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21、泣露千般草,吟风一样松

221、泣露千般草,吟风一样松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8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2
    米白色的小西装,下面同色的长裤虽然沾满了泥污,但再看看上面大翻领到外面的黑色衬衫,就应该觉得这样一个时髦穿着女子的身影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个地级市下面的县再下面的乡镇一级所在场地,而且还是一个靠近山区里面的乡,旅游者也不会这么穿,所以站在废墟上面的王雪琴一眼就被石涧仁和纪若棠看见了。  这时候二十八岁的王雪琴正在自己尽量能站得最高的地方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喊:“帮帮我……有谁能帮帮我!”周围几乎朝着一个方向逃离灾区的人三三两两,偶尔有人会离开这个松散的队伍,过去帮她拣几块砖,大多数人反而还加快了步伐离开。  倒也不能怪走过的灾民自私,逆向而行的石涧仁大跨步的冲过去询问怎么回事以后,也觉得这个女人是惊慌失措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用再徒费劳力了,这……楼里面很难有生存者,而且我们现在没有工程设备,是没可能徒手翻开这片废墟的,振作你的精神,用到更应该用的地方去!”说完拍拍对方的肩膀,石涧仁就准备继续往前走,纪若棠倒是悄悄的取出一瓶水和一包吃的,准备跟上就给这个头发散乱的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反而一把抓住了石涧仁:“你是谁?你准备到什么地方去?前面是地震最厉害的区域,万一还有余震怎么办,不要进去……”满脸认真和执拗跟她沙哑的嗓音,形成了独特的气质,通常在这样的小乡村很难看见这样的气质。  所以石涧仁难得的停下身形:“我们到黑石子乡去,那里有个风景区……”  不用王雪琴说话,旁边经过的灾民就有人开口:“还风景区?没了!整个黑石子都没了!”  纪若棠一下就软坐到地面!  王雪琴却看着石涧仁那坚定又要转过去的眼神:“真的!不信你跟我来看……”说完拉着石涧仁的手就跳下废墟。看得出她已经极端疲惫,但摇晃两下还是站稳了拖着他跑,后面纪若棠支撑着起身。踉跄着跟上。  现实来得是那么直接明了,可能就是这个在河边的乡村遮挡了石涧仁的视线。三个人顺着废墟只是刚转了个弯,残垣断壁后突然一下眼前开阔,这边是完全对着河面的,那条可能平时都山清水秀温吞吞的不知名小河,现在全都是奔腾的黄浆水,然后就在这几十百多米宽的河面对岸,就是为河水提供黄浆的来源。  这里准确的说是青藏高原的边缘,也就是从平地到高原第一步台阶的地方。山体都是那种陡峭很高的连绵山脉,跟之前月亮湖边一个个小馒头似的小山丘完全两码事。  而眼前这几座原本郁郁葱葱布满原始树林的大山,面向河的整个半边都垮塌了!  结结实实的把河道边,还有几座山脉之间的山谷全都填高了几十米!  原本就脚软的纪若棠彻底再坐到地面,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无意识的抓着地上的什么石头使劲的捏!  留着短发的女青年给石涧仁指对面:“一、二,看见没左边第二座就是黑石子山,你说的那个风景区我知道,我还跟乡政府去考察过防火育林的工作,看见没。那一条白线就是公路,原本进去就是十几间房,有个县里的农家乐山庄。外面有投资商准备来开发这里,有一次接待我还去过,就住在那个山庄,现在全部被埋在下面了,起码几十米深,整个山谷都塌方填上了,和我们这边是地震摇晃垮塌建筑完全两回事!我们这边可能还有幸存者!”  石涧仁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第一次见到青藏高原的山,这样动不动嗖一下猛的竖立七八十度山坡的高山几百米。直冲云霄的感觉,要看山顶仰起头能掉帽子的程度。地震起来那山体整个就碎了垮塌下来……恐怕拿这地球上任何一种人造建筑或者军舰大炮,都会给压得粉碎。但平息住情绪,依旧打开手里的大幅地图册,对照卫星定位消失的坐标点。  王雪琴凑上来主动指:“喏,这里是黑石乡,今天早上我只看见三个从黑石乡逃出来的,这里是我们……我们石龙镇……没了,我们石龙镇也……”说到这里,这个女青年的脸上终于有些控制不住的波动。  石涧仁无奈又心有预兆的确认了,地图上自己标注的卫星定位点,绝对已经埋藏在山体崩塌之中,就算是旁边的女人都能看出这张地图的清晰,等高线下的两条山脉,如同两道墙在河边,每道墙都连绵好多座山头一直到青藏高原上,现在看上去绿油油的山体都有半数变成黄白色的山体岩面,时不时的还有大块砂石从几乎垂直甚至反凸出来的山崖坠落,坐标点就在两道墙跟两座山头之间,现在那里已经平白抬高了十多层楼的沙石土,夹杂着被碾压砸烂的树木,整个一大片都是米黄色。  好像一座座的墓碑!  如果从相面到风水的关联学科来说,石涧仁要是来过一次,就算不懂地质学,都坚决不会选这个地方作为事业发展地,看上去太晦气了,这时候他隐约想起那一行二十多人里面还有那位冯大师,他就没有觉得看起来不吉利?  真是学艺不精害死人!  看看滚滚河水和对面几乎支离破碎的那条白线公路,要到对面去实地勘察不是分分钟能办到的事情,但石涧仁依旧决定尽快要过去看看,生见人死见尸,哪怕仅仅是回报纪如青在老王葬礼上的张罗,石涧仁也要把这个欣赏自己的人找到,更不用说安抚纪若棠这……  刚刚想到这里,一声痛彻心扉的哭声终于从嗓子里冲出来,十八岁的少女看着对面已经山崩地裂成“另一座”山脉,终于明白自己再也见不到母亲,见不到那个一直深爱自己,却尽量扮演严父角色的慈母了,那种连心都被揪住的剧痛让她双手使劲交叉抱住手臂,无助的跪在地上,蜷缩着全身,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大腿里,只想忘记眼前的一切,好像抬头就能有谁来告诉自己这都不是真的。  也许就是受了这种感染,王雪琴终于也开始慢慢流泪,从石涧仁看见她开始就一直处在不正常亢奋状态中的情绪终于也好像有了道裂缝,跟着先蹲下,再跪到纪若棠的身边,伸手抱住了这个现在无比虚弱的少女,尽量哽咽着安慰她:“看开点……起码走得不痛苦……你也不需要直接面对那种痛苦……我……我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几十上百人同时遇难在了我的面前!”  已经默默的在心头对纪如青允诺了她的托付,转过身的石涧仁没有半点悲伤写在脸上,闻言也是一愣。  经历过这样的场景,这个女人能依旧站在这里抚慰别人,营救别人,这才是真正的有大将之风。  职业习惯害死人啊,纵然这个时候,石涧仁依旧重新打量了一番这个女人。(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