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14、纸上谈兵亦有心

414、纸上谈兵亦有心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499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07
    倪星澜的态度对石涧仁来说没什么可奇怪的,颐指气使的明星吩咐助理、经纪干各种私人事务已经是家常便饭,况且真让倪星澜这样的去买个姨妈巾什么的被人发现八卦也不是公司乐意看见的,所以这方面都有点纵容。  关键是石涧仁能感觉到倪星澜的情绪并不是针对自己,那就多半也跟她同行的王驊没关系,毕竟那是自己安排一起的,于是最终的结果多半还是她自己的家里人之间,所以现在简单轻松照顾好对方情绪就行,点头对店主也有笑意:“春节快乐,您这么早就开始营业了?”手上就开始指大概的几款内衣套装:“一米七十多,中等偏瘦……嗯,这里比中等略差一点的型号。”  杜文婷笑起来:“哦!很苗条又高挑呢……模特?”多少还是有点好奇,棒棒……难道是找的码头服装市场的模特,他也算是气质出众,能吸引那里最好的姑娘也不算稀罕。  石涧仁摇摇头:“朋友,帮忙的,三套吧,尺码稍微有点差别。”连样式都是保守到略性*感不等。  杜文婷聪明:“不算很熟?那记得这些内衣穿之前还是要过水洗涤一下哦。”  石涧仁点点头结账,杜文婷这时候终于注意到他身上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夹克衬衫裤子跟休闲皮鞋都是高档货色,特别是腰间那根皮带,应该码头连仿货都不可能有,再次惊讶:“熟人给你打个折,三百七,你没在码头做事了?”  石涧仁惊讶这么点布片居然这么贵,但是没反抗:“嗯,上次遇见您以后,当天就离开码头了。”想起这件事他也笑起来,似乎这位店主在码头成了激怒耿海燕的最后一根导火索,自己才断然选择了彻底离开码头,一啄一饮自有天意吧。  杜文婷似乎也想起什么,咯咯咯的笑起来,手上麻利的把货品装进塑料袋,再娴熟的从收银台后面抽了张卡片:“虽然是小本经营,但还是欢迎你经常来玩,这个是优惠卡,下次就给你半价。”  石涧仁点点头拿了东西出门,只是抬头示意的时候,才双方对上眼笑了笑。  然后杜文婷看见这个年轻人走到路边开走一辆黑色铮亮的高级轿车,难免还是会在脑子里萦绕很久这个事情的,毕竟自己可是亲眼看见他最早穷困潦倒的模样,想着这些念头,再坐回柜台前玩那台收银机电脑上的翻牌游戏就没什么兴趣了,盯着外面璀璨的夜色有点发呆。  石涧仁还经过一家购物中心的时候进去随便找了家普通价格的流行休闲服装店,买了两身宽松的运动服休闲装,一起拎着敲门。  这回等了好一会儿,倪星澜才开门还不满:“怎么这么久?”  石涧仁坦承:“我也是第一次做助理工作。”一进门那空调开得极足的热浪袭来不说,还蔓延着一股子浓浓的醋味。  转身的姑娘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到胸口,湿漉漉的头发和露出来的双肩充满了女性魅力,起码现在看着后背那翅膀一样的骨点,还有肩部近乎直角的转折,都是所谓完美衣架子的体型,更不用说短短浴巾下面的修长双腿几乎没有瑕疵,不过石涧仁只飞快的掠过目光去厨房,那后面有个生活小阳台,下午做卫生就看见洗衣机在那边:“这边是浴袍你先换上,外套卫衣之类我现在给你洗了,内衣……还是你自己洗吧。”  倪星澜又回到沙发上抱胸坐着,浴巾被二郎腿遮盖住,倒是把她原本还在花骨朵年纪的****挤出条沟来,石涧仁肯定更不多看,放了浴袍和内衣就去厨房,然后这才看见天然气灶上的小锅里似乎咕嘟嘟的煮开了小半锅醋?  怪不得这么大味儿。  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风俗的小布衣撇撇嘴到阳台上操作,不过一开门外面的寒气温差太大了,这让他连忙出去又关紧,毕竟那姑娘连肩头都光着呢。  虽然没用过这台机器,但聪明的家伙还是三两下搞懂了操作,顺利的把几件崭新衣服丢进去开始全自动清洗,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进去,万一人家在换浴袍呢,一转身差点给吓得魂飞魄散。  话说下山以来石涧仁就没有被吓得这样,阳台玻璃门上,穿着厚绒浴袍的倪星澜面无表情全身贴在上面,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  那种外面没灯的昏暗角度看见里面的剪影暗色,关键是那表情和披散的头发,真是吓死人了。  以石涧仁的清淡都忍不住使劲捶了两下胸口才去开门,也许这个反应太过逼真滑稽,倪星澜终于笑了下,但立刻恢复:“这里是谁家?一个单身女人跟你什么关系?”  石涧仁赶紧关上门:“你纵然在情绪很不好的时候,还是忘不了八卦?可以把灶台的火关了么?”  倪星澜才解释一下:“我奶奶教的,一般到了不熟悉的地儿,觉得不干净就熏熏醋,这女人是谁?我看也风流得紧。”一边说那嘲讽的味儿又出来,只是配合在满屋子醋味里,怎么都没了原来的气势。  石涧仁根本就不熟悉洪巧云这几居室的房里有什么:“一位美院的教授,你借宿人家这里,废什么话,要不就去住酒店。”  倪星澜回到沙发上盘坐,但浴袍下摆一岔开,可能两人都忽然意识到下面什么都没穿,都把目光挪开,倪星澜的声音更镇定一些,因为盘好腿先哼了定调子:“搞艺术的就没什么清白人!”  对付年轻姑娘,石涧仁还是有战斗力的:“这屋子里就我不是搞艺术的。”  倪星澜立刻就把沙发上的抱枕给石涧仁砸过来,石涧仁接住:“有事说事,到底是来散散心还是躲清静的,别憋了一肚子火憋出病来,不然我送完衣服就该走了。”  倪星澜却问:“你不住酒店住在哪?”  石涧仁不遮掩:“你们走了,免得酒店高层主管都盯着我,我就找了家奶茶店住店里清静看书。”  倪星澜确认:“你一个人?”  石涧仁点点头。  倪星澜又嘲讽的哼一声,不过没有继续加大火力,而是调转方向:“你真的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  石涧仁皱眉:“我们孤男寡女的在这里说这个不合适,哪怕我是你的经纪人,其实也不是助理,看来我真的该帮你尽快物色一个助理。”  倪星澜的眸子闪烁得真如星海波澜:“其实以前那个酒店小总裁长得还蛮乖巧的,你都没动色心?财色兼收啊。”  石涧仁其实一直站在茶几对面的,目光集中在对面少女的面部,而不是白色浴袍领口:“我想我做你的经纪人,就是建立在我们之间相互信任不会有男女纠葛的问题上,如果你对我的人品有怀疑,我们可以解约,你现在究竟想说什么?重点的关键不在我,也不在王驊对吧,你的家人有什么问题?”  倪星澜其实有伸手把浴袍的下摆按住两腿间,这会儿在四目相对之下,终于移开看了看周围,沉默几秒然后飞快的低声:“我爸又开始联络别的女人……”说了赶紧补充:“他一直背着我妈在外面搞女人!”  身为需要抚慰旗下艺人心理疙瘩的王牌经纪人,从未有过婚恋经验的石涧仁挠挠头:“这个……恐怕你妈妈也不是不知道吧。”  咦?换倪星澜惊讶了。(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