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27、气质!关键是气质

327、气质!关键是气质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63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4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涧仁才在冰冷的河水中突然一下惊醒过来,浑身剧痛!  不过这却不是石涧仁下山以来,觉得受到伤痛最厉害的一回,最惨的还是跟着杨德光开始当苦力后的第二天醒来,才是最为惨痛的吧。≥  毕竟那种劳累的疼痛是一点一滴积累出来,过程需要极大的意志力坚持,而现在……不过就是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记重锤!  仰躺在冰冷的河水中,使劲睁大眼的石涧仁看着车顶,口鼻都还露在水面之上,脑海中完全能够回想起撞击的那一刻……  再豪华的民用轿车,顶破天也就两吨左右重量,面对几十吨的水泥罐车那就是个铁皮盒子,轻易就能碾压成为废铁。  那样就必死无疑了。  还好石涧仁在电光火石之间,挠头看见了这辆车扑上来,也许就是争取到的这零点几秒的时间,更重要的是小布衣没有浪费这金子般珍贵的刹那,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猛的一把就推在方向盘上使劲朝驾驶员那边尽可能的转向!  撞击是毋庸置疑的,但原本**十度的垂直撞击角度在这一刹那就变成了小很多的角度!  当平头货车猛撞到轿车时候,大幅度斜角立刻就把轿车撞成了跟货车平行,而且副驾驶的突然动作让司机也下意识有个猛踩刹车的动作,所以巨大的撞击力都从车头那边给卸掉,漂亮的金属车身就在货车侧面出让人牙疼的难听摩擦!  但能听见这声音,就说明人还活着!  不过这只是第一重考验,两者之间的重量差别,还是让轿车好像砸在钢锭上的乒乓球,轻易的就被接下来的偌大势能弹开,完全失去控制的冲破路边的绿化带,嘭的一下再撞开金属栏杆,冲进旁边的河里!  已经半站起来的石涧仁只觉得整辆车失控,带着折断一大片绿化带的声音,又似乎撞上了路灯还是栏杆,最后哐的一声飞出去!  不知道这起谋杀案的目标是要达成什么样,但如果按照最早的撞击,副驾驶的石涧仁多半死翘翘了,他后面的倪星澜也没多少活路,但现在剧烈蹦跳的轿车完全失去控制的一头飞出去后,扎进河堤下掉进河水中,嗯,堪堪能淹没到车窗高度的水深,不知道应该叫做河还是溪流。  但是就好像突然爆的撞击,又突然一下陷入沉寂!  现在眼睛能看见破碎车窗蜘蛛网纹一般的折射出光线,虽然微弱但是能看清车顶内饰的光线,听觉是潺潺的流水声,这样的河水……如果是落在江州那两条浩浩荡荡的大河中,昏迷的自己多半已经溺水而亡……  溺水而亡?  脑海里面似乎被撞击成碎片的思维能力终于潮水般的涌回来,石涧仁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还有同伴,立刻艰难的抬手,还好掉进河里之前和撞击之间有那么几秒钟的拖挂弹开时间,起身用尽全力推方向盘的自己就顺势起身没坐下去,撞击的刹那似乎重重的撞在司机身上,左手尽力揽住了自己座位的头枕,那一刻也似乎摸到了长。  所以半起身的石涧仁在那一刻没有遭遇直接的伤害,应该是飞出去砸在河里时候才震荡昏迷的。  强有力的双手这时终于能扣住椅背起来,却现驾驶座的车门不见了,驾驶员也不见了!  自己就是全靠摔在驾驶座跟方向盘之间卡着,才能不完全浸在水里!  接着探身到后面,两大团银白色的头披散开来,一俯一仰,石涧仁一把就抓住斜趴摔在前排座位间的身体,带起一大蓬水,连忙伸手摸对方脉搏跟鼻息,冰冷得完全感觉不到呼吸,有点着急的连忙抬腿去踹自己这边车门,才现右腿好像有伤,疼得很,只能勉强抽爬出来,顺势把这应该是倪星澜的身体给拖出去!  年轻女子几乎就是趴在自己身上移动,也幸好两人都是浸在水里,还可以借助点水流降低摩擦,石涧仁就觉得对方身体极轻,艰难的从驾驶座那边先扣住车顶才能把自己的身体拉出去,剧痛的右腿只能瘸着,双手拖出来年轻姑娘,河水其实真的只到腰际部分,而且水底应该都是处理过的硬化河滩,水流也说不上很急,起码站在这里一下就没有生命危险的感觉了。  但这是自己没有危险的感觉,手里的轻飘飘女人脉搏似乎非常微弱,石涧仁却来不及多看,仰头看不到周围河岸上有半点人影,只能使劲抱着她涉水到岸边,只有三五米的岸边,瘸着腿的石涧仁却在水流影响下,艰难的摔倒,也许就是这种忽然重新掉进冰冷河水里刺激,更有可能是呛住了水,还跌坐在水里的石涧仁刚艰难的把倪星澜推出水面,这姑娘猛一下睁开眼,接着剧烈的咳嗽反呕,石涧仁心里一松,几乎用尽力气的单腿支撑一推,推着对方的臀部使劲把她的上半身都掀到岸边,自己又掉头涉水去拖另一团银色头。  真不是江州那种意义上的河,前几天到这边参观都会经过这条河,石涧仁已经看过好几遍这种勉强能称为水沟的市区内水景,整个河两岸不过十多米宽,非常完整的都是水泥石砌,几米高的河岸边还有水泥砌成的步行道,所以中间的河床最多也就七八米宽,现在整辆飞砸下来的轿车车尾翘在外面,整个场面看着格外惨烈。  这也是倪星澜睁开眼看见的整幅场景,然后感受一双有力的大手在自己腰部以下几乎是挨着拿捏了个遍,然后自己就浑身**的侧坐在水泥石砖砌成的岸边了,神情恍惚又茫然的看着那条身影转过去踉踉跄跄的再拖一个人出来。  撞击主要生在石涧仁那边的车头处,驾驶员车门不知道是不是撞击河岸护栏破损的,任姐这边的车门打开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撞击中昏迷的中年女人一开门就摔出来,石涧仁汲取上一回的教训,尽量把对方拉起来扛在肩头,然后才拖着伤腿挪回岸边。  真是幸好有做过棒棒的经历,百来斤的重量还不在话下,但现在看看已经坐在那不知所措的年轻姑娘,石涧仁能做的就是使劲把冷水泼在任姐脸上,试图把她也弄醒,但无心插柳弄醒了一个,现在总不能再把这位拖到水里滚三滚吧,于是好歹在石龙镇呆过些日子,知道急救常识的石涧仁没敢犹豫,脱了自己的外套给任姐垫在脖子下,双手捏住对方的鼻子再掰开嘴就做人工呼吸,标准的使劲吹气进去让胸腔鼓起来,然后按压胸口呼出来,再重复往返,手嘴就在对方口鼻跟胸口不停接触。  倪星澜终于有些木讷的转过头来,看石涧仁有条不紊的动作,却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才现自己整张嘴都是木木的,结合石涧仁那快捷得有些鲁莽的动作,估计已经被撞成一脑门子浆糊的思维,终于理出点线头子来,我这嘴皮,也是被他撞击式的人工呼吸弄成这样么?  接着看石涧仁双手叠按在任姐胸前,就再本能的摸自己胸口,立刻疼得就是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这时候任姐终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水来,接着就是声尖叫!  她这沉稳气质还比不上倪星澜。(未完待续。)8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