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15、看清那片浮光掠影

315、看清那片浮光掠影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2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3
    既然请假了,石涧仁也没慌着下午再去上课,处理完事情悠哉游哉的又逛到晚饭前才直接回酒店。  没想到纪若棠看见居然直接问他:“你今天怎么没去上课?”  石涧仁怀疑自己身上有没有被安装当初那个车载定位器了:“没啊,请假去跟庄胖子谈事情了,总经办没跟你说?”  纪若棠干净利落的换衣裳:“好久我俩都没一起出去吃饭了,你也换一套?”  上课就是普通运动服牛仔裤的石涧仁挠头,可纪若棠的目光是坚定的,而且靠在衣帽间边显然就是等着看他穿什么衣服,才另外跟着搭配。  于是他只好打开普通套房衣柜,现在里面都是他的男士服装,纪若棠都集中在休息室里的衣帽间,春季晚上还是有寒意,那就随手拿了套深灰色的休闲西装穿上,但里面是高领绒衣,不到万不得已,石涧仁实在是不愿意打领带约束着自己。  纪若棠高兴的看他主动搭配了休闲皮鞋跟皮带,还表扬了一声才自顾自操作去了,果然等她出来,就是几乎同色的深灰马甲和丝质衬衫,剪裁干练的高腰裤让她显得格外雅致,却没那天刻意在赵倩面前表现出来的压力感,她太擅长用服装展现自己的情绪和态度了。  并肩下楼的两人堪称郎才女貌的璧人,纪若棠站在专用电梯里看着金色不锈钢镜面里的两人,没有像往日那样少女般的可乐,而是试着挺直身姿,看看两人并肩的感觉,一直看着。  到大门外开上车,看石涧仁客气的给门童说了谢谢上路,纪若棠才略显感叹:“自从你去上课,我们就很少一起吃饭了,下午给赵倩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出,才知道你今天中午也没去她家吃饭。”  石涧仁这才有点后知后觉:“这些你都知道了?你们关系好到这种程度了?”  纪若棠做个明媚少女应该有的得意高傲:“你才知道?!”说完却又连忙强调:“我只是觉得她不是以前觉得那么故意扮可怜,人还不错,但是我也绝对不会把你让给她的!”说到这里,还握着拳头在驾驶员脸前面有力的挥舞两下。  石涧仁轻拍拳头:“好了,别调皮,假日酒店的办公室楼层装修接近收尾,你是不是也要考虑搬迁了?”  纪若棠不满:“难得我们两个在一起吃晚饭,不许谈工作!”  石涧仁也觉得有点过分,点点头:“好,那谈什么?对了,我今天看见个软件,可以只是在电脑上看看就能管理好多家店面……这个不算工作吧?”  纪若棠忍不住踹他了:“你要气死我么!”  直到坐在一家她指定的后现代主义风格装修的高品格餐厅,石涧仁还在到处打量:“不错啊,庄胖子今天说接下来也想把有家洪教授的餐厅重新装……”  面对面的纪若棠在桌子下踩住了他的话,桌面上却气质高雅的微笑:“你再讨论工作,我就跳起来挂你身上!”  小布衣只好乖乖的闭上嘴。  纪若棠终于能够掌控谈话:“那个到平京学习的女孩儿,从来都没有跟你联系过?”  石涧仁问心无愧:“你知道啊,我也觉得这样对她的成长学习是最有帮助了,三心二意能学个什么东西?”  纪若棠的脸上没有满意不满意:“那赵倩呢?她出国去,你会不会跟她联系?”  石涧仁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她如果需要我帮助,我自然会想办法做到,但如果不能独立改变自己,就算我一直帮忙也对她没好处,对吧?所以我希望她还是不要联系我,真正成长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才。”  纪若棠专注观察石涧仁说这话时候的表情,可惜端菜上来的侍者稍微干扰了她一下,很不满的展开餐巾:“那洪老师呢,要是她在国外遇见什么问题,你会不会出国去找她?”  石涧仁想了想:“我还没出过国呢,嘿嘿,光是你说说,我就觉得蛮兴奋的,希望有机会能出国去看看,最差也全国各地看看啊,你看今天庄胖子给我说……”脚上立刻无情的又挨了一脚,他才讪讪的闭嘴。  糖糖等着菜上齐了,姿态优雅的端着红酒杯跟石涧仁碰一下,才图穷匕见:“那么你对我,究竟是怎么看的,有没有跟她们不一样?”说到这里,少女其实有点紧张的,还给自己多喝了一口红酒。  还好石涧仁没让她失望:“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你肯定跟任何人也不同,聪明、善良还有你母亲悉心培养出来的精明能干,这就能保证你未来的前途,只要心态没有突然转变,就会很光明,展也是可以预期的。”说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再举个杯,算是庆祝一下。  纪若棠声音变柔:“你没有提到你这些日子的努力,甚至我刚刚才意识到,前段时间我才有些忘乎所以了,真的就自以为很不得了,其实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肯定就不是你说的这样光明,而且我所谓的精明能干,也都是在妈妈建立的这些产业之上,换做我白手起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石涧仁倒是没顺势批评说教,只笑了笑:“成功让人飘飘然,这是必然的,每个成功者都会经历,在一支队伍里,一家公司,成天都是看见恭敬和奉承,当老大的那个总会产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有些人就彻底的迷失了,有些人却立刻意识到不对,把自己扯风筝一样拉回来,我还以为你要再放一阵呢,结果自己就拉回来了,嗯,很好。”  纪若棠当然不会说自己为什么拉回来,温柔的端着红酒杯轻摇:“那你怎么不批评我呢?”  石涧仁还是笑:“如果你不吃点苦头,不遭遇失败,我说什么都没用的,既然现在我还跟在你周围,如果出点什么错,我也能尽量弥补,何不让你经历一下,真正的知道什么叫失败或者痛,以后就会记住了,比我唧唧歪歪说好多都有用……嗯,真的,你能自己意识到这点,在我看来真是很了不起的,值得庆贺。”  回想刚回来接连处理完一系列最棘手的问题之后,两个人的确是在某些细节上有点摩擦,纪若棠也不一定完全能听进石涧仁的建议,如果那时石涧仁依旧喋喋不休,可能真的会吵起来。  所以少女的笑都深情了,可能缺乏父母疼爱的她,纪如青又有点矫枉过正,石涧仁这样交代清楚的教育方式,让她格外感动,声音都有点变化:“我知道,你只是想让我懂得什么是最有意义的,尽可能在自己有能力的范围帮助别人,鄙视那些乱七糟八的东西,所以你根本就没想过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也不求名求利,都躲在我身后,可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把自己都全部给你,我和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明白么?”  石涧仁没有一口否定,而是认真的想了想:“你还小,未来的路还很长,慢慢才能理解我……这种继承于一个老头子教育长大的思维方式。”  纪若棠有点步步紧逼的意思了:“什么思维方式?”  石涧仁回答得很简单:“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  英语特长生对文言文听着就头痛:“啥?”  “不只用眼睛看,不自以为是,不自我炫耀,不自高自大。”  就这么简单,但做起来就太难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