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25、斗争无处不在

325、斗争无处不在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41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4
    当然很显然目前这一切还只是小布衣的揣测,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所以他不吭声,稍微低点头尽量不引人注意的站在最侧面,偶尔不经意的抬头扫视一下,就足够了。网 ≥  那摘了墨镜口罩的李小妹表情端庄,目不斜视,非常坦然的接受周围的各种目光。  平心而论,演艺公司或者明星打堆的地方,漂亮的女人恐怕比星级酒店更常见,要说这位李小妹美得惨绝人寰,是个男人看见就要双腿哆嗦挪不开步子,那真是在意淫胡说八道,见多识广的演艺公司经理部长之类应该早就对容貌免疫了,而且这些天石涧仁跟着到处走,听得最多就是整容这个词,人家韩国方面叫外貌管理,脸上身体哪里不符合要求了,就跟机器打磨一样理所当然的修整哪里,所以说漂亮在韩国简直就不是个困难的事儿。  但现在几个韩国人的目光还是不停的在她身上打转,也许就是因为除了她的容貌以外,还有之前石涧仁感受到的稳重气质,当多数女人面对屁大点事就会吓得大呼小叫,这位却很可能眼皮都不跳一下的大气,想来这些成天在美女圈子里打转的人也敏锐的感受到了,小布衣是这么揣测的。  电梯再次抵达那天参观过的楼层,又有七八个男女簇拥着一位白老者在一起,全都是西装革履的正式打扮,不过人家的白是真的岁数到了,跟这边三人的染天壤之别。  刚看见从电梯里面走出来的客人,老者脸上明显双眼一亮,热情的迎上来展开双手,握住了任姐的手:“非常欢迎任女士来到韩国,来到汉城,来到我这里,终于让我能感谢你在平京对我的款待,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任姐的回应也同样热情,不过在石涧仁眼里就感觉是两只狐狸在兜圈子,毫无真诚可言。  仪式般的寒暄完成后,才听见任姐展现身边的姑娘:“我终于也如约把星澜带到贵公司来,这几天我们也是想自己对艺能人做一个全面的了解感受,现在觉得非常满意了,所以才希望能坐下来详谈,究竟我们能够合作到什么地步。”  叮一声,如果石涧仁脑海有个灯,这下多半就亮了!  之前自己注意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年轻姑娘,在这个级粉丝团里果然有些不同凡响的存在,有种做复杂算术题得到证明的喜悦,很想打个响指庆祝一下。  当然现在没法这么喜形于色,因为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第三位中国来宾身上,任姐倒是飞快的跳过:“这是小石,我们的生活助理,朴会长,请……”白老者于是只把目光在生活助理身上一掠而过,就笑着引领两位贵宾移步上楼,应该是他的办公室,规模还是大,就在这层楼的中间有个挑空的大厅,可以上到楼上一层,石涧仁就很有礼貌的跟着其他人一起,陪到那应该也可以作为什么电视剧拍摄的大厅豪华楼梯边,没有跟着上楼,因为其他人都恭敬的在楼梯下止步了。  转上楼梯的任姐有往下面看一眼,跟石涧仁的目光有个交错,对他能看准场面,没有冒冒失失的跟着上来很满意,微笑着点点头走了。  明显这位任姐之前在平京就跟对方的白会长有什么交流,而且是很有地位层面的往来,自己或者只是个偶然机会才被叫来跟着一起而已,这点分寸感,石涧仁很清晰。  更明显的是那位白会长带着客人消失在台阶之上以后,下面这些西装革履的男女还松了口气,放松下来随便坐在大厅沙上,有几个立刻摸出电话开始忙碌联络什么,还有两三人更是商量着前往办公室可能继续办公,其中一位女士倒是很客气的给石涧仁端来了一杯茶,小布衣也就顺势坐在最边角的沙椅上,客气的观察所有人。  不起眼的生活助理坐在沙角落,借着手里茶杯的遮挡,水汽缭绕中的目光真没人感受到,耳中能能听见这些韩国专业人士讨论的一些专业术语,几乎都是石涧仁听不懂的东西,但很显然这些人不是高级主管就是经纪人,似乎手里都握有各种各样的明星资源,相互间有讨论什么影视剧需要什么样的人手,哪里有节目出通告的机会,也有男人之间那种鬼祟会心的奸笑。  看起来外表光鲜亮丽的韩国明星圈子,也有很多藏污纳垢的地方嘛,这就是石涧仁最直观的印象。  这一坐就大概是两小时,比较意外的是居然看见李尚俊很匆忙的带着两位助理赶到了公司,并不像石涧仁想象的那样,这位目前韩剧韩流席卷亚洲,风头最劲的男星偶像一点都不像这家公司恃功而傲的大牌横行无忌,非常谦逊的来了以后先礼貌的跟好几位主管鞠躬握手,那种左手托右手的礼貌动作在中国礼仪中已经荡然无存,这点让石涧仁对对方非常有好感,名气大到这样的地步,成为公司的金字招牌摇钱树以后,依旧能这样低调不浮躁,心性可算是非常难得了。  不过这个过程中他也注意到,大多数人跟他很热情,但有两位部长主管之类是很傲慢的,对这样的明星都爱理不理的随意敷衍,韩国的公司职务等级森严到这种地步了?  石涧仁心里画下一个个问号。  问号多,观察得也就更加仔细,而且几乎全神贯注的集中在了李尚俊那里。  俊朗帅气的大明星表情保持得非常好,好到让石涧仁都觉得有点过头,越是春风得意的人就越容易飘飘然,这是人之常情,连沉着如自己,在获得一点点小成就的时候,也会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得意,而这种时候遭遇近乎于羞辱的敷衍都面不改色,那不是涵养功夫到了极致,就是真正的在忍辱负重。  人总是要有个念想才能压制住情绪的,石涧仁是正儿切,他不太相信李尚俊也是这样,特别是躲在角落的他,捕捉到在一个瞬间,李尚俊低头抬脸的刹那,面部表情的确有种扭曲的按捺,似乎就证明了对方不过是在忍耐,一定有种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原因让他竭力在忍耐这样的待遇。  一个每天都能为公司日进斗金的摇钱树,却要这样忍耐,石涧仁对眼前看到的场景觉得好奇极了,把自己藏得更加无害一些,就差找片叶子来把自己遮住了。  李尚俊真不愧是演员,甚至连眼神都控制得极好,坚持挨个问候完毕,甚至在眯上眼帘的石涧仁身上快扫过,看看他坐在外围墙边,显然就是个跟班无需在意,才和熟识热情的人坐在一起,听对方着什么,显然他连上楼的资格都没有。  最有意思的部分就来了,几乎算是躲在暗处的石涧仁眯着眼,竭力让自己的目光集中而不让对方现,看着那张俊俏文雅的脸上,居然闪过了一片惊慌,甚至可以说是震惊。  虽然很快就压制恢复如常,但显然接下来李尚俊坐在那就有些坐立不安,下意识的摸出一台银色的小电话在手里,把玩几下却又放回去,翘二郎腿接着又变成双手互握在分开的两腿间,看得出他这会儿有种剧烈的心理斗争。  最后干脆站起来走出大厅了几分钟,但是他再回来的时候,他的一个助理就没有跟着一起。  这时候,名贵的暗红色木楼梯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和男女之间的隐约对话。  头面人物终于出来了。(未完待续。)8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