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48、小布衣的隐形属性终于暴露了

248、小布衣的隐形属性终于暴露了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6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5
    哎哟喂,这叫什么五虎上将啊!  石涧仁其实还是很懂情*趣的,自然不会煞风景的去问五虎上将是个什么样的菜,充满期待的过程才是最有意思的,至于价钱,只要不敲竹杠,反正纪老板给钱怕什么,谋士面对主公的时候其实真不计较得失,就好像他对耿妹子、洪巧云、赵倩和纪若棠一贯以来买衣服什么的并没啥抗拒感一样,我诚心帮你,你给我买点工作服那算什么?  结果直接端上来一口大铁锅!  类似纪若棠当初给自己母亲买的洗脚木盆那么大,用个竹篾条编的小圈放在桌上当座子,搁下一大锅热腾腾的吃食就算完事:“来了!两百块钱一份!”  对于现在大多数白领工资水平不过一千块左右的江州,这个价钱可真不便宜,而且还是个这样要档次没档次,要名气没名气的山野小店,不过也不算贵得离谱,所以纪若棠不生气,只难以置信的跟自己那张光滑细腻的小脸蛋比较一下,觉得都可以探头到上面蒸个面膜了:“这都什么啊!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啊?”  石涧仁也好奇的拿筷子翻一下,因为这铁锅脏得都能刮下几斤锅灰,然后表面浮满厚厚一层看不清的黑褐色东西,筷子简直是艰难的拨开,倒是猛的一股异香从里面的滚滚红汤里扑面而来,显见着大块的红白肉混在其中,的确是真材实料,倒是跟他做菜时候喜欢堆砌调料的风格有些类似,立刻迫不及待的挟点东西尝尝:“好!她是老板,她给钱……五虎上将,什么个说法?五种肉么?嘶……好烫!”  那壮实的年轻人对纪若棠态度极好,不紧不催:“如果觉得味道太轻太重,还可以要调味碟或者素汤来搭配,都是免费的。”  纪若棠在桌子下嗔怪的踢了石涧仁一脚,却喜欢这种自己掌权的亲密感,拿出黑色暗纹皮包抽钞票:“那就给我来份素汤,看着怪麻辣的不是?”  年轻人这才回应石涧仁:“辣乎乎、热乎乎、脏乎乎、麻呼呼、黑乎乎,这可不就是五虎上将么,知足吧,在平京这样一锅,你花钱还不见得能吃到!”  正呼呼吹气对付面前吃食的石涧仁楞了下,差点哈哈哈的笑出来,倒是点头认可:“哦,味道的确麻辣鲜香又重,正是川菜百味的特色,这菜很好吃,有点像麻辣烫,好像又更费料和讲究火候,刀功也蛮不错,鱼肉、鸡肉和猪肉大小厚薄都有区别,倒是让味道分别适应,好吃!”  说起来石涧仁吃东西真有点喜欢大杂烩,当初也是喜欢吃耿妹子做的杂烩饭才萌生了做盒饭的思路,在灾区的日子里大杂烩的盒饭更是赢得各方好评,那些把方便面、饺子、简单盖饭都吃得要吐的救援人员都觉得这种每天简单变化花样的盒饭吃不腻。  但是跟眼前这铁锅菜相比,那就是业余跟专业的区别,明显人家是精细做法搞个粗鄙的样子而已,真的物超所值。  纪若棠也试着尝了点,作为江州女孩儿,麻辣她倒是能吃,就是爱惜保养皮肤,很少吃辛辣的,只是陪着石涧仁高兴,小心的用雪白贝齿咬点同样雪白的鱼肉来吃,轻巧的身姿搭配身后竹窗外满目青翠的远山密林,也是幅好看的景致。  等那年轻人用大土碗端了一钵黄澄澄的浓汤出来殷勤的放在她面前,再充满信心的坐到门口:“准保喜欢喝。”  果然纪若棠只是客气的试了一小勺,笑眼一下就流淌出惊喜来:“真的!好像是南瓜汤,还加了什么的……阿仁,你也来点!”说着就把小勺伸过去喂石涧仁,被麻辣刺激得已经有些不亦乐乎的小布衣连忙自己接过来倒嘴里,已经有点失去知觉的唇舌忽然又被温润的恢复一般,有种从麻辣突然解脱出来的畅快感!  不是火辣的吃食突然遇见冰镇的那种冷热刺激,而是所有的味蕾好像得到了温和的缓冲,只能说这位调味的厨师把两端的味道掌握得非常娴熟并到位,而且这俩样东西这么搭配就是故意的!  这比起石涧仁的盒饭已经不是专业的档次区别,就算跟威斯顿酒店里的那些大厨相比,恐怕也有对美食理解水准的高下之分。  说透彻点就跟谋士军师玩弄普通人的心理一样,这厨师已经到了调戏食客舌头的境地。  纪若棠的体会没他这么深,看了石涧仁喜不自禁的吃几块肉又喝口汤,就笑眯眯的放下筷子,撑着下巴温柔的看着:“好像真的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开心。”  石涧仁否认:“到酒店吃蛋糕的时候也蛮开心的,你没发现我这几天经常都在吃蛋糕?”自从去了四星级酒店傍大款,最舒坦的就是蛋糕敞开了吃,面点师还很殷勤的询问石涧仁喜欢什么口味来迎合,也就在黄晓薇那次假惺惺的给了钱,才知道自己每天吃的慕斯蛋糕是多少钱一块。  纪若棠有些出神:“原来要拴着你的心,会做菜就行了,我记得你好像给我说过,你在码头认识的那个姑娘就是开小食店的,其实你不但爱好吃,还很喜欢跟做吃的人打交道,对不对?”  石涧仁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要说耿妹子当初给了自己多天大的恩情,倒也未必,就是那碗到了美术学院以后的杂烩饭才变了样,就连杨德光也是一碗烧白饭收买了自己,还有自己厚脸皮的叫赵倩去偷师学做那个蛋黄糕,别的事情自己会这么干?  难道自己骨子里其实是个吃货?  好吃懒做可也是放纵自己的恶习之一啊,小布衣顿时有些伤脑筋的放慢了筷子。  纪若棠倒觉得有趣:“嗯,那回头酒店再招聘好点的厨师,把你养成猪八戒,就不会跟孙猴子一样到处乱蹦了!”  她这思路也跟普通女孩儿不同,从没想过自己下厨素手调羹。  再恋恋不舍的品尝一口那其实混合了不少配料的南瓜汤,石涧仁终于狠心的放下筷子转头:“店家,上面那山头边,有一片墓地,不知道能不能指条路怎么走过去看看?”  面相颇有些山野傲气的年轻人终于警惕了:“啥?你是干什么的?”  石涧仁坦承:“我们是住在上面那个度假村的游客,偶然看见那几座坟墓,好像很有点年代,还挺讲究风水的精细之处,就想去瞻仰一番。”  这话说得客客气气,年轻人的表情才缓和下来,但依旧一口拒绝:“先祖的坟又不是什么旅游景点,看什么看,我们秦家村从来都不找这份旅游观光的钱。”  纪若棠却在这个时候掉头,露出最娴熟的明媚笑意:“那小哥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五虎上将跟这个汤的大厨给我们呢,菜做得这么好,其实我们有兴趣请师傅到城里大饭店里做菜让更多人吃到呢。”  那年轻人顿时有些花眼,说话都呐呐了:“我……这菜是我做的。”(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