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81、宠辱不惊和患得患失相差好远

281、宠辱不惊和患得患失相差好远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7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49
    的确是个有趣的人,或者说是两个有趣的人。  秦主任坐下来主动介绍了自己:“秦良予,浑浑噩噩的已经五十有三,在驻京办呆了二十年,从改革开放那会儿到现在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官复原职的,先富起来的,然后从这里被抓走的,专门跑部钱进的,一拨又一拨的市领导,还有越来越少想念家乡口味的开国元勋,今天看见的并不算什么,不过是每天迎来送往很常见的场面。”  石涧仁摸不清对方的主题,所以显得贪杯一点,眯眼笑着把那有点浑浊的碧绿酒液分头给两人倒上,自己深深的吸一口酒味,的确是好酒,可白瓷酒瓶上却没有任何标记。  秦良予拿起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酒杯,跟石涧仁碰下干净利落的就仰头喝了:“小老弟你呢?今天从宋部长走进来,别人都满脸堆笑起身迎接,你却一下就变脸了,而且后来宋部长要找你的时候,你还一个劲的在躲避,小小年纪,你对他的了解恐怕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石涧仁有点脸红,巨聪明的自己,在起承转合的某些细节处理上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漏洞,可能纪若棠看不出来,那些江湖上的老总察觉不到,这真正眼光如炬的接待主任就注意上了。  秦良予接过来把酒倒上:“大多数领导都喜欢喝国酒茅台,据说是开国元勋们都喝,喝着劲大却不挂喉,一点都不难受。”  石涧仁立刻回味了一下:“好像这酒也的确是比较没有那种辛辣刺激的味道,但是喝下去就能感觉到度数很高,整个肚子里都热烘烘了,真是好酒。”  秦良予示意一下,就又端起杯子喝了,这回有滋一声很享受的感觉,石涧仁也学着做,好像顺着牙缝漏进去点风都变成酒味的了,就好像他跟别人学说巨聪明,打响指,很多这些新鲜的东西都不拒绝学习,谁叫老头子喝酒的时候都是一副泪汪汪的缅怀样呢?  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怎么都没那样悲怆的情绪啊。  驻京办主任却笑起来:“酒确实是好酒,但真正能称为国酒,是因为长征时候经过酒坊,他们不计代价的把所有酒都送给了红军,让他们可以消毒,可以御寒,可以壮胆,翻过了雪山草地,等红军坐了天下以后才投桃报李的结果啊,不然那当地还有一家品质毫不差劲的酒坊,当年躲起来到现在都默默无闻呢。”  石涧仁听懂了,这回换他斟酒:“有才华有能力是一回事,还得在正确的时候做正确的事?”  秦良予赞许的端起酒杯:“正确不正确,有时候要过很久才知道,但起码要敢于做出选择,特别是有能力有前途的人,不然再好的能力,也不过就是点孤芳自赏的小聪明。”  一贯都在教育别人的小布衣竟然被别人教育了,他肯定不会反驳争辩自己的选择是怎么样,只是随口接过去:“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吧。”  秦良予喝了点酒,面色更红润了,眼睛也更如同点漆一样黑亮,对,就是发亮:“你是明确的在避开宋部长?一位官运亨通,未来无可限量的领导,我是不是更应该理解你确实知道很多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东西?”  哎哟喂,真可能是平时居高临下的心态跟普通人呆久了,石涧仁竟然接连有些放松了警惕,或者说口无遮拦,在面对高级别谈话对手的时候,除非修闭口禅,那还真是多说多错,小布衣第二次感到有些脸红了:“没有,没有,我只是一些个人感受。”借着把酒杯倒进嘴里,遮挡一下表情,话说下山以来,除了脱光衣服站在画室那回,他还很少有这样局促的时候,或者说这次也类似脱了衣服吧,被人用眼睛脱了外面的伪装。  秦良予声音很清亮的:“那好,你就给我介绍一下你的个人感受,因为据我所知,你和你的小领导入住驻京办宾馆,还是宋部长亲自让人安排的,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领导对你们的支持爱护,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领导?”  语气不重,石涧仁却有点步步后退的感觉,有想过干脆退开,好像棉花一样一笑而过的啥都不说装傻算了,他有十足把握秦良予并不是个会立刻转身打小报告的人,但显然对方说这些话是有目的的,要说小布衣没点好奇心也不可能:“昨天在飞机上遇见宋部长,不过是平生第二次看到,然后才是今天,对宋部长我从来都没有接触,更无成见,不过平日里跟宋公子有些往来,年轻人嘛,总有些性情飞扬,和我这种普通老百姓不太一样,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仅此而已。”  没想到秦良予真是步步紧逼:“可刚才我打了几个电话了解,北部区机关我有个朋友告诉我,你那北部区的酒店,正在跟宋青云合作经营汽车销售中心,那可是投资超过一千万的大型项目,这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  石涧仁能说什么?说自己看出来这位性格温和的高官,额上三纹,眉中八字克子面相?说实话,自家这一系,从来都只是把摸骨气象一说当成辅助,重点还是察言观行,所以用手指捻了捻微微发疼的眉心,伸手拿过酒瓶满上:“酒店是我效力的领导所有,我只想尽心尽力帮助领导在失去母亲以后,把企业平稳的掌控发展,个中艰辛是可以想象的,如果能借用一些旁的力量,抵御一些冲击,也是无妨,而宋公子与其说是我们攀附谋取,不如说是他看见在这场地震中,我们获得了广泛的关注才顺手捎上,说起来那汽车销售中心是他不由分说就运行起来更为妥当,我们自然没必要去扫兴。”  果然,石涧仁刻意提到失去母亲的情形,让秦良予的语气也缓和下来:“但……很明显你不看好这位宋公子?”  石涧仁笑笑:“背后不说人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仅仅是一位高官的儿子,不学无术却能随意操作过千万资金的汽车销售中心,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还需要说?  秦良予端起酒杯的动作就缓慢了,有点慢慢酌饮的感觉,说话也慢:“所以你也不看好宋部长?”  石涧仁也终于没那么被动:“宠辱不惊,喜怒哀乐都不形于色,在身处危难之时能闲情淡雅,对赞誉或者诋毁都能做到泰然处之,问心无愧,只将天下之兴衰为己任,这才是位居高处的君子,如果退一步,愤怒却能不放肆,得意不忘形,从不杞人忧天,也不那么担心得失取舍,更不因此喜悲的是身居下位的君子,我都不知道那部长的职位到底高下如何。”  啥坏话都没说,但是又啥都说了。  这文化人说话就是有内容。  不过这时候,秦良予的目光终于全部锁定到了石涧仁的身上,思忖一下全部喝下去:“对,我确实没看走眼,你真是个有过人之处的年轻人,二十岁对吧?留在我这里,怎么样?我想你的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原来他东拉西扯,旁敲侧击的是在面试!  不多会儿之前,纪糖糖还想招揽对方呢,现在别人却来挖墙脚了。  秦良予说得轻描淡写,石涧仁心里却如同炸了个雷。  (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