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00、天大的事其实就看你从什么角度看

400、天大的事其实就看你从什么角度看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556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05
    其实王驊也受群体影响,等到球赛开始后,坐在高处的两人几乎就跟俯瞰球场似的,全都是小点点在场上跑,然后这年轻人不要几分钟就开始跟着球场里面此起彼伏的大声齐呼吼叫起来。  内容是石涧仁觉得更无奈的“煞*笔”。  如果说几分钟前,是几万人一起高唱国歌的油然感动,现在就是听着一群群更加激动的观众整齐划一的骂脏话,骂对方球员、教练、裁判、甚至本方球员、教练,最后连一个到场边捡球的球童都能引来数千人整齐的骂声。  本来就看不太懂球赛的石涧仁很快觉得索然无味,这些人哪里是来看球赛的,分明就是来发泄暴戾情绪的,所以从奏完国歌以后,他就坐在高高的位子上再也没起身,开始观察周围这些无比平凡的球迷,谁的父亲,谁的儿子,少数跟随丈夫男朋友来的女性,也许离开球场都是斯斯文文的人,但是在这一刻的群体行动中躁动愤怒,全程站着大骂……  王驊也很快找到感觉,混在这些人中间,展开手臂勾肩搭背的一起开着京腔嘶喊。  石涧仁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销声匿迹了,像个不合群的雕塑一样墩在那一动不动,偶尔还有球迷回头打量他,用不善的眼神怀疑他是不是敌对分子。  其实在石涧仁的感官世界里,他好像已经把自己抽离出来,真的漂浮在整个球场上空,不,这时候他眼里这已经是战场,这跟战场何其相似,因为这样那样原因树立起来的敌对双方,拥趸者就开始红鼻子绿眼的燃烧愤怒,群体之下的情绪觉得自己就是最正义的,这时候如果有人登高一呼,发给这些人刀枪估计都能冲杀一阵吧?  原来体育运动就是模拟的战争,代价最小的战争,无论场上胜负如何,这些球迷短暂的充当了战争一方,然后散场各回各家,重新继续之前的生活,比赛不过是让他们尽情释放情绪的游戏场所,怪不得英文中把比赛一词用游戏代替。  于是散场的时候,王驊的精神状况好了不少,还主动挑衅石涧仁:“你丫是不是有病?带我来看球赛,自己坐在那特么吭都不吭……”  反正就是话里几乎随时都带着脏字的口吻,比之前在家里冷漠木讷的表情丰富多了,任姐要是看见多半会破涕为笑。  今天比赛最后是赢了,所以几乎所有人出来的时候都是喜笑颜开,沙着喉咙蛮兴奋的模样,石涧仁的确跟所有人都不同,他才是完全局外人的冷漠:“已经快十点了,照理说你们那些圈子的夜生活也开始了吧,要不要带我去你那些朋友圈子见识一下。”  王驊借着兴奋的劲儿立刻就开始大骂:“谁特么跟这些孙子是朋友……”声音有个明显的下坠,显然又回忆起自己被绑架的瞬间,那种低落的情绪开始重新回来。  石涧仁点火:“对,我听了突审的,你就是跟他们在酒吧厮混被跟上了,然后醉醺醺的走出酒吧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被绑走了……你要你那些朋友做什么?面对持枪绑匪,站出来挨枪子儿?还是要他们不顾死活的把你拖住?他们有什么责任要帮你保证安全?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凭什么帮你?”  王驊真说不过他,但能顺着刚才的情绪骂:“我草你大爷!信不信……”  石涧仁一口截住:“信什么?你就是胆小,给吓破胆了,连事发当场的地方和那些人都不敢再见了,不敢回忆起发生的那些事儿,对不对?把责任推到父母身上,朋友身上,就能心安理得的胆小了……”  王驊在人潮汹涌的球迷退场通道上忍不住就要挥拳,被石涧仁一把给揪住,棒棒的臂力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难以匹敌的,周围又都是普通球迷,自己一贯以来倚仗的权势或者财富现在屁用没有,反而引来周围一大片喝彩声:“嘿!哥们儿动手真利落哩……”  平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传统体现得淋漓尽致,王驊脖子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可面对冷淡得跟石头一样的小布衣,真心无力:“关你屁事!你特么……”  石涧仁不为所动:“我真没兴趣管你这么个废物,但是得关你*妈的事啊,哦,我真不是骂人,你母亲现在为了你,工作基本放弃,上上下下几百号人的润丰集团,还有几个剧组拉起来几千人吃喝拉撒,所有事情都得运转,她要是做出什么不顾全大局的决定,很多人会失业,没准儿几个武行师父手脚伶俐没了工作,也跟那小山东似的做下什么事儿来,我是为其他人不值……”  可能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人轻视过,哪怕变成绑匪手中的货物,那也是值两千万的肉票,可在面前这贱人的嘴里就一文不值,只要脑子不傻到憨厚极致,听了这种话多半都会思考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这样没用,因为明显石涧仁说的话让王驊根本无力反驳。  好在石涧仁不是为了来摧毁这个年轻人的精神状况,看他一脸涨红又有变白的状况:“是男人呢,通常哪里跌倒哪里站起来,被绑架不是多大不了的事情,武力威胁下做出什么举动都是理所当然的,为了保住性命多大的屈辱都能忍受下来,那才是真汉子,那会儿了还梗着脖子往枪口上凑,那叫傻缺……”  真是嘴上两张皮,说话不费力,这擅长沟通的小布衣翻来覆去几句话,说得王驊眼睛里又有些神采了:“我……”  石涧仁给台阶:“你想多了,日子依旧得向前进,你那些酒肉朋友没了你也依旧过自己的日子,提到你的时候应该都是王驊那怂货,遇见个绑票的尿了裤子,从此再也不敢出门了……其实你笑嘻嘻的又站回去,老子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屁大个事情……你觉得哪个选择更好?”  王驊明显意动:“你……还真会说,但这几句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石涧仁开车门:“我不光会说,也会做,走吧,艺术酒吧街对吧,去看看……”  应该说一直在竭力避免重新复盘的王驊,在石涧仁带领下终于走回绑架现场。  其实也没那么难,特别是跟石涧仁肩并肩站在路边,指着路牙子:“我刚喝多了有些迷糊,坐到这路边来,就几个人突然把我拉起来塞进车里……”  这时候隔着酒吧落地玻璃,果然有不少人看见了王驊,惊异之下纷纷涌出来。  几小时前还一副厌世呆滞模样的受害者,尽量挺直了胸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我草你大爷的……不就是个绑票嘛!你们几个有种也去走一遭啊!”  迎上来的声音谄媚如潮,同样玩世不恭的年轻面孔上果然挂着的都是仰慕:“驊子!你真牛鼻!今晚一定要不醉不归!好好给我们说一回!”  莺莺燕燕的娇笑声围紧了王驊,香脂粉气笼罩了年轻人,似乎过去的生活一眨眼就回来了,重新回到以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但曾经经历的东西肯定留下了不同,加上过去几小时还几乎不停的在被骂,再看眼前的人,肯定是另外一种模样,继续侃大山醉生梦死,成为他们口中的谈资?什么样的谈资?  这让王驊转回头,看见那个黑乎乎的年轻人靠在跑车边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自己。  出奇的觉得两相比较,似乎那边的身影更可靠,尽量提高了声音:“嘿……哥们儿,来喝一杯?”(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