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34、斯文雅气的指桑骂槐

234、斯文雅气的指桑骂槐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6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4
    人的成功永远不是独立的,谋士和那些自诩为英雄的人物相比,可能他们更愿意相信借势,借助各种可以利用的力量,达成自己的目的。  历史上优秀的谋士可以说在这方面甚至无所不用其极,而在石涧仁这里,只要不伤害到其他人,他都可以做,甚至帮主公背点道义上的黑锅也行。  来自附近省市的军警其实大多是轮战到灾区,人对于那种场面的心理承受力也是有极限的。  在原本就退伍于武警部队的庄成栋协助下,石涧仁跟纪若棠在石龙镇结识了很多参与救灾的军警。  和那些有目的的交往高层军官不同,他们是真心实意的在生活中结交这些每天穿行在生与死中间的军人。  想想当一身泥污浑身累得手脚都不是自己的,只想一头栽进泥水坑里打个盹的情况下,端着热腾腾饭菜和温热毛巾过来的笑眼少女,会给这些军人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  那就不难理解现在转运经过江州的军人们对纪若棠的盛情招待有多么热烈。  这无关乎纪律和交易,就是单纯的招待,就是对每支艰难归来的部队接风洗尘,既然江州是进出灾区东面重要的必经地点,威斯顿酒店又就在高速路边,在石涧仁的谋划下,这样的接待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见过了太多血淋淋的废墟,重新回到社会,用这样的方式也能让军人们的神经得到缓冲调整,自己的奋战努力不就是要换得这样的平安祥和么?  所以这是个各方都认可的事情。  江州清塘集团感谢宴,对于所有在石龙镇周围奋战过的东边部队来说,基本都是他们离开灾区的第一餐,就好像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吃的第一个盒饭一样。  这种情绪上的认同。在纪若棠款款走上台的时候,全场掌声到了最高点,看看那笑眯眯坐在最前面桌边的几位军官军衔。齐定海终于难以抑制的开始有些腿肚子转筋。  其实这社会上能调动军人干什么的人,真有么?  那是一国之本的根基。敢随意调动军人,简直就是触犯天条,极个别干过这种事儿的,嗯,那都是傻到天上去了。  可对于习惯了利用权力利用歪门邪道的齐定海来说,当然会顺理成章的理解为这些强大力量也是纪若棠的关系,也是她拉拢的护身符。  只有卑贱的人,才会把别人想得也卑贱。  自信满满的少女用另一种方式诠释了什么叫做底气。端起一杯白酒走上台的少女没什么笑容:“各位哥哥姐姐叔叔,在这里,我谨以一个地震遇难者家属的身份,向你们说一声最真诚的感谢!感谢你们奋不顾身的打通道路,感谢你们保佑了每个幸存者的生命,感谢你们保证了每个遇难者的尊严……谢谢!”说完把手里的白酒朝地上倾洒,然后端起侍者奉上的另一杯白酒洒脱的一仰头。  全场安静了一下,却忽然从一个角落爆发出一声:“感谢糖糖!”  而且停顿一下,更大的声音:“感谢糖糖!”  最后一声:“感谢糖糖!”几乎要把十来米空高的巨大宴会厅掀翻了一般!  齐刷刷的数百人一起仰头喝下刺喉的浓烈白酒。  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军人们,才清楚那个明明自己母亲都遇难在河对岸的少女。带着什么样的笑容,去感染和照亮身边的每个人,包括这些军人。  军人也是有感情的。他们亲手经历的才是最为惨烈的现实,人心都会在那样的场面下消极、悲观甚至怀疑人生的意义,可以说这个少女的笑容就是他们那时在灰暗的灾区最为明亮的希望。  这是发自肺腑的真挚感情!  同样跟着高喊的军官喝下白酒,转头才满意的点点头,对经历那那样地狱般惨烈的队伍依旧保持这样的气势很满意,过来站在纪若棠面前时,当然顺便看看旁边的皮夹克金链子,目光扫过就跟铁扫帚似的凌冽:“糖糖是个好姑娘,她有任何的三长两短。我们可不会袖手旁观!”  哪怕这只是客套话,齐定海这时哪里还敢有半分嚣张!  而从那一夜就开始谋划这一切的石涧仁却默默的消失了。纪若棠在这几百名热情的军人中是最安全的,笑眯眯的他伸长脖子跟着端糕点的侍者到厨房去了。  自从住在了酒店以后。他这几天随时都会让人端几碟各色蛋糕点心在手边。  实在是山里娃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啊。  可实际上他一手策动的连串动作,才刚刚开始呢。  纪若棠没有得意洋洋的邀请齐定海看他的笑话,而是依旧保持平静的表情把对方送到电梯:“齐总,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你必须要在遇难者这个环节上跟我节外生枝,但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绝无可能,幸好我们两家之间目前也没有过多经济往来,从现在开始彻底了断,一切有律师说话,祝你以后生意兴隆……”  怕是桀骜如齐定海这样的人,看着眼前占尽优势却依旧彬彬有礼的少女,都忽然觉得有些可怕,对方从头至尾都没有怒气连天或得意忘形,都是这样一副淡淡的表情,让他不由得想到那些惊鸿一瞥的大人物。  这样的人,再看看那成片的绿色军装,只会让他觉得水太深了!  一言不发有些狼狈的离去。  不过几天后他就有些庆幸自己的明智。  纪若棠没有去找石涧仁,而是回到宴会厅,坐在餐桌边吃完饭,最后站在酒店大门口,亲自送一排排军人登上军车返回军营。  但是在员工们的眼里,十多辆军用卡车和越野车一字排开在停车场的阵势,让他们大开眼界,特别是有人拿什么规定不允许军人随便在公众场合聚餐来说道,所有员工再看向那个十八岁女总裁的时候,目光不由自主的会变得敬畏。  这样的目光中,纪若棠面沉如水,穿过人来人往的大堂,拾阶而上的挨个视察酒店公共区域的时候,身边很快就跟上四五个主管跟助理,都有点诧异那个寸步不离的未婚夫去了哪里。  纪若棠也就是转转,母老虎巡山似的转转,然后才在助理陪伴下直接回自己的办公室。  直到助理帮忙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原本马上要放松的表情,却在石涧仁拿着个小勺的模样下继续端着了,原来不光有两位工人正在紧急修补石膏板破损的墙面和墙纸,那位文助理也陪着两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坐在老板桌前,端着碟蛋糕的石涧仁明显没有资格坐在那旁边。  连轴转的高强度忙碌,就算是元气满满的少女也有些疲惫,深吸一口气在对方三人的目光中先皱紧眉头过去责问似乎吊儿郎当的石涧仁:“干嘛!李董和胡总来了你不马上通知我,嬉皮笑脸的干嘛?!”一边说就真的毫不客气的伸手揪住了石涧仁的耳朵往外面拖!  俩工人连忙无声的退出去,桌边三人都有些面面相觑,文助理跳起来想过来说点什么,却又觉得不合适,因为不怎么抵抗的小白脸一下就被拖到门边,纪若棠还很不解恨的骂了一句:“烂泥巴糊不上墙!就知道贪图享受,吃里扒外!”  四十多岁的文助理忽然就觉得有些心虚。(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