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18、真正的勇敢,是怀着畏惧继续前行

218、真正的勇敢,是怀着畏惧继续前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1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2
    仿佛地动山摇也会牵连到天上,每逢生灵涂炭的自然灾害发生时候,必然会下雨,好像有科学家已经解释了灾难和下雨之间的气象关联。  随着远远的看见似乎城市灯光全都消失在身后,再也看不到灯光,雨点就开始淅淅沥沥的出现在挡风玻璃上,而且越来越大,到后来雨刮基本上就是以飞快的速度的眼前晃动,投射出去的车灯光柱里看见的都是银丝一样的雨水反光,看不清路了,如果不是这辆宽大又沉重的车身提供了足够的承载力,石涧仁觉得自己在好几个急转弯都可能滑出去,而且路上越来越多的坑洼和简单警示带提醒他,这里已经不是正常的路况了。  所以他这回主动抓起对讲机:“距离县城还有十五公里,我们放慢速度,保证安全过去,就在进入县城的第一个路口休息到天明。”  后面车辆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连忙说明白。  这会儿纪若棠没有激愤的表情,呆呆的扭头看着车窗外面瓢泼大雨中如墨夜色,其实除了看见玻璃上自己隐约的倒影,什么都看不见。  好一会儿,她忽然眼睛一眨,眼泪也和车窗上的雨水似的,连成串一般滴在了自己的衣服上!  石涧仁其实一直关注着的,忍住没问,少女忽然迸裂似的开始使劲捂住自己的嘴,但都挡不住那泪水和唔唔的哭声钻出来,光是从这点声音里面就能听到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苦。  石涧仁放慢点车速,右手扯了两张纸巾递过去:“大声哭出来,释放情绪有好处。”  可少女的哭泣明显和他的说法不一样,纪若棠艰难的从跪坐中解开了安全带,爬到前排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箱上坐下。伸出几乎软弱无力的双手挂在了石涧仁的脖子上,然后把满是泪水的冰凉脸蛋贴在他脸上,剧烈的抽搐着发声:“妈……妈妈。现在也在什么地方淋着雨么……”  石涧仁忽然也觉得自己心头被触痛了下,一贯要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心态锤炼。终究还是没有铁石心肠,用右手拍拍脖子上的手臂:“这就是为什么聪明人比笨蛋更痛苦的原因,想得越多就越痛苦,睡一会儿吧,要到县城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黑茫茫的雨夜中几乎是突然出现一个在晃动的红点,石涧仁一把抱住身侧的少女。左手抓紧方向盘,控制好车身,在剧烈的扭转和滑动中,差点就跟那红点撞上了!  放下车窗迎着立刻扑进来的雨点,石涧仁使劲睁大眼睛才能看清那居然是个人,一个穿着不知道什么制服的人艰难从泥水中站起来挥动手里蒙了红布的电筒:“停车!停车……前面已经塌方了!”  石涧仁心惊肉跳的拉起手刹跳下去,车上带了酒店后勤部门提供的强光工作灯,点亮以后往前走了最多十步,石涧仁忽然觉得浑身就跟过电一般从脚底一直到头皮顶都发麻了一下,而且是非常强烈的电流窜过感觉!  因为原本的水泥路就在前面被巨大的山体石头直接砸垮了半边。如果没有这个人留在这里,默默无闻又不畏风雨跟车祸危险提示自己,根本看不太清楚前方的自己肯定会一头冲进去。再看看旁边奔腾的山洪涧流!  那时候才真的是石头掉进深涧里成仁了!  纪若棠这时候恐怕是分秒都不愿远离他,穿着在酒店临时拿的户外冲锋衣也跟着跳下来,手里还在拉扯脖子上的风帽,差点从石涧仁旁边迈步走进砸开的缺口里,被石涧仁拉住以后看着强光灯照的情景,只觉得不寒而栗,那种和死神擦身而过的后怕终于压住了刚才持续的悲痛!  石涧仁转过身使劲对后面晃动电筒光,促使自己的同伴车也停下来,就这么短短十数秒。石涧仁身上已经被雨点淋湿透了,他跳到车身后方掀开那个尾箱门当屋檐招呼:“大哥!这边来。这边来躲雨……”  浑身全都是泥水,连头上的大盖帽都看不清徽章的男人却指着断口公路的前方:“你们是第一个抵达这里的。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前面还有群众在等着营救……”  石涧仁还是把他拉到尾箱门下来:“我们不是部队,我们是有确切的方位知道有人在黑石山出事了,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的……”  巨大的雨声中,两个男人说话都得大声吼叫,后面的越野车尽可能近的停过来,把车灯照着这边车尾,三个男人也遮住头跳下车过来围住。  哪怕满脸是雨水,石涧仁还是清晰的看见这个充满皱纹的中年男人失望的表情和眼神:“怎么能……好多群众……”  石涧仁清醒传达自己从耳机里面听见的消息:“地震爆发的范围很大,受灾的地方很多,能够联系上的地区,靠得近的地方肯定最先得到救援,现在事发几个小时,连最严重的地方在哪里都不知道,全国人都不知道,肯定要先自救!听见没!前面的情况是怎么样?要先靠自己!”  中年男人使劲抹下满脸的雨水,就跟离开水的鱼一样张大嘴嚯嚯了好几下才平复一些:“路断了……从这里开始前面就进入山区,好多山边公路都断了,有些群众是从里面步行出来的,死了好多人……好多人,好多受伤的人!怎么就没有人来救我们……”  石涧仁脑海里闪过的是那山呼海啸顺着高速路冲向重灾区的军人,如果自己不是因为纪如青的原因,根本不会顺着这条边支公路过来靠近灾区,其实对于灾区的每个局部,都是一样的惨重,对每个人来说,他们的视野看见的都是惨重!  可现实就是不可能第一时间都每个方面覆盖到,换谁来都不可能!  石涧仁和自己的三个同伴对看一下,其中两人拿着电筒去缺口处查看,石涧仁指挥第二部车的司机把车掉头,用穿透力最强的车灯和雾灯一起朝着后方,防止再有车辆高速冲过来。  这时候的移动电话当然没有信号,之前一直处在悲痛衰弱状态的纪若棠终于爬上座位,从放平的整个车厢中拿出一瓶水一包蛋糕,递给那个中年男人:“叔叔,先吃东西,我们一路上过来,看见很多军车救灾车都在赶路,我们是开得快,冲到最前面的……”  那个男人撕开蛋糕包装纸的手都还在剧烈的抖动,几乎是强迫自己塞进嘴里咀嚼。  到缺口仔细观察的保安回来说其实天亮了没准儿能过去,因为大石头砸塌了一部分路面,剩下的小心点应该能把车挪过去,当然,现在人走过去是没问题,但最危险的是,这么大的雨冲刷着,上面还会不会继续垮塌?  倾盆大雨中抬起头来,根本看不清天空和山体的分界线在哪里,身体上淋湿的地方能清晰感受到风吹过的刺骨,但更让人胆战心惊的还是心理上无形的压力!  仿佛被罩在大片黑暗中,完全看不到希望和安全感的恐惧铺天盖地袭来。  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如同蝼蚁一般渺小啊!  总经办那个来过黑石子风景区的男助理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我们……还是先退回去,退到市里面?”  这时候的纪若棠能表情平静的坐在尾箱门打开后的车尾门沿边,头靠在后面堆积起来的各种吃的喝的物资上面,只看着石涧仁。  这世上总有些人会一往无前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