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草根石布衣>目录>

448 好死不死的死龙套

448 好死不死的死龙套

小说:草根石布衣作者:中秋月明字数:2600更新时间:2017-12-28 07:12:13
    一直混得没什么名堂的熊毅对石涧仁是很仰慕的,虽然他也是个大学生,毕业以后在行里做了快十年,但一直还是个死道具,完全没法想象石总这样好像天生就该做领导的人是怎么站得那么高的,所以这一年自从跟润丰签了长约,他是最闷不做声埋头做事的,反正做道具也不需要刘杰那样太多的技术,更没有谭思遥那么大的成功压力,能够每次都顺顺当当拿钱,现在走出去只要说自己是润丰的高级主管,《赤子之心》的道具主任,感受到的待遇就截然不同了。  所以他一直认为石老板是业内天赋异禀的高人,什么都应该理所当然的了解,对倪星澜赶他去当纤夫也笑着同意了,毕竟大家都在传石总和倪星澜的绯闻嘛,别人想一起坐在船头也是应该的,所以趁着化妆的过程给石涧仁简单说了说戏,作为龙套也真是简单到极点,反正基本不露脸没台词,装着忙碌就好。  但应该处在镜头远处背景状态的纤夫,变成女一号旁边几米范围内的龙套,这样的区别其实是蛮大的。  变化更大的是副总裁都跃跃欲试的客串龙套了,整个剧组的人还不打起精神来?也就没王驊的事儿,他就坐在石板台阶上接过助理的水,若有所思的看着船头,也许还没有出戏,他是这会儿很少一个脸上没挂着笑容的。  其他人都在笑,连谭思遥都谄媚的过来问要不要给石涧仁加句台词,倪星澜就是好玩,嗔怪的代为拒绝了:“他一看就不想出名,上了镜头没准儿还是个瓷笨的,要什么台词啊……”  好吧,那就继续没台词的照拍。  装得满满当当的货船船头压得极低,女主角俏皮的把光脚丫放在清澈透亮的河水中,脸上带着幸福又憧憬的纯真笑容……  就这么一个镜头,谭思遥带着摄制组在另一条木筏上架设机器,从船头横着过去,当然是河对岸用绳子拉过去的,再横着回来,自然是熊毅带着人拉回来,上游对着船头漂过,错身而过,平行一起……  真的,上了电视也许就是几秒几十秒的镜头,拆开摄制组就得拍很多条,最后上编辑台串联剪辑到一起,还有倪星澜脸上的特写,这会儿也许能看见石涧仁那条卷到膝盖的船老大裤子在边角闪现了一下,这就是龙套存在的价值,不过是让主角所处环境显得更真实而已。  这番折腾完基本都是一个多小时,连当地人都看得有些乏味,走了不少回去准备做中午饭了,最后一条重头戏才开始拍。  每一次谭思遥喊,木船就会从台阶下的河岸边缓缓启动,各种拍摄完毕喊了cut,又要滑到码头重新开始,因为主要是针对倪星澜的各种特写,这每一条的准备时间都很短,还要保持倪星澜的表情妆容不会有漏洞,不至于这一条是左手捂脸,下一条变成右手穿帮。  但这最后一次准备了好久,谭思遥也有点慎重:“这一次成本很高啊,大家记住尽量一条过,不然今天基本都白费了!”  第一次参加拍摄的石涧仁一直埋着头,他肤色黑嘛,再稍微涂点油彩就能假扮水手了,所以没什么演技要求,举着船篙在木船边缘走就是了,这回依旧站在倪星澜旁边等着导演发令又开始低头走,倪星澜一如既往的挑逗他:“有本事陪我在船头坐着说说话啊,他们准保不敢吭声!本来这场我应该用替身的,就是陪你玩会儿……”  石涧仁不说话的已经离开两三步,顺流而上的木船真是靠人力拖肯定受不住,群众演员们肯定会要个天价,所以实际上是一辆河边的皮卡车用钢缆拖着的,台阶上谭思遥专注的看着监视器和现场进度,手里两台对讲机都凑到嘴边,一边叮嘱摄影师镜头怎么怎么,另一边突然按下通话键低呼:“放!”  