觉。  那种什么都被别人看穿了惊悚感。  特别是石涧仁刚才还在他面前表演了一把神算子的前提下。  感觉有种被窥视的压力,这个人未来才能用。(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