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04、嫁给这种人,想想都愉快

404、嫁给这种人,想想都愉快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35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06
    倪山月果然看着一点不像病人,红光满面的躺在床上打个盘腿,倪星澜的祖母正在周围转悠,看见石涧仁三人进来,老头眼睛亮,老太婆却只轻笑点点头,对王驊嘘寒问暖,手上没停,帮老伴儿叠被子,倪星澜看见了,还是有孝心的过去接手。  不过不是叠好,而是叠成团给老爷子垫背,倪星澜那手法就不对,怎么都不能让一床被子变成结实的花卷,老是一立起来就散开,只能胡乱堆着让倪山月靠,老爷子撇嘴,石涧仁放下鲜花和水果,顺手就帮忙裹紧了垫上,看笨手笨脚的倪星澜又在操作旁边的雾化器,多看了几眼又没忍住伸手,纵然从来没用过这种医疗器械,但是上面简单的英文标注没问题,而且光是看一眼就知道那个漏斗状的呼吸器哪边在下,转手帮倪山月给戴上。  倪星澜只好在边上嘿嘿笑,老太婆多瞟了两眼,王驊心不在焉的说话,眼睛也在石涧仁身上。  可能石涧仁的确和他们熟悉的人不一样,没架子没面儿,手边看见什么事情不会摆款,伸手就做,跟倪山月还顺口在搭话讨论倪星澜这次反串的细节,让倪星澜怀疑他是不是背着自己把片子看了好多遍。  不是那种热情的自来熟,而是润雨细无声的安静交流,好像跟倪山月认识了好多年,聊起晚清时候京剧还清一色的男伶打天下也头头是道,甚至还能说出几个倪山月都惊讶的不知名伶角名字来,哪里是二十岁的年轻人,跟个百岁老头儿差不多:“不过这事儿小辈我说句不好听的,京剧迟早会越来越萎缩,这不是想留就留得住的,百年前没有别的娱乐方式,看戏就是现在的看电影,现在您再逼年轻人去看戏,那也是极少数,不能被大众接受的东西就接不了地气,迟早……我觉得收到博物馆比较合适,同样的事情我亲身经历过,黔东南的蓝染……”  倪山月一点都不生气,乐呵呵的还点头,结果他还见过那种蓝染:“好多年前了……有一次参加全国协商会议,一位来自少数民族的女代表穿着民族服装……”戴着呼吸器说话瓮声瓮气。  倪星澜连忙高兴的插话:“哟,漂亮吧?您就记住了!”  老太婆依旧轻笑着坐在旁边,慈眉善目的好看,但是和江州威斯顿大酒店的付总经理那种清洁工出身的慈眉善目不同,这位多点仙气,倪星澜好像就是从她身上学了点这个,她妈一点都没。  倪山月溺爱的被孙女打岔,伸手把一卷诊断书打她手臂上:“有蚊子!”  倪星澜怀疑:“您是故意岔开话题吧?”这都是高级病房了怎么可能有蚊子。  石涧仁转头四周看看:“好像是,外面蛮多绿化的,那边纱窗好像有问题。”说着就站起身来,王驊也终于找到机会,跟着起身过去看:“坏了,合不上也推不动。”他家也是住在一片山清水秀中,看着漂亮,但生活起来蚊子的确是个讨厌的生物,很熟悉。  倪山月委屈的对孙女:“真的,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睡好。”  石涧仁推了推,的确是纱窗坏了合不上,有那么一两厘米的缝隙,老婆婆这会儿第一次对他说话:“找过护士了,他们说已经给维修公司打了电话,老不来……”  王驊都回去坐着了,石涧仁想了两秒,转身出去找护士,要了卷医用胶布,回来踩着椅子撕开宽宽的就把缝隙给贴上,倪星澜仰头帮他扶着椅子,终于有点敬佩:“你真聪明!”  石涧仁很想说这算什么聪明,但怕打击一屋子显贵人,笑笑下来坐着,倪星澜埋怨的扯开他:“踩了还没擦呢……”顺手就用自己的袖子擦了,那可是出通告的名牌货。  