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79、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

279、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28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9
    纪若棠说得没错,他们真的就好像在作弊。  第一次石涧仁在宋青云的高档别墅里面去写书法见到宋澜的时候,第一次为一位高管面相,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位领导的未来有限,这是种出于对于师门鉴相的试验,反正慢慢看结果就行。  所以他一直对宋澜的评价就不太高,一个宠溺儿子骄横不已的官员,自己的品行能到什么程度也可想而知。  现在眯了眯眼睛,就拿过桌上的红酒杯,给自己倒上小半杯,装着品酒的动作在鼻子左右晃动,其实是遮挡自己的眼神,仔细观察那已经走近的宋澜。  从对方走进来第一眼,他就有种明晰的感觉,相比在飞机上遇见的宋部长,现在走进来的他眼中有难以掩饰的焦灼感,言行举止更是有点漫不经心,也就是和人握手打招呼的时候,根本不上心,就跟石涧仁当初第一次见到他一样轻慢,按照惯例,那位秦主任热情的过去招呼迎接,然后顺着他刚才已经喝了一圈的宾客引导介绍,结果宋澜完全没体现出自己要招待各位的诚意来,这跟官职高低无关,既然远在异乡请客,好歹也应该装作很诚恳的样子啊。  宋澜没有,只是有些敷衍的挨个握手,连寒暄都没有,到了石涧仁和纪若棠这里都一笑而过,前后巨大落差的态度,让少女总裁都察觉到了,习惯性的看石涧仁眼睛,小布衣轻笑一下,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观察:“很好的学习机会,多看看其他人,你或许还能学到很多东西。”  如果说洪巧云对于察言观色用在了对人性的揣摩上,再用艺术的笔触展现出她对于人类心灵之窗的见解,耿妹子还处在活学活用的阶段,机灵的拿去琢磨自己的对手干什么,而纪若棠显然已经到了思考的层面。  其实聪明人原本就是作弊。  所谓聪明就是思维脑细胞比普通人转得快一些,触类旁通的能力更强,如果再加上学习得当,经历丰富,那就比很多人高出一大截,石涧仁这敢不要脸的把巨聪明挂在嘴边的水平,已经把这门总结各种信息,梳理出结果的手艺用得溜熟了。  他们来的时候见过宋澜,那时的宋部长和蔼可亲,谈兴甚浓,不过今天去开个会就判若两人,双方没什么利害关系,那么原因只会在对方,因为看看他对其他人也是类似,除了极个别打起精神多说几句,最后在秦主任的陪伴下坐到了上席,由秦主任八面玲珑的说几句感谢的话,就大家举杯开宴了。  石涧仁注意到秦主任的表情也多了几分疑惑。  显然以前的宋澜也不应该是这样。  这其实都是在座的稍有头脑都能看出来的细节,只是没法做到石涧仁这样有条不紊的还有理论支持梳理罢了,在酒桌上,石涧仁还真只是能做着情侣之间的亲昵凑在少女的耳边轻声:“喜怒以物而变易知,烦乱而志不裕,外界的喜怒会影响到他的行为,纷繁复杂的事务会扰乱他的情绪,这就说明他的意志不够坚定,对于他这样层面的官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有这样的反应呢?”  本来还有点羞红沉醉于耳根子痒酥酥的少女惊诧,连忙也学着石涧仁端起红酒杯挡住脸,睁大笑眼看石涧仁转几下往上翻,显然用惊愕表示对方的官帽子或者上面的人出问题了?  石涧仁只眨眼表示赞许少女的心思灵动,再把目光转向其他人后凑近,这回纪若棠几乎把软玉一般的白生生耳朵拨开头发贴在他嘴上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普通人没多大琢磨内容的原因,也许一把柴,一份工资都会引起他们脸色大变,没多大深度,但到了这种层面,肯定不会是小事情,而如果是他工作范围内的困难,最多只是心忧而不会轻慢这些人……好了,除了回头观察一下汽车店的情况,这与我们无关,你现在注意观察这些宾客,眼神惊疑不定,经常在看他的,多半就是跟他有关系的,毫不在意自顾自吃喝的,要么愚钝要么就根本没关系,未来你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观察下属间关系。”  没想到纪若棠只轻笑,故意把耳朵在他嘴唇上磨蹭下就弹开,小心的捏捏耳垂:“热乎乎的,红了没?”  石涧仁咕嘟嘟的喝掉红酒,表示教学没得到很好回应的郁闷,挟了一筷子那五虎上将来吃,味道似乎更劲道更出色,却又好像少了点什么。  纪若棠悄悄帮他倒上小声呢哝:“现在我知道你有多操心了,以后都你做这些,我……有人说女人操心多了老得快,我还是笨点好,对不对?”  仰起头的少女明眸皓齿,红艳的嘴唇轻声细语的时候,近得真能看见那白玉般的贝齿间带着红色的酒痕,说话更是吐气如兰的带点酒意,哎哟,石涧仁这才发现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悄悄的把面前这瓶红酒一个劲的分在两人的杯子里,更借着说话频频咕嘟嘟。  是谁教自己喝红酒的时候要细细的品啊。  不过要是待会儿饭后小醉猫安生的睡了,自己能更好安安静静的看书?  这没良心的居然想的这个呢,空了大半截的红酒杯玻璃遮挡中,却瞥见宋澜好像在看自己这边,光是瞟瞟那眼神,石涧仁立刻就是心里一紧,喂……千万别!  石涧仁有点后悔的把酒杯连同黑脸一起放下来,这会儿千万别搀和进去什么事情,江州那么点个地方自己一介小布衣都做不到逍遥自在,见识一下平京首都就行了,千万别拉自己去垫背啊!  可往往事态走向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用眼角的余光,石涧仁瞥见宋澜真的站起来,朝着这边走来了,他是职务最高的人,当然这大包房里三四张桌子都安静下来看着他,反而是那位秦主任果然不负石涧仁的评语,笑着也起身拉身边两三个随从官员四散开来到各处聊天敬酒,一下就把气氛活跃分散起来,其他人也知晓不是领导要讲话,慌忙把目光和话题拉开,当然其实都偷偷注意着这边的。  石涧仁心里喊糟的低头给有点醉得意乱情迷的小猫儿耳语:“如果要求我们什么,你就说……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  纪若棠估计眼里真只有他了,娇憨的抬头笑:“肚肚真不舒服……揉揉……”  得!喝得太猛,连菜都没吃两口,这小姑奶奶已经醉了,石涧仁连忙起身帮她盛汤挟菜,也顺便让自己站起来,正面应对。  事到临头,如果真是针对自己这边来的,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要站在纪若棠前面的,这是个基本底线,无论是作为父亲还是谋士。  这是自己的责任。(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