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353、完全放开性情也是种活法

353、完全放开性情也是种活法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08更新时间:2017-12-28 07:11:57
    著名表演艺术家住在四合院,石涧仁也是听任佳琳说,才知道这看起来土不拉几的市区平民窟一般院子其实才是最贵的,平京是全国的中心,四合院在平京的中心嘛,这完整保留下来的院子据说还是什么王爷的宅子。  商务车灵巧的靠边即停即走,不然这狭窄的胡同里稍微堆积就会堵车,任姐带俩人一起登门,石涧仁下车时负责把早就放在车上的一点礼仪拎着,黄晓薇很想说话,但是忍住了。  一屋子好看人!  这就是石涧仁对倪家的印象。  正在院子打太极的著名表演艺术家已经七八十岁了,高大矍铄留着一把飘逸的白胡子,穿着老式灯笼裤对襟衫,光是站在那就挺拔得跟一棵青松似的,双目有神、熠熠生辉,看着就让人喜欢!  黄晓薇显然不是第一回看见了,满脸带着发自内心的笑,一个劲鞠躬。  石涧仁却目光一触即走,这种人中龙凤般的外表气质是老天爷眷顾,后天又一直锤炼着的,如果不是气吞山河的英雄豪杰,就只能是长期在舞台上演惯了阳刚之气的角色,才有这样的神采,说起来真正的英雄豪杰到老来因为年轻时候过度释放,不是早早的衰老佝偻就是勘破变得很有福态,能像这位这样老而弥坚的,还真是演到骨子里又保养极好的。  今天算是见识了,真是不枉来平京一趟。  不过也就是见识下,石涧仁不想有半点纠缠,慎言才是他对自己这会儿的要求。  但倪山月的眼睛一直盯着他啊:“怎么?小友不喜欢我?”  石涧仁才惊觉自己有点欲盖弥彰的着相,连忙拱拱手:“没有没有,老人家身体气质都很好,很好。”  倪山月哈哈笑着捋白胡子,动作爽朗却还不放过:“好在哪里?”  黄晓薇看不出玄机,只会跟着觉得好笑。  石涧仁倒也不敷衍,还是拱拱手:“山骞不崩,唯石为镇,一身精神,具乎双目,老人家的精气神都很好,恭喜恭喜。”  任佳琳听得眉飞色舞,黄晓薇懵懂:“山什么?”  倪山月目光还是停留在石涧仁身上:“山岳表面的泥土可以不崩塌流失,是因为骨子里是坚硬的石头,一个人的精神全都在双眼……年轻人,你自己都明白这个道理,难道你身上的精气神就是可以掩盖的?好久没看到过你这样沉静内敛的年轻人了,你觉得这是你轻描淡写就能避了开去的?”  对啊,对方气若渊停的气派自己能一目了然,也许放在寻常人眼里自己低眉顺眼就能泯然众人,但十多二十年的修炼,自己和师父一心追求的那种君子温如玉的气质,耿海燕当年都能看出点不同来,更不用说对方这沉浸在唱念做打修身养气几十年做派里的表演艺术家,某些识人观相的东西是共通的吧?  自己怎么忽然就有些畏手畏脚了?  石涧仁挠挠头才大方的再拱手:“见笑了,这两天有些感触,可能心里有点摇摆,感谢老人家指点。”  黄晓薇更莫名其妙,这说的什么啊,怎么又有指点了,回头看任姐,这位可能都一知半解,但刚要开口,倪山月已经爽朗笑着伸手揽石涧仁的肩膀:“哎呀!真是一见你就喜欢,来来来,我们好好聊一聊……”  随着他那颇有些不寻常的豪迈气质,四合院堂屋撩开帘子一把嗔怪的声音:“你又喜欢谁嘛,门口卖冰棍的你喜欢,放风筝的也喜欢……哎哟,不好意思,不是说您卖冰棍放风筝,咦,任老板!