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20、你的视野决定了你看见的世界有多大

220、你的视野决定了你看见的世界有多大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79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2
    仅仅几个小时过去,鱼肚白一般的天光下,这里就俨然变成了工地!  昨晚武警司机要求石涧仁他们把车尽量靠着路牙子边停放,当时石涧仁还以为是什么经验丰富的防灾措施,结果就是为了给后面来的工程车辆腾路,一脸严肃穿着军装的工程车司机们正操控几台挖掘机,把山崖上摇摇欲坠的其他石头泥土刨下来,然后化挖斗为拳头,就那么直接把路面夯实,虽然下面的洪水还在冲刷路基,但勉强已经铺出一条可供单车通过的安全路口,现在正是一个武警战士来拍打车窗,示意石涧仁赶紧开车通过,后面还有大量的土石方车辆、水泥罐车要过来倾倒建筑材料填补道路。  真是逢山开路遇水填桥!  石涧仁一跃而起拿着一页纸到另一辆车上,给了他们指令要求马上回到后面相对完善的城市里去实施,然后到前方的县城外武警指挥中心等待自己的消息。  接着和武警们对上相互的对讲机频率,就立刻开车上路,这时候纪若棠才在一片迷茫中醒来。  真正把她和石涧仁吓一跳的场景立刻出现在面前。  如果说昨天中午那场地震,在石涧仁的印象中就是摇晃,很明显这里就……怎么形容呢,他们看见的幸存者说自己就好像站在一个筛糠的箩筐上!  左右前后上下全方位的筛动!  所以地面上的建筑几乎就跟豆腐渣一样直接散碎掉了!  石涧仁比较离奇的没有带上向导,本来武警战士都建议他带个本地人再往里面走,但石涧仁拒绝了,他尽量把去市里面打电话的那部车上饮水食物都往这边塞满,根本没有能再装人的空间,越过断路的地方以后。只要看见往外走的人,无论是军警还是当地人,纪若棠都跪在副驾驶打开的窗户边。一包面包或者蛋糕加一瓶水,挨个的递出去。大多数人经过的时候,都伸手接了,但只有少数人说谢谢,因为大多数人脸上只有惊恐跟悲伤,几乎这时候逃出来的,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消逝在里面。  这样的忙碌也让纪若棠没了悲色,特别是经过一处几名武警战士设立的临时卫生检查点的时候,一名卫生兵提醒了石涧仁:“带上这几个口罩。前面会有大量的伤亡者,雨水之后只要太阳一晒,很容易成为疫病爆发区,还有这个消毒喷雾剂带上,小妹妹,不要随便碰任何东西,随时注意触碰消毒,有任何伤员告诉他们往这里走,我们先做检查,小伤都可能随时导致死亡……”  对这个庞大的国家来说。对这片广袤的山川土地来说,上万军警算什么,撒进上千平方公里的灾区里。其实目光所及的范围也只能分到几个人!  现在抵达的军警显然除了维护秩序稳定民心,就是在了解情况,大量的人员物资正等着有的放矢的前往。  石涧仁对这个总体指挥很认可,也说明是有条不紊的。  但是体现到眼前,抱着头破血流的亲人,心急火燎的破口大骂不作为,甚至有扒拉着墨绿色越野车的车窗,哀求能不能立刻掉头帮他们把孩子送出去的父母,那就是愤慨和抱怨。  纪若棠为难极了。一个劲的不停解释:“我的母亲也在里面,我们还要赶紧去……”她当然想救那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孩子。可救了这个再救那个,难道这辆车千里迢迢到这里来就是当救护车送人的?恐怕再来十辆车都不够用。更何况她还百般牵挂自己的母亲。  石涧仁面沉如水的根本不停车,结果换来外面激愤不已的痛骂!  少女看着手里的面包和水,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辱骂,甚至有诅咒她的母亲干脆死在里面的,惊恐难过又难以置信,自己不是一直在尽力帮助这些人么?