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43、翻脸还是慢一点比较有品位

343、翻脸还是慢一点比较有品位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35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6
    酒店大堂总台后面一般都有休息室,条件好的还附带卫生间能洗澡,石涧仁刚进去,却发现钟梅梅接过了其他助理手里的衣服鞋子,也跟着走进来还关上了门,就心知肚明:“你还真是个枇杷叶的面,翻脸比翻书还快,一点都等不及心里的疙瘩。”  果然,钟梅梅脸上的确没了惯常对所有人的笑,面沉如水:“石经理您究竟给隔壁老板说什么了,他后来看我的眼色都不对,一个劲在我身上到处转。”  石涧仁斯条慢理的清理好衣服去浴室:“你觉得我会说什么?”  他现在对女人也真有点看得准了,钟梅梅确实只跟到浴室门外有点忿忿:“我从来没得罪过您,当初我跟纪小姐在一起也从来没做错过什么事,但为什么后来突然就变成我是最差的那个,我自问平时跟纪小姐的交流,她也不讨厌我,想来想去,我只能认为是您看不上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石涧仁其实只是穿着裤衩,坐在浴室里面的凳子上拿花洒给自己洗头洗脚:“嗯,确实是我的原因,那么到今天呢?”  可能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就承认了,隔着磨砂玻璃的钟梅梅有点破釜沉舟:“既然这样,那我也就把话撂在这儿,你究竟是要怎么样?大不了这工作我不干了,但你还落井下石的在隔壁老板面前说我坏话,那就未免太小人了吧?”  石涧仁抓过架子上干爽毛巾随便搓了搓寸头,套上休闲长裤和背心就出来,然后才开始背对穿衬衫:“人力资源部是整个集团人员管理和选拔的关键,所有员工以及中层干部的培养都是重中之重,你觉得你能承担所有的责任么?你能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做好每个点滴,慢慢累积出成绩么?”  钟梅梅楞一下,也许面对背身就索性直接点:“凭什么我就要去人力资源部干苦力,在总经办我能够把纪小姐交代的事情都做得妥妥帖帖的,凭什么就让柳清在总经办?她难道……我是真的听说你从来不跟下属员工有男女关系的,你不会也跟有些人一样龌龊吧?”  石涧仁系好皮带转身笑:“我对上级也没有男女关系,就因为柳清如果真的掌握了总经办的权力,她依旧是个公平谦和的性子,你呢?你说你会不会搬弄是非,只给纪小姐说好听的,然后你能保证你手脚一定干净?”  钟梅梅更加意外,但她的眼眶却有红起来的状况,咬紧了牙:“我知道我有些现实,可不是还没有发生么?你就这么武断?!你就这么不负责的断送了我的前途?”  石涧仁摇摇头:“我没断送,每个人的性格都有形成原因,你喜欢阿谀奉承,喜欢小聪明走捷径贪便宜,这些不好的习惯原本是想让你在培训部好好打磨一两年的,但是你显然耐不住这个性子。”  钟梅梅已经是冷笑了:“你以为你多大个公司,还打磨我一两年?癞蛤蟆打呵欠,口气倒是不小,别跟我装得跟大爷似的,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这时候她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要是手边有东西没准儿会直接砸到石涧仁头上去。  石涧仁这贱皮子看对方都愤愤不平的转身了才开口:“可我跟小泽说你是个适合正儿八经谈恋爱结婚的对象,这话没说错吧?”  这话真像个晴天霹雳,把已经转身的姑娘劈得摇晃了一下,回头难以置信:“啥?你说什么?”  石涧仁罩上灰色休闲西装:“你很渴望成功这没错,但是问题就出在如何成功这个环节,你太浮躁,太急于求成,这样未来是很可能走错路的,如果你能一步登天,直接踏入成功的领域,又能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那你可能是个很会经营自己的人,小泽人不错,之前可能乱七八糟,但他可能真的需要一个急于成功的太太来约束他帮助他,你俩算是互补,可以试试看,我估计他盯着你看,是看你适不适合生养……”  钟梅梅完全难以控制脸上的喜色了:“真的?你说是真的?”  石涧仁摇摇头坐下来穿袜子穿鞋:“从我的角度,我肯定认为两情相悦不掺杂利益关系才是夫妻感情,但显然这世上能做到这点的成功人士没几个,因为成功就是利益集合体,所以我肯定乐见其成,但前提是你选择了去争取那条路,这边我就要看见辞职报告,我不希望小泽把你和公司联系起来,毕竟纪小姐也是宝驰行的第二大股东,你不可能脚踩两边,对吧?”  为了不让右边小腿肌肉拉扯到伤口,石涧仁是戴了夹板固定的,自己弯腰穿袜子和鞋就有点困难,特别是这种中帮的时髦尖头皮鞋,钟梅梅只犹豫了半秒钟,就蹲下来帮他,声音也变得有些呐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刚才说了些很过分的话。”  石涧仁居然还是那个腔调:“喏,我说你是枇杷叶的面,翻脸翻得快没说错吧,以后改改,这样会让人觉得你很没立场,哪怕真的这时候觉得对不起了,也要装着很冷静的样子,高傲的鞠个躬走出去,那不就显得高深多了?哦,谢谢。”  有人帮忙的确是便捷多了,石涧仁站起来对着洗手台的镜子最后整理一下衣装,却听见旁边钟梅梅已经顺势坐在凳子上开始忍不住抽泣:“我……这下终于相信,你是真的在帮我……从我做事做人,去人力资源部都是为了帮我,连看见我……还帮我说好话,哇……”  到这个时候,刚才那么愤怒都没哭的姑娘终于哭出声来,而且是嚎啕大哭的那种。  把人家说得体无完肤哭成这样,除了石涧仁也是没谁了,不过他这会儿试试脚上的皮鞋不安慰:“朝闻道夕可死,只要你明白了道理,以你的资质,应该能抓住机会的,跟小泽结婚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以无心算有心,凭借钟梅梅那曲意奉承、揣摩人心的专项能力,石涧仁帮她铺平了路,要达成目标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可现在显然这姑娘脑子里有点山呼海啸的。  可能更接近于醍醐灌顶的倏然而惊吧,原来自己就好像行走在悬崖边缘上,随时可能坠入深渊,但偏偏就是在自己恶语相向之后,对方却给了自己这样的馈赠。  换做谁也会心潮澎湃吧。  石涧仁真的就开门出去了,这让休息室外面的总台服务人员多少在开门的时候听见了那有点撕心裂肺的哭声,吓一跳,看着走出来的石涧仁,眼光里的想法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任姐也正好在跟纪若棠说:“艺能人株式会社的股份为了运作方便肯定要拿在一起不能分开,但这里面有阿仁的功劳,所以我打算在公司这边给他8%的股份,邀请他参与未来一系列的工作。”  纪若棠不动声色的平静:“少了点。”(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