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54、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254、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300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6
    情形基本上是直接碾压过来的。  首先是宋青云一抵达就笑着热情的揽住石涧仁的肩膀:“原来你女朋友就是酒店的纪小姐啊,把弟妹也请来一起啊,我听小泽说了,活动准备搞得很不错,那个什么汽车4S店我也有兴趣,喊来跟做哥哥的喝几杯,平安夜呢!”  石涧仁没什么犹豫就笑着点头了。  其实他也没让纪若棠不来,只是少女有点伤感和下意识的反感这样热闹的局面,而且石涧仁还经常说孝顺的孩子应该服丧啥的,她作为董事长也的确应该回避这些第一线的工作,只是决定明天晚上圣诞节邀请自己的高中同学们一起来这里聚个餐。  而石涧仁不光是看宋青云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没什么奇怪的气色,更重要的还是他对纪若棠真的有点像女儿那种心态,无论怎么照顾女儿,终究有一天要把她推向社会,无论看任何一个男人当女婿都不顺眼,但女儿终究要长大,要成人,要自己去面对这个社会。  他不可能一辈子都陪在旁边的。  纪若棠估计也刚到客房,匆匆的返回来还穿着酒店员工的制服西装,宋青云很有风度的握手安慰:“关于你母亲的事情我也听说了,阿仁很不错,未来我们又是好邻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跟宋哥开口说一声……”  其实纪若棠在面对这样的公子哥时候,比石涧仁娴熟多了,穿着普通工作服的她笑容可掬:“全靠阿仁陪着我,他书读得不多,也请宋哥多指点照顾他。”  成天看书的石涧仁抖眉毛,怎么说自己都行,就这个不爱听。  这时候是晚间七点三十几分左右,纪若棠的移动电话忽然响起来,在略微喧闹的环境中还是石涧仁提醒她,才不好意思的对宋青云抱歉,笑着让到大堂旁边的柱子后面接电话:“喂?柳阿姨……”  柳子越只有一句话,非常简单快捷的就挂掉了:“马上打开电视转到27频道,那边有几秒延时!”  纪若棠立刻就叫身边的大堂前台拿遥控板把酒店大堂挂着的电视换频道了,其实酒店一直都有一两部大屏幕电视挂在墙面播放英文台或者境外频道,彰显自己的国际化品味,老板的要求让前台女员工也顺势把声音开大,而且不停的一直按着没放开,直到那电视机的音量几乎回荡在整个大堂,让一贯安静的高级酒店大堂中几乎所有人都闻声转过头来。  因为电视频道一换过来就是纪若棠的头像!  这就让员工下意识的把声音开到最大。  画面全景是纪若棠穿着迷彩军装,站在一大片泥水中的新闻照片,虽然看起来皮肤有点红,头发随意而蓬乱,但只要认识这个少女的人,都能马上辨认出那双标志性的笑眼。  让人过目不忘的明媚笑眼。  应该说摄影者非常准确,又具备相当专业的功底捕捉到了这个少女的外表特征,而且非常传神,那双感染人的笑眼,充满对生活热爱的眼神,几乎所有人都能从屏幕上读出来,加上专业水准让整个画面几乎都有点失焦,也就是虚化,只有少女的面部是明锐的,更加深了这种感染的力度。  刚才还有点喧哗的大堂,几乎立刻就安静下来,除了一些后面持续往里走的人诧异这种气氛。  其实大多数人都一直瞄着宋青云和跟他交流谈话的人,毕竟宋老板才是中心,所以也记得那个之前跟他说话的女孩。  这会儿宋青云也惊讶的抬头看,甚至还一手抱手肘,另一只手扶在了自己的口鼻之间,这几乎是个下意识遮挡免得自己出声的动作,暴露出他的内心惊讶程度,因为电视画面的左上角俨然是国家电视台的台标。  只有他们这些个层面才知道,要运作到这种层面的节目中,那得有多大的能量,也许同样正是突然看到这个画面,柳子越立刻就通知了纪若棠。  在宋青云的下意识里面,一个商人,应该还是通过强横的关系跟巨大资本才能上这样的节目吧。  少女也张大嘴楞了一两秒,飞快转头看了眼石涧仁,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有心领神会的交错,但马上转过头去看画面。  