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06、如来佛跟观音打架

306、如来佛跟观音打架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04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2
    赵倩真的如同草原上野生的小白花一样,看着柔弱无比,却富有韧劲的站在那迎接了纪若棠的滔天怒火,那牛皮信封砸在手边,似乎有边角擦过手指,生疼的感觉都让她没眨眼睛,就那么看着纪若棠。  纪若棠更生气了,好像自己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特别是赵倩眼里透出来那种眼神……竟然隐隐的有点像石涧仁!  那种平静又稍微带点无奈的眼神。  让少女总裁不得不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其实赵倩真是在这闭眼的一下,才难得摆脱了纪若棠那种如有实质的强硬情绪,自己也悄悄的吁了一口气,转头对一两米外的林岳娜挤出点笑:“林姐……倒两杯奶茶吧,热的,我要巧克力,纪小姐……你要什么味的?”  睁开眼的纪若棠终于也压住了情绪,回到那个冷静的糖糖,但有点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大学生,这跟自己设计的不太一样啊!  结合自己一直以来对这个其实比自己还大两三岁的大学生感观,应该是自己用气势都能碾压对方的啊?  怎么反而还变得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纪若棠更冷静下来,就好像重新评估了谈判对手的级别,冷笑一下用手指把桌上的信封拨过去:“你不看看?”  好像是该来的终于来了,刚才十几秒双腿都有战栗的小白花反而镇定下来,第三次挤出笑容,自己都觉得面部肌肉轻松多了,艺用解剖上说这是什么肌来着?带着这样的胡思乱想还能抬手了:“坐吧,难得这么晚你还过来,不管怎么总得心平气和的说清楚,我们坐那边好不好,林姐听不到的。”  林岳娜的惊讶肯定不亚于纪若棠,手脚麻利的连忙冲了两杯奶茶过来,看看正分坐在老式港味奶茶火车座两边的姑娘,忽然觉得老板娘到底是谁,还未可知呢:“那……我还是干脆在外面等,给那边司机大哥送一杯去。”  听着外面卷帘门哗啦啦的拉到最底部,刚才相当热闹喧哗的大学校门外街道好像被隔在另一个世界了,纪若棠已经彻底冷静,认真的看着对面不说话,谈判中其实刚才自己因为轻敌,有些锋芒毕露的气势算是落了下风,现在静待对方开口才能扳回一城,以逸待劳的看对方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赵倩显然不在乎这些什么技巧,手肘都放在桌上,双手交叠平放,就像上课时候最乖的学生那样,抿了抿嘴唇才开口:“我想,你来是因为不高兴这些天我跟阿仁在一起,那么首先我先说清楚一点,我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必须要前往德国,因为德国的大学都是在4月开学,虽然我已经尽量压缩时间,舍不得走,但是我一个人过去,无论住的地方还是上学的地方,什么都要去适应安排,所以,大约还有二十天,我就要走了,三年留学时间里,我可能舍不得花钱从德国飞回来,所以我很珍惜现在的每一天,能跟阿仁在一起的每一天。”  纪若棠的眼神有从严厉到缓和,再凌厉的转换,没想到这大学生居然这么就宣战了。  可没想到的是赵倩却伸手拉了拉自己耳边留着的鬓发,好像拉灯绳一样,算是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其实换做半年前的我,绝对不可能有去德国留学的机会,绝对不可能有坐在你面前说话的资格,甚至……连这么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两个月以前我可能都没有,这一个多月和阿仁一起学外语的过程,其实也培养了我这样说话的能力,从紧张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到现在我都惊讶……”  纪若棠打断她:“我不是来听你抒情的,你这算什么?我知道,阿仁没有错,他肯定也没有跟你谈恋爱什么的,但你这样缠着他有意思么?你知道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么?”  赵倩被憋了一下,果然被打乱了节奏:“我……你……”  纪若棠开始娴熟的接管场面:“阿仁善待每一个人,如果你自作多情那就难免会给他带来烦恼,可是看看你的行为,你敢说你不是在跟他谈恋爱,在软化他?”一边说一边还很有总裁气势的用手指戳了戳信封。  赵倩迟疑着打开,反正这会儿自己有点语言组织不上,然后就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一大叠照片!  自己和石涧仁站在下雨的屋檐下仰头看天,坐在躲雨的校园亭子里看书,雨中自己踮起脚尖勉力拿书本给石涧仁遮头,可石涧仁却顺手展开那件灰色的冲锋衣给自己挡雨,一起并肩走的样子,真是难以抑制的这姑娘哈一声笑出来,一把就把整叠照片抱在胸口,然后生怕被抢走似的一叠声:“谢谢,谢谢!谢谢您了!”  纪若棠才是被闪了一下腰,这不是罪证么,捉奸要拿双的证据么:“你!”  喜悦终于冲开了刚才的混乱,赵倩再次放松下来,忍不住想回去慢慢看照片,就索性托盘而出:“纪小姐,真的,我不是跟你争阿仁,甚至我愿意离开阿仁几年去提高自己,我也一点都不担心他跟你在一起,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我会祝福你,祝福他,你明白吗?就算我知道……我真的很喜欢他,我想我已经很爱他了,我想我是有资格用这个字眼的,但是如果他选择你,或者未来选择任何其他人,我都会很开心的祝福他,你明白么?”  纪若棠睁大眼,面前这个女人是傻了么?  以她喜欢就要一定牢牢攥在手里的心态,怎么都无法理解这种……这是甘当第三者还是小三的心态?她艰难的吞咽一下:“你的意思……”  赵倩表情自然而认真:“我跟他之间发生过很多事情,值得我一辈子去回忆的事情,这些我就不跟你分享了,但是我想阿仁教会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应该怎么去爱一个人,如果我喜欢他,就一定要跟他在一起结婚生子,一定要他这样,要他那样,我想那不是爱他,那是爱我自己,是为了让我开心,为了达成我心里的目标,强行去改变他,如果这样对他,我做不到,那就好像把孙猴子压在五指山下,你觉得他快乐么?”  纪若棠已经呆滞了,对面前这个看起来一身简单干净邻家女孩儿的说法忽然有些高攀不上的感觉,只是勉强的挤出来一句:“你……也喊他孙猴子?”  赵倩不回答私人感情问题,站起身来,认真的给纪若棠鞠个躬:“所以,怎么让他开心,轻松自在的做他喜欢做的事情,才是我对他的感情,过些日子我就走了,如果你还陪着阿仁,希望你能照顾好他,他的确是会善待每个人,并全心全意的对善待他的人,但请千万别捆住他的翅膀,让他自由自在的飞翔……”说到这里,她终于坚持着不让自己的情绪低落下去,俏皮的摇摇手里的牛皮纸信封:“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礼物。”  然后点点头,快步推开卷帘门就出去了,无论如何她也不愿让自己在纪若棠面前流泪。  只留下纪若棠忽然有种冷汗淋漓的感觉,坐在并不舒服的火车座上发呆。  直到石涧仁的电话打过来:“喂?你没在酒店?值班助理说张哥送你出去了,需要我做什么?”  少女如梦初醒一样跳起来:“没!我马上回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