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11、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

311、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8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2
    但是更震撼纪若棠的是看见赵倩重新回到楼上时候。  那条白天看起来充满文艺气息的牛仔长裙上现在满是泥污,米色绒衣上也沾满了草色碎片,帆布鞋上更是乱得一塌糊涂,哪里还是那朵干净清新的小白花,当然更不用说双手了,火光下,纪若棠看见赵倩满脸都是泪花,刚刚把带火的木柴塞进灶膛,就疼得连忙把双手放进水缸里,带着哭腔对这边的纪若棠艰难:“烫伤了……快帮我加点柴,不然就火就要熄了!”  纪若棠连忙跑过来在赵倩的指挥下手忙脚乱,借着烧起来的灶膛火,才吃惊的看见赵倩的双手不是划破的伤口就是烫红的地方,有点触目惊心的味道,袖子和裙子上都有不少火星点点烧烫的痕迹。  在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乖乖女,就这么白皙娇嫩的双手举着两根烧得最旺的木柴回来,毫无经验的后果可想而知。  离开了似乎什么都会做,什么都能承担的石涧仁,光是烧一锅水,居然都要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  纪若棠看着跃动火苗的炉膛,总算能体会到之前赵倩给自己说过的那种改变。  人的性格可能很难改变,但是认知也许就在一瞬间能升华,并改变一切。  默默思考的少女还要赵倩提醒,才能停下塞木柴的举动,两人一坐一站的就在炉膛边,除了柴火偶尔的劈啪声,就能听见相互的呼吸,赵倩偶尔还有疼得嘶嘶的吸气声,然后又把双手浸到冰凉的水桶里。  纪若棠倒是跳起来找到自己的双肩背包,从里面找到一小瓶昂贵的护肤水,过来帮赵倩涂抹。  洗干净的双手就很明确了,被石子草叶划伤还在其次,可以说到处都是烫伤,发红的星星点点有连成片的趋势,明天估计到处都会是水泡,纪若棠自己看着都疼,细心的一点点帮忙涂抹,赵倩疼得谢谢都说不出来,少女看见了:“就只是帮他洗个脸,值得么?”  赵倩嘴都咧开了,抽抽着勉强:“我……现在能为他做的也就这个,还做不好……惭愧都来不及……”想了想终于还是泄露一点秘密:“有点疼可能我反而觉得心里好受一些,你不知道他住在那破屋子里,我什么都帮不了,只能偷偷帮他叠叠衣服,呵……知道我的感受么,他帮我爸爸变成一个正常人,帮我挺起胸膛,让妈妈不再哭哭啼啼,我只能帮他叠叠衣服,所以我有多迫切的想自己变得有能力,能真正帮助他,能真正的帮助这个寨子,所以莱比锡大学邀请我去交流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甚至有种解脱的感觉,只是没想到走前还能这么快乐的跟他一起同学一些时间,还能收获那些照片,谢谢你了。”  纪若棠低声:“对不起。”  好神奇,本来应该是火星撞地球的正牌跟小三,怎么会变得这么和谐了,连纪若棠自己都不相信,说完连忙解释:“我是说照片的事情,但不是说阿仁对不起,他肯定是我的!”  赵倩笑笑:“咦,这是什么水,好像真的没那么疼了。”  纪若棠也不在乎她的避而不谈:“生肌水,养护圣品,这一瓶六千多吧。”  啊?  看着也就是个指甲油大小的金色玻璃小瓶,盖子拉出来有个小刷子,这么涂抹几下好像就没多少的东西要好几千?  已经把好几千块涂在手上的小白花有点难以置信。  结果旁边的灶台上水已经咕嘟嘟的滚开了,纪若棠跳起来要揭盖子,赵倩叫住了她,看那风风火火的动作,要是被一开锅的水蒸气熏了,养护圣品都救不回来。  这俩之间也太和谐了吧。  不过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三个和尚没水吃,当初赵倩跟石涧仁单独在这木楼上,还喝酒壮胆的想酒后做点什么,现在要是纪若棠面对不省人事的小布衣,没准儿还会想点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但是在一直平举双手的赵倩目光下,纪若棠还真是专心的只帮忙擦脸抹背。  女大学生还不满:“衣服,衣服掀起来抹,腰,裤腿,还有裤子,帮他脱了挨着擦……”  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是依旧存在的,纪若棠转头看看她,回过来就接了石涧仁的运动裤绳结,作势双手要拉掉整条裤子,却发现余光里的赵倩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喂,你怎么不害羞啊!”  赵倩跟看小孩子一样有优越感:“我们上课有画人体模特的,我画阿仁都画了好几个星期好不好,有什么没看过的……”她还是故意隐瞒了一点人体课后半截换模特的事实,不过现在光是想想后来换的那个老年模特,再对比下石涧仁那充满青春健美的体型,双手火辣辣的感觉好像忽然就延展到了脸上,整张脸都发热发红,还好木楼上灯光暗,不会被发现。  纪若棠终于大败,石涧仁做过模特的经历她只是在王汝南的事情上隐约听说一点,当时没在意,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情况,顿时有点口吃:“你……”  好在赵倩也不想帮她突破心理极限啊:“翻过来,帮他翻过来,拉了外面的运动裤擦洗一下吧,主要是去去汗,他自己明天早上醒了再去洗澡。”  嗯,就算是面对穿着裤衩的光膀子石涧仁,纪若棠终究还是脸红的,反而是赵倩习以为常,一阵忙乱后,纪若棠艰难的提着水桶去倒掉时,已经满头大汗了,决定自己也洗个澡,但要求赵倩帮自己在门帘外护法:“还是……有点怕。”  结果赵倩比她更进一步的要求:“我这手现在涂了几千块,只能举着,你能不能也帮我冲一下?全都是那个木炭烧过的烟熏火燎味道,头发脖子里都是灰,难受死了。”  哦,酩酊大醉的小布衣真的错过一场美景,黑摸摸的门帘里两条如玉如皎的身影相互稀里哗啦,就好像很多大学女生闺蜜之间的最亲密关系一样,赵倩简直惭愧自己的身材还比不上小三岁的少女:“不想活了,你怎么……”  纪若棠则惊叹女大学生的皮肤:“你的皮肤才好,就像喝饱了水,来,我再摁一下,嘻嘻……”  嘻嘻哈哈的景色真的像那些古代传说里,躲在水潭里洗澡的仙女,可惜石涧仁这土包子喝醉了没机会去偷衣裳。  其实说起来,纪若棠现在是没什么闺蜜的,包括以前看待那个晓雯,从心理上都是有差别的,但现在却遇到一个远比自己内心强大的姐姐,外形却更像妹妹的女伴,比王雪琴又亲近多了。  至于赵倩,自从开始跟石涧仁拉上关系,她原本就在女生寝室不起眼的地位更变到对立面,等上学期期末拿到德国大学的邀请函,在女生中间就再也没有朋友了。  现在前所未有的身体接触,倒是让两个人暂时抛开点阶级矛盾,亲密得要命,最后干脆一起到大床上共眠了。  唉,阿妈故意留下单人床给纪若棠的,结果成了石涧仁的孤独所在。  命该如此啊。(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