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没有达到让他们满意的要求,就立刻把自己当成仇人一样了:“他们,怎么这样……”  石涧仁简单:“这就是自私和卑劣,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不要在意,继续发,就算辱骂,我们该做的继续做,我们能做的是救助更多人,了解更多实际情况,还有我们自己本身的目标。”  过了一会儿,女高中生还是单纯:“可他们遭遇的这……这太不公平了。”  石涧仁小心驾驶避开人:“公平?在灾难面前,看起来人人都是公平的,但你躲在屋檐下躲过了石头,我却死了,这公平么?耳机里另一边震中地区已经各种救援拥挤得水泄不通,这边还什么都缺,公平么?”  纪若棠睁大眼,似乎自己从来没思考过这些。  石涧仁真正做到了人生导师的责任:“但是换个角度看,同样一万个灾民,那边集中在一个城镇里,这里散布在十多个乡村中,只有一份力量的时候,你说先救哪个?肯定是集中而成活率大的那个,这也更容易对全国鼓舞民心,做出榜样,所以整体的看,这么做是最大的公平,如果说一开始就乱糟糟的胡乱救援到处瞎折腾,杂乱无章的结果会让全国人民都失望,凝聚起来的力量就会小很多,知道么?作为领导者,要从宏观看待问题,而不是抱着孩子痛不欲生的父母,他们只能看见自己的孩子!”  “现在舆论中心在那边,后续的援助也都在往那边集中,这都是为了劲往一处使,但实际情况是到处都有困难,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哪怕一点点温暖和善意带到这些地方,激发他们求生的意志等待后续,那就够了!”  戴着口罩的少女跪在车窗边,睁大了以前只有笑意的眼睛,看着这无比极端又现实的人间百态,比在学校学习的深刻多了!  对石涧仁来说,这也是学习,类似经历战乱的场面,只有在这样的场景下,才知道人性的美好和丑恶。  不过越野车的前进很快戛然而止,因为顺着已经修修补补两三处的公路前进了两公里多,看见河对岸的城镇几乎被筛成一片废墟,好多人站在同样垮塌的桥边翘首以待这边的救援,先头部队的武警们真不要命,他们用绳索捆绑住自己跃入激流中游过去,牵起几条绳缆以后,一个个爬过去,进一步了解情况再决定怎么连接这座断了唯一公路桥的城镇来,石涧仁顺着公路再往前走点,刚刚看见一个小村镇,就再也没法走了,车上的食物和水倒是已经腾空了小半部分,石涧仁下车来看着巨大裂缝的公路非得从山崖上翻过去,这回知道把车尽量开到靠边的角落停放,免得影响了后续部队的工程施工,整理了一些食物和水在背包里,拿着地图册跟收音机,就带着纪若棠开始选择步行。  逆着三三两两往外走的灾民,只有这两人在往里走,纪若棠本来想把车里的东西都搬出来放在路边等灾民随便拿的,石涧仁阻止了她:“力气大的这个时候会带走他吃不完的去卖,其实他们只要坚持到前面有武警,再到市里面,很快就有援助了,没有监督的慈善就是毒药。”  这不是他的经验之谈,而是作为谋士学习在战乱中如何平定民心,重建恢复那得是常备科目,师父经常念叨这些战乱以后的扭曲,很记忆犹新。  女高中生的认识还没有这么深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尽量背了个小包,戴着口罩跟石涧仁一起走,偶尔侧头看看他和自己。  黑色夹克加深蓝色衬衫,牛仔裤和脚下普通帆布运动鞋的男人,一件有点大的男式灰色冲锋衣罩着露出一双细腿黑色紧身裤跟户外登山鞋的少女。  走在一片灰暗,还有点淅淅沥沥小雨飞丝的崇山峻岭之间。  仿佛那些动画片里世界末日的场景。  可纪若棠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对那种cosplay的搔首弄姿小把戏感兴趣了,人生才是一场最真实的cosplay。  扮演自己这个角色。  接着在两公里多以后,石涧仁和纪若棠就看见了王雪琴。  对,一听就是个女孩儿的名字。  石涧仁已经再三注意不要跟女性生物产生联系,但命运的轨迹好像怎么都避不开。  有时候女人真比男人靠谱一些。(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