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46、壮士断腕的气概就不是一般人能有

246、壮士断腕的气概就不是一般人能有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8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5
    纪若棠想想叫他掉头回去,司机莫名其妙的照做了,重新开进有保安执勤的度假村以后就在门口的指示牌前停下来,纪若棠展开手里的那份文件合同。  跟他俩面前这副彩色的平面图类似,合同最后一页是黑白复印件平面图,但是在上面标明了几个圈:“我把度假村酒店妈妈留给我的37%股份,置换成了这边这一排还没有卖出去的联排小别墅,应该是最差的,离湖边最远,所以是最后没卖掉的房,一共五套,按照市价值两百多万,你知道我是路痴,带我去看看?”  就这么一会儿,纪若棠竟然就把一共五家酒店组成的清塘集团之一给卖掉了,而且卖得这么贱?石涧仁看了看少女的表情,很认真却又没有悲伤被迫的情绪,就点点头看清方向朝里面走。  纪若棠把手里的合同给了他就顺便拉住了石涧仁的手,她总能把这种恋人的小招式用得好像很自然:“从小就看妈妈谈合同,我就明白什么都是交易和利用,在学校也试着用来对同学,所以现在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陌生……昨天我已经接到四份主管递交的总经理报告,其中市场部主管提到了我们现在的情况,看得出来他是用了心的,提出两点让我很吃惊的改进措施,第一是应该把酒店重心转向假日酒店,因为大酒店的业务量已经饱和了,与其说一个90分,一个20分,不如把集团总部搬过去,腾出来让大酒店做到100分,然后重点改善那边,加起来就很容易超过150分,他这个比喻,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石涧仁回忆了一下:“市场部主管喻明鸿,三十七岁,曾经有在沪海外资企业任职的经历,但不是酒店行业出身,所以领导市场部也不怎么耀眼,毕竟大酒店的位置在这摆着,婚宴、会议一贯都排得比较满,市场部其实不用做太多事,看起来有点人浮于事的味道,但这个人看起来满精明,当时因为看着没多少歪门邪气,我就没多看了,回去再见个面。”  喏,只要在纪若棠的范围内,石涧仁觉得自己的工作能力好体现得多。  纪若棠停住话听石涧仁说完才继续:“第二点……他建议我把两家酒店之外的项目都砍掉,因为对我来说,光是两家酒店就已经非常吃力,就算聘请总经理也无法跟妈妈一样周旋在这些人中间,留下所有权都在自己手里的两家酒店发展,才是最有希望……嗯,他说是整合优质资源,因为妈妈的能力才能掌控那些不太合理合法的股份投资,譬如这里会极大的耗费我的精力。”  小布衣学纪若棠的风格,深吸一口气,站定在那想了想就笑了:“我刚才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好像当遇见某些超出能力控制范围的事情,我就有点乏力,看起来在谋划这种事情上,我还真是个小家子格局,嗯,回头要跟这位喻主管学习下,他说的这个很有道理。”  他从来不吝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从码头开始就专心学习,但是人情世故可以短时间弥补,在工商管理这种大开大合的事情上,石涧仁还真的只是个小门小店的格局,差得很远。  纪若棠抬头看他:“昨晚跟柳阿姨在一起,我也拿这些问题咨询了她,她给我的答案也是这样,我就像抱着五个金娃娃的小孩,其中三个成色不好还很重,搞不好最后五个我都抓不住,况且这三家我翻来覆去想过了,说是集团子公司,我不但从里面拿不到一分钱,没准儿他们还会挖空心思从我这里吸血。”  石涧仁点头:“不是没准儿,是肯定,胡景荣就是个标准例子,面对你这样的年轻刚上任的领导者,平庸的高管得过且过混日子,能力强的自然想咬下一块肉,这个喻先生的建言很不错,所以你今天就趁机实施了?”  纪若棠看看周边林荫中的小洋楼:“如果不是你发现的这个机会,我们已经被吸走九百万,然后他还会不停的找这种机会,跟文助理,跟其他任何人一起,慢慢把我吃掉,所以趁着军哥哥们给他的印象深刻,吓唬他我背后有人有背景,其实能不能得到什么我都不敢多想了,趁早甩掉这个包袱。”  石涧仁对纪若棠自作主张的行事风格却觉得很认可。  也许面对耿海燕和杨德光的时候,自己的那点大局观相对更好,但和纪若棠比,后天培养的路数都跟自己不是一个类别的,而且她明显有很强的控制欲和执行力,好些小细节都能看出来这姑娘骨子里就有一种跃跃欲试的野心,如果不是那点恋父情结或者石涧仁陪着她一起经历那么多,她才不是那么听话呢。  譬如现在,她根本就不会问这种事情上她该不该,可能在大局观上纪若棠才有一种近乎直觉的敏锐,宁愿咨询电视台副台长,而不是奶茶店的大股东。  这是个经验和从小所处环境造成的结果。  石涧仁指着前面:“喏,就在那边……”顺着度假村的狭窄内部路其实可以开车的,转过去就在一片茂盛的野草背后,一排孤零零的小洋楼几乎就在整个片区边缘,放眼望去倒是江州北部地区常见的起伏山地,还说得上开阔,但刚刚觉得有点心旷神怡,多走几步,那度假村的围墙现出轮廓的以后,就在这排建筑的绿色雕花铁栏杆下方,陡然出现一片坟地!  虽然纪若棠有在救灾前线呆过的经历,毕竟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女,又在这荒郊野岭只有两个人地方,看着那密集的坟墓上纸幡飘摇,就跟熟悉的动画片里面鬼怪场景一样,小小的尖叫一声就跳到石涧仁的背后了!  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紧紧的抱住了石涧仁的腰,有点轻微的发抖。  中午时分冬日阳光懒洋洋,石涧仁感觉出山间的风似乎温度有点低,还是脱下自己的西装给纪若棠裹上,他倒是没半点害怕,还兴致勃勃的伸长脖子:“好像还有墓志铭,看石雕什么的还是老坟呢,要不要过去看看?”  纪若棠终于忍不住笑骂起来,伸手指掐石涧仁的肚皮,然后两个人傻子似的站在半山坡坟地不远处伸长脖子,最后石涧仁还是很有兴趣的过去看了看那几栋当然卖不出去的小楼,其实整个度假村呈坡度散开到湖边,这五套房在最高处翻到山脊的另一边,看的是山景,却偏偏因为这些坟地估计连两百多万都卖不掉!  刚才还说不敢多想的少女终究还是有种被坑的感觉,又嘟嘴。  石涧仁却给纪若棠宽慰:“看看这山形,双龙戏珠腾龙跃,人家这老坟是选了风水的,这排小楼的风水非常好!”为了鼓励垂头丧气的少女,他还摆出一副算命先生的装模作样掐指算,要是再有一副墨镜就更有说服力了。  可就这么一句话,纪若棠立刻眉开眼笑:“其实我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多少要弄一套小别墅,我俩来住!我们干脆搬过来住风水宝地好不好?”  嘿,原来这鬼精灵是盘的这个打算!  ~~  哦,对了,今天六月第一天,祝各位儿童节快乐的同时,求月票,只要订阅了的,多半都有月票,给我!我要!(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