小黄,坐坐坐……”  头发白如银丝,说话却年轻得充满表情,语句快得跟下雪时漫天飞絮一样,呢哝软语又嗖嗖嗖的每个人都招呼到,一件普通的绒线开衫在这位老婆婆身上穿来就是姿态万千,年轻时候一定是风流人物。  倪山月嘿嘿两声:“我老伴新雪云,叫澜澜出来啊,我陪这位小友喝茶去!这边请……”  石涧仁完全是被拖走的,回头看了一眼,才瞥见倪星澜只穿一身普通小白碎花睡衣睡裤,随便扎了个马尾趿着拖鞋从厢房出来嘟着嘴:“不是说了我放假几天吗,下周期末考试呢!”耳朵上还挟了支圆珠笔!  哪里还有半点明星高傲,就是个学生娃嘛。  倪山月箍着石涧仁的肩膀往堂屋里拽,还没大没小:“有得看,有得看,待会儿再看,不急这一会儿……喝茶不?要不干脆我叫澜澜来给我们沏茶?”  石涧仁翻白眼,自己明明是想看一下任姐态度的,谁稀得看你那孙女了,但其实又对这保持童心的老者心甚喜之,这才是个活明白了的通透人,能在平京这全国中心旋涡的地方,跨过时代政权变更,依旧屹立不倒的,能说他是真的没心眼?所以笑着接过桌面上的茶具:“我来,我来……今天的确是被任姐一记当头棒喝,敲得有些冷汗淋漓,所以刚才有些乱了方寸,还想请指教……”  倪山月真是喜笑颜开的那种全写在脸上:“说来听听!我最喜欢听年轻人讲故事了。”  等到晚饭时候,倪山月才拉着石涧仁出来:“你啊,就是性子太过沉静太务实,没错,静以致远,也许这就是你的脾性,人难改性但可以调整其他方面啊,譬如找个活泼点的老婆!”  前面听着还对,后面石涧仁就是一激灵:“啥?”  倪山月哈哈哈:“你太过冷静,什么事情都长于思考,衡量利弊,如果觉得什么事情影响到整体,必然如同精确计算一样摒弃,但人的感情是能摒弃的么?人孰能无情?**是能压抑的?”  石涧仁听了只嘟哝:“您这年轻的时候,桃花眉……一定滥情!”  倪山月连忙伸手捂他的嘴!  这时候四合院大门那边转进来一双男女,男的西装革履器宇轩昂,女的花枝招展婀娜多姿,亲密的搂在一起跟热恋中的人儿一样,然后一起惊讶:“爸!谁啊,你干嘛,要谋财害命么?”  倪山月变脸极快,连忙松手热情的搂住石涧仁肩膀:“小石头!就是在韩国救了澜澜的那个年轻人啊,今天任老板带他来家里吃饭!多亲近亲近!”  倪星澜的爹妈也面对面搂抱着过来,却把目光在石涧仁身上转悠一圈,反应迥异的笑着客气:“哦,青年才俊,气质不凡啊……请请请,欢迎来家里吃饭……”  然后居然亲一下才各走一边厢房,分开散开的动作还有舞台上的痕迹,让石涧仁忽然觉得牙齿发酸!  倪山月见怪不怪的拉着石涧仁去儿子这边的饭厅,然后兴致勃勃的说去厨房看有什么菜,留下石涧仁一个人坐在铺着青砖的古建筑饭厅里东张西望,今天还是很有所得,值了,如果能不跟女性发生什么纠葛,那就是完美的。  正合计着呢,听见倪星澜她爹毫不避讳的一口一个宝贝儿拖长喊着去对面厢房了,用这种逗两三岁小孩子的口吻喊女儿,石涧仁觉得还是太肉麻,或者说从没经历过这种父母溺爱的他有点羡慕,就看见倪星澜换了身运动服在黄晓薇强忍笑容的表情搀扶下进来。  无论怎么也该打个招呼,石涧仁中规中矩:“你……父亲在找你,你们父女感情蛮好的哦。”  黄晓薇马上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倪星澜冷漠得没表情:“那是喊我妈的……”  啥?(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