正在全国主要电视台进行联播的新闻评论节目里,主持人顺着这张背景中的巨大照片走进屏幕来:“我想大家都会被这张摄影记者捕捉到的照片吸引,这个奋斗在地震灾区第一线的志愿者脸上洋溢着不是悲伤,而是热情,充满让人相信美好未来的热情……”  似乎画面镜头切换了一下,大画面出现的竟然是王雪琴,这位依旧穿着一身标准工作装的姑娘也带着满满的笑容看镜头:“欢迎大家来到石龙镇,虽然我们是这次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是天灾不会成为人祸,热情和积极的营救、重建是我们的主旋律……”  下面无声滑出的身份字幕上竟然是黑竹县石龙镇、黑石子乡、永清乡等五个乡镇的党委书记王雪琴!  主持人也就让画面定格在这个时候:“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举国悲痛的时候,刚才出现这两个年轻人怎么会如此轻描淡写的面对国家灾难,这个时候哪里还笑得出来,可你们相信么,画面中那个满是笑容的少女,她的母亲就在地震中遇难,遇难在照片中背景的河对岸,这个少女是带着巨大的悲痛从几百公里外赶到现场,用做志愿者帮助他人的方式来祭奠自己的母亲。”  有点先抑后扬的感觉,毕竟连电视画面上的主持人都一身黑衣表情严肃,最近一段时间的媒体新闻上,只要涉及到这次地震的新闻,无不适充满悲痛跟哀伤的情绪,如果说前面少女的笑容还有些感染张力,后面这位党委书记的笑脸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但这个说法一出,对那个少女的同情和心理反差一定会扭转到另外一个样。  也许这就是媒体的魔力。  画面再切换到现场,所有观众才看清了石龙镇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地形状况,远处那刀切斧劈一般垮了半边的山脉明显就是地震造成的结果,中景奔腾黄澄澄的河水卷带着泥沙符合任何灾难的模样,近景却是连成片的整齐帐篷,有那么一刹那,如果眼尖的观众,也许能注意到所有靠近路边的帐篷上都喷涂着清塘集团的字样一闪而过。  画外音:“刚才那位五个乡镇的年轻书记,就是因为她是当时联合办公楼垮塌时候,唯一的幸存者,五个乡镇的其他同事都在她的面前一起遇难,而她却坚持带着笑容站在了这里,用力挽狂澜的态度,靠着坚定的信念,建立起这样的救灾安置点……”  画外音消去,现场声音渐大,逐渐能听见清晰的河水咆哮声和嘈杂的喧哗声,也能听见一把清脆的女声:“盒饭……叔叔,盒饭,吃了饭才有力气,别睡!别睡,周叔叔,先吃点东西,喝口水……”  镜头慢慢的摇移,就在几米开外,就在帐篷外的一个临时小篷边,一部破面包车下几个身影正在搬下一箱箱盒饭,那边排着队的人正在领取,而画面继续转动,这才让所有观众有些震撼的看到石龙镇那几乎只剩一片废墟的残垣断壁,拍摄者显然就是站在临时安置点和废墟之间的一处高点上,慢慢的旋转镜头拍摄,然后画面中终于看见正在跑前跑后的分发盒饭的纪若棠,一群浑身脏污的军装,正精疲力竭的从废墟中、挖掘设备里出来,小小身影的少女竟然试图去扶着其中的人,然后那些原本东倒西歪的军装,都笑起来,摘下口罩,抹下手套,亲密的伸手拍拍少女的头,接过她的盒饭,画面在她身上稍微定格了一下,再一次,所有人都看见那张笑脸,这一回让很多人都能铭记的笑脸。  画面上那种自然界强大的填海移山般巨大变化,再加上几乎夷为平地的废墟,那种人类渺小的感觉刚刚冲击了心灵,却突然出现这样一张充满积极乐观的笑脸。  比山脉垮塌还要巨大的反差,仿佛眼前的悲痛,哀伤和精疲力竭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那种面对自然的苍白无力都忽然变得充满了信心。  活着!  露出笑容的活着,充满希望的活着,远比哭丧着脸,呼天抢地的抱怨来得更有感染力。  酒店大堂里鸦雀无声,好像有几声极低的抽泣应该是前台的美女,刚才还吊儿郎当的平安夜狂欢参与者们,忽然有人轻轻的拍手,而且好像传染一样,掌声忽然就蔓延开来,连宋青云都放下手跟着鼓掌。  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就算再玩世不恭的人,也会被人性深处的某些东西打动。  因为人本来就是一种力量和软弱、光明和盲目、渺小和伟大的复合体。(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