真是需要给倪星澜配替身,轰的一声爆炸!  故意安装在船身后部的炸药把已经预破坏好位置的木船一下就炸断了!  与此同时,正好在镜头拍摄的船头角度,水底安放的小雷*管也炸起来一股巨大的水浪!  还有摄像机是从另外角度全面拍摄整个爆炸局面的,但最后用的肯定就是这个水浪在瞬间吞没了女主角的画面。  三台摄像机在同时从不同角度拍,为了节省成本,这种爆炸的场面就只炸一回。  其实爆炸只持续了一两秒,水面到处翻起巨大的水柱,那都是预埋水下的小雷*管造成效果,整个场景显得壮观极了,不过在没见过爆炸的人眼里,还是有点吓人的。  拍摄持续了大约十几秒,随着谭思遥跳起来高喊cut,所有工作人员立刻就跳进水里,下游几百米外,有拉开的拦河网和几条铁壳船,会把炸开的木船残骸收拾了,现在主要就是把船上三四名演员给弄出水来。  每个上船的人都问过水性的,倪星澜这平京少年宫长大的孩子,爆炸的时候噗通一声跳下水,现在跟个欢乐的青蛙似的,穿着一身古装游来游去,还探头:“阿仁呢?阿仁呢?”  石涧仁也是很有水性的,但问题就在于,这山里娃没看见过爆炸。  拍戏用的爆炸物通常都是危险系数很小的黑火药,为了爆炸效果好多加点汽油就是烟火师的最爱,黑火药就算直接在演职员身边炸开都没多大威力,只要不在狭窄空间引发剧烈膨胀和玻璃瓶之类的碎片伤人,重点就只需要关注汽油不要伤人就够了,所以拍片在这个环节出事的很少。  但是爆炸戏往往又是出大事的环节,一旦出问题,很高比例就是重伤死人。  所以剧组一般都很小心的,这次在水里埋放小雷*管从岸上看就在木船旁边轮番爆炸,其实从空中俯瞰的话,距离都很远,船尾的炸药量也小,能把预先锯开的船身炸断崩开就行,其他都是些很小的炸药量在木船桅杆船篷上制造效果而已。  所以船上的几人只要在爆炸的时候夸张的以炸飞状跃身入水就好。  但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那种近在咫尺的爆炸突如其来的时候,一贯老神在在的石涧仁吓了一大跳,说到底他还是个谋士,又不是猛张飞!  本来听熊毅说不要靠近船篷,炸的瞬间他还真没能挪开步马上跳水,结果近在咫尺的联动船篷爆炸什么的几乎是把他炸下水的。  其实炸一炸也无妨,水底埋的小雷*管有能把鱼炸起来的威力,这船篷边缘藏的黑火药就是动静大,燃烧不充分的烟大,什么威力都没有,唯独船舱里面放了些岸上捡的破磨盘,根据熊毅的设想应该压得炸断的船头翘起来,有种军舰下沉的感觉,石涧仁好死不死的就被爆炸时候滚翻的磨盘给压了手!  没有英雄救美,也没有气势磅礴,润丰影业集团副总裁第一回当龙套客串电视剧,就极为丢脸的出了岔子,还好他水性不错,倪星澜和几个在水里游过来的工作人员一下就发现了单手从水底窜出来的他,右手小臂当时看着就变形了。  得,谭思遥都不敢说刚才这段拍得还不错,连忙安排车辆恭送老板到县医院疗伤,倪星澜既然也被“炸死”了,那就算是结束了整个拍摄任务,不放心的跟着一起,本来吴晓影很想跟着表示关怀,被倪星澜劝着留在剧组了。  而且接下来在县医院只停留了半小时做诊断,听说没有什么紧急大碍,倪星澜就打电话通知了柳清,他俩会搭乘速度最快的水上飞艇回江州的大医院做骨折矫形手术。(未完待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