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49、考验和被考验

349、考验和被考验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0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7
    女人多的地方,肯定八卦就多,这是攧扑不破的真理。  集团投资八百万给江州成立一家文化传播公司,这也肯定是很多部门都知道的事情,然后任姐带了十位姑娘前往江州跟这位据说在韩国立下汗马功劳的未来高层见面,然后带回来的八卦那就成箩筐的多,说什么的都有,最终取了个小白的暗号,影射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人未到,名气已经很大,当然更多还是个八卦人物的存在,没有多少敬畏心。  在平京人眼里,江州又能算什么呢?都是小地方,连八百万在平京人眼里也不算什么,拍一部低成本电影都够呛。  就好像一年多以前,石涧仁拿乌木棍挑着个小包袱去到江州,现在他又只拎着个电脑包来到了平京。  当然相比那时的破落山野气息还比较浓重,现在的石涧仁可以算得上是干净利落,就算纪若棠不认真打理他,还想隐藏点他的帅气,但价格不低的衬衫牛仔裤加运动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穿着,他也是个肤色黝黑,身材结实,表情温和的不讨厌模样,要说特别就是已经长成平头的发型末端,能看见有些染白的痕迹,的确看着有些新奇的潮流味。  接待姑娘一边走也有一边这样悄悄打量他,石涧仁则忍不住东张西望。  实在是这润丰集团的办公楼风格跟自己已经习惯了的高级酒店有天壤之别。  外面看起来老旧的楼房,里面却显然是精心设计装饰过,一二两层楼打通了,就显得格外空旷高大,但是靠墙边又有半层栏杆的开敞办公室,其实是按照五六十年代重型机械厂的厂房风格来设计的怀旧味儿,也有芝加哥上世纪的工业风,只是在石涧仁这从未体验过那个年代的山里娃看来,就只有新奇。  也有不少新奇的目光在打量他,男女都有,结合内部网上流传的八卦,都有意无意的观察这个“小白”到底是什么样。  跟着接待姑娘快步跳上台阶转上二楼,原本实际的三楼,一下就豁然开朗,原来半边楼层都做了挑空中庭设计,平京七月的阳光也白花花的投进来,透着点懒散,倒是跟外面隐约能听见的知了叫配合起来,再一转就真的是个绿意盎然的露台,完全透明的阳光房里就好像个绿色大棚,到处都是花草植物,然后中央空调传送了足够的冷气降温,坐在这里面硬生生的在夏季弄出个春风拂面的别有洞天来。  没有多少园林山水,就是一张异形大树根似的茶台放在中央,周围散坐了六七个人在高谈阔论,任佳琳正在其中,看见这边的身影,只是笑着招招手:“来了?过来坐,聊着呢……”很随意很轻松的模样,但是跟石涧仁对上眼色的时候轻轻点了一下。  石涧仁会意的就开启了隐形模式,接过另一位边上的秘书殷勤端过来的茶水,坐在外围,连茶盏都只能暂时放在花盆边上,于是随着他进来时所有人转头看了眼,后来就只有一两个人多把目光在这年轻人身上盘桓一会,还跟石涧仁有目光交流的笑着点点头,就再没人关注他了。  小布衣就喜欢这样的状态,惬意的放松自己端着茶杯轻抿一口,绝对的好茶啊,有沁人心脾的清香,不知道是不是旁边茂密得扫在脸上的植物叶面有加成,于是借着袅袅的茶雾升腾,绿叶遮掩,旁观者一般看着自己来平京正式接触的第一拨人。  不知不觉自己也有些变化了,在江州第一次看见大官,第一次看见女总裁大老板,第一次走进灯红酒绿的市中心,那一刻多少还是有点心跳加速的,这不是修炼不修炼能控制的,就是新鲜和忐忑的心理反应,那是没法强行抑制的。  可现在显然能闲逸的看着所有人,达到老头子说的最佳状态,轻易的把自己平静的抽身事外,只观察人。  好像是在讨论一部什么戏,有个寸头的瘦子叼着烟斗,手舞足蹈的比划主讲,身边一男一女帮腔,另外三个人和任姐就主要听,偶尔开口问两句,其他时间都姿态各异的抽烟喝茶,任佳琳有时也会抽出一支烟点着,但抽得少,总之就让整个植物阳光房里烟雾弥漫,也许植物调节功能强大,空气并不是想象的那么污浊难受。  这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叼烟斗的那个说到后面明显体力不支,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最后一伙人三三两两的起身,讨论着晚上去哪里吃点特色口味,都没人注意到那个角落里的年轻人,任佳琳也站起来招呼,但只是送到阳光房门口,就转头回来:“怎么样?刚才这几个人。”  石涧仁的确是很新奇:“那个叼烟斗的就是导演吧,另外两位是他的助手?激情很够,但好像没什么言之有物的东西,我看另外仨听得都不是很认真,你也不是很在意。”  任姐笑着给石涧仁示意茶杯,自斟自饮了一杯:“这就是平京的常态,大量有才华的人,大量的资金和机会,随时都游动在这个全国的中心,这是全国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所以你知道我要从这些鱼龙混杂的局面里,辨别各种机会跟陷阱,是多需要眼光么?哪像你一看就什么都一清二楚似的。”  石涧仁的确有从码头走到市中心的感觉,江州还是个偏居一隅的内地欠发达城市,哪怕是个直辖市,比起这座首都还是差得很远,如果说第一次来平京,他只看见的是这座北方城市的外貌,显得有些其貌不扬甚至灰扑扑的,但只有顺着这样的台阶走进相对高一些的层面,才会发现底蕴这个东西在平京太厚了,所以他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任佳琳这才解释:“一部戏,导演带着编剧和制片来跟我谈他们的思路、预算,我再把投资方找来让他们评估了解,看这部戏他们究竟能得到什么,只有投资回报平衡了,风险在可控范围内,才会达成协议,大多数也就是今天这样谈谈就不了了之,但你知道平京有多少漂着随时希望能拍一部戏的导演么?编剧、演员密度都是全国最大的,每天都能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找到我这儿来胡侃海聊,所以如何提高效率,也是我一直都在琢磨的……有没有兴趣,你来单独面对这样的天南海北瞎扯淡么?”  石涧仁摇头:“您有重要关键时刻可以找我参与看看,其他时间我也很讨厌这样清谈浪费时间……还是让我学习怎么做事吧,到现在那个文化传播公司放在那,我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呢。”  任姐笑:“每当我想考验你一下的时候,你总是转过来考验我,你居然把那笔资金放在那一动不动……那行,给你半个月时间,就在这边上班熟悉了解我们手头排队的几部戏,你挑选一个本子在江州甄选角色,据说江州是个出美女的地方,看你能选出什么样的人来?”  嘶……这个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好像皇帝选妃子的感觉呢?(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