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92、此观音非彼观音

292、此观音非彼观音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3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0
    王雪琴要求党员和各级干部留下来跟她一起开会,但她刚在抉择安慰黄克勇和这个重要会议的当口,一抬头就看见了石涧仁的目光。  真的不需要一个字多说,她就点头笑笑,再低声给黄克勇安慰两句,自己就起身招呼几十名开会人员去了,周围的人散去了一些,部分跟着开会的人一起过去,想听听看明天五百个人去做什么事,其他人还是远远的看着黄克勇,看着那个被医生扶到了折叠马扎上的年轻人,有两个跟他熟识的人还悄悄站在了靠近河岸那边,防止他再有什么举动。  石涧仁代替了王雪琴来面对黄克勇,不过想松开纪若棠的小手没得逞,他只好牵着少女走过去,先走到遮阳架子的一个边角,捡起一张扔在上的白纸,上面用潦草的手笔写着:“亲爱的骏儿,你天堂奔腾……等等我,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一起幸福和快乐……”  一种绝望的悲伤铺满纸面。  纪若棠探头看见了,刚才就有些含着泪的少女,连忙伸手捂住了嘴,免得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出来,但更攥紧了手掌,深吸一口气,看着河对岸的远山,似乎在告慰母亲自己从未被这样的情绪拽住。  石涧仁拿着那张纸过来,蹲在小马扎旁边,黄克勇个头应该比他低一些,现在双手捂着脸,苍白的脸上看不到表情,医生悄悄的帮他在脖子上淤痕处涂抹一些药膏,对石涧仁点点头示意脑子要好好开导,就走开了。  纪若棠终于觉得自己站在旁边不合适,松开手去找了个马扎垫在石涧仁屁股下,但自己悄悄蹲在他身后两三米的地方,随手拣根细铁丝在泥地上画着玩。  对方紧闭的双眼似乎还有泪水在慢慢流淌,所以石涧仁不催不问,就坐在那看着,也许换个人很容易就被对方浑身笼罩的那种巨大悲痛给感染,他不会,就表情安静的看着,这让远处本来站着的那些围观灾民也逐渐的散去,柳清他们都跟着最后抵达的赵子夫等人一起去忙碌了。  好一阵,应该是刚刚从死亡边缘走了一遭回来的黄克勇,终于稍微从手指上方看见了石涧仁,认出了他用有些艰难的声音:“阿……仁……”  光是看看他喉结边扯动的淤痕,就知道他现在说话都疼,石涧仁伸手阻止了他:“我只是想告诉你,写文字,你得有观世音菩萨的心,懂么?”  黄克勇光是目光里透出来的神情就有点懵,对一个刚刚企图自杀被救回来的人,这算是用佛教劝说么:“什么?”  石涧仁没有面对自杀者的特别态度:“先得观,多观察生活,世就是要明白社会上的人情世故,世间百态,音,当然指文章得有音韵,读起来要舒服,菩萨,才是要有救苦救难,引导情绪积极向善的菩萨心肠……你这些文字一样都没沾边,我记得你好像还是个学文的大学生,好意思把这个作为遗书?”  几米外偷听的纪若棠猛一下把头抬起来,之前悲切的情绪都不见了,光是看着石涧仁侧面的轮廓,少女就忍不住眼角上翘带着笑,有你这么心理疏导自杀者的么?  黄克勇深吸了一口气,估计也没想到会有人这样说自己,但显然连自杀他都能决绝做出来,现在对外界刺激有些不理不睬,只轻轻摇头苦笑不说话。  石涧仁激将法没用,就换一招:“王书记刚才说她也想过自杀,但是跟我在一起几天,彻底治好了,你呢?只是因为思恋妻儿,就决定过去陪伴他们?”  黄克勇显然又痛苦起来,双手紧紧的摁住自己脸,用力的程度从手背上暴起的青筋都能看出来。  石涧仁好像在撒盐又好像在聊天:“庄胖子还记得么?地震以后就跟着我来这里做饭的那个大胖子,做错事犯了法坐过牢,然后在他坐牢期间,老婆迷上了传销,最后死在传销组织那边,你这好歹还是天灾导致生死相别,他算是间接的害死了自己老婆,恨天恨地恨自己……换做你该怎么做?”  一个类似又不太完全相同的例子放在面前,静默一会儿黄克勇终于有了点交流的情绪:“我……不会犯法,我永远都不会对不起骏儿和唐……”光是说出这么点名字,他又泪流满面了。  石涧仁摇摇头:“每个人性格不同,庄胖子选择的就是单枪匹马去跟那些传销分子斗,去把那些上当的人拖出来,想法是没错,但他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又只知道蛮干,最后被打得半死不活,其实我想他心里其实是快活的,被打的时候都心甘情愿的,对吧?”  黄克勇竟然慢慢的点头,其实从心理慰导的角度来说,这说明病人已经开始认同而不是抗拒,最难的部分都翻过去了。  石涧仁显然不是按照这个套路来的:“你也巴不得现在有人狠狠打你几顿,越是打得身上痛,心里才不会痛,对不对?”  黄克勇这回真的没什么迟疑就点头了,也许这个时候皮肉之痛真能缓解心理上的巨大伤痛,可石涧仁话锋一转:“庄胖子被打了几个月,悲伤之气没了,戾气倒是越来越重,你呢,我看你这身子骨挨不了几顿打估计就会再去自杀了。”  其实面对自杀者最好别再提到这个词,有时候那个词已经变成了心理暗示,随时可能触动对方的心理底线一心向死,可石涧仁显然也没这些忌讳,还挑逗:“我从小学到第一个自杀的就是楚霸王……”  得,小布衣滔滔不绝的开始背诵他所知道的那些历史上著名的自杀者,有兵败如山倒的败将,有为了真理不为瓦全的硬骨头,更有灰暗一片的皇帝,托他肚子里墨水的福,东拉西扯说了一个多小时,黄克勇居然听得有些专心,反而是蹲在后面的纪若棠腿都麻了,艰难的跪倒在地上,好气又好笑的慢慢爬开去。  石涧仁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历史上这么多大人物,都有自杀,所以这也不算什么,可他们却留下了各自的名声,而你的孩子跟妻子就这样默默的消失了,再没人记得他们了,你不想写点什么记录下他们短短的生命?”  黄克勇显然是动心了,眼里多了点叫做生气的东西,石涧仁观察入微:“人的情绪灰暗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想死,因为你心里现在就是黑暗的,写出来的东西都是灰暗的,然后这个死循环让你愈发灰暗,卷得越来越紧,最后你不想死都不行。”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指着周围高耸破碎的大山:“你站的地方就是你的家乡,你妻儿遇难的地方,你觉得这个地方完全绝望了,你才会绝望,你是什么,这周围所有人都是什么,你心头要看见点光明,才可能走出那片黑暗,愿意跟我一起走么?出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再考虑怎么写出文字来?”  黄克勇看着手边那充斥着悲观的白纸,慢慢的抬头:“就是……你说的观世音菩萨?”  石涧仁让自己笑得更像菩萨,而不是鬼头鬼脑的大忽悠。  不远处的纪若棠满意极了,石涧仁这回终于找了个男人一起走。  想到这里,她连忙对着河对岸那根本就没法清理出来,已经被填得满满的山谷虔诚的合十,感谢妈妈……哪怕是在最后一刻,都为自己一生的幸福画上了括号。  这孩子还真没什么阴霾。(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