倪山月看着这一幕,快速的转头跟老伴儿对了下眼,老婆婆是满眼无奈的。  结果坐了一会儿再聊聊,王驊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倪星澜的父亲来了,依旧是自带光芒的英俊帅气,比李尚俊的那种俊美还多了几分成熟,可能倪星澜以前痴迷亚洲天王,就是从自己父亲这里起步的,但这会儿老帅哥脸上有点悻悻:“真是运气差,又是转了半小时都没找到停车位,只好停在路边,昨天就被贴罚单了!”  倪星澜连忙跳起来:“开进来啊,里面行政楼边有停车位,到住院部还近一些!”王驊连忙问清楚位置,接过车钥匙下楼去帮忙,对他来说,宁愿出去透口气。  倪经纬也是那副口吻:“你怎么知道,专门去找过的?”  倪星澜一脸的骄傲:“他啊!第一次来,人家就知道停路边不靠谱,还说找行政楼肯定有空位……果然!”  倪经纬啧啧称奇。  石涧仁顿时觉得这一家子好像聪明程度也就一般般,这算是生活小常识,不是智商问题吧。  似乎倪经纬对相貌的要求没有太太那么苛刻,跟石涧仁还能愉快的聊天,特别是说到昨天那场球赛,居然倪经纬也去现场看了的,两个人就对那满场滔滔不绝的“煞*笔”声进行了探讨。  倪星澜乐淘淘的坐在病床边上,比较进去的那种,双手撑在床沿,两条长长的小腿晃悠着听两个男人谈话,偶尔无意识的转头伸手摸摸呼吸器和雾化管道,倪山月连忙阻止:“小姑奶奶,您这手上有刺,别给我弄掉了!”  她就吃吃的笑,心情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愉悦,而不是演的。  王驊一直没上来,直到傅涵君来到病房,看见这么一幕全都好看景色里蹲个钢筋水泥烂尾楼的感觉,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嘿!你还越说越来劲,都凑到医院来了!”  烂尾楼一点不生气,笑着跳起来给倪山月告别:“好,有空什么时候单独来看望您,阿婆、倪叔,不,倪大哥,傅姐再见,祝你们身体健康,吃嘛嘛香……”香字说完的时候,已经飘到外面楼道上了。  倪星澜的笑就根本没停过,咯咯咯的上半身都在床上不停的摇,气得她妈过来拿包包打:“我跟你奶奶怎么给你说的?这号儿就是最能套瓷儿的土鳖,你瞅瞅他那样,我……我,哎哟,头晕!”说着就娇柔踉跄的跌坐在椅子上,还立刻嫌弃:“什么人啊,椅子坐得这么烫!”  这都能怪上!  倪星澜笑得更厉害,都有点打嗝的症状了,她奶奶连忙过来坐床沿上给她拂背,但却出奇的没有跟儿媳妇继续同一条战壕,哪怕傅涵君当着女儿使劲给眼色,她都不说话。  倪山月说:“也好,难得都空闲坐下来,我们说说这个小石头,我是赞成星澜以后跟他在一起,无论是做夫妻还是做伙伴,这是一辈子的福分。”  倪经纬不说话,但有轻微点头的笑意,傅涵君惊诧莫名:“爸!您是不是给灌了迷魂汤!那么土拉八几黑不溜秋的!妈,您给说个话儿啊!”  老太太终于慢吞吞的开口:“我本来也是反对的,但是你想想,跟个大事小事总有办法的人过日子,想想就觉得舒爽,不是么?”  倪山月和老伴儿的确是一唱一和:“有些人一辈子都点儿背,也不能全怪运气差,如果聪明点有预见性,总能提前想到很多麻烦,然后轻而易举的绕过去,这种聪明人其实身边都能看到,涵君你也经常帮人做媒,动不动就说是干什么的,长得怎么样,收入如何,人品几何,家境好不好,但从没问过智商高不高……我觉得这个才是最重要的,生活就是一辈子的智力活动,星澜还是找个聪明点的合适,反正我们家相貌的基因再差也不会被拉低到什么地方去……”  倪星澜连忙做一脸娇羞状。  这一家子都自恋!(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