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47、垂手如明玉,心心念念

247、垂手如明玉,心心念念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2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5
    真是从一开始就这个打算,看看里面都是按照酒店风格装修好,据说每户都是温泉到户的两层小楼,前面有花园,后面有小汤池,上下面积不过百来个平方,可以老人在这里养老住着,也可以一家人来度假,平日里空置就请酒店方帮忙管理给游客居住分利润。  听起来很美好的策划,纪若棠曾经陪妈妈来看过一回湖边的式样,大老板当然瞧不上这种小楼,只当是黑石子风景区那种模式的牛刀小试,所以根本就没考虑自己搬过来,纪如青也没有这种闲情雅致。  但是在少女情怀中,哪怕是纪若棠也会小小的幻想跟喜欢的人一起住在山上,就跟山里面的城堡或者公主一样:“以前听洪老师说你从小在山里长大,我就想带你来看看这里,刚才来的时候,你眼里可都是喜欢呢。”  那会儿这姑娘不是拿着电话在教训财务主管么,居然还瞟着石涧仁的反应,真是天赋异禀,石涧仁是真喜欢这样安静、悠闲又雅致的地方,可笑着摇摇头带头往外走:“我当然喜欢,但我本来就是个与世无争的性子,住在这样的地方只会消磨我的意志,一天天的越发不想到外面去跟人勾心斗角,慢慢就变成一个碌碌无为的废人,我还怎么去兼济天下?”  自己一片苦心居然得到这么个回应,纪若棠嘟着嘴在后面很不乐意:“我就想你过得高兴嘛,我可以赚钱做事呀,你就享受一辈子怎么了嘛!”  美女倾心,房子、车子一应俱全,仿佛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了,石涧仁却还是笑着摇头:“你忘了我想做什么?”  纪若棠深吸一口气:“你太辛苦了,我现在只觉得除了你,什么人都信不过,什么人都是为了利益在跟我争夺,我不要你做别人的灯塔,就做我的孙悟空好不好?就一直陪着我照顾我。”  石涧仁没有把这理解为是少女的告白,背着手摇摇头:“当你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不是那么热烈的赞成我去照亮别人么?在灾区的时候,我们不是尽可能的帮助那么多人,就在昨天你还对那么多武警哥哥感谢么?怎么这么快就忘掉初心了?”  纪若棠楞了下,似乎在回想自己短短几天来,在几乎一片漆黑中挣扎积累的负面情绪,睁大眼还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不知道是看那排小楼还是自己过去的心路历程,快步小跑着跟上拉住石涧仁的衬衫袖子摇摇不说话了。  两人顺着道路出去的时候,石涧仁却多嘴的找门口保安询问:“胡总当初修建这里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那片坟地考虑进去?”以石涧仁的观感来说,现在这些商人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基本都是不择手段,怎么可能花费几十上百万修建房屋的时候,竟然处理不好一片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产业贬值?  保安显然认得这辆集团公司内部的帕萨特,回答悻悻的不隐瞒:“据说征地的时候后面镇里肯定是同意拆除,本来国家现在也在搞土葬改火葬,结果都弄好了,只是在谈赔偿的时候……拖延了一下,忽然就从那边冒出来个什么人物,不许迁坟,这件事就僵在那里了。”  让雷厉风行的纪如青和鼠头獐脑的胡景荣都没办法?  纪若棠跟石涧仁对看一眼,其实都看到对方眼里有点兴致,出来把车头没有朝着回城的方向,而是继续前行,打算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况且也接近午餐时间了,讲究养生的石涧仁和生物钟很规律的纪若棠都不想饿着大半小时返回城里,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午餐再走吧,纪若棠实在是不想去度假村餐厅看胡景荣那副嘴脸。  结果走了一两百米,方位感极强的石涧仁就指着路边:“喏,其实你获得所有权的那一排小楼就在这后面,以后独立开院子门,和胡景荣那边完全分割开,还是蛮不错的。”  一直在沉思的纪若棠抱怨:“你又不跟我来住,我哪敢一个人住在这坟地附近?”其实也还有一两百米距离啦,而且不到某些角度也看不见。  石涧仁是给她小家子气的推荐:“你可以把这个单独列出来算是给酒店高层的福利啊,一年使用权什么之类的。”善于学习的他在直销公司的奖励体系中经常见到这样的说法,当然要拿来用了。  纪若棠高兴的嘲笑他:“年薪几十万的职业经理人们成天都忙得跟狗一样,而且怎么瞧得起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小别墅!”就连她要不是想跟喜欢的人厮混,也不会把这种小度假屋似的联排看在眼里吧。  石涧仁只能撇嘴。  不过轿车带着下坡的趋势,很快转过几个回头弯在一片葱翠的竹林边看见几栋民居在路边,果然看见一家杂货铺和小饭馆。  高中生时候都不介意吃肯德基的少女自然也不拒绝小饭馆:“其实按照妈妈原来说的,有时候这样的山野风味反而能遇见好吃的,对不对?”  更草根一些的石涧仁点头:“这好像是江州的风气,叫苍蝇馆子,小小的藏在城市角落,却有独到的风味……”  迎过来招呼的年轻人听个一知半解:“苍蝇?哥子,我们这里哪有苍蝇哦,卫生得很!”虽然对客人依旧客气,却有种说不出的傲气,还多看了纪若棠两眼,穿着一身黑色细条纹小西装的少女,带着清纯和成熟混合的难掩气质,更不用说男式西装罩在外面还显得很别样的娇柔,下车就有点搓手呵气,在酒店大多呆在暖气恒温条件下的她,终于还是决定要保证温度,待会去买点新的冬季衣裳。  石涧仁穿的夹层衬衫就很保暖,当然也是他年轻火力旺,精神抖擞的解开脖子上领带热情:“没,我们讨论苍蝇馆子,形容店面小的,有什么特色菜介绍?”  这里店面确实小,就两张桌子,年轻人还是热情,也不拿菜单:“五虎上将啊!我们最有名的!”  光是听这个名字石涧仁就莫名的喜欢,连忙点头:“就这个,就这个,抓紧时间上,饿了。”其实是更好奇这菜名。  纪若棠在山林间的冬季寒风中拉紧点西装,又摸摸石涧仁的手,确认他真的是不冷,才有点打量:“好像很少看到你这么喜形于色的,大多数时候你都很平静呢……对,我看你吃蛋糕的时候就有点欢喜。”只是说说而已,嘴角又有点撇起来,肯定是想起那个倒霉的面点师了。  石涧仁不招惹:“其实昨天老张说我这人很无聊,我都想过,按照现代年轻人的看法,可能我真是很无聊的那种,不爱玩游戏不看电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下棋,现在流行的唱歌跳舞甚至打球运动我都不爱好,有空除了看书可能就是跑跑步自己锻炼打拳,这都是在山里养成的习惯,唯一说得上爱好的就是弄点什么吃的了。”  纪若棠一想,好像也真是哦,自己喜欢的这个男人居然和别人差异这么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无趣。  可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喜欢呢?(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