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294、真是一夜急白了头?

294、真是一夜急白了头?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42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1
    首先是洪巧云邀请跟自己一起回家去吃年夜饭,从未尝试过普通家庭年夜饭的石涧仁显然对这个兴趣大过千篇一律的去吃什么高级餐厅,纪若棠得知自己也得到了邀请,嘟着的小嘴才笑起来。  其实洪巧云的父母都是满朴实的工人,招待晚饭也是在充满人情味的老厂区,石涧仁把宝马越野车放在美院开洪巧云那辆商务车送两位姑娘过来是正确的,丰田面包车很低调,不少过路的邻居都在给洪巧云打招呼,全国著名的画家,在欧洲都创出了佳绩的艺术家,在这个厂区还只是大学教授的云妹子,所以不少人想关心她的个人问题时候,看见石涧仁才勉强憋住了。  洪巧云挽着纪若棠小声诉苦:“看见没,我不爱回来就这个原因,几乎每个人都先问这个,烦不烦?”  纪若棠笑而不语。  一直到除夕12点过,石涧仁见识了一把普天同庆鞭炮连天的场景以后,洪巧云才打着呵欠送他俩离开,并约定大年十五她就会跟父母一起先到东南亚旅行,算是让担心的父母看看外国到底是什么样,既不是水深火热,也不是遍地黄金。  接着大年初一下午,赵倩又打电话过来,邀请石涧仁……也邀请了纪若棠一起,到她家去吃饭,因为母亲也来到了江州跟父亲团聚,加上还有仨月她就要去德国了,显然这个春节对她一家有非常重大的意义,特别在初一邀请也是因为江州周围的风俗,一般都是初二才开始相互串门的,所以知道石涧仁就单独两个人的赵倩算是小心的循着这个空白来邀请。  于是纪若棠肯定要虎视眈眈的跟着一起啊,所以这次主动买了些有点夸张的礼物,不过下楼经过保安室的时候,石涧仁顺便把雪花牵上了,因为赵倩照料了大白狗不少的日子,说好些天没见,有点想念。  事实证明,大宠物简直就是气氛调节器。  在车上的时候,雪花就多次试图热情的从越野车后面爬过去找驾驶员,现在体型已经变得纪若棠都有点害怕的大狗最后被石涧仁放在了副驾驶,这狗居然自己坐好了看外面风景,让原本有点气鼓鼓的少女忍不住笑,偷偷给石涧仁说回头去买个数码相机,可以随时拍照。  然后到了赵倩一家住的地方,其实就在化妆品店的楼上,赵子夫的爱人来了以后就单独租了一套房一家三口住,扎着围裙的赵子夫非常正式的接待了两位老板,赵妈妈一脸慈祥,虽然经历差点寻死的地步,却看不到脸上有什么戾气,所以石涧仁很尊敬这位默默偿还了丈夫所有债务的普通女人,从面相上来说,如果不是最近这两年的磨难,她脸上依稀还带着平和的安静,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一好看的姑娘。  赵倩却依旧穿着最普通的手织毛衣跟长裙躲在母亲身后,但有偷偷的对雪花嘘嘘,那大白狗立刻就兴奋的朝着她扑过去,结果一下就把娇柔的小白花给扑翻在沙发上,吓得纪若棠和赵倩的母亲大惊失色,赵倩自己倒是咯咯咯的笑着抱紧大狗搏斗。  所以顺理成章的整个家宴都围绕狗狗说话,不愁没话题的冷场尴尬,赵倩从头至尾都没跟石涧仁单独说过什么话,完美演绎了小三儿的专业素养,一点都不撩拨纪若棠,于是笑眼少女也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导致整个晚餐过程,赵子夫都是兴奋得口若悬河的不停给石涧仁描述自己的想法,石涧仁认真的听,偶尔说几句,赵倩低着的头就在这时候带上笑,只有欢喜的趴在桌子下啃骨头的雪花能看见。  最后八点过,纪若棠就和石涧仁一起告别了,赵倩终于说了句希望把大狗留在她这里带几天,因为要出国了,纪若棠一点没狗狗原主人该有的警惕性,小手一挥就同意了。  回酒店的路上,她还跟石涧仁检讨自己的疑心病,石涧仁其实也觉得这样的往来很正常啊。  于是接着初二林岳娜邀请,初三似乎柳清他们也得到了风声,反正每天都有人以家宴的形式邀请两个年轻人,也许出发点都是为了不让纪若棠觉得孤单,可显然破坏了她想过个二人春节的浪漫心思,所以初八那天杨德光都打电话来说一帮小兄弟姐妹要一起吃个饭,纪若棠懒洋洋的就不愿去了,毕竟她还做不到石涧仁那样谁都能结交的广泛统一战线。  其实对于大多数春节都要回老家的码头男女来说,今年的春节有些出人意料的扬眉吐气,他们大多都是来自于江州周围贫困农村地区的,而且还大多都集中在一两个县,所以杨德光他们是开车跟大家一起回去,不用挤客车火车,相比大多在沿海打工的同龄人,舒舒服服的回老家也带回了不菲的收入,在农村是非常有面子的,对于已经在乡下呆不习惯的他们来说,规定到了初八就得重新上班完全不是问题,所以石涧仁过来跟他们吃饭就在林岳娜开的第一家奶茶店旁边,就是家油腻腻的火锅馆,热闹非凡的坐了七八桌,石涧仁一来就说这顿饭自己的,因为据说放假之前应该请客的,他在灾区就错过了,没多少心机的年轻人们欢声雷动,更积极的开始吃喝。  杨德光有小声给石涧仁汇报消息,耿妹子只给家里打了电话,说自己学习很忙,寒假也留在平京打工了,所以就不会回来江州,问给石涧仁打电话没。  小布衣摇头,对此他真没半点惆怅,耿妹子要是真的不荒废这两三年的学习,可以想见她肯定不同于那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大学生。  所以带着真心为耿妹子高兴的心情,石涧仁频频举杯同其实年纪跟自己都差不多的小伙伴们喝啤酒,这一顿就喝到了十点过,直到纪若棠打电话来询问,石涧仁才结账出门坐出租车。  然后就在路边等车的时候,一阵香风飘过,显然是个姑娘也站在他旁边等车,石涧仁下意识的转头,对方正好也看过来,极近的距离上就跟两人第一次面对面那么近,石涧仁惊诧莫名:“你!你这是在干嘛?”  因为在他的常识认知里,很难理解面前黄晓薇居然一头银发!  而且是长发飘飘的那种灰白色头发,加上她本来就个子高挑,长相好看,走在街头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回头率!  这还是那个喜欢穿着红色风衣,一头标准栗子色波浪长发的高级面点师么?  就算知晓对方多半是染的色,而不是丢了工作一夜白了头,可石涧仁还是很难理解,有谁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要染成白发呢?  这样的审美观,他简直觉得看见了鬼!  黄晓薇就纯粹是笑谑:“哟,这不是大老板家的那个小白脸么?”  看来她多少还是知道自己被辞退的原因是为